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南北有相逢(古代架空)——秦九郎

时间:2019-03-07 15:31:46  作者:秦九郎

 =================

《南北有相逢》作者:秦九郎
 
文案:
    “山南海北”系列第四部,《南北有相逢》。
 
人美腿长外正内痞状元郎VS腰细嘴硬口嫌体正美男子
 
有一天,将军问丞相: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
丞相在他腰上掐一把:又细又结实。
 
丞相把将军捧在心尖上,十指不沾阳春水,却洗手做羹汤。
将军看上了丞相这张脸,七老八十了也依然爱他。
 
“没遇见你之前,心里都是些窝囊事。遇见你之后,满心都是你。”
“要是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你想要什么,也只管告诉我。我有浮云雪山,有千军万马,还有我这个人,也一并送给你。”
 
山海有归处,南北有相逢。
无历史背景,通篇扯淡。
HE。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鹤山、翁渭侨 ┃ 配角:很多 ┃ 其它:HE
 
 
==================
 
  ☆、丞相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里是秦九。
本文不入V,所以朋友们可以放心追看。
按照国际惯例,每早六点准时更新,日更到完结。
保证大家一起床就能看到。
另外,丞相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大家不要对他抱有太大的期望。
但是CP很甜,天上地下,唯爱独尊。
其余有众多隐形CP,欢迎大家来文中寻找。
啾咪~
  老将军刚刚在战场上死去了,当时正值五月杪,山河荣阔,人间逶迤。
  对于这件事,丞相倒是没什么表示,但他对新将军的人选格外上心。
  丞相看上去精明,平时藏山不露水的,但谁还没个雄心壮志,他也有他自己的算盘。
  “去,拿着这叠纸,去城东头找副将问话来,一个都不要漏。”丞相把一叠折得整整齐齐的信纸递给管家,一边低着头写自己的折子。
  “相爷。”管家垂眸看了一眼,“这事儿太烫手,还是得您自己去。副将是什么身份,我们这些没品没阶的,怕是门都不让进。”
  “莫说这些,你去就说是丞相的意思。副将识时务,不用太操心。”丞相抬头看一眼管家,轻轻地笑了笑,温文儒雅的样子。
  管家不知怎么答话,丞相正飞快地写着折子,准备明天递上去。他三言两语打发走了管家,独自坐在夕阳里,考量着他重重的心事。
  一切都如出丞相所料,第二天的天子明堂上,必定有人站出来反对他。
  “臣举荐徐家的公子,今年的武状元。”有人上前一步说。
  “臣驳议。”丞相抱着玉圭站出来,“徐家公子纨绔不羁,经验不足。”
  另一边,有人拱手上报:“臣认为军部的昭勇将军从军十年,颇有希望。”
  “臣驳议。昭勇将军相貌不佳,难为国家脸面。”丞相再次驳回。
  “臣认为军中除副将以外,从三品以上的官员,均能胜任。”丞相背后有人说。
  丞相头也不回,甩袖道:“臣驳议。臣认为将军一职,非副将莫属。”
  “爱卿,难道你不知官位世袭是重罪?”皇帝在上头发话了。
  “此事臣心中有数。撇开身份不说,副将随父从军十四载,什么场面没见过。副将兵法师从生父,前几月的与异族的战役,多亏了副将,才大获全胜。相信军中的各位,也是见过副将的面容的,眉宇堂堂,走出去,四壁生光。”
  丞相一一列举副将的事迹,这些都是他托人去找副将问来的。当然,副将很配合,他有很多资本可以拿出来显摆。
  皇帝坐在上面仔细地听丞相讲,皇帝的眉心有一朵朱砂梅花,栩栩如生。
  司礼监的掌印站在皇帝旁边,身上披着朱红曳撒,上绣梅花仙鹤。皇帝转过头来看看他,掌印微微点了一下头。
  皇帝偏重丞相,毕竟那还是自己的老师。虽然时日不多,但皇帝还是颇为受益。
  皇帝皱起眉头,一时拿不定主意,看来这回,恐怕真要破一回祖宗的例。皇帝拿手按按自己的眉心,说:“此事再议,众爱卿退朝。”
  丞相安安稳稳地站在丹陛下,长眉深目,气象庄严。丞相一点都不再担心了,当他听到那声“再议”之后,就知道自己稳操胜券。
  当皇帝册封新将军的旨意传到老将军府上的时候,是在十日后的傍晚。
  丞相心满意足地回到家,脱下花纹繁复的官袍,长舒一口气,在屋子中央的圈椅里坐下来。
  婢女上了茶水就退下了,轻轻掩上门扉,夕阳的光在丞相脸上晃了晃。
  丞相靠在椅子上打盹,背后就是厚重的屏风,这是皇帝赏赐下来的,请来最优秀的木工打造,用四匹马拉到了丞相的府邸门口。
  屏风后面的窗户没有关,有风从那里吹进来,裹着春末的花香,有种甜甜的滋味。
  “相爷。”府里的管家上前一步说,“将军府的请帖。”
  丞相睁开眼睛,目光落在管家手上那张火红的帖子上,帖子烫了金,上头写着他的名字,那书法看起来没什么特色,丞相在心里嫌弃了一番。
  丞相接过来,前后翻了翻,看到了将军府的戳印,方才将其随手搁在了花瓶旁边。
  “淄博温氏。”丞相说。
  管家连忙纠正:“相爷贵人多忘事,是济南翁氏。”
  丞相停了一瞬,才想起来确实是翁氏,两个读音相似,倒还是让他记错了。丞相日理万机,不太爱记别人的名字,将军远在边关,一年除了冬至元宵,见不到几次,姓名更是无从记忆。
  丞相无所谓地摆摆手,表示他并不在意这些,随后又说:“本官这次就不卖这个面子了,将军府的宴席,让虞景明去吧,来本官府上也有些时日了,总该做点事情。”
  管家思量一下,没说话。他从袖子里翻出一张纸,递到丞相跟前,说:“这是将军府宴会上的菜谱,相爷,您不看看?”
  丞相头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看顶上的横梁:“也罢,念来听听。一本正经的奏折看多了,本官也想消遣消遣。”
  “葱烧海参、糖醋鲤鱼、雨前虾仁,”管家对着菜谱一道一道念起来,“乌云托月、诗礼银杏……”
  “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本官很挑剔的。”丞相打断管家。
  管家前后一翻,笑着说:“将军还在最后加上了一道凉糕,要是您不去,那我就叫另一位去了。咱们丞相府,不能缺席啊。”
  “哪位?”
  管家撇撇嘴:“虞景明。”
  “现在就不必了,再让他在里面多待一会儿,不然出去了尽给我找麻烦。”
  丞相立马就改了口,他坐直了身子,搭着扶手,一把夺过了管家手里的纸,展开来仔细看了,看到最后才看到管家说的特意加上去的菜。
  “不错,将军此举深得我意。”丞相满意地笑一笑,把菜谱叠好了放进自己的袖子里,“管家,下去准备贺礼吧,尽着点心,别丢了丞相府的脸面。”
  管家看了丞相几眼,丞相回头瞪他一下,管家才拱手领命去了。
  丞相没有传膳,回了房间去收拾,独自提着一篮子的衣服去温泉里洗浴。
  丞相姓晏,名翎,字鹤山,来自泸州晏氏。
  泸州的晏氏算是世家大族,到了他爹那一辈有衰落的迹象,好在他会读书,后来做了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时间高官相贺。
  丞相本以为做了高官,日子就会过得很逍遥,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但丞相很快就失望了。他的一天,从五更天气开始。
  当五更鸡鸣,东方破晓的时候,丞相总是能准时起床,但到了冬天可能会在床上待的久一点。
  他在婢女的帮助下盥洗更衣,丞相的衣服很多,但官服就那么几套。丞相不喜欢穿官服,他喜欢穿其他漂亮的衣服,丞相身量高,身段又好,什么样的衣服,被他撑起来,都是朗朗的美男子。
  丞相的早膳很清淡,多半是一些糕点和一碗瘦肉粥,丞相春天吃百花做成的糖糕,夏天一定要上西蜀的凉糕,淋着红糖和桂花,装在瓷盘里端出来。
  上朝的时候,丞相就站在丹陛下边,头戴爵牟,怀中抱着雪白的玉圭,仔细地听百官议事,偶尔看看皇帝的神情。
  丞相很少说话,但他的话很有分量。丞相曾经是个才子,当年殿试的状元,口才让人佩服。
  下朝之后,丞相偶尔要在值班,那是一处简单的居所,丞相在里面坐着审阅六部长官的各项决议。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思量着家国和天下。
  有时皇帝会突然造访,身边跟着司礼监的掌印,掌印的年纪与丞相不相上下,头戴描金乌纱帽,披着火红的曳撒。
  掌印为人很有礼数,会客气地称呼丞相,皇帝与丞相闲聊时,也能偶尔指点一二。丞相也不觉得逾越,掌印是个人才,于国于家都有希望。
  丞相的无数个值班的日子,就这样在彼此的交谈中度过,他们谈论天下的兴亡,字字珠玑。
  等到宫门即将关闭的钟声响起,丞相才曳着衣袖准备回家,那时已是黄昏,太阳淹没在群山背后。有时事务繁忙,丞相就会值班的居所里过夜。
  这就是晏翎做丞相之后的日子,比较单调但也不至于太无聊,国家每天都有那么多大事,忙起来的时候可以忘记三餐。
  晏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也不奢望自己能像先辈一样,梅妻鹤子。
  更值得一提的是,丞相今年二十七岁,还没有娶妻。寻常男子到了这个年纪,早已妻妾成群。帝都很多姑娘都念想着丞相夫人这个地位,但一时无从希望。
  丞相的父母亲戚都在泸州,也没有过多逼迫。偶尔来往的家书里,母亲说起晏氏的香火,好在丞相的几个哥哥都有了妻儿,所以他落得清闲。
  娶亲是多么麻烦的事啊,丞相心里盘算着,纳彩、问名、纳吉,一样一样都不能怠慢,彩礼聘金花下去,顶他几年的俸禄。
  可能丞相的心思没放在感情上,他爱美,平时的乐趣不是到街上去看来往的美女,而是思量着该添置怎样的新衣服。
  丞相就这样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连夏天时整个厨房的凉糕,都只给他一个人准备。
  可能这辈子,就孤独终老了吧。丞相此时泡着温泉,无所谓地想着。
  丞相觉得不甘心,他是帝都人人称道的美男子,当年殿试的状元郎,这个年纪了还没有遇到过一段爱情,甚是遗憾。
  他无聊地拍打着水面上的花瓣,把他们按下去再浮起来。丞相抬眼看看空旷的四周,夜幕降临了,突然心里有点寂寥。
  不过,管家恰逢时机地出现,打断了丞相的愁思。
  “相爷,宫中传来消息说,皇帝召藩王入京了。”管家站在屏风外头,躬身禀报。
  “藩王?本官想想,有陈留王,琅琊王,锦官城还有一个王,还有……还有哪个王?”丞相拧着眉头回想,硬是没想起来。
  “相爷贵人多忘事,还有一位广陵王。”管家无奈道,丞相总是这么糊涂健忘。
  “哦!广陵王,我就说呢,怎么把这位给忘了。”丞相往自己身上浇水,目光突然变得狠戾起来,“本官一点都不喜欢他。”
  管家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藩王们不多久就要进京了,相爷您看,这该怎么准备准备?”
  “把这事交给老头子做就好啦,妥妥当当的,本官不操心。”
  丞相把头靠在浴池岸边,他带着得意的神情。丞相为自己的人脉感到自信,虽然他偶尔糊涂,但这些事情他从来不落于人后。
  “管家你下去吧,这些日子,多帮本官留意一下翁家的将军。”
  管家戏谑一声:“相爷,您居然记住了将军的姓氏。”
  丞相更加得意了:“毕竟是本官一手举荐的人才,本官当然要对他格外上心。”
  “相爷,还是为您的夫人上上心吧,再拖着,皇上可要给您指婚了。”
  “哎,莫提这事了,本官一个人,自在的很。”
  晏翎很满意地闭上眼睛,遣退了管家,开始想去拜访将军府的事。
  
 
  ☆、将军
 
  就在丞相泡着温泉昏昏欲睡的时候,将军府里还是灯火通明,府中有人进进出出,鼎沸嘈杂,这是正在准备宴请宾客。
  将军坐在他老爹的灵位前,手里拎着酒罐,给他老爹的灵位敬酒。
  将军想想那天蔽空的旌旗,旗帜裹着老爹的身躯运回帝都,他牵着黑色的马,少年皇帝站在官道尽头,百官遥遥朝拜。
  蔽空的旌旗,是天子的仪仗,背负着家国,心怀着天下。
  将军喝一口酒,是他老爹生前最爱喝的趵突泉。
  将军从小跟着老爹去打仗,肩上扛着画戟,站在山崖上看北方极寒之地。老爹拄着旗帜,黑色的云幡像乌云压境。
  将军指着辽阔的平原,说:“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老爹摸摸将军的头,说:“生子当如孙仲谋。”
  将军把酒洒在老爹的灵位前,拜了三拜。老爹头七刚过,灵柩就运回了山东济南,有人衣锦还乡,也有人荣归故里。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老爹曾说他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今乘鹤归西,家国大任就落在了将军身上。
  有人来喊将军去领皇帝的赏赐,深更半夜,车马排了一整条街。
  皇帝没有来,司礼监的掌印穿着火红的曳撒,宣读明黄的圣旨。将军伏膝领旨,掌印扶他起来,拱手称贺。
  “多谢厂公。”
  “不要谢咱家,要谢就谢丞相大人。”
  将军自然是知道的,丞相力排众议,硬是把他举荐为了新任的将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