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猫枕桃笙木叽床(魔道祖师同人)——兔免免在路上

时间:2019-03-05 08:47:42  作者:兔免免在路上

 ======================================================================

《猫枕桃笙木叽床》兔免免在路上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小说,故事紧接在蓝忘机从乱葬岗带回温苑下山后,捡到了被羡羡灵魂附体的黑猫,从而掀起的前世今生爱情故事,初心是想让忘羡早点心意相通,忘机不用在绝望中苦等13年。
======================================================================
文章类型:衍生-纯爱-架空历史-东方衍生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5054字
第1章 猫枕人1
 
蓝忘机抱着还在发烧中的温苑,双目无神步履蹒跚地走在乱葬岗的山路上。
 
若不是那一身蓝家校服和数十年如一日雅正干净的抹额,眼前这个如同行尸走肉般在山路上漫无目的乱晃的人,实在让你无法将之与泽世明珠含光君联系在一起。
 
他脑海里不断闪回着有关那个人,为数不多的记忆。
 
月下初见,那人的笑颜。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过我行不行?”
 
藏书阁内,那人的撩拨。
“蓝湛!”
“你不要这样看我。叫你忘机你不答应,我才叫你名字的。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来。”
 
“我还能是个什么人。男人!”
“蓝湛,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彩衣镇上,那人的机警。
“蓝湛!看我!”
 
玄武洞中,那人舍命相救。
“是我,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乱葬岗上,那人的无奈。
“蓝湛,你刚才问我,难道就打算一直这样?其实我也想问人。如果不这样,我还能怎样。”
“有没有人能给我一条好走的阳关道。一条就算不用修鬼道,也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的路。”
 
.......
一幕幕,清晰如昨。
 
蓝忘机呆滞的任由自己沉溺在回忆中,不愿醒过来。他踉跄地走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下了山。
 
“喵——喵——喵——”
 
一阵略微凄惨的猫叫声唤醒了蓝忘机的神智,他依声寻过去,在一个泥坑里找到一只奄奄一息的黑猫。
 
这只猫身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只因通体黝黑就算沾染上血迹也并不明显,只是绒毛都打成了结。
 
他看了看猫,又看了看怀里烧的晕乎乎的温苑,将猫收进乾坤袋,御剑飞回云深不知处。
 
一直守在静室院内的蓝曦臣见蓝忘机略微狼狈的从空中降落,怀里还抱着一个熟睡的孩童,踌躇道:“忘机,这……”
 
“兄长,他发烧了。”
蓝忘机抱着温苑往静室内间走去,将人放在塌上。蓝曦臣跟过来把了把脉,心下了然,准备去抓药。
 
“兄长,等等。”
他又将收入乾坤袋的黑猫放出来,示意蓝曦臣,这个也需要治疗。
 
“这……”
蓝曦臣原本想提醒蓝忘机云深不知处不得私带灵宠,但是停顿片刻后还是将话咽了回去。仔细查看黑猫的伤势后起身去了药室。
 
温苑始终昏迷不醒,整个人烧的迷迷糊糊地,时不时还喊着,“羡哥哥……婶婶……”
 
他每喊一次,黑猫就好像有感应一样,低低的也随之附和着喵喵叫。
 
蓝忘机看着塌上惨兮兮的一人一猫,手紧紧攥成一团,眸色越来越暗。
 
 
蓝曦臣端着药盒敲门而入时,蓝忘机已经将黑猫的伤口处理过了,也给温苑擦拭干净了身体,还放了块湿布巾在小孩的额上。
 
蓝曦臣缓缓走进来,扶起温苑一点一点的将药喂给他。
 
蓝忘机则拿出药盒里治疗外伤的上等药膏小心翼翼地给黑猫上药,药膏带来的刺激使黑猫不断地挣扎,浑身上下每处伤口传递来的疼痛像是被千万只猛兽撕咬,叫声十分凄惨。
 
温苑喝着药,有些神志不清地喊着:“羡哥哥……羡哥哥不疼……”
 
黑猫像是能听懂人语,叫声渐渐弱了下来。蓝忘机仔细给它身上的伤口全部上完药后,才发现黑猫为了不再发出尖叫,硬生生将猫爪咬伤了。
 
他低低叹息着,又轻轻地给猫掌上着药,全部涂抹完毕,挑了些略微严重的伤口进行包扎。
 
从始至终,一人一猫都在昏迷中,奄奄一息。
 
蓝曦臣喂完药,又给温苑换了块湿布巾,走过来查看黑猫的伤况,道:“这猫伤的不轻,恐怕是被其他走兽撕咬所致。”
 
“嗯。”
蓝忘机低低应和一声,转身出去简单给猫做了个窝,还在里面扑了一层柔软的棉被,将猫抱到窝里,将其放在木榻下。
 
蓝曦臣明显想和蓝忘机说什么,寻了个借口就将人支到院内,两个人站在玉兰树下言语着。后者时不时回复一声“忘机知”,但是眼眸间曾经隐隐闪烁的那颗星星明显已经坠落了,黯淡无光。
 
 
 
魏无羡清醒过来时发现他此刻正趴在一个红木盒里,脚下还铺着一层柔软的棉被。低下头去,顿时就被自己的脚——毛茸茸的黑色爪子给惊到了,脱口就是一句大骂,静室内瞬间响起一声猫叫。
 
见猫爪上缠着布条,他知道自己定是被什么人救了。似是接受不了现实,他恼怒到无以复加,心道:“我居然没死?我还变成猫了?我怎么就没死呢?我还活着干什么?”
 
“怎么了?”
低磁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觉得很耳熟,正想抬头去看看是谁,就感到自己被人提了起来抱进怀里,那人还轻轻地摸了摸他的毛。
 
“醒了?”
魏无羡这回知道为什么这个声音如此耳熟了。
 
他那双犀利的猫眼恶狠狠地盯着蓝忘机,须臾,才收回目光,借着挥洒进来的月光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在一个充满书香气的房间里。心道:“这应该是蓝湛的卧房。”
 
想起这人平日里对自己冷淡恶劣的态度,以及修鬼道后三番五次要抓他回云深不知处的行为,不由得在心里咒骂起来,“为什么我都变成猫了你还不放过我,还想把我抓回云深不知处?为什么我不论做人还是做猫你都和我如此水火不容。做人时你天天想抓我,等我想死时你又非得将我救活?”
 
他从那人的怀里挣扎出来,翻身从窗户跃出去,跑到后山随意寻了处地方,开始不停地用爪子刨坑。
 
蓝忘机找到他时,黑猫已经刨完一个不大不小正好能活埋自己的坑,跳进去两只前爪并用,正不断往身上刨土意图活埋自己。
 
他静静地看着意图自杀的猫,眼底渐渐泛出些许血丝,此时黑猫的半只身子都陷在泥土里。因猫身与人身不同,埋到一半就无法继续再埋,只得卡在那里,出也出不来,埋也埋不掉。魏无羡颇为认命的停下动作,心道:“正好,让我自生自灭吧。”
 
“你宁可死也不肯和我回去吗?”
蓝忘机看着眼前执着于寻死的黑猫像是想起来什么,整个人有些颓废。他叹了口气将黑猫从泥里挖出来,抱回静室清洗干净又放回了猫窝。
 
整个过程中,黑猫始终一动不动。那人递过来的食物他不吃,放在面前的水也不喝,安静的想:“就此自生自灭也好。”
 
 
这时,隔间传来一阵孩童的哭泣声,蓝忘机走过去查看情况。随后,又传来微弱的对话声,魏无羡忽然身躯一震,动了动,侧耳倾听着。
 
他好像听见了温苑的声音。
 
少倾,那人关上隔间的门低着头走出来。他立刻跳出猫窝走过去,听见一声低低的呢喃,“他不记得.....你了。”
 
 
 
蓝忘机见黑猫走出来,似乎有些担心它再寻死,将其抱进隔间交给温苑看管就出去了。
 
魏无羡看着坐在榻上正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小孩呆住了。良久,才回过神来,心道:“乱葬岗上,居然还有人活着。”
 
 
蓝忘机再次进来时拎着一个食盒,将其放在塌边的案牍上,从里面端出一碗白粥,小心翼翼地喂着温苑。微微蹙眉思索一番后,像是作出了什么决定,声音低沉而坚决道:“以后你的名字叫蓝愿。”
 
“蓝愿。”
小孩奶声奶气地重复了一句,甜甜地笑了出来,好像很喜欢这个名字。
 
魏无羡更糊涂了,实在看不懂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心道:“蓝湛将温家残支养在云深不知处真的没问题?”
 
蓝忘机喂完粥又低低嘱咐了小孩几句,就抱着黑猫回到内室休息。似乎很怕黑猫再偷偷寻死,他将其紧紧抱在怀中,许久后才沉沉入睡。黑猫挣扎几番未果,放弃了,反正躺在榻上还是猫窝也无甚区别,随他去吧。
 
那人呼吸渐渐均匀,黑猫又尝试挣扎几次想要逃跑,都失败了,暗自觉得猫身真是麻烦,这才老老实实地趴着睡了过去。
 
他是被蓝忘机的呓语叫醒的。动物的感官十分发达,尤其是听觉和嗅觉。他睁开眼,看见那人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嘴里不断的喊着:“魏婴.....”
 
魏无羡一怔。
 
“魏婴.....别走.....”
 
“魏婴......”
 
他呆住了。
 
蓝忘机显然是梦魇了,不断地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喊声渐渐增大,最后将他自己喊醒了。
 
猛然睁开双眼,坐起身,怀里的黑猫随之“咚——”地摔在榻上。他低头小心抚摸着它的绒毛,略带歉意的将猫塞进怀里,挥手施了个隔音咒,走下床坐在琴桌上开始问灵。
 
一遍,未果。
 
两遍,无回应。
 
三遍,四遍.....
 
这人一遍又一遍地问灵,魏无羡被吵得有些烦,从怀里窜出来跳在琴桌上竖起眼珠盯着他。
 
那人却像入魔了一般,仿佛看不见他,十指依旧不停地弹奏着,势有不得回复不停歇的架势。
 
弹得时间太久,指尖已然隐隐渗出血迹,那人却丝毫没用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弹奏的更加急切,不断地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魏婴....你在何处....”
 
“魏婴.....”
 
 
闻声,蹲在琴桌上的魏无羡立刻竖起了耳朵,心道:“小古板在问我的灵?
 
如此想着,他开始冲着那人不停地叫。
 
似是听到了他的轻声呼唤,蓝忘机的目光渐渐聚焦,看着蹲坐在忘机琴弦上的黑猫,伸手将它提起来放进怀里,抬手又要继续问灵。
 
黑猫忍不住了,又跳了回去,轻轻咬住他的手掌不放。
 
蓝忘机静静地看了它一会,明白自己深夜问灵恐怕吵到了这只猫。随即,站起身将猫抱回窝里,目光落在案牍上,那里摆放着一坛白日里买回来的天子笑,走过去打开封漆,抬头猛灌了一口。
 
这个举动看的魏无羡有些呆,他走过去跳上案牍看着那人手里的天子笑,见人猛灌一口后就将酒坛又放回到案牍上,目光也渐渐松散,须臾,那人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两只前爪都扒在酒坛上,尝试着钻进去喝几口天子笑,一不小心将其扑倒了,酒哗啦啦地洒了出来,透明的液体顺着案牍流到地板上,瞬间就湿了一片。
 
见那人睡得正沉,他放心大胆的趴在案牍上尽情地舔舐着酒渍,喝的正尽兴时,忽而感觉自己被人提了起来。
 
蓝忘机与黑猫对视片刻,就将它抱回猫窝,极其自然地擦干净地上的酒渍,收起酒坛,走了出去。
 
魏无羡醉醺醺的睡了过去,失去意识前还在想,猫身就是没有人身方便,才舔了几口,居然就醉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线紧接老祖羡身亡,忘机从乱葬岗捡回一只黑猫,猫体内室老祖羡的灵魂。
 
 
 
 
 
第2章 猫枕人2
 
【2】
 
 
魏无羡醒过来时,发现蓝曦臣正用力按压着躺在榻上不断挣扎着想要起身的蓝忘机,前者手里还拿着一个药瓶,声音也是略微急促,“忘机!忘机!魏公子已经走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他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细细地听着那人的话语,心里渐渐浮现出一个十分荒诞的想法。
 
蓝忘机显然听不进去蓝曦臣的劝阻,依旧挣扎着想要起身,不知道要干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