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叶昭×柳惜音】朝顾夕盼(将军在上同人)——穆青子

时间:2019-02-25 15:05:27  作者:穆青子

 《【叶昭×柳惜音】朝顾夕盼》作者:穆青子

 
文案: 一切从漠北开始,最初是你,最后也是你(原著昭惜的详细化,把两人之间从头到尾每个情节都尽量描述出来,没有重生,给她们一个圆满的结局)
――青梅竹马篇
漠北初春,日暖风薰,桃花树下,有小女孩因思乡偷偷哭泣,少年手持桃枝指着她安慰,最终两人手牵手跨过院门,衣摆裙角随风飞扬,交缠一起,那是最美一道风景,胜过六月骄阳,如春风化雨,缱绻温柔。
――并肩作战篇
桃花树旁,风光旖旎,暮色四合,是青梅伊始,但前方暗潮涌起,烽火狼烟,她担负起国仇家恨,只能飞刀拔弩,守卫一方天地,而她为了心系之人深入各家闺院,筹集军粮,颙望良人归来,履行儿时之诺。
―――东京重逢篇
春秋八载,大梦初醒,那长久年月冠以叶氏之愿是否还能实现...
――线:她绝尘轻骑带她穿过青梅竹马的时光,穿过漆黑的烽火狼烟,穿过岁月所有的变迁,融入江花雪月的两相依偎。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昭柳惜音 ┃ 配角:秋水秋华叶杰叶雄叶忠红莺胡青等 ┃ 其它:不明
 
 
  ☆、第 1 章
 
  前厅风波乍起,哗然一片,一会是粗话连天,一会摔杯拍桌的,弄得府内人人坐立不安。
  “兔崽子...老子非得好好教训她...”叶忠气得七窍生烟,铁青的脸色不由咬牙切齿地连连顿足,然后左右开弓,边利索迈开脚步,边撸起袖子欲想去叶昭房里揍她。
  刚跨进门槛叶杰叶雄兄弟两人看着咨牙俫嘴的叶忠,又见满地茶杯碎片,心知肚明,定是那李家老爷对前段时间叶昭打断他家儿子的腿,怀恨在心,总是隔三差五来叶府闹腾,想必刚刚厅内定是经历了一场唇舌之争。
  两人突然额角青筋跳了跳,敛眉相视,一左一右走到叶忠身侧,欲要伸手拉住正往外走的自家父亲,不料叶忠竟然捋臂揎拳,吓得他们灰溜溜往后趔趔趄趄几步。
  虽说面面相觑的两人不想吃自家爹爹拳头,但一想到前段时日叶昭才被挨了十几棍板子,当哥哥的心自然揪得紧紧,难免心疼些许。
  以往都是母亲在,护着昭儿才能有幸逃过老爹的魔掌,而现下叶夫人出府还未归,没了保命的护身符,那可...怎么办?
  他们也只好屁颠颠跟着火冒三丈的老爹后面,本噤若寒蝉的兄弟俩为了自家妹妹免受皮肉之苦,只好边走边苦口婆心地劝解。
  奈何气势汹汹的叶忠对身后叶家兄弟俩说好说歹几乎置若罔闻,蹜蹜流星大步朝叶昭院门那迈去,因此时一肚子火气鼓鼓的,正愁没地方撒,而身后两个小兔崽子嘴边噼里啪啦嘟嘟嚷嚷,更是像念佛经似,喊魂般扰得他怒气直冲天灵盖,
  这下好了,更是害惨了叶昭,皮肉之苦还是得...受些。
  军棍...在军营里,去拿...麻烦。
  鞭子...在祠堂里,掉头去拿...晚了。
  索性将袖子越劵越高,拳头...最实在了。
  “嘎吱”一声房门被狠狠地踢开,而窗户却突然闪过一抹黑影。
  “是那李家小子欺负人家姑娘,我才动手的”
  向来弄鬼掉猴的混世魔王叶昭可不仅仅只会惹是非,脑袋瓜子更是机灵得很,听到自家老爹要来揍人,哪还能顾左右而言其他,直接从窗户跃出,飞檐走壁翻墙先溜出府再说,随之骤然爆发一句声嘶力竭的解释,伴随瓦片咯咯的响声接连传来又消散。
  叶昭话莆刚落,叶忠立刻转身跨过门槛,恰巧看见屋檐上随风飘扬的蓝色衣角,眨眼间,又消失殆尽,更加怒气难消地咬牙骂道:“兔崽子,打人还有理了...”
  原呶呶不休的叶杰叶雄此时突然缄口无言,憋着气,而唇边却似有若无弯起弧度。
  “笑笑笑,笑个屁...”
  横眉怒目的叶忠一人一脚喘在两屁股蛋上,骤然袭来的力度惹得他们连连呼痛,捂着屁股揉捏两下,见叶忠脸色又阴沉了一圈,只好不情不愿地封上嘴巴,忽忽不乐地坐呆在一旁,当个不胜委屈的闷嘴葫芦。
  “俩臭小子平时也不好好管管你家妹妹,只会放纵她出去给老子惹是生非”
  忍无可忍,叶忠只好把满腹火气借机吐出来。
  “还不是那李家人蛮不讲理,三番五次来闹事”
  大哥叶雄立刻反驳,在他看来李家个个都是癞□□上脚面,不咬人膈应人,简直厌恶!
  “你还说...兔崽子”这叶忠一听又赏了自家儿子一脚。
  “爹,大哥说的对,那事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我们谦也道了,昭儿打也打了,还不是那李家人反倒歪理不饶人,变本加厉,不说趁势捞了几笔,就他们抓着这芝麻小事总不放,着实膈应人”
  “兔崽子,你...”
  叶忠抬起的脚突然降落,只觉身周一股幽森的风吹过来,随即背后冷汗涔涔而下。
  想都不用想。
  夫人...来了。
  叶忠一阵清朗的笑声霍然响起。
  “夫人,你这是”
  叶夫人拿着一封信,撩起裙摆跨过院门,吹胡子瞪眼左看看,右看看,恰巧看到两儿子捂着屁股,委屈巴巴地朝自家娘亲使劲摆弄眼珠。
  “我要不来,莫说昭儿,连杰儿和雄儿都得被你这老头子打残了”
  老头子...叶雄叶杰屁股上的疼痛瞬间不翼而飞,倏地笑得牙齿都咯咯哒哒响起来。
  “臭小子,笑...笑什么?”
  “怎么?他们连笑都不行”
  叶夫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一记冷眼瞪得叶忠像泄了气的气球,他突然收起如猪肝的脸色,转而一抹淡淡微笑攀上脸颊,坐在叶夫人身侧的椅子上,轻飘飘转移话题。
  “我说夫人,你也知道昭儿那兔崽子...”
  “哼!”
  他猛然伸手摇晃:“不不,我们...昭儿向来下手不知轻重,把人家的腿打断了,他们来闹也是合乎情理的,我教训教训她,也在所难免的,更可况是我们有错在先”
  叶夫人一脸沉著,有条不紊的慢声解释:“老爷,此事都过去多久了,李家人还总是拿出来瞎嚷嚷”
  “过去了??老子在外的名声都被那兔崽子给败坏了...”
  叶夫人目光犀利白了他一眼,打断叶忠想继续敞开的话匣。
  叶忠先在心里暗暗骂了几声叶昭,一点女儿家模样都没有,只会招惹事非,还...还成了大名鼎鼎的混世魔王,不对!是不折不扣的滚蛋小子。
  他犹记得叶昭刚出世那会,在襁褓中小小一团,那圆溜溜的眼睛还时不时眨巴眨巴着,又冲他软酥酥的笑,让人一看就爱不释手,瞬时心里软成一泓清泉,简直是软和极了也暖和极了,活生生一个小棉袄。
  奈何越长越大...竟与最初自己所期望的掌上明珠,大家闺秀截然相反。
  真是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夫人,那此事就此作罢了,为夫也不再与昭儿计较了”
  叶夫人面不改色地连连点头,掀起嘴角道:“如此甚好”
  “夫人,你手上那是?”
  叶忠瞧见自家夫人手中一直攥着封信,下意识便询问一番。
  叶夫人秋波微转,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将信递给叶忠,道:“差点忘了正事,这是柳天行哥哥的信,说是要迁居来漠北,只是柳府尚未修建妥当,需在我们家借住一段时日”
  看完信后,叶忠若有所思,跟着叶夫人遂起身,又走去拎着两呆愣的儿子,吩咐他们去把叶昭找回来,这柳将军再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兄长,总不能让人家以为叶府不和睦吧,礼仪...还是要作全面。
  如乱麻一般,没个头绪的兄弟俩哪知道昭儿溜达到哪去了,但自家老爹安排的事向来马虎不得,只好屁颠颠走出院门,然后像从前似如没头苍蝇般在诺大的雍关城里找找看。
  ……………………
  翌日清晨
  漠北初春时分,大大小小各巷口拂过的风都会隐约浮动着淡淡桃花香。
  而今早第一缕微光透过窗棂泼洒进来,不经意地射进叶昭眼眸里来,有些硌疼。
  想起昨夜母亲说今天舅舅家要来做客,而且还带了个乖巧懂事的...小表妹!
  她只好迷瞪迷瞪的掀起被子,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又打了几个哈欠后霍然直挺身板坐起来,穿好鞋套,朝衣柜匍匐而行。
  表妹...?
  乖巧懂事...?
  这第一次见面可要给她留下好印象?
  叶昭对自己的想法连连点头。
  …………
  待叶昭跨过门槛时,堂内各各惊呼,倒是叶夫人喜得眉开眼笑。
  叶昭平时喜好穿深色男装,而今日却身着简洁素长袍,白色蹀躞带缠绕腰间,发辫高高扎起垂下落在一
  侧肩膀上,简直是俊俏少年郎。
  虽说年仅十二的她,身量还全未长开,可眉眼间桀骜愈盛,如今换了白色衣裳反而多了几分缱绻的温柔,即潇洒又温和。
  “啪嗒……”
  叶忠手一抖,即将递到嘴边的茶杯突然哗啦啦倒在下巴,顺着脖子汹汹淌下去,湿了衣裳不说,一个没稳住砸到地面又发出叮咛几声。
  啪的一下,叶夫人拍了桌面,板着脸看了一眼叶忠。
  本兴高采烈地细细打量自家女儿的衣裳,不料被自家相公扫了兴致。
  倒是叶昭脸上依旧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好似超然物外,对他们夫妻俩眼中传递的火焰视若无睹,好心情丝毫不受影响,一副八风吹不动的模样。
  身侧站着的叶杰叶雄更是笑得牙齿咔咔响。
  几个箭步走到叶昭旁边,弯下腰,两双圆溜溜的眼睛在自家妹妹全身上下转悠转悠,手也不自觉戳摸衣料,莫名其妙来了句:“昭儿穿起白色衣裳还挺人模狗样的”
  人!摸!狗!样!
  叶昭心里默默翻白眼。
  就算自己大字不识几个,书...也没有读多少。
  这...还是听得懂的。
  “大哥,二哥,你!们!说!什!么!呢?”叶昭立刻偃旗息鼓,脸色铁青地瞪着他俩。
  叶杰叶雄不予置答,一脸平静,眼角泛笑,好像听着一句事不关己的轶闻言辞。
  “老爷,老爷,柳将军来了”慌慌张张的家丁从院门急匆匆跑来,骤然爆发的一句算是打破横亘已久的尴尬气氛。
  闻音后叶夫人冁然而笑,明眸似两潭秋水,蓦地起身同自家相公出门相迎,叶杰叶雄收起脸上的弧度,对视一眼,心照不宣,一人一手架着叶昭,随后踏步而去。
  一路风尘仆仆的柳家三人跨进叶府门槛刚好撞见满腔热情的叶忠夫妇。
  叶忠轩轩剑眉,神清气朗的笑着询问道“柳兄,多年不见,一切可还好?”
  柳天行解颐回答:“都好”又回头看了柳夫人一眼,随即柳夫人轻轻将躲在身后的柳惜音拉出来,蹲下身子喁喁一番细语后,柳惜音松开她的手,袅袅娜娜走到叶忠夫妇面前,盈盈福身行礼,柔声道:“惜音见过姑父,姑母”
  听到柳惜音软糯的声音,叶忠夫妇笑得见牙不见眼,尤其叶夫人看着粉装玉琢的柳惜音,心里更是软成一汪春水,波光粼粼,软和极了。
  “好孩子,快起来”叶夫人缓缓蹲下身子,扶起柳惜音如柔荑的手,目光流转期间,细细打量着,又想起自家那不争气的女儿,简直不堪比拟。
  “谢谢姑母”
  叶夫人见柳惜音年貌虽小,其举止端庄大方,有大家闺秀的气质,越看越喜欢,全然忘了身后自家孩子三人还未行礼,一味沉浸在眼前这位袅袅婷婷的小人儿身上。
  叶忠挤眉弄眼,或咳嗽扬声,叶昭三人突然像军队似并肩出列,不约而同地作揖见礼。
  “见过舅父舅母”
  柳家夫妇细声细语地回应几句后,柳惜音莲步轻移到叶昭几人身前低头福身行礼:“惜音见过三位表哥”
  四周霎时安静下来。
  叶昭见柳惜音脸上一抹笑意绽开如冰雪之花,那笑容璀璨华艳光芒流转,却又令人觉得美在顷刻,稍纵即逝,而眉梢似蹙非蹙,双目似喜非喜,态生两靥之愁,头也一直低着,不曾抬起。
  叶昭有些茫然。
  她看起来似乎...开心,又似乎...不开心。
  眼饧的叶昭先抓耳搔腮,咂摸起来,昨晚她娘亲可是说了这小表妹乖巧懂事,好奇心也蹭蹭跃起,现下看起来倒是...些许可爱,可她似乎...心情郁郁,...应该初来乍到...不适应。
  叶昭轻啜了一口,攒着眉心,面带狐疑地左思右想,以一种大费疑猜的口吻吭哧:“表...,诶诶,......”
  什么情况?
  “别盯着人家看”
  叶昭本想询问一番,然而下一刻只觉双脚离地,淬不及防被两位哥哥一人一边架走,原因...就是叶昭奇异的目光盯得柳惜音踧踖不安,迫得俩哥哥皱起了眉头,只好案板上砍骨头,干干脆脆将人拎走再说。
  “表妹,我叫叶昭,你要记得我”
  奈何衣领被揪得变形的叶昭倏地抬起头,目光如电地射向了前方,随即脸上绽放璀璨的光芒,冲着柳惜音笑嘻嘻喊了一声。
  黑如煤炭般的叶忠睥睨从身边被架走的叶昭,拳头捏得咯咯响!
  丢人现眼!
  其余人都眼睛蹬地滚圆,膛目结舌,惊呼。
  只有柳惜音堪堪抬起头后,恰巧看到刚刚的绿鬓朱颜少年,如今却双脚在地,屁股也欺近,狼狈不堪的叶昭被两位表哥拖走的模样,她当下竟忍不住噗通笑了一声。
  在来漠北路上,隐隐绰绰听过自家娘亲讲过叶家最小的公子是个调皮捣蛋鬼,今日一见倒是传闻如出一辙。
  暄风拂面而来,夜渐渐降临,银蟾高挂。
  几人寒暄过后便前往堂内归坐,晚膳也随即肇始,菜频频而来,大人会先是款酌慢饮,渐次谈至兴浓,不觉飞觥献斝起来,而叶昭兄弟几人也会照顾柳惜音,帮着夹菜,好让柳家人感到叶府宾至如归的热情。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