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金牌调解员[快穿](gl)——柒殇祭

时间:2019-03-06 09:20:57  作者:柒殇祭

   《金牌调解员[快穿]》作者:柒殇祭

  文案
  花白禾是一名情感调解师,靠着自己一张嘴,劝和了不知道多少对活该在一起的破锅烂盖。
  直到被情感系统选中。
  穿越前。
  她信誓旦旦将小平胸拍的砰砰作响:“只要有报酬,没什么情侣是我劝和不了的!”
  系统:“好好干,小姑娘。”
  穿越后。
  花白禾看着压在自己上方的那人,一脸惊恐:“……不行,这对我真的不行!”
  系统提示:“宿主不许和目标人物谈恋爱。”
  身上那人的吻落了下来。
  花白禾:“系统你听我说,我是被逼的,你让我干的。”
  系统:“……”我没让你干主角!
  食用须知:
  1.谢绝扒榜!!!!
  2.轻松无脑扯淡向,攻受由第一次决定。
  3.本文cp始终为同一人,且所有cp都是自愿在一起的啦!偶尔有些小情趣!不要当真!
  4.只看了前两个世界为另一女主打抱不平我可以接受,但建议持续阅读,作者不写无脑逻辑,当然,建议忍不了右上角,总体来说接受和平讨论,但是骂我我就怼死你,望周知。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白禾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表嫂别这样(一)
    暖黄色灯光照耀的室内,最显眼的便是中央那张大红色的床铺,其中凹陷下一方小小的柔软。
    那里躺着个半蜷着身体的女人。
    素白色、染着天青水墨的裙摆下露出她一截形状姣好的小腿,皮肤上覆着那层暖光,便隐约衬出了如玉的色泽,从腿弯处逡巡而下,连脚踝都映出薄薄的暗光。
    红宵帐暖,衬出她脸颊上的两团绯霞,她双眸紧闭着,纯黑的睫毛描出自然上挑的弯月弧度,远黛眉峰略微簇起,不知是不是在与体内的酒精效果做斗争。
    在不大舒服地翻了几次身之后,她面上仍然是那副睁不开眼的模样,心底却无比清醒地喊了一声:
    “系统。”
    下一刻,一个机械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怎么了?”
    “你们新手教程的培训世界难度这么大的吗?我今晚又陪陈文宪甜蜜谈心一晚上,为什么洛笙的情感进度还是一动不动?你说他们俩都商量好结婚日期了,小三也被我隔绝在世界之外了,难道非得等我喝下那杯喜酒,这进度才会飞奔到百分百?”
    和系统沟通着的这人,叫做花白禾。
    她在原先的世界里是一名经验相当丰富的情感咨询师,靠着自己那张天下无敌的嘴,闹了矛盾来她这儿求调解的夫妻,那绝对从像是磁铁相同两极那样互相排斥的状态前后踏进她的办公室,最后变成相吸相依的模样携手走出去。
    这也是她会被情感调解系统找上门最根本的原因。
    现在是她穿越的第一个世界,也是主神安排给她的第一个副本,简单到她甚至不需要自己动脑,只要根据系统安排的任务按部就班去完成,就能达成进度百分百的成就。
    ……偏偏问题就出在了这里。
    ……
    在这个世界里,她需要解决的是洛笙的情感问题,准确点来说,是洛笙和陈文宪的感情问题。
    洛笙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相当于命运之子,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高中的时候,帮忙抚养她的叔婶也在车祸中去世,她在亲戚朋友当中成了个灾星般的人物。
    又因为她不善言辞,所以在学校里也没多少朋友。
    就在这个时候,脾气好、性格温和的陈文宪被老师安排成了她的同桌,他的笑容后来便成了她生命里的光。
    两人逐渐在相处的过程里积累了感情,后来考上了同一个大学,又自然而然地成了情侣。
    只是好景并不长,从高中到大学谱写了情侣神话的二人,在进入社会后却并不那么如意。
    陈文宪因为工作能力出色,很快便在所在的公职单位升了职,他年轻有为,样貌品行样样不差,自然被单位中一些别有用心的女人看上。
    酒后失态……
    他毫无防备,醒来后在酒店的大床上沉默了许久,赶到和洛笙约好的地方时头一次迟到了半小时。
    那次恰好天上下雨,两人在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路上,陈文宪一如既往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披上,洛笙走时也是惯例将他的外套带回家洗,等着下次见面的时候还给他。
    然而放进洗衣机之前,她习惯性地掏了一下外套里的兜,想将其中的纸巾之类的拿出,却不小心摸出了一张纸条:
    上面内容俗套,只是留了简单的一串电话,又映了个口红印。
    洛笙将那纸条丢进了垃圾桶。
    然而这才仅仅是他们俩相处中爆发出来的第一个矛盾点,两人的情感终结在某个纪念日里。
    洛笙在烛光摇曳的餐桌上坐了许久,看着对面久久无话的男人,品着沉默的气氛,开口说了一句:
    “我们分手吧。”
    但自从跟陈文宪分开之后,她的生活却越来越糟,因为怀念这人给过的温暖,后来又相继和这样性格的男人谈过感情,但却总是没有结果。
    甚至在最后一次被骗光了钱财。
    洛笙走在路上,浑浑噩噩地回忆自己的人生,却不妨这条大道上突然拐出一辆逆行的车,就这样被撞死了。
    ……
    因为命运之子的下场惨烈,导致整个世界吸收到的能量多为负面,正负不平衡,于是世界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管理位面空间的主神察觉到这个世界的机制即将崩溃,为了维持世界的平衡,就让洛笙重生过来,同时还让事业有成系统、情感调解系统等等许多的系统进行辅助,帮助洛笙的人生重新美满起来。
    花白禾在这个世界被系统安排的角色是陈文宪的一个远亲表妹,名字叫做陈可音,当她踏进这个世界的时候,与她身份相关的人脑海中就会自动出现关于她的记忆。
    因为导致洛笙情感不幸的源头是陈文宪,所以系统决定让她从陈文宪这边下手,从根源上呵护两人的情感小树苗。
    原本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
    由于陈可音的父母下海经商,待在家里照顾她的机会并不多,又不放心将她交给请来的阿姨,想起她自小每次去表亲家中的兴奋,便干脆将她托给了陈文宪的父母照看。
    两人一路从小学到高中,关系好得像是亲兄妹。
    在她的保驾护航下,陈文宪和洛笙的感情也逐渐步入正轨,陈文宪高三毕业,暑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被她怂恿着在ktv的生日宴上对洛笙表白了。
    花白禾为这对情侣操碎了心,因为知道自己的表哥不善言辞,在他告白的前一个晚上,还带着他在同样的包间内排练了一次,又提前帮他订好了花,特意买了洛笙最喜欢的香槟玫瑰。
    甚至揣摩了一下洛笙的性格,想了想又准备了个方案二。
    她教陈文宪做了个爆炸盒子,揭开盒顶,里面会花瓣一样铺开几张卡片,上面能贴相片、或者是直接写内容,中央躺着下一个等着被揭开的盒子,如此一层又一层。
    她教陈文宪放上以往他们出门旅游时拍过的能看的照片,还有洛笙自己的。
    在挑照片的时候还遇到了点小问题,花白禾发现他们的旅游照基本都是三人合照,但是把自己挑进去,莫名有种三人行的即视感……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陈文宪的十八岁生日如历史轨迹那样,达成了‘获得女朋友’的成就。
    当时洛笙的目光在他和身边的花白禾上面走了一遭,里面带了些意味深长的含义,当时花白禾还以为她是心里有数,知道这一场惊喜是自己帮着表哥筹备的,于是只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
    上了大学之后。
    洛笙意外选择了金融行业,花白禾不知道是不是主神派来辅助她事业的哪个朋友起了作用,只全力负责自己的这部分,看着两人的情感温水煮青蛙似的往下走。
    但不知是不是受到专业的影响,洛笙的性格比起原先的模样,慢慢地变成了很有想法的那一类,陈文宪常常觉得看不透她。
    对这段感情没有信心的人反倒成了陈文宪。
    花白禾不得不推着自己的表哥去蹭洛笙的专业课,因为陈文宪的脸皮薄,她只能把自己的那份专业牺牲了,跟着一块儿来蹭课——就为了这两人能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为了避免误会,她总是会挑一个能看见两人,却又不至于当电灯泡的位置去坐。
    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进入了社会,为了防止陈文宪这个愣头青被别的女人钓走,在洛笙工作上安排不出时间的时候,她只能亲自上阵厚着脸皮去陪表哥应酬。
    争取让那些苍蝇叮不上这只蛋。
    在这两人的整段感情进步过程中,花白禾只能为自己写下如此标语:
    “袖子一撸,我就差帮陈文宪洞房了!”
    ……
    回顾完往昔,她在心中替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等着系统的回答。
    今晚陈文宪跟她抱怨最近洛笙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多,几乎没什么机会跟他见面,花白禾安抚完他,心中也在郁闷任务进度,不由跟着喝多了几杯。
    只模糊记得自己好像帮忙喊了洛笙过来送表哥回家,自己则是叫了个代驾。
    回家往床上一倒,她不省人事了许久,却被心底的怨念催醒,这才有了问系统的这一出。
    系统一如既往彬彬有礼:“宿主请稍等,正在为您查阅世界信息。”
    说完这句话,它就没动静了。
    留下花白禾继续跟自己为数不多的脑细胞较劲,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门锁被轻轻地拧开。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慢慢地走了进来,手中拿着块毛巾,脚下惯常穿的高跟鞋不见踪影,只踩着连脚的黑丝袜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她抬手将自己脑后盘着的头发解了下来,看了看床铺里窝着的那人,眼眸里逐渐出现稍许的温柔。
    花白禾等着系统给自己答案,冷不防额头上被人贴了块微凉的毛巾,霎时间就被那冷意激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心想,这年头的代驾还兼职醒酒服务的吗?
    就在她看清眼前人的时候,系统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
    “世界线路正常,请宿主放心。”
    潋滟的眸子里带了些迷蒙的意味,仿佛还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偏偏这眼神搭配着她艳丽的五官,落在上面那人的眼中,又有了种反差般的诱人感。
    “可音?”那人刻意压低了声音喊了她一下。
    略有些清冷的声音里带了一线喑哑。
    花白禾还沉浸在自己的代驾去哪儿了的疑惑里,一时间没对这声呼唤作出反应。
    落在那人的眼中,这就成了她酒醉到反应都跟着迟钝的样子——
    于是,那人再按捺不住自己心中深藏已久的念头,慢慢地倾身过去,脸庞模样在花白禾的眼中逐渐放大,最后,柔软的温热落在了她的唇上。
    花白禾:“!!!”
    “系统你是不是出毛病了!这正常吗!这哪里正常了!这是我表嫂啊!她为什么突然亲我???”
    不论按照哪个剧本,这时候的洛笙都应该在陈文宪的家里,该跟她嘴对嘴的,也坚决不应该是陈可音。
    花白禾示意系统赶紧睁开钛合金眼扫描一下目前的情况。
    系统也许是孤陋寡闻,被眼前的这一对百合走向震懵了,于是久久没有反应。
    大约是心底粉了多年的cp被拆,花白禾还徘徊在梦破碎的边缘,看着洛笙头顶那百分之九十的进度条,垂死挣扎着开口问了一句:
    “表哥呢?”
    该接受你倾情一吻的人儿去哪啦?
    听见她问及的人,洛笙眼眸里的情绪倏然沉了沉,周遭的空气刹那间像是结了冰一般,她不紧不慢地开口,回了一句:
    “你说呢?”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三角恋,有、刺激。
    
 
第2章 表嫂别这样(二)
    听见花白禾的问题,洛笙扎在心头的那根刺开始隐隐作痛。
    她始终记得多年前,在她高一上学的某个早晨——
    那时有对兄妹经过她的身旁,跟在后头的女生一边调整自己背包带上的挂饰,一边让前头高个的男生帮自己拿未喝完的早餐,还不忘絮叨道:
    “今天开始文理分班,咱班老江肯定要重新安排座位,要是给你换到一个小姐姐,哥你要对人家绅士一点,现在天这么冷,你下课的时候要记得帮小姐姐的杯子倒热水,处好同桌关系很重要的,知道吗?”
    说话间,那个女生已经将挂在背包带上的那个妙蛙种子重新弄正了,绿油油地在她书包背带上晃着。
    那人的声线让人初听就感到惊艳,是细细的温润,使人忍不住想看拥有这样嗓音的人生着什么模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