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离世独立(GL百合)——青青子衿纵我思

时间:2019-02-24 10:02:18  作者:青青子衿纵我思

 =================

《离世独立》作者:青青子衿纵我思
文案:
     上一世,关离眼睁睁看着白立离开,试图挽留过,最后却落得个余生再也不见的结果。
 
这一世,再来过,
 
“关离别闹,我饿了”
 
“那,要吃我吗?”
 
关离痞痞地笑着说道
 
上一世,关离眼睁睁看着白立离开,试图挽留过,最后却落得个余生再也不见的结果。
这一世,再来过,
“关离别闹,我饿了”
“那,要吃我吗?”
关离痞痞地笑着说道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离,白立 ┃ 配角:陈力,蓝巧 ┃ 其它:HE
 
==================
 
  ☆、重来&再见,你好
 
  “关离,关离!快起床了,上课了!!”
  “嗯~~再睡一会儿”
  过了30S不到,pang地弹起,
  “上课?上什么课?”
  “心理学啊!傲娇太太的课,不和你说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我不是毕业4年了吗?昨晚还和朋友在酒吧喝了点酒,在家睡得正香呢”
  一脸懵逼的关离趴地一下扇了自己一巴掌
  “卧槽卧槽!好疼好疼。。所以这是真的?我真的重生了?!”
  关离好不容易抑制住大喊的欲望,胆战心惊地拿起放在床尾的手机看日期。。
  郝然显示的是“2015年11月10日 8:2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娘竟然重生了!嘿嘿嘿”
  上一世关离没少看稀奇古怪的小说,这回发生在自己身上倒也接受的快。
  “还是先起床上课先,傲娇太太可不是白叫的,发起火来招架不住啊”
  刷刷刷地记笔记的声音也打断不了关离的思绪,
  那个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不是急急忙忙赶来上课的关离还能是谁?
  关离也拿着笔,刷刷地写着,如果认真看,不难发现,写的却不是笔记,而是脉络,和白立的感情脉络。
  是了。关离上一世就在明年新生入学的时候,组织换届的时候与白立越发遥远。
  有一次,关离受了委屈,哭着打电话给白立,想要白立陪一下自己,白立却说“我在和别人喝奶茶没有时间”
  瞬间关离就不气了,不委屈了,气什么呢?委屈什么呢?再气也比不过白立的喝奶茶没有时间啊,再委屈也比不过白立的一句和别人在一起没有时间啊。
  现在是11月,关系还没那么僵,而且还有往好的方面发展的趋势。
  “还好,还好”
  关离拍拍自己的心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了。
  “叮咚叮咚”
  “卧槽”
  关离赶紧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然后小心翼翼地抬头望了一眼讲台上正讲的口水四溅的傲娇太太,发现她并没有异样。
  这才点开微信查看消息,
  “明晚19:00 HAPPY house见啊,不要迟到哦”
  “好的收到”
  原来是心协11.11单身狗群聊
  关离手比脑快,刷的就发了一个“收到的表情包”
  发完之后,才想:“也就是明晚就能见到亲爱的心协会长白立了哈哈哈”
  虽然可以微信约白立也不会引起误会,但上一世被白立拒绝地心寒了,纵使关离重活一世,也不敢轻易尝试。而且现在关离还只是心协的一个小透明。
  好好睡一觉,上一天课,夜幕便自然而然降临。
  尽管身上不脏,但关离还是想要洗个澡洗个头,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去见白立。
  “哇,爽!S市的夏天这个点洗澡就是爽”将毛巾随手搭在肩膀上大声喊道
  好在,现在宿舍只有关离一个人,其他人出去吃饭了还没回来,不然一定说“神经病啊你,这么早洗澡”
  不过说了也无所谓,重活一世,关离明白,朋友总是几个而已,其他人不过是过客而已。
  拉开衣柜,“这件配这件?不行不行,这件和那件?不行不行”
  在衣柜挑半天的关离,最后还是选择了白T和牛仔裤。
  “衣柜里的衣服太丑了!看来要买新衣服才行不然怎么在白立面前刷脸啊!!”
  关离骑上自己的“小黄车”晃晃悠悠地到了HAPPY house,一看时间,哎呀,才18:45还有15分钟,,
  心协那帮小子肯定是踩点到,不然就是迟到。
  因为上一世关离也是踩点大军的一员,这次为了可以早点看见白立,把自己捯饬好,连时间都没看,直接就过来了。
  百无聊赖的关离就坐在HAPPY house的一楼,和前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铃铃铃”HAPPY house大门的风铃响起。
  下意识地,关离就转头望去,那逆着光和同伴挽着手笑的正开心的不是白立是谁!
  压住心中肆虐的思念,压住心中想上前将白立的手从蓝巧手下拽下的冲动,只起身上前,说一句:“白立师姐、蓝巧师姐”
  “哈喽关离来很久了吗?”再一次听见从白立口中叫出的名字,久违了。记不清多久没有听过白立的声音了,叫自己的名字就更久没有听过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啊。
  关离的慢热是出了名的,还有一个词叫内敛。用在关离身上都恰到好处,上一世正是因为这些个特质,在与白立相处一年后,才打开心扉,让白立走进来,然而那个时候,白立或是累了,或是不想了,却抽身离去。独留关离停在原地,懊悔着,揪心着
  现在重来,还讲啥内敛,直接开开心心,大大方方地,敞开心扉,接纳白立。这么想着,关离,已经上前挽住白立的手臂,顺势往下,直到牵着白立的手。
  白立转头看着关离“嗯?怎么啦?”
  “没,没事嘿嘿嘿,就是想牵手了”关离镇定地笑着回道
  果然,白立还是那个温柔的心协会长啊,拒绝这个东西就鲜少出现在她对会员的要求上,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白立都会一一满足。
  “您好,我们订了999房”
  “是白同学吗?电话号码是:188****9999”
  “对”
  “请跟我来”
  浩浩荡荡的前往999房。
  当然,期间,关离一直牵着白立。不放手。到落座的时候,依着牵手的关系,正好坐在白立旁边。
  大家伙刚坐好,陈力就起哄说“白立师姐,要不要来一打啤酒和一些小吃啊,不然光唱歌多没气氛啊”
  “好啊,那陈力你和李宇去前台叫吧”白立微微笑道
  HAPPY house的房间一向环境好,灯光也恰到好处,音质更不用说。
  不消说,就喊着“师姐来一首来一首”
  白立从容地点歌,唱歌。
  “哼,这帮小子,白立唱歌可好听了,温柔细腻”
  一曲毕,“好好好!”“啪啪啪”包间都是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和鼓掌的声音。
  关离就安静地挨着白立坐着,时不时喝点酒,吃点零食。
  看见白立想吃什么,也会顺手拿一个喂给她。
  起初,白立还推拒着,自己拿。经不住关离三番两次地厚脸皮地喂啊,后面也就随她了。
  “关离,你唱吗?”白立倾身小声地问道。
  “唱啊,陈力帮我点一首金玟岐的再见,你好”。坐在旁边关离就隐隐闻到白立身上的香味,倾身下来,更甚。
  “好咧”陈力爽快地答道。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也终于决定放过自己了
  笑过的嘴角
  哭过的眼梢
  时间在这一刻却静止了
  说再见你好
  “哈哈哈,关离你唱的和念的一样”
  “哈哈哈,关离你没有一句是在调上的”
  哈哈哈······,此起彼伏的笑声也不能让关离的开心减少一分。关离知道,自己唱歌就是五音不全,但白立问了,就唱呗。无所谓,还能活跃气氛,关离乐的看这样的情景。
  再见你好,在上一世,和白立分开后的每个日夜,关离都不断地告诉自己“放过自己,翻过这一篇吧”但是从没有做到过。
  “光棍节快乐!”大家一起举起啤酒碰了碰,喊着像是口号的话语。
  关离看白立喝的有点猛,拉拉她的手臂说:师姐,慢点喝。
  白立笑笑不语。
  “大家回宿舍注意安全哦”白立说道
  “好好好”一群小干事哈哈地回应着
  尽管白立的宿舍和关离的隔得有些远,可能是上一世送白立回宿舍习惯了,这次也下意识地就牵上刚刚出门时被放开的手,软声说道:师姐我和你们一起往那边走吧,正好醒醒酒。
  “嗯,好,那走吧”
  牵着心爱的她,聊着乱七八糟的八卦,走在漆黑的校道上,关离突然觉得很幸福。
 
  ☆、饿了&球赛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自从上次光棍节见到白立之后,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见过了。“好烦躁,见不到白立好烦躁”
  烦躁的关离依旧需要过好每一天。
  打球,上课,吃饭,睡觉,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挥霍着时间。
  正巧,关离打球很晚了,但晚上还有课,。。来不及吃饭就去上课了。听着老师在上面叨叨,关离愈发想吃东西。
  关离试探着发消息给白立。
  “白立师姐,我饿了呜呜呜练球练太晚了,又不能逃课”
  “那,要吃东西吗?”
  “要要要!但是,我在上课,,肚子在咕咕叫了,好尴尬,我同桌扭头看我捂着肚子就在嘲笑我”
  “那我给你带过去?你在哪?”
  “真的吗?哈哈谢谢师姐!我在水利大楼328”
  “嗯嗯,我到了给你发消息。”
  面对白立,关离从来不知客气二字怎么写,反倒是巴不得白立多关心自己,多和自己在一起,最好一天24h都待在一起。
  不过,白立啊白立,或许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沦陷在你的温柔里。到最后你抽身离开,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的人。到底是矫情。
  “我到啦,你出来,我在教室门口”
  转头望去,只见白立俏生生地站在门口。
  关离内心涌起一股感动和温暖。无论过了多久都不会忘记。
  坐在楼梯上,吃着白立带过来的晚餐,很幸福。
  上一世?太久远了,回忆要不得。不如创造更多的记忆吧。
  “师姐师姐,我有球赛,你要不要来看啊”
  “什么时候啊?”
  “后天,后天下午,在内场8号”
  “嗯,,如果我有时间就去”
  “嗯嗯,好好!师姐我不吃香菜耶”
  “啊?我也不知道你什么不吃,给我吧”
  “嗯嗯!谢谢师姐嘿嘿嘿”
  转眼,就到了比赛的时候,关离跑着,运着球,眼睛都看着白立。
  是的,白立还是来了,站在旁边看着,关离更有劲了,一个三步上篮,得分!
  “师姐师姐,我厉不厉害”
  “不错哈哈哈,投的不错”
  关离手上拿着纸巾有一下没一下地往脸上抹着,嘴巴不停地和白立说着,看着白立笑,心生一计“师姐,帮我抹一下汗好不好,我好累啊不想动”
  “嗯?好”话落就拿着关离给的纸巾帮关离抹着。
  可以清晰地看见白立的毛孔,和眼球反射的自己,关离刷一下,脸就红了。
  因着关离刚运动完,本身脸也是红红的白立也没在意。
  哔-----
  “抹好了,裁判吹哨了赶紧过去”说着还作势推了关离一把
  关离情不自禁地笑了
  “好,师姐。师姐你等我打完球,一起吃饭好不好?”
  “好好好,赶紧去”
  下半场,关离打的愈发狠厉,抢断、运球、投篮、传球。将自己学到的一一运用上,不消一会儿,便拉开了20分的差距。关离想,离结束还有3分钟,应该没关系的了,自己的队友也不是菜的。向着记分台上的同伴打了个换人的手势,就继续奔跑了。
  #哔-----
  A队请求换人#
  关离屁颠屁颠跑下去,和自家队长说了一声。
  “队长,我有事,先走啦~可以让S上,她运球挺稳的,还剩几分钟,对方追不上的了。”
  “哎不是,就剩几分钟了,关离你去哪啊?”
  眼神往师姐方向瞟了几眼,嘴巴孥了孥。队长秒懂。
  “去吧去吧,追到手记得带回队里给大家看看啊”
  “得令!”关离还朝队长敬了个礼,就尾巴翘的半天高往白立的方向走去。
  关离天天跟着自家球队训练,没见白立的那一个礼拜,没少在队里哀声哭嚎,关离也不在意被人知道,上一世就知道队里的成员都是可以接受的人。队长一问,关离就说了。
  “师姐,我们走吧,去吃饭”一手提着自己的书包,一手拿着自己的水杯,裂开嘴朝白立笑道
  “嗯?这不是还没结束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