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综武侠]职业深情(综武侠同人)——原色控

时间:2019-02-24 10:08:11  作者:原色控

   =================

  书名:[综武侠]职业深情
  作者:原色控
  文案
  一句话文案——只负责深情,不负责相爱
  宋成翊一朝胎穿古代,本该天潢贵胄身份尊贵,可惜是个死婴。一边被人抱去扔掉一边得知自己只能免费获得十年生命,其后必须自行做任务延长生命。
  长期支线任务:对雇主指定对象一往情深,以此达成雇主的愿望。任务完成可延长生命,时长以任务难度为准。
  唯一主线任务:在目标‘楚香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偷走他最重要的东西。并听到本人亲口认输。
  从那个人身上偷东西?还要他承认他输?
  宋成翊(生无可恋.jpg):我认输。
  于是宋成翊十岁就踏入了追小姑娘、爱老奶奶、宠小动物的支线任务漩涡。
  长大后喜欢这个深爱那个性命无忧,直接将主线任务抛之脑后。
  没想到他不去就山,山却突然来就他了。
  ——————————————————————————
  香香:怎么每次见到你,你都在追和上一次不同的女人。
  宋成翊:就你?好意思管我吗。
  香香(沉思):不如你管我?
  ——————————————————————————
  阅读须知: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发现不喜欢的早点弃文逃生吧,别看下去了QAQ】
  日更时间:12:00
  1v1主受,cp阿香
  主角事业心重,不做任务会死不开玩笑,风格是一直是正剧不是轻松请注意。
  综武侠,时间线完全打乱
  主郁金香传奇,综的其他小说看没看过都无所谓,不影响阅读。
  提示:以上文案没标‘宠文’哦
  【emmm……本文人物ooc、主角没开无敌挂不是爽文,觉得不喜欢不用勉强看,请及时逃生,弃文不必留评告知。谢谢。】
  ====================================================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欢喜冤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成翊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花街柳巷
  江南古家在武林中的声望并不高,但知道他们的人也不少。
  只因为古家人虽不擅武,却是世代研究奇门遁甲,于阵法一门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立于江南的古宅也素有‘普天之下、无人可潜’的名号。
  就是一只苍蝇往古家飞,也会被他们设在院内的阵法原路送回出去。
  盗帅楚留香轻功冠绝天下,却也从未往古宅发过一张信笺。虽说楚留香也不是给除古家外所有的人家都发过盗帖,实际上他没去盗过的家绝对比他盗过的要多得多。但世人就喜欢拿古家没收过盗帖的事情说事。说什么呢?当然是夸,使劲的夸。
  那可是可以让盗帅都进不去的门啊。
  就是这么一个古家,即使被人高看几分也没人出来承认推据、一心研究阵法低调生活的家族。却在这几天,却突然不声不响的做了件大事。足以惊动整个江南的大事。
  古家举办了一场宴会,宴请的还都是家世显赫有权有势的青年才俊。
  收到请柬的人,不是世家大族之后,就是皇亲国戚、官爵加身。
  虽然名声在外却也不过是个游侠的楚留香,当然不可能收到那古家也只发出去几份的请柬。
  不过幸好楚香帅在江湖上拥有足够多的朋友,所以在他准备前往古家的时候,才能偶然从其他人口中得知这件事。
  古家从几天前起就不接外客。除了收到请柬的几位公子,他们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古家。当所有收到请柬的人都到齐后,古家就会完全进入封闭模式。直到宴会结束。
  楚留香知道这件事的时间晚了点,不过幸好也算不上太晚。
  晚在古家接待宾客的时间已经过了两天,不晚在此时恰好还有一个人,因为距离太远,现在还未进入古家。
  那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收到请柬的宾客。
  而因为古家的全方面警戒,几次三番想潜入古家都被发现甚至险些闯入困阵杀阵的楚留香,此刻也只能摸着鼻子去找他最后一个机会。
  所以他才来到江南最繁华的花街柳巷,还停在其中算是最有档次的几间青楼之一,晚秋阁的门前。
  这种地方楚留香当然并不会少去,但以往都是和几个朋友去喝花酒,又或是找那些极合他心意的姑娘。但从没有一次是他现在这种情况。
  他是要去那里面找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与他素未相识的男人。但他又有必须去找他的理由。
  最后一个能进古家的人,此时就在这晚秋阁内。
  ……
  宋成翊很少喝酒,比起酒他还是更喜欢喝茶一些。但他现在还是坐在这儿,和所谓的朋友一起喝酒。因为他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会喝酒的人,还是个会和别人一起来青楼喝酒的人。
  “小侯爷好不容易来次江南,要什么尽管说,哥几个上刀山下火海都给你办到。”已经喝酒上头的知府家公子卢安搂着两个酒女,带着身浓厚的酒臭味靠近他,“来,再喝。”
  “我自然是知道卢兄仗义的。”宋成翊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接过卢安倒满塞过来的酒杯,微抿了一口,趁他眼睛往别处瞟的时候直接往地上一倒。
  “哈哈哈。”卢安大笑几声,眼神涣散的在宋成翊旁边看了好一会儿,“咦,小侯爷怎么自己一人喝闷酒,不让女人服侍着。”
  宋成翊早在之前就把对他动手动脚的女人推到了别人怀里,但以他现在的身份性格,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然而他还没开口说自己只喜欢天香国色,就被卢安抢了话题。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些没眼见的娘们冲撞了小侯爷。你、你、你别气,我这就让他们重新找个知冷知热的过来。”
  “不用……”宋成翊话还没说完,就见卢安踉跄着站起来,速度倒是没一点减慢的往门的方向走去,开门就吼让老鸨快点找个人送来。
  房里其他几个人都已经醉的差不多,真醉假醉不知道,反正没人会拦着卢安做什么事。
  他喊了又坐回宋成翊旁边,唠唠叨叨的说着什么事。
  很快就有人打开门从外头走了进来。
  宋成翊原本没在意,直到身边的卢安‘咦’了一声,只盯着刚进来的人看。
  他也就稍稍偏头,看向已经向他的位置走来的人。
  在场只有他身边是没人的,新来的人会选择到他身边也不是没有道理,问题是,这刚进来的人怎么看都是个……
  “怎的来了个男人!”卢安比他先喊了出来。
  “男人怎么了,这年头,秦楼楚馆里的男人可不比女人滋味儿差。”有个离得近已然醉糊涂了的公子哥边喝着怀里美人递过去的酒,边眯着一双小眼睛往宋成翊那边看。
  卢安只呆了两秒,然后又豁然的笑了几声:“是也是也。小侯爷家教严,怕是自小被看着玩不得这些。现下来了我这儿,尝尝鲜也并无不可,没人会告到上面去。”
  说完,就冲着刚进来的男人道:“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倒酒陪着。”
  “是。”易容成弱柳扶风脸的楚留香放轻嗓音弱弱的应一声,在宋成翊身边坐下,拿了酒杯就将他桌上的空杯倒满。然后举起酒杯,往宋成翊身边靠过去。
  只要确认位置,他就随时可以从这人身上取得请柬。
  可惜他还没来的急观察,拿酒杯的手就被另一个人重重握住。
  刚刚说话的公子哥已经醉的狠了,也就失了一开始对宋成翊和卢安身份的敬畏,不知什么时候就走到了他们这边,不但一把握住了楚留香的手,还用力想将他扯过去。
  “小侯爷不懂男人的趣味,美人不如来敬我。”他自认为潇洒的挑了挑眉,声音暧昧,“哥哥一定好好的喝掉。”
  楚留香浑身都是一僵。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被男人调戏,还真是第一次。
  虽说他现在的身份怎么说也是不好拒绝客人的要求的,但他只是为了这小侯爷身上的请柬而来,目标就算了,去陪别的男人算什么事。
 
 
第2章 出手解围
  正在楚留香在要不要用内力不着痕迹的震走这个酒鬼间犹豫时,旁边的人在他做出决定前忽然出手,替他解了围。
  宋成翊手中的筷子往那酒鬼抓着楚留香手腕的手上敲了敲,就把男人大部分注意力引到了他那边去。
  “放手。”他只是平淡的说了两个字,足够让刚刚胆大包天的人立刻清醒几分。
  待那人一松手,楚留香就很快将手收了回来。
  宋成翊现在的身份还算有点实用性,至少遇到什么事,都不用他亲自动手去做什么,只需要稍微表一下态度,就有的是人替他做事。
  比如现在——
  “谁给你的胆子动小侯爷的人了。”卢安就是个有眼力见的,哪怕他也醉了些,却也还知道要顺着宋成翊的意思来,立刻就斥责了那个被酒精冲昏了头脑的小人物,“还不快滚。”
  等苍白着脸醒了些酒的人走到角落里窝着去了,卢安才收回那一脸凶样,朝宋成翊笑的谄媚:“小侯爷可别和酒鬼一般见识。既然您看上这人了,那今晚他都是你一个人的。”
  宋成翊也不说话,只在换了双筷子后微微点头。
  卢安松了口气,楚留香同样松了口气,然后就听卢安道:“还不给小侯爷再把酒满上。”
  他原先倒好酒的杯子因为刚刚的插曲已经洒了不少。
  立马又行云流水的倒了一杯,然后马上又想朝宋成翊靠过去。
  然而他还是没能得逞。只因宋成翊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在他靠过去之前就接过了酒杯。
  难不成被发现了?楚留香心中暗想,但没确定前也不准备自我暴露。然后很快又拿了个新的杯子倒上酒。
  前一杯还拿在手上没动,宋成翊就又看到身边人倒酒的动作,心中一跳。在楚留香靠过去的时候很快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他前倾的动作。
  宋成翊看着有些不明所以拿着酒杯不知所措的人,轻咳了一声:“自己拿去喝。”
  难道他真的看出什么来了?怕酒中被下了什么东西吗?楚留香还没彻底弄清宋成翊的想法,自然也不会妄动,只重新坐直身体,听话的开始喝酒。
  然而前一秒还让楚留香自己去喝酒的宋成翊,转头看他真的自己喝酒了,又有些不放心的低声道:“少喝些。”
  他不喜欢男人,而且有别的事要做,今晚肯定不会留下他。如果这小倌喝醉了,怕是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毕竟他刚刚可是注意到了对方被抓住手时的僵硬不安的。
  楚留香眉间稍挑,这人倒是有趣。
  看到宋成翊凑在楚留香身边的卢安嘿嘿一笑:“看来小侯爷对此人很是满意。”
  宋成翊重新坐直身体,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给了卢安一个好似暗含着深意的眼神。
  卢安也是个知趣的人,见他不应,便也不再提楚留香的事情。他豪迈的再敬了宋成翊一杯。
  然后楚香帅就亲眼看着,被称为小侯爷的目标人物边笑着接受恭维,边在别人的视觉盲区将酒倒掉了一大半。
  这可是上好的琼浆玉液,不是青楼里会有的东西,肯定是谁从家里带来的珍品。竟然就这么倒掉,也真是浪费。盗帅一边品酒,一边看戏。
  还不忘在宋安翊纠结的眼神下帮给他把酒满上。
  “小侯爷鲜少来江南,不知此番来次是为了什么事……”卢安说话留了几分,但明眼人都知道他在打探什么消息。
  现在算起来还是小侯爷的宋成翊当然也不会不知。卢安父亲并非全然的清官,就算上头还没人管,还是要事事防着的。
  “我是奉旨上京,只是路过江南顺带赴个急约。”言下之意,就是让卢安放宽心,这次不是来查他们的。
  何况偌大一个朝廷,贪官污吏不知何几,圣上就算知道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管的。就卢安的知府老爹贪的那点钱,还不至于让人重视。
  “不过。”卢安刚想笑,就听宋成翊话锋一转,“卢知府的手,若是伸的再长些,免不了哪一天,就得断上一臂了。”
  卢安倒吸一口气,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沉重了一些:“多谢小侯爷提点。”
  看来还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其实宋成翊并不怎么管这些事,虽然也偶尔会被人拉着听一些,但他现在这么说,还就真是只想稍微替人敲打敲打手下的人。
  但卢知府到底做了什么,说到底也不归他管。想到这儿,宋成翊也就不再去接卢安的话。
  迫切要知道的事情得到了解答,卢安又倒酒要敬他几杯。
  宋成翊在心中苦着脸,脸上还是大气的应了下来。才将卢安送走。看一直给他敬酒的人回去,他也算脱离喝酒的漩涡,放松下来。
  楚留香已经借着机会找了很久,没从宋成翊身上发现请柬的踪迹。但无论是他得到的消息还是刚刚听到的话,都证明宋成翊就是他找的人。
  他还在思考对方会把请柬藏在哪里,就看到宋成翊回过头来松了口气的小表情。
  虽然大部分酒都被倒掉了,但宋成翊喝进嘴里的酒还是不少,此刻他也已经微醺,耳根处微微泛红。
  不过他也没忘记自己身边还坐着个‘可怜人’,他重新端好样子,假装毫不在意的目视前方道:“你不是自愿到这里来做事的?”
  他身边只有楚留香一个,虽然没看过去,但楚留香还是知道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只得低下头,假装有什么难言之隐的应一声:“嗯。”
  宋成翊又问:“被人抓进来的。”
  楚留香摇头。
  宋成翊心道他可能不愿意谈起自己沦落风尘的事情。也不再问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