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笑傲之月初东方(笑傲江湖同人)——麋鹿mi

时间:2019-02-24 10:01:36  作者:麋鹿mi

   《(笑傲江湖同人)新笑傲之月初东方》作者:麋鹿mi

  文案:
  一个是杀伐果断的魔教教主,快意江湖,一切尽在掌控。
  一个是身负家仇的伽遥宫少主,深谋远虑,却百密一疏。
  幼年初遇,回眸一眼,镌刻于心。她笑着对她说:“可惜这般好看的人,竟是个凶恶的丫头。”她听后气急,欲取她性命。
  多年后,江湖再遇,奈何物依旧,人已非。
  到底是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痴缠?
  在爱恨两难,仇怨纠缠,生死过后,能否与卿携手,共看芳华,同听雨落。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玥(云清)、东方不败(东方白) ┃ 配角:萧如烟、云沐羽、风荼媚 ┃ 其它:笑傲众
 
 
第1章 人物介绍
  非常抱歉,本章节因出版、修改或者存在色情、反动、抄袭等原因而被作者或网站管理员锁定
 
 
第一卷
 
 
第2章 伽遥少主
  洛阳城外以南十里,前接沧水,后靠天幕山,山下一处高耸而立的楼阁坐落再此,那是云家先祖建的楼宇名曰:第一楼。第一楼传至此三代,当今楼主云沐羽,乃是云家至今为止仅剩的血脉传承。
  如今不过二八年华的年纪,就已被江湖中人尊崇的誉为医圣,更听说云沐羽其人娇靥甜美,更胜桃花。
  说书先生说到这里捻了捻胡子,不缓不急的抿了口茶水,瞧见周围一群人听得目露神往,心下发笑,话锋却是一转:“不知诸位可知,萧如烟又是何许人也?”
  几个大汉听到这个名字似受到惊吓,在下面低声说起来。
  江湖中谁人不知萧如烟就是伽遥宫宫主,为人清冷孤傲,从不与各派来往,却偏生与日月神教教主独孤求败交好。后来,伽遥宫和日月神教被正派视为江湖中魔宫和魔教,为正派所不容。
  相比那些不知名的小门小派,江湖中人更多知道的是南伽遥,北日月。南是伽遥宫、北就是日月神教,南北呼应,各占一方势力。
  *
  “听说,一年前萧如烟与独孤求败二人相约比武。渭水一战,萧如烟身着白袍,手持青剑,对战之时衣袂翩飞,剑气如虹,一剑破天幕,哪似凡尘之人,只可惜仍旧不敌剑圣成名已久的独孤求败。”
  “萧如烟的伽遥神功不是已经练至第八重,怎还会败给独孤求败?”
  “都传伽遥神功出神入化,依我看,那等魔功不练也罢。”
  “不知兄台此话怎讲?”
  “……”
  众人七嘴八舌的猜测起来,场面热闹无比,这酒楼本是桌与桌之间的距离甚远,此时不少人都搬了凳子坐到近处。
  那说书老人摸摸胡子,似乎见惯了这等场面,悠然的离开了酒楼。
  *
  彼时,晨光方出,光亮透过群峰照到第一楼的玉石台阶上。遍观群峰,山中浮动着白色的雾气把山顶飘逸出尘的白衣女子装在里面,即使只是透过雾气,都让人觉得莫名的冷寂,清风吹动,衣袂飘扬,女子墨色的长发在空中摇曳开来。
  突然,身后走来一黄衣女子,她怀中抱着个襁褓婴孩,娇美的脸上带着柔美的笑意,“第一楼的事宜我已交手子苓。烟儿,我们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白衣女子转过身,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揉了揉她的长发,看着她怀中的孩儿,“沐羽,这小家伙的眼睛倒是有些像你。”
  若是往常被属下瞧见她们清冷孤傲的宫主这般温柔的对待一个人,那不用想,这个人一定是第一楼楼主云沐羽。
  云沐羽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俏皮一笑,“既成了我们的女儿,自然是要像娘亲的。”
  萧如烟被她的话逗笑,不同于往日的冷冽,唇角勾起,妖娆倾城。她突然倾身,在云沐羽唇边落下一吻,“沐羽,给这小家伙取个名字吧。”
  “玥……”云沐羽突然会心一笑,又说道:“古法有云,《玥》乃上天赐予有德圣皇的一颗神珠。而这孩子,亦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神珠。烟儿,我们叫她箫玥如何?”
  萧如烟眸光中浮起几分氤氲,凝锁着云沐羽逗弄着怀中的小家伙,轻笑道:“好,就叫她箫玥,从今往后她就是我伽遥宫的少主人。”
  *
  七年后
  近几年,江湖中无人不知日月神教与伽遥宫的矛盾。昔日的盟友日月神教再这几年多次试图侵犯伽遥宫产业。
  萧如烟开始还能隐忍不发,将产业和宫址迁移并隐于闹市,不愿与日月神教撕破脸,奈何独孤求败逼人太甚,残杀伽遥宫弟子迫使萧如烟出山。
  各大门派见此,也只作观望,无人敢冒进,毕竟独孤求败和萧如烟如今的功夫无人能敌,那些所谓的正派想的不过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罢了。
  同时,已经七岁的箫玥,近一年中发现自家母亲往宫外跑的次数越来越多。前些日子,她无意间听见了宫里弟子谈论日月神教残害伽遥宫弟子的事。
  箫玥询问过云沐羽,云沐羽不想让她参与大人间的勾心斗角,同时下令宫内弟子不许在少主面前提起这些事。
  宫令一下,萧玥自然无从得知这些事,就算找个弟子询问,也不会有人告诉她,她只能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等姑姑夏子苓下次回来,或许可以侧面了解一些事。
  *
  又一日,箫玥做完功课跑去药园,抱着云沐羽的大腿撒娇道:“娘亲娘亲,你教我武功好不好?”
  云沐羽微怔,不是她和萧如烟不愿意教,只是箫玥自小身子就比其他孩子羸弱,这几年虽调养的不错,可伽遥宫的功夫属于阴寒路数,并不适合箫玥习练。
  之前她与萧如烟商量后,萧如烟自然同意了她的说法,并不让箫玥学习伽遥宫的功夫。这几年里,云沐羽倒是将一身医术倾囊传授给了箫玥。
  云沐羽看着抱着自己腿撒娇的小女儿,爱怜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问道:“玥儿,怎么突然想练武了?”
  箫玥整个人倚在云沐羽的腿上,清瞳含着丝丝红晕,“玥儿不想见母亲不高兴,更不想看到娘亲每日为母亲忧心惦念。娘亲,你教我武功好不好?玥儿已经长大了,玥儿可以保护你们。”
  云沐羽蹲下身,抱了抱怀中的小人儿,明明说着自己长大了,却还赖在她的怀里,她的玥儿着实惹人怜爱。
  “娘亲答应你就是了,但是想要练武之前,玥儿你必须先学会轻功。伽遥宫的轻功路数是每踏出一步,都与内力息息相关,决非单是迈步行走而已,若是无根基之人,强行走将起来,会造成自绝经脉的危境,”
  说到这,云沐羽认真的盯着箫玥,一字一句又道:“不过,玥儿这两年来一直睡寒玉床调养身体,虽还不会任何功法,内力却比一般习武之人深厚些,自是不用怕的。”
  萧玥想起来两年前母亲给自己单独辟出一处院落,把五岁的自己扔出娘亲的房间,美其名曰,玥儿既然长大了,那就自己睡,实则却是独占云沐羽。
  最可恶的还让她睡寒玉床,虽然娘亲告诉她知道寒玉床对自己的身体有益,是个好东西。可让一个没有丝毫内力的孩子整晚睡冰冷的寒玉床,现在想起来她都浑身发冷。
  好在这些年萧玥用的吃食、汤药,都是云沐羽亲手调制的,对调理身体有极大的帮助。所幸,她睡了一个月的寒玉床,也就适应了。
  云沐羽沉吟了片刻后,抱起箫玥运起轻功往宫寝殿纵去。
  房中,云沐羽从书架上找出一本书交给箫玥,轻柔道:“这回去先看着,若有不懂的地方,玥儿可以问琴棋和书画。”
  箫玥接过书,看到上面的《伽遥轻功基础心法》后,脸上顿时溢满了灿烂的笑容,在云沐羽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道:“谢谢娘亲,我这就回去练功咯。”
  话落,箫玥便从云沐羽身上跳了下去,所幸并不高,云沐羽并不担心会摔了她,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
  2018年12月4日   修文
 
 
第3章 琉璃璎珞
  一路回了自己的清月苑,距晚膳还有一个时辰,琴棋和书画怕箫玥饿了,把早已备好的甜点和清茶端了上来。
  箫玥翻看着从云沐羽那里得来的心法,并未主意到桌上备了她平日爱吃的甜糕。看着书中讲解的许多穴位,箫玥唇角翘起一丝得意的弧度,对于自小学医的她来说,找穴位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再往后翻看,后面讲解了一些高深的轻功心法,箫玥不明,便让琴棋和书画演练给她看,她则在旁观看,同时觉得体内有股气流在产生变化。不出半月,已经完全吃透了这本书,轻功已初有所成。
  同时,这半个月里萧如烟亦是没有回过伽遥宫。
  *
  云沐羽没料到箫玥这么快便学会伽遥宫的轻功,之后的日子,她教完课程,午后便会让琴棋和书画教箫玥一些剑法。而对于伽遥神功,云沐羽却是只字不提。
  这日,箫玥在院子里练剑,旁边有琴棋和书画陪同。
  “少主看好,第一式,破剑式: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虽只一式,但其中于天下各门各派剑法要义兼收并蓄;虽说“无招”却是以普天下剑法之招数为根基,因而其变化之多端不逊于总决式。”
  对于这些剑法,箫玥早就熟记心中,面对书画的攻势,也能逐一破解。
  箫玥手持木剑,脚下配合轻功,招数虽然精妙,但毕竟还是新手以剑入道,又是与书画过招,十招后剑法上已落于下风。
  书画自然不会用真本事,一是怕伤了箫玥,二是宫主夫人交代过,不能让少主过于劳累。
  这是,箫玥脑中辗转应对之法,突然会心一笑。书画还在微愣之际,箫玥已然打落了她手中的木剑,跃到对面的石桌上。
  “书画,你在敷衍我,暗卫一职我可要和娘亲说该换人了。”
  书画似是不满的看着箫玥,一双好看的眉眼,流盼之间闪烁着委屈之色,“亏我还担心伤了少主,少主倒好,就会欺负我。”
  “这叫兵不厌诈。”箫玥笑得似只小狐狸,狡猾极了。她将书画掉落的木剑捡起,扔给旁边的琴棋。
  “琴棋,你陪我继续。”
  琴棋接过木剑,木然道:“少主看好,第二式,破刀式。破解种种刀法,讲究以轻御重,以快制慢。”
  *
  时间不紧不慢的又过去半月,整整一个月萧如烟都没有回宫的消息。箫玥知道云沐羽嘴上不说,心里定是担忧母亲。她这几日下午也不练剑了,整日待在云沐羽身旁。
  云沐羽见此,所幸教了箫玥一些乐器,见女儿喜欢音律,而且对萧和琴尤为钟爱。这个发现让云沐羽倒是笑了,果然是她和萧如烟养出来的孩子,就连品行、习惯都如此相像。
  为此,云沐羽将自己最常用的一支白玉长箫送给了箫玥。只是不知,将来能与玥儿琴瑟和鸣的人会是何人?
  箫玥爱极了这支洁白通透的玉萧,一大一小经常在园子里箫玥持萧,云沐羽弹琴,乐得自在。
  面对箫玥时,云沐羽自是温柔的笑着,可箫玥也看得出来娘亲的故作镇定,正如她心中的不安不断的滋长、蔓延。
  *
  萧如烟闻音而来,刚步入园中,就看到不远处爱人和女儿这美妙的一幕,原本冰冷的脸上不禁勾起了一丝笑意。
  琴声忽止,云沐羽望向不远处的白衣美人,二人久久对视,仿佛一眼万年。
  萧如烟满目深情,良久后轻笑着开口:“我回来了。”
  云沐羽脚尖离地,速度很快的飞入萧如烟怀中。夕阳映照着两人相拥的身影,给这花园中填上一笔柔美的画卷。
  箫玥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娘亲,不由笑出声,这样的日子真好。她觉得此时还是不打扰她们比较好。如此想着,便往自己的清月苑走去。
  *
  箫玥回到清月苑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她停下脚步,抬头望着夜空,此时天边挂着明月一轮,当空洒下金辉银光,朦朦胧胧,一如看不清的以后。
  “书画、琴棋”
  一瞬间,二人出现在箫玥身前,单膝而跪。
  箫玥看着身前的二人,轻淡道:“今日你们也见到我母亲回来了,然而显然我的话又没用了,既如此我要你们何用,明日你们就回母亲身边吧。”
  二人听后站起了身,她二人虽只有十二岁,却已照顾箫玥两年,今晚的箫玥不像往日那般无奈的命令她二人不许跪她,这般清冷且淡然,像极了往日的萧如烟,让她二人心生颤抖。
  “果然,你们跟在我身边两年,是因母亲的命令,并不是把我当成你们的主子。”
  二人忙单膝跪下,呈呈开口:“少主,您永远是我们的主子。”
  箫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家中可还有家人?”
  见她二人摇头,箫玥心中叹了口气,她虽从来没有离开过伽遥宫,却听过子苓姑姑说过外面的乱世,进到伽遥宫的也几乎都是孤儿。
  箫玥伸手将两人扶起,清眸中满是真诚,“既如此,不如让我当你们的家人,我亦会把你们当成家人,尽我所能去维护。”
  琴棋和书画明显被箫玥的话语吓得又跪了下来,“少主,这话请不要在说了。您永远是我们的主子,这话若是被宫主知道,我们...”
  书画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箫玥冷声打断:“我并非与你们玩闹之语,从今日起,我箫玥会尽所能护你们一生安平,而你们今后效忠的人只能是我,听清楚了吗?”
  “是,少主。”二人一口同声答道。
  箫玥再次扶起这一晚已经跪了好几次的人,有些心疼她们的膝盖,不妨晚上配点消肿膏给她们。
  抬头看着高出自己一头多的二人,箫玥清眸里漾起柔和的波光,淡然说道:“我知道,你们对我的畏惧源自于母亲,可从我有记忆起你们就一直陪在我身边了,在我看来,你二人早已是我不可或缺的朋友或是家人。既是我的人,那么从今日起琴棋改名为琉璃,书画改为璎珞,我不要你们为我赴汤蹈火,我只有一个要求,好好活着。”
  在这未知的乱世中,活下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