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繁花煮雨[穿越](古代架空)——银月流霜

时间:2019-03-02 10:32:13  作者:银月流霜

 《繁花煮雨[穿越]》作者:银月流霜

 
 
文案
 
洛清尘作为连自己是什么人都不记得的“女装抖M”,
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现自己
竟是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钢铁直男”
(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
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穿越过来之后怎么会跑偏得那么离谱
 
 
不仅在一个抖S的师尊“悉心培育”下
成功地长成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娘娘腔”也就算了,
还当上了仙门第一大魔宫的宫主,
被六大仙门讨上山门围攻。
 
当他下定决心要将这天下第一大魔宫策反成为名门正派时,
却被人绑了去做了“侍宠”(这又是什么鬼?)
他不仅每天要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哥们儿之外
还要用身体(划掉)“服侍”(划掉)这个大爷(怎么可能)
 
 
当洛清尘这个傲娇少爷遇上绑架他的这个腹黑大爷时,
针锋相对〖吵架斗嘴〗几乎成了日常便饭,
当然干柴烈火〖水乳交融(邪魅一笑)巫山云雨(姨母一笑)〗也时有发生(这怎么可能)
 
洛清尘这个钢铁直男突然发现自己被这个撩弯高手伺候得几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你是计划好的吧!”少爷终于意识到这一点。
大爷撩着洛清尘的下巴道:“你猜呢?”
可是这一刻,洛清尘却发现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剧情】
一代魔宫宫主,从女装大佬化身私家侦探,与名门正派“狼狈为奸”
打架斗殴〖打怪升级〗,调风弄月〖谈情说爱〗,装傻犯浑闯荡江湖
 
【题诗】
渺渺红尘来时路,杳杳人间去处寻
十里繁花醉入梦,萧寒煮雨弄清尘
霸道腹黑攻 X 魅惑纯情小(老)鲜肉傲娇受
 
当霸道总大师兄遇到女装大佬,是强攻,还是宠溺?
 
当脑残粉、醋坛子齐上阵,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小宝贝还是那么可爱。
 
1V1 双C,HE 主受。就酱!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清尘,冷萧寒 ┃ 配角:好多帅哥 ┃ 其它:主CP,穿越,乱来的故事,琴箫和鸣
 
 
第1章 第一狞目
房间里漆黑得看不到一丝光亮。水声滴答滴答,在耳边阵阵回响。
 
洛清尘睁开眼睛,感觉自己似乎被缚在一个刑具的架子上,浑身疼痛得不能动弹。背上似乎是一道道的伤口,那一下一下火辣辣的疼痛充斥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散着难以忍受的痛苦与无力。
 
漆黑、阴冷和恐惧围绕着洛清尘。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他在回想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可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他忘了自己为何会在这里,也忘了过去的一切。甚至他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几岁,而除了自己叫洛梅洛清尘以外,他什几乎没有任何记忆。而至于他为什么只记得他的名字,他也不知道。
 
好像一道光芒撕裂了黑暗一般,突然出射入洛清尘的眼睛,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下意识地将头撇向一边。
 
“小梅花,对不起,师尊刚刚糊涂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从光线的那一边走了进来。他松开缚在洛清尘身上的绳子,把洛清尘从架子上放了下来。
 
洛清尘没有说话,只是沉沉的哭着,浑身因为恐惧和疼痛而颤抖着,“师……师尊?”洛清尘莫名的害怕这个陌生人,这个自称是他师尊男子。
 
男子抱着洛清尘,声音有些颤抖:“对不起……为师以后再也不会伤害你了。”男子将洛清尘紧紧地揽在怀里,就好像抱着一个小小的玩偶。
 
洛清尘怔了怔,“你是谁?你为什么要伤害我?”
 
男子一愣,用手在洛清尘的额头上抚了抚,眉头皱了一下。男子迅速将洛清尘抱出房间,大声喊到:“来人!”
 
房间外面亮得有些刺眼,洛清尘不由得闭了眼睛,向男子的怀里躲了躲。他的怀抱冷冷的,就像一个刚刚从冰窟中出来的人一般。
 
洛清尘冷得不自主地打起寒颤来。
 
男子将洛清尘放在床上,柔软的毛皮床毡轻柔地贴在洛清尘的肌肤上,才让他从这绵软之中感到一丝丝的温暖。
 
男子看着洛清尘,轻轻的拂着洛清尘凌乱的头发。
 
洛清尘看着他冰冷却又温柔的模样,不由得颤抖着声音道:“师尊……冷……”
 
男子坐在床边,将洛清尘轻轻地搂在怀里,柔声道:“倾城,我的好孩子,为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洛清尘有些懵然,他不知道男子为何会叫他倾城,为何又说伤害了他。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不可思议。
 
他抬头看了看男子。
 
那是一种即使用多美丽的词汇都无法形容的美貌。他柔媚的眼睛,似乎有一种可以直射人心魄的力量,也许即使是女人见了他的样子,也会自惭形秽。可是洛清尘却觉得,他的眼神里似乎还有一种莫名寒冷的凶光,让他打骨髓里透出恐惧,恐惧到他几乎无法控制的颤抖着身体。
 
一个护卫出现在房间里。“宫主!”
 
“大小姐受伤了,去把凝香膏拿来!”男子冷厉的声音让洛清尘的身体更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大小姐?”洛清尘虽然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但是,却明确的知道自己是一个男儿身。而这个男子为何叫他大小姐让洛清尘一时有些不明就里。
 
他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的器官。还在!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师尊……”洛清尘小心道,“我……我是男的……”
 
“不!”男子一把捏住洛清尘的脸,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你是花倾城!你从来都只是一个女人!”
 
男子的眼神让洛清尘又是一个颤栗,他低着头不再言语。洛清尘不知道这个自称是他师尊的男子是谁,又为何如此的喜怒无常。
 
当守卫取来药膏,洛清尘乖顺的顺着男子的意思褪去上衣,露出他的后背。
 
“小梅花……”男子的声音又变得柔和起来,他轻轻的在洛清尘的后背上摩挲着,从远处的镜中,洛清尘看到,自己的背后有一块好似刺青的东西,图案正是一束寒梅。
 
男子小心的将药膏涂抹在洛清尘背后的伤口上,清凉的感觉减缓了伤口传来的疼痛,“你要是永远这么乖顺,为师保证再也不会伤你。”
 
“你……是谁?”洛清尘问道,“是我的师尊?”
 
男子怔了怔,旋即又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我花凝眉身为一宫之主,竟有人敢问我是谁!”
 
他狠厉的眼神让洛清尘再一次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洛清尘低着头,轻声道:“师……师尊,对……对不起……我只是……只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花凝眉轻柔的将洛清尘抱在怀里,抚摸着洛清尘的头发,“好孩子,你要是永远都这么听话,师尊一定不会亏待你!”
 
洛清尘点了点头。
 
也许吧……洛清尘心中暗暗叹了叹。这个将他从黑暗的恐惧中拉出来,虽然冰冷却又带给他温暖的人,让洛清尘的心头莫名地产生一丝依赖。
 
可是后来……
 
梦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虽然花凝眉从此没有动过一次洛清尘,但是他却对洛清尘有着异乎寻常的控制欲。
 
他不允许任何宫卫或者宫婢靠近洛清尘,即便是繁花宫众长老靠近洛清尘,都会被花凝眉厉声呵斥。
 
从沐浴更衣到饮食起居,都由花凝眉亲自出手。他不相信任何人,也不相信洛清尘。
 
可是他对于洛清尘,却又有着如同父母一般的严苛要求。从琴棋书画到心法修炼,每一项,每一样,都要求洛清尘做到极致。
 
每天,花凝眉除了练功会带他到后山之外,便只是把他锁在莲香院,不让他离开半步。
 
洛清尘战战兢兢地接受着花凝眉抚养与培育,却又觉得自己就好像花凝眉养在笼中的金丝雀一般,没有自由。
 
直到有一天,趁着花凝眉不在,洛清尘走到院门边,隔着门轻声问着门外的人。
“请问,外面有人吗?”
 
一个听起来比他年纪大不了多少的男子小声的应了一句:“大小姐,属下在……”
 
听着有些青涩的声音,洛清尘知道他应该是最近才被花凝眉调来莲香院的宫卫。“哥哥,你知道师尊去了哪里?”
 
“宫主今天出宫,大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宫卫回禀道。他的声音虽带着严厉,却又有些柔柔的感觉。
 
洛清尘苦笑了一下,“哥哥,过去的一切我都忘记了,我甚至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每天都被师尊关在这里……”
 
宫卫没有说话,洛清尘听到他铠甲摩擦的声音。
 
周围寂静得可怕。洛清尘坐在门边,头靠在门板上,看着天,对自己的过去与未来都有一些茫然。
 
洛清尘搬出琴,搬在院中弹了起来。他很喜欢弹琴,虽然每次花凝眉逼他时,他对弹琴都有一些抗拒。但是洛清尘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弹琴,喜欢音乐,喜欢一切和音乐有关的事情。
 
琴音渺渺,如呢喃,似乎在述说着洛清尘心中的苦闷。
 
曲罢,洛清尘伏在琴弦上的手还在轻轻的颤抖着,似在用指尖轻轻地哭泣。他不敢哭,也不能哭。
 
因为他的每一次哭泣都会引来花凝眉那一双冰冷得有些狰狞的目光。
 
洛清尘很怕花凝眉的目光。他说不清为何会怕,为何要怕。可是,只要是他一看到花凝眉的目光,都会让他的心底不自主地凝出层层寒冰。
 
门外宫卫发出好似微微抽鼻子的声音。洛清尘苦笑了一下。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那名宫卫就如同与洛清尘有着一丝灵犀一般。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却仅仅通过各自发出的声音在向对方告知自己心中的忧伤。
 
每天,洛清尘都会在这个时候坐在那里弹琴。
 
听着宫卫沉沉的鼻息声,洛清尘突然很想和他说话。这一日,洛清尘走到门边,靠着门坐了下来。
 
那个宫卫突然沉声道:“大小姐的琴弹得很好。”
 
洛清尘怔了一下。“弹琴么……”宫卫的这句话,突然让寂静的莲香院有了一丝暖意,让洛清尘跌入谷底的心有了一丝光明。
 
“你喜欢听吗?”洛清尘问道。
 
“喜欢,”宫卫回答,“大小姐的琴声可以让我的心感觉很平静。”
 
“那我天天给你弹好不好?”洛清尘又问。
 
“好……”
 
洛清尘很喜欢和这个宫卫说话,而宫卫似乎也很理解他。两个人就这样隔着门,可以聊上许久。
 
洛清尘靠在门上,仰望着天空。
 
“有时候,我很想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大小姐从未去过外面吗?”
 
“不知道。我失去了很多记忆,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洛清尘苦笑了一下。
 
“其实,失忆也没什么不好,”宫卫道,“至少可以许多可怕的事便再也想不起来了……”
 
“可怕的事吗……”洛清尘叹了一口气,他把手举到空中挡住耀眼的阳光,“还有什么比这里更可怕呢……”
 
宫卫不语,半晌,他突然喃声道:“如果可以,让我带大小姐出去看……”
 
宫卫的话未说完,一个熟悉而又严厉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一般震得洛清尘身子一颤。“谁允许你与大小姐说话!把他给我投到炼丹炉里!”花凝眉厉声呵斥。
 
宫卫来不及发出声音,便被一阵重甲碰撞的声音给淹没了。
 
洛清尘用力的敲着门,“师尊,不要!师尊,倾城会听话,倾城不再和别人说话了,求师尊放过他!”
 
门轰的一声被冲开,洛清尘被门一下子弹到了一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