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曹郭双荀】曾许你的太平天下 (三国同人)——澹台潇翾

时间:2019-02-28 14:36:39  作者:澹台潇翾

 曾许你的太平天下

作者:澹台潇翾
 
 
 
文案
 
建安十二年,为曹操筹谋江山十余载的军师祭酒郭嘉病逝。地狱无门,郭嘉一袭素衣只身闯荡,主公护我一世周全,接下来的路,便由嘉替主公先行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历史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嘉,曹操,荀攸,荀彧 ┃ 配角:孟婆,黑白无常,冥府判官,等 ┃ 其它:三国,曹郭,双荀,地府异志
 
第1章
 
 
  据说,孟婆的汤只是高度数的酒,勾兑得很甜美好喝,骗那些恍恍惚惚的新鬼喝下,醉过之后睡上一觉,便忘却前尘往事了。
  
  据说,每年都有那么一个半个酒量极好的,怎么也喝不醉睡不着的。哭着闹着要回到活着的亲朋戚友身边,不过,听闻这些人后来都被谢必安打晕抽走了记忆。
  
  据说,建安十二年,有一个孟婆看见心都漏跳了一拍的,玉树临风,长身而立,千杯不醉的美男子,悠悠地荡到奈何桥。孟婆急忙放下手里给小鬼们盛汤的汤匙,对后面没喝汤的鬼说了句“自己来 !”就跑过去看那人了。
  
  走进了才发现一袭黑衣的那人,瘦弱无骨,脸色惨白,眼圈红红的,眼中似乎还噙着泪,身子由于悲恸过度而微微颤抖着。割舍不下尘世的人孟婆见多了,哭到快背过气去的也见过不少,孟婆不时会摇摇头,“天命如此啊”,然后劝那些人喝下孟婆汤。当然,不听劝咱不是还有谢必安嘛,不过是一拳头揍晕的事儿。只是眼前这人,竟让孟婆莫名生出了几分怜惜。孟婆拉拉那人的袖角,“去喝碗汤暖暖身子吧,不然没力气走过这漫漫地府呢。”那人抬头看向孟婆,眼中却失了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孟婆走向了奈何桥。
  
  孟婆从抢汤喝的小鬼们手中夺回汤匙,盛了碗热汤送到那人手中,那人顺从地接过,一饮而尽,然后,“咣”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虽然孟婆汤度数高,但是也不至于见效如此快吧,孟婆闻了闻手里的空碗,这配方没错啊,这人酒力也太差了吧。想着,还是把他搬进了自己的卧房。
  
  
作者有话要说:  孟婆可能是卖假酒出身~
谢必安八成看上了小嘉嘉~
私以为孟婆应该是个还算好看的小姐姐(划掉),不然岂不是把小鬼们都吓晕了嘛~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曹老板还没出场,作者就跑路的故事~_(:з」∠)_
(历史是什么?能吃吗?嘎嘣脆吗?无辜摊手~)
 
 
第2章
 
 
  那人一醒来,被床边坐着的白衣白面,伸着老长舌头,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谢必安吓得头都不疼了。谢必安也被床上突然醒来的人吓了一跳,手一撑床边,身子就飘到桌子前。谢必安伸手给他倒了一杯热茶,递到那人面前。
  
  “有酒吗?”那人揉揉脑袋,想清楚自己现在身在何处,见谢必安没理他,又加了一句“刚才孟婆给我喝的那种。”“唉?你记得自己是谁?”谢必安还从未见过饮孟婆汤醉过后还能记得自己往事的人,吃了一惊。“阁下是谢必安谢七爷吧?在下郭嘉,郭奉孝,以后地府之中还请七爷多多关照。”说着抱拳施礼。
  
  “郭嘉?”谢必安玩味着这个名字,早就听很多过奈何桥前穿着饱经战火的戎装的小鬼们说,要不是曹操的军师祭酒,自己也不至于丢了性命。想来此人必定谋略过人,竟然一开口便猜中了自己是谁。
  
  郭嘉看到他发愣,知道酒是没得喝了,但断片之前他只记得到自己在奈何桥边,他清楚自己虽然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死在自己谋略下的将士不计其数,自己在地府的日子定不会好过。
  转念一想,以自己的才智,只要身体允许,应该也会在地府打出一片天下,之后便静候主公到来,无论自己受多大的委屈磨难,主公到来之时,也绝不会让那些小鬼们欺他分毫,这么想着,脸上竟泛出笑意。谢必安回过神来看向他,一时被这笑容吸引住了,三分自信三分才智,还有两分坚定和两分狡黠。轻叹一声这人真是不知道地府是什么地方啊。
  
作者有话要说:  当当当,科普时间到:在中国民间传说中,白无常名为“谢必安”,身材高瘦,面白,世人尊之曰“七爷”。“黑无常”名为“范无救”,身材矮胖,面黑,世人尊之曰“八爷”。黑白无常,又称“七爷八爷”,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对神祇,也是最有名的“鬼差”。鸣谢度娘。
小谢(必安)童鞋,嘉嘉猜出来你是谁真的不是因为你那舌头太吓人了吗?(???_??)
男友力max的嘉已上线(/≧▽≦/)~)
 
 
第3章
 
 
  门是被屋子的主人推开的,孟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呆立在门外,手里还拿着那些给小鬼们舀汤的汤匙。“你没事吧?”谢必安一个旋身,飘到孟婆身边,关切地问。像是没看见他一般,孟婆径直走进屋子,叹了口气才将视线转向床帷,郭嘉刚穿好鞋,抬头便对上孟婆的目光。
  
  郭嘉还记得这女子便是在自己悲恸之时给自己送上热汤的人,礼貌性地向她笑了笑,孟婆脸色好了几分,但还是忧心忡忡地道:“你先好生在此歇息几日,之后的事我慢慢再告诉你。”说罢起身便往外走,“孟姑娘”郭嘉站起身叫住了她,躬身一施礼“多谢孟姑娘出手相助,嘉生前做过的事,如今无论后果,都愿一力承担,无怨无悔。”
  
  孟婆再次看向他,眼中多了无限神伤:“地府的路,不像你在阳间那般好走…”
  
  “老白?老七?老谢?谢必安!”孟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黑脸鬼的大声叫嚷打断了,刚还觉得叫嚷声渐进,下一秒,黑脸鬼就已经挤进屋子里了,也是毫不客气,拿起桌上的茶就一股脑地喝下肚,末了还用黑衣黑袖抹了一把嘴,“唉,老白…”他转身看向谢必安的时候余光扫到了正好奇地看着这黑鬼的郭嘉,随即瞪大眼看向他。
  
  郭嘉开始是觉得这人好玩儿,模样分明是刚从炭盆里捞出来似的,听说刘备手下的张飞也是黑脸黑面,不过见到这黑鬼怕是小巫见大巫了,又见到他瞪着眼睛张着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像是就快流下口水来,郭嘉脸上便泛出了挡不住的笑意。
  
  “老黑,一惊一乍地干什么?”谢必安开口问到,“啊?哦,哦哦。”黑脸鬼这才回过神来,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郭嘉脸上移走,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正事:“阎君有旨,适逢王母娘娘寿诞,将天宫一年时间内,打入地府的鬼魂全部以凡间的记日法计算刑期。”(三界内对“日”的记法不同,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而地狱的时间和寿命都是依次倍增的,在此不赘述,总之改成“人间一天=地府一天”)
  
  每逢战乱连年的时候,地府都会严重的人(鬼)手不足,这时候十殿阎王便会商议将罪孽不甚深重之人从轻发落,使他们尽快转世轮回,以减少地府“常驻居民”并维持人间人口数量。常用的减刑方法,就是改变记日法,虽然如此,但上九层地狱的大多都会被减刑,下九层的就会被仔细筛选了。
  
  “但他是被判到了血池地狱啊。”孟婆的声音很小,隐约颤抖着,在场的黑白无常不禁打了个寒颤,就连他们这些在地狱待了不知多少年的都不敢轻易到下六层去看看,更何况眼前这看似弱不禁风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血池地狱:第十三层地狱(倒数第六层)。(本来是只有上下九层地狱之说的,有所改动是剧情需要)
谢必安=白无常=七爷
黑无常=范无救=八爷
私设孟婆是个孟姓貌美的年轻女子,因为在地府辈分高,被尊称孟婆。
 
 
第4章
 
 
  郭嘉并没有被惊到,反而露出平静从容的笑容。孟婆别过头去,不去看那令人心疼的人儿,到是范无救,嘻嘻哈哈地荡到郭嘉面前:“行啊!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是这么厉害的主儿!说说,犯了什么事儿啊?”郭嘉笑着道:“嘉为主公,谋划江山,粉身碎骨,万死不辞。”“呦,是个谋士啊?看这样子,倒是有几分风骨”范无救后退两步,仔细打量着郭嘉。
  
  “不对!”许久没出声的谢必安终于抬起头来,“就算是因为他的计策,枉死了不少军士,但两军交战,杀伐难免,那些率兵杀戮的将军都很少有判到下六层地狱的,怎么会给他判这么重?”当世阎君是个重情义之人,对于那些奉命出征,身负无数冤魂的军士也总会再三体谅,郭嘉到底只是谋士,也没有亲手杀过人,按理应该不会判得如此重才对。谢必安也是极聪慧之人,此时一语中的,点醒在场之人。孟婆也点点头,暗道此言有理。
  
  范无救转过身看向谢必安,正对上一双迫切的眼睛,唉,范无救心想,每次谢必安这么盯着自己的时候自己都没办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谁能忍心让玉树临风的七爷忧心地皱了眉头呢?“我去打探一番罢。”范无救索性抢先开口。“谨慎些,别触怒了大王”谢必安叮嘱到,虽然阎君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但谁会喜欢来挑自己刺的属下呢?黑白无常虽然和阎君素来亲近,但谢必安还是小心地平衡着下属与主上的身份。
  
  “放心吧!”范无救咧着嘴甩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老黑我心细着呢。”话音刚落,身形便已飞出屋外。郭嘉看着飘来荡去的黑白无常,满心想着自己要是也能这般轻盈洒脱便好了,仿佛被判入血池地狱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  黑白无常也是有爱的一对呦~
曹老板大概还有两章才出来(天知道我啥时候写那两章)~
很想给孟婆小姐姐配一个cp呀~有没有人看过使徒子的《阎王不高兴》啊,那里面的孟婆就是我心仪的那种孟婆小姐姐~所以给小姐姐配谁好呢? _(:з」∠)_)
 
 
 
第5章
 
  如果谁觉得范无救傻,那他一定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配合着谢必安小心翼翼地维持与阎君的关系,同时张狂又不失分寸地处理着自己对谢必安的情谊,这么多年了,想起来,心里还有些难受,到也算不上委屈,换个角度想想,自己深爱的人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每天陪着自己胡打乱闹,虽然从来没有对他表过白,他也从来没说过喜欢自己,但也还算很幸福的啦。
  
  谢必安并没有等太久,范无救就悠悠地飘了回来,他偷偷窥见了和阎君密谈了一上午的蔡崇,又听阎君近身的牛头马面们说,就是这家伙,撺掇阎君改判了个玉面军师入血池。范无救当时就气的牙痒痒,恨不得一刀把这厮劈得魂飞魄散。
  
  “你因何事得罪了这只蔡虫子啊?”孟婆听了范无救的答复问到,这蔡崇本就非善良之辈,入地府后凭着三寸长舌哄得阎罗王满心欢喜,减了他的刑罚不说,还让他做了狗头军师,不过此人本性难改,在阎君面前装得人模狗样,私下里又是另一副嘴脸,尤其是见了孟婆,那一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口水直流的样子,让人看了着实恶心。
  
  孟婆与黑白无常又是知交旧友,都看蔡崇不顺眼很久了,私下便嘲讽他做菜虫子。郭嘉笑了笑:“竟没想到会是他。”当初自己曾经多么鄙视嫌弃的人,竟也有欺负到自己头上的一天,“嘉幼时曾小住于颖川荀府,那时蔡崇也算是名门望族之后,小有才气,他看上了荀府的三小姐,荀府长辈也较为满意,但嘉与荀彧、荀攸两叔侄,却看出此人心术不正,登徒好色。
  
  便出了主意,趁他来荀府之时,诱他入三小姐闺房,将一个姿色平平的侍女梳妆得奇丑无比,令她冒充三小姐与蔡崇见面,蔡崇当时竟没有失礼,但他出了荀府,转了一圈,便去了有着南国佳丽的声色犬马之处了。偏巧嘉又请了个相熟的小贼,于此偷走了蔡崇随身的玉佩,小贼前脚刚顺走了玉佩,后脚就被捕快抓到,捕快认得蔡崇的玉佩,便把人带到蔡崇父亲处以做处置,恰好此时蔡父正在荀府与荀家人商议儿女成婚之事。
  
  小贼一口咬定玉佩是自己家传的,并说自己刚从烟花柳巷之处出来,从未见过蔡公子。此时荀氏两位公子站出来说,适才才见过蔡公子佩这块玉。于是荀父便差人寻来蔡公子对峙。果不其然,下人寻回的蔡公子满面春色,浑身散着酒气与浓烈的胭脂味,色咪咪地撒着酒疯,两颊上还有烟花女子留下的吻痕。
  
  蔡父见状大惊,为了保存儿子的颜面,只能一口咬定玉佩不是自家的,自己的儿子从未去过烟花柳巷,捕快无奈,也只得放了盗玉佩的小贼。纵然如此,荀父也是看出了真相,盛怒之下,毁了两家的婚约,还将蔡家赶出了颖川。再后来,蔡崇无意中见到貌美如花的荀府三小姐,听说了当年事情的原委,硬是将自己的潦倒归咎于此,说是若当初能娶得三小姐,此生必不至如此。便是如此,嘉才与这人结下了梁子。”
  
  “哈哈哈,这事做得实在是解气,不过想来真是恨人,”范无救气的直咬牙,“地府什么时候容得下这类渣滓了!走,我带你去和大王说清楚,也好教大王认清楚蔡崇这厮的真面目!”说着,拉起郭嘉的手就要往外走。
  
  “不可!”郭嘉拦下他。“公子可有妙计?”孟婆问到,“老黑,你别忘了郭公子可是鬼才谋士啊~”
  
作者有话要说:  剧情脑洞有点儿大,逻辑神马的可能是没有吧(蔡崇是《英雄无泪》里面我很讨厌的那个朱猛叛变的部下)~基本思路就是蔡是个花心的小人,为了入赘荀府,只得收敛,嘉嘉想办法把他的恶习逼了出来,并被荀府抓了现形。
不要在意人物与历史,历史是啥?好吃吗??嘎嘣脆吗???
越写越萌黑白无常是肿么肥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