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狗崽】子夜歌(阴阳师手游同人)——阿柒

时间:2019-02-23 11:40:36  作者:阿柒

 《(阴阳师手游同人)【狗崽】子夜歌》作者:阿柒 渣浪id@_燕鹤骨_

 
 
 
*大天狗x妖狐
*双狗一狐,3p,绯空&黑金x妖狐,有怀孕生子梗,介意勿入,自行避雷
*子夜歌,词调曲牌,又名菩萨蛮,本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也用作曲牌。
*作者 阿柒/_燕鹤骨_
    
*感谢阅读
 
【1】
 
“我回来了。”
妖狐正缩在椅子上补觉,睡意朦胧间被人将脸捧了起来,那双手冰凉,寒意顺着接触的地方攀上妖狐的皮肤,让他打了个寒颤。
“别装睡了,小狐狸,我知道你醒了。”来人的嘴唇贴着妖狐的唇,轻声说道,那语气分明是亲密至极的,偏让妖狐瑟缩了下但还是不情不愿地睁开眼,“您回来了...大人。”
“不欢迎我?”
妖狐讨好似的主动在他唇上蹭了蹭,“没有,只是小生刚睡醒。”
他的黑发随着低头的动作垂在妖狐的脸侧,发质柔软远比主人要柔顺得多,似是很满意妖狐的主动,大天狗被这个小动作哄得开心了许多,他随手将面具扣在桌子上,问道:“你今天没有乱跑吧。”
“小生记得您的命令一直在这里,不曾出去。”
“真乖。”
 
妖狐盯着他的背影眯了眯眼睛,这已经是他被扣留的半个月,可他直到现在没有找到逃出去的好时机——毕竟对方是大天狗,想到这里妖狐歪了歪头,只是这位大天狗可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传言中的大天狗手持团扇身材高大并长有翅膀,总是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可这位...明显更加暴躁有心计,明明是他把自己抓起来关在这里,非要威胁妖狐和他谈情说爱...多有趣,大妖的喜好就是不一样,非要将人玩弄于鼓掌才能满足心里的控制欲。
“如果你同意和我在一起,我便不会将你怎么样。”
那日妖狐试图将女子诱拐时被这位大人抓个正着,妖狐正暗骂晦气想着如何脱身,听见这位大人开出了条件,“以情人的方式。”
他的语气带着蛊惑人心的诱导,脸上遮着面具看不清长相,眉骨锋利皮肤苍白,一双红瞳盯着他不知怎的带着点邪佞之气,让妖狐有种自己被锁定的错觉,大尾巴有些不安地抖了抖,妖狐在心底再三权衡,最终将耳朵垂了下来。
“小生愿意。”
于是便是小半个月。
他不知这位大人到底想做什么,更看不透他藏在红瞳后面的真实情绪,只觉得他喜怒无常脾气暴躁,却意外地很好哄,妖狐是最会见风使舵曲意逢迎的圆滑性格,便很少去刻意惹怒这位大人,表面装着乖顺每日寻着逃出去的办法。
不管怎样都不想留在这里做他的所谓情人。
情人,说得好听,他现在这样与禁脔有何区别?大妖看他的眼神炽热不加掩饰,每每让妖狐产生一种自己是赤裸的错觉。
 
“我知道你在想着怎么逃出去,妖狐。”大天狗裸着上身靠在池边,向离他很远的妖狐扬扬下巴,“过来。”
妖狐犹豫了一下,见他蹙起了眉还是乖乖地蹭到他身边,被大天狗伸手环住了,他将池边放着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又钳着妖狐的下巴将酒液渡到他口中,就着酒香粗暴地舔吮着妖狐的嘴唇。
沾了酒气的妖狐明显更美味更让他沉迷,大天狗眼睛微微眯起盯着面前这只因为不擅饮酒脸颊绯红的狐狸,慢慢剥掉了他裹在身上的最后一层。
因是浸泡在池水里,衣料早就浸湿了,妖狐咬着嘴唇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任由大天狗在他胸前舔舐,将乳头吸得因为充血而挺立,用手指拨弄起来颤巍巍的,缀在平坦的胸口像脆弱又圆润的花骨朵。
大天狗的手沿着腰线滑了下去,抓住了臀肉揉捏,手指慢慢探向了某处却被妖狐拒绝了,“小生不想!”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到这里,任亲任摸却不愿意让他进行最后一步,可看着他湿透的脆弱模样和仰起的尖下颌却还是狠不下心继续,大天狗颇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伸手将他的两条腿并拢了,“夹紧点!”
妖狐还不曾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翻过去手臂撑在池边,大天狗的性器就从大腿内侧蹭过,尽管有温水做润滑下身和内侧软肉依旧被摩擦得泛起丝丝疼痛,顶到前面的时候还会蹭到妖狐的性器,他终于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大天狗从后面拥着他,自然将这声短促的呻吟收入耳中,尽管没有进去可这种方式更让妖狐感觉到害羞和难堪,湿漉漉的尾巴失去了蓬松的手感,抵在大天狗的腹肌上,妖狐想,还不如让他做到最后,这样分明更色情下流了。
 
【2】
 
“叫出来。”他将牙齿抵在妖狐颈侧,叼着一小块软肉轻轻咬着,带来些微的刺痛,似乎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咬断妖狐的脖子,这种情况下说出的话更像威胁命令了,妖狐因为紧张腿夹得更紧了些,却无比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性器的存在,炽热又强势,对他的身体虎视眈眈。
大天狗重复道:“叫出来。”
妖狐哪有那么听话,闻言更是咬紧了嘴唇,可喘息哪是那么容易忍得住的,更何况是现在这般情况,被刻意隐忍着的,从鼻腔里溢出点带着愉悦的闷哼被不自觉延长了,拖着旖旎颤抖的尾音散在满室的雾气中。
艳丽得让人发疯。
大天狗更是忍受不住这样不自知的媚态,一手握住了妖狐的性器,一手去抓妖狐的尾巴,妖狐瞪圆了眼睛扭了扭身子试图将尾巴拯救出来,“别碰那里!”
“会有快感吗?这里。”大天狗的手掌贴着尾根抚摸,又将臀肉握在手里好一番玩弄,妖狐皮白肉嫩满身风情,偏偏喜欢装作正经书生的模样去勾引别人,却不想哪有书生是他这样?手持折扇眼波风流的姿态可让大天狗心仪已久,此番终于找到机会将他留在身边,怎么能忍得住。
“原来玩你的尾巴都会有快感,还真是有趣。”
“你别说话...”一张嘴便什么都忍不住了,妖狐细细地呻吟着,仰起脸盯着半空,也不知是因为水雾太重还是刺激得流出了眼泪,视线里的一切都变得不清晰,似乎离他很远远得什么都抓不到,只有耳边大天狗的呼吸和身后的温度还在,证明着妖狐还活在这个世上。
被他拥抱着肆无忌惮地享用。
“腿好疼...”性器与皮肤摩擦着,妖狐闭着眼睛身体紧紧贴在水池边,大天狗的胸肌贴在他的背上,妖狐有点喘不过气,除了情欲还有对这种雄性地位与力量的服从,他能感受到大天狗的脸就在他脸旁,只要转过头就能贴上他的嘴唇,那双薄薄的总抿着的,说出冷漠命令的唇,但是他不敢。
他怕这位喜怒无常的大天狗做出什么更冲动的行为。
不得不说妖狐对于危险敏锐的直觉准得可怕,他稍微的柔顺服从都能让大天狗亢奋起来,更何况是主动的亲吻?
小狐狸不主动,大天狗便自给自足,松开一直抚慰着的他的器官的手,离开前还颇为眷恋地捏了两下,用了几分力气,说不清到底是快感还是疼痛刺激得妖狐红了眼框,隐隐期待着这场大天狗单方面的性事什么时候结束。
或者说期待着他什么时候结束这样的折磨,给他个痛快。
再不结束...他可要忍不住了...妖狐模模糊糊地想着,被大天狗钳住下颌扭向一边亲吻,带着酒的醉人香气,妖狐终于忍不住,伸出一点舌尖,勾住了大天狗的舌,臀也向后翘了翘似乎是主动送入了大天狗的手中,没想到被他使劲掐了一把疼得嘶了声。
身子被他翻过来硌得很痛,妖狐承受着他近乎啃咬的亲吻挣扎间打翻了池边的酒,一时间酒香更加浓郁,染得妖狐眉眼之间都多了几分醉意。
大天狗最终射在了妖狐腿间,妖狐身上都起了薄汗,明明自己只是承受着...他红着脸想,两人以格外缠绵的姿势相拥着谁也没有松手,大天狗放松地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妖狐身上,下颌卡在他的肩上平复着呼吸。
想将满腔爱意倾诉,想亲吻爱人的脸颊,想拥抱他。
趁着暧昧的气氛还没有散去,大天狗伸出手,将妖狐搂在了自己怀里,小狐狸不知是累了还是惊到了,心脏怦怦跳得很厉害,和他的心跳渐渐重合在一起,大天狗一下下抚着他光滑的脊背,温柔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从未剖开真心展示给妖狐,更别扭于开口说爱,与他而言感情更像是难以启齿的心迹,不能言明,更不能随意交付。
他爱妖狐自由不羁,恨他浪荡成性,恼他总是轻易言爱却不愿用半分真心实意来对待自己,可眼下自己能做的,也只有抱紧怀里这只小狐狸,免得他在说出自己真心前毫不留情地离开。
 
【3】
 
妖狐是在大天狗怀里醒过来的。
睁开眼便是大天狗的脸,他的头发散乱地垂在枕头和脸颊上,紧闭着眼睛遮住了那双过分诡异又带着诱惑意味的红瞳,睫毛很长,透出几分意外的乖巧——这和他平时可不一样,他平日里总显得过分压抑,特别是被面具遮住了大半的脸只露出那双眼睛来,冷冷地看着你的时候让人忍不住心生臣服,现在睡着的模样倒是有些温柔可爱,妖狐觉得有趣,试图伸手去摸摸他的嘴唇和脸颊,薄唇紧紧抿着似乎在做一个不太美妙的梦。
大天狗非常喜欢这种肢体与皮肤的接触,每晚都要紧紧地搂着他亲亲摸摸才肯安分下来,妖狐小心地挪了挪身子,怕吵醒睡梦中的大天狗,对方却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试图离开,伸长手臂又把他圈进怀中。
妖狐几乎要僵住,等他没有别的反应,便轻轻抬起他的手臂,只是又一次被他圈住。
这样再以为他还是睡的那就是傻狐了,装睡还不是为了戏弄他,妖狐扭过身子去,没料到正好把弱点暴露在大天狗面前。
“终于醒了,昨天是不是累坏了?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大天狗带着笑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最后贴在他的耳边笑起来,低沉的笑声还带着早晨的些微沙哑,让妖狐的耳朵颇为敏感地颤了颤,不由得想起昨天的大天狗,也是这般的沙哑嗓音贴着他,故意发出一些让人耳红心跳又色情至极的呻吟声,大天狗再一次黏黏糊糊地与他贴在一起,只是不安分的手却伸到被子下面,再次握住了他的尾根。
“这么敏感吗,这个地方,昨天就发现了。”大天狗的手在根部揉搓,又顺着毛一点点捋到尾巴尖,妖狐的尾毛蓬松柔顺,从皮毛下传来热度和微微颤抖,他忍不住笑了,拽着尾巴尖晃了晃,“紧张什么。”
他的手掌温热,为他细致温柔地顺着毛的时候很舒服,妖狐渐渐放松了下来微微眯起眼睛整只狐有些享受地软了下来,只是因为毛厚一手握不住,另一边没有被抚摸过的有些寂寞,忍不住甩了甩似是在邀请大天狗享用。
大天狗突然在手上加了力道,从尾根一把撸到尾尖,妖狐被刺激得叫了一声又飞快捂住自己的嘴,尾巴被他拽住的妖狐连动都不敢动,向后摸索着抓住了大天狗的手腕,没来得及说什么被他另一只手握住,十指交缠着扣住了。
“今早还真是热情得让人惊讶。”
他盯着身下的妖狐,脸色被情欲和快感晕染上绯红,沿着白皙皮肤一直延伸到耳朵,额头的妖纹似乎也更加鲜艳了些,透着股说不出的艳丽色情,嘴唇半张着胸膛急促地起伏着,大天狗将妖狐一直没有回答的问题又重复了一边,“你的尾巴这么敏感?”
“大人不是都知道了。”
“还是想听你亲自说出的答案。”
大天狗亲吻着他的脸,拉着妖狐的手握住自己的性器,“帮帮我。”
妖狐没有同意,但是也没有拒绝,只是偏过脸有些羞涩地闭上了眼睛,手还是随着大天狗的引导握住那处抚摸着,大天狗的手臂撑在他脸侧稍微抬起身子,又低下头与他亲吻。
妖狐配合地仰起脸轻轻咬了下他的嘴唇,又讨好似的舔了舔,他的皮肤总显得苍白,只有嘴唇因为被他咬过泛着红,衬着肤色,极端艳丽,极端危险。
妖狐不愿与他直视,他的眼睛是红色的,那种略微发暗却意外纯粹的红,在夜晚会显得有些可怖,可是在阳光下,在此时此刻晨光照耀,他认真地注视着你的时候,便会从那双红瞳里感受到,旷世的温柔。
这温柔从何而来?妖狐不知道,他也不愿意去好奇这份莫名其妙被加诸身上的情感,更觉这份情愫莫名其妙,于他来说这几日的经历更像是一场缱绻梦境,都是因为太久的孤独和阴差阳错,二人的相处模式更像是互相慰藉,他不愿意放纵自己沉浸于他所给予的暧昧,像个赌徒般将真心拿去下注,压给一场没有前因没有未来,更不知归处的爱情。 
即使是是被他拥抱着亲吻着,妖狐仍然清楚地记得,大天狗从不曾说过喜欢自己。
哪怕只有这一句话,他都会愿意。
可他不曾。
雨云深绣户,来便谐衷素。宴罢又成空,魂迷春梦中。
 
【4】
 
经过早晨的一番荒唐,妖狐把自己捂在被子里说什么也不肯露面了,大天狗本想哄一哄害羞的心上人,奈何身有要事不得不出门,床上躺着刚亲密相处的情人却不能多相处的大天狗不免心生烦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出门前似乎还抱怨了一句,只不过妖狐没有听清。
“把事情都推给我,就算是兄弟也太过分了……”
感受到他的气息和威压越来越远,妖狐这才将头探出被子松了口气,他不习惯于与陌生人这样暧昧相处,对他来说,亲吻拥抱和温存,是比性更要重要更要亲密的存在。
只是想到陌生人三个字还是有些犹豫,他与大天狗,该做的不该做的几乎都尝试过了,除了他也再没有第二个人对妖狐这般...轻怜密爱,却也肆意玩弄。
一时不知该怎样定义这段关系的妖狐有些抑郁烦闷,但也没有办法能离开他身边。
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
或许是这些日子的相处太过缠绵让人不觉放松,让妖狐也有些迷了心失了神,可酒宴总有尾声歌舞也终会散场,他与大天狗这样,又算的了什么?
或是酒伴或是情人,露水情缘又何必在意这么多,最初虽是被迫,事到如今究竟有没有自愿大概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妖狐笑了笑翻身盖紧了被子闷头继续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却是天色暗沉,大天狗还没有回来,也不知是不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脚,若是之前妖狐定是要想办法跑掉的,可现在,经过了早上那个充满不明温情的拥抱,逃离的心似乎有些动摇了。
大天狗的住处后方有一处温泉,妖狐将自己浸在热水中放松着被大天狗欺负得有些疲惫的身体,不知怎的,明明是在抚摸自己皮肤是手就变了意味,想起大天狗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