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猫先生(玄幻灵异)——云揽千嶂

时间:2019-03-10 09:53:45  作者:云揽千嶂

 ======================================================================

《猫先生》云揽千嶂
晋江2019-03-09 完结
 
文案:
    吸血鬼先生路易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市民,活了一百多年从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一觉醒来,捡到一个奇怪的猫先生。
猫先生身娇肚软易推倒,变猫变虎腿还长。
猫先生对路易说,你失忆了,但是你和我谈过两次刻骨铭心的恋爱。
猫先生对路易说,我找到你,现在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CP:总不在线上大
猫攻VS坚强找碎片血族受
 
1V1,HE,强强。
神鬼妖魔全私设,世界观神奇,中西方混搭,非常规神仙出没,不要考究,不要较真。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甜文 现代架空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易(受),陆吾(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从天猫降
    “在学校大门口,那棵菩提树下,埋着一个英语老师,那位老师一辈子都没结婚,就是为了守护学校,说不定你们经过学校大门的时候,会和英语老师的魂魄擦肩而过……”
 
  啪的一声,一叠报纸卷起,不轻不重地打在讲故事的男生头上。
 
  围成一团的男生登时都噤声,讲故事的男生抖抖索索扭头向后看去。
 
  入眼的是一双笔直的腿,漆黑的西裤找不见一丝褶皱,视线往上走,是雪白的衬衣,纽扣规规矩矩地扣到喉咙,与主人一样一丝不苟。
 
    男生不敢直视来人的脸,他忙不迭站好,低头讪讪道:“路老师。”
 
  “牌子都挂好了?”路老师开口。
 
  他的嗓音如大提琴一般低沉悦耳,听在几个男生耳朵里,却跟催命符一般。男生们火烧火燎地跳起,异口同声道:“马上就好!”
 
  路老师垂眸看了一眼腕表,微微颔首:“还有半个小时晚自习,希望在晚自习前,我能看到每棵树上都已经挂好身份牌。”
 
  男生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抱着一旁的箱子,一溜烟就跑远了。
 
  路老师站在原地,蹙眉看这群活泼的人类幼崽跑远,感觉心神不宁。他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领,大步向教导主任的办公室走去。
 
  他任教的这所学校历史悠久,若是要追根溯源,可追溯到五百年前的九峰书院。在路易还小的时候,也曾听过一个传闻,早在办学以前,这里原本是一处古佛寺。路易半信半疑,但学校里的确生了许多高大清幽的松柏。
 
  或许是风水不错,几百年前的九峰书院是学子们求学圣地,百年后摇身一变,成为广都中学。广都中学闻名遐迩,每到开学季,求学者便蜂拥而至,熙熙攘攘。
 
  得益于前身九峰书院,校园中百年老树甚多,参天蔽日,金秋九月,校园里栽种的桂花树纷纷缀满小巧玲珑的金色花朵,校园里飘荡着浓郁的桂花香气。
 
  路老师行色匆匆地在林荫道中疾步快走,迎面走来几个女孩,女孩们一看见路易,就眼前一亮,鼓起勇气上前,拦住路易:“路易老师!”
 
  路易脚步一顿,抬眸望去:“什么事?”
 
  女学生们互相推搡使眼色,神情雀跃,其中一个女孩不好意思地瞪了她们一眼,清清嗓子,主动说:“路老师,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路易疑惑:“什么忙?”
 
  女孩们指着主干道尽头的桂花树:“那上面有一只猫咪,路老师你能把它救下来吗?”
 
  “猫咪?”路易眉头微微拧起,大步走向女孩们口中的地点。
 
  现在是下午五点四十分,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洒了一地碎金。路易抬头看向树冠,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活物的身影。
 
  他认真搜寻枝桠,也没有找到女孩们嘴里的猫咪。
 
  “没有你们说的猫。”
 
  “有的,刚刚还在呢!是一只灰色的猫!”女孩们急了,唯恐路易觉得她们在说谎,连声解释,“路老师,我们真没骗你。”
 
  路易听后,没作声,他再次抬头看向树冠,在浓翠的枝叶中,一抹灰色一闪而过。
 
  “马上就要晚自习了,你们先回去。”路易转头看着女孩,不动声色道,“我再看看,如果有猫,我会帮它下来。”
 
  女孩们踟蹰:“没问题吗?”
 
  路易淡然自若道:“没问题,快回教室,要上课了。”
 
  在路易的再三催促下,女孩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她们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而后爆发出清脆的笑声。
 
  树冠上传来沙沙的声音,并不像风穿树叶发出的声响,倒更像是有什么活物在上面走来走去。路易后退几步,左右打量,确定无人走动后,猛地发力一跃而起,跳到三米高的树枝上。
 
  一双琥珀色的兽瞳出现在枝叶后,闪烁着寒光。
 
  看着那双琥珀兽瞳,路易惊出一身冷汗,他向后一仰,吃痛地闷哼,一手扶住树干,另一只手按住脚下的树枝。
 
  兽瞳的主人穿过密密匝匝的翠叶,踩着细长的树枝,不紧不慢地踱步而来。
 
  路易睁大眼睛,穿越浓密的树叶,翩然而来的,赫然是一只灰色的大猫。
 
  他吞了口唾沫,情不自禁地感叹:“真肥。”
 
  大猫身长约莫半米,胖的出奇,走路时肚皮上的肉也晃晃悠悠,嘴中还衔着一个卷轴似的长条物品。它每次一迈步,路易的心就忍不住跳动一下,唯恐它会将树枝踩断。
 
  夕阳下,路易和这只大猫对视,一动不动。
 
  他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浸湿,这只大猫胖归胖,浑身气势不容小觑,明明就是一只再常见不过的土猫,却像是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
 
  待大猫走近后,路易便已经完全没了玩笑的心思。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大猫琥珀色的眼睛,看着它渐渐走近,来到他的面前。
 
  路易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跳上来,正在这时,大猫忽然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獠牙,卷轴应声而落,掉进他的怀里。
 
  “你是僵尸?”他听见大猫说。
 
  路易顿时浑身一僵,“是你在说话?”它的声音分明是一个成年男子,
 
  “对。”漫天霞光落到大猫的眼眸中,衬得它的双眸流光溢彩。
 
  它伸出一只爪子,紧紧按住路易怀里的卷轴,铿锵有力道:“就决定是你了。”
 
  不顾路易反应,他便一跃而起,撞进路易的胸膛,一阵刺眼的强光后,它瞬间消失不见。
 
  待路易睁开眼,回过神来时,只能感受到手下卷轴的温度,像是一块寒冰,又冷又滑,让他不寒而栗。若非这个卷轴,路易几乎要以为那只大猫只是他的幻觉。
 
  静谧的校园里忽然响起嘹亮的铃声,路易一愣,才反应过来已经是六点,晚自习该开始。
 
  路易蓦地从混沌中醒来,满头冷汗,他刚刚竟然摸着卷轴入了神。待路易彻底清醒时,感觉到怀里卷轴忽然变得无比烫手,他连忙将卷轴恭敬地放在树枝分岔处,确定卷轴不会掉落后,迅速跳下树枝。
 
  那只大猫竟然就这么不见了,路易一语不发,一面检查每株树上的身份牌,一面暗自思忖刚刚发生的事情。
 
  楠木、桂花树、樱花树、菩提树……
 
  一一检查过铭牌,已是一个多小时后,天彻底黑了下来。路易独自一人,穿过林荫的小道,鼻翼间都是浓浓的桂花香气,飞蛾在昏暗的路灯边飞来飞去,他的身影拉的得极长,在婆娑树影间明明灭灭。
 
  今天晚上并没有他的晚自习,路易也能早早地回家休息,方才那只灰色肥猫实在让他骇得不轻。他现在还纳闷那只猫到底去了哪里,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幕幕,路易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教学楼灯火通明,路易站在林荫道边,藏在树梢的阴影中,抬头遥望充满人气的楼层,从建筑物那里吹来的风带着不详的气息,让他隐隐不安。
 
  路易扯了扯领口,大步走向自己停车的地方。
 
  广都中学虽在市区,周边却多是广袤的花海,每到春夏之交便会有大片大片的玫瑰花盛开,极美极盛。每年的那段时间,便会有许多游人驱车前来欣赏壮丽的玫瑰花海,空气充斥着馥郁芬芳。
 
  如今已是九月中旬,玫瑰早早便凋谢,只能看见沉沉的墨绿。
 
  路易和门卫打了个招呼,便转动方向盘,轮胎一转,驶出校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兰花造型的路灯照亮前方,周边都是玫瑰花海,路易抿着唇,手搭在方向盘上,目视前方,视野尽头是城市的霓虹,闪闪烁烁。
 
  他的心口烫的厉害,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停跳动,在他的身体里乱窜。丝丝缕缕的疼痛缠绕而上,让他情不自禁皱起眉头。
 
  回到居住的小区,驶入地下车库,路易摁着心脏,大口喘气,他踉踉跄跄地摸出门禁卡,进入电梯。心脏处传来的疼痛愈发猛烈,路易蹙眉打开家门,把自己重重地摔在柔软的沙发上,隐忍地闷哼一声,他闭上眼睛,不断深呼吸。
 
  “非人也非妖,你到底是什么物种?”
 
  半梦半醒间,路易忽然听见一个男声。男声响起的那一瞬间,胸口处原本难忍的疼痛竟然消弭无形。他睁开眼睛,循声望去,看见一只灰色的狸花猫蹲坐在茶几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路易一惊,顶着满头大汗坐起,揉揉眼睛,眼前的狸花猫仍没有消失。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路易喃喃自语。
 
  狸花猫舔舔爪子,完全就是一只猫咪的模样,方才的男声似乎是路易的幻觉。
 
  路易静坐片刻,发现胸口的确不再发烫胀痛,这才斗胆起身伸手触碰那只大猫。
 
  大猫自顾自地舔爪子,身后的尾巴扫来扫去,既没有逃开,也没有发出声音。
 
  入手触感极佳,温热柔软,路易忍不住又揉了揉,他总算知道为何网上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撸猫。
 
  狸花猫看了过来,一双琥珀似的眼眸定定地看着他。
 
  “乱摸什么?”那道男声又响了起来。
 
 
 
 
 
 
 
壹·灰色狸花
第2章 九章算术
  路易还没反应过来,狸花猫猛地扑过来,张牙舞爪地占据了他的胸膛。那只白生生的爪子轻而易举地制住他的动作,使他动弹不得。
 
  明明是猫的外表,动作神态却如猛虎一般凶煞。
 
  路易神情不改,仍旧是一派严肃,脸色却变得苍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狸花猫没回答,喉咙呼噜噜地响,低头在他胸前嗅来嗅去。路易大气也不敢出,过了半晌,待狸花猫抬起头时,艰难地开口:“你……”
 
  “你没有心跳,为什么能自由走动?”狸花猫的声音与他的体型极为不符,不同于他圆滚滚的身躯,他的声音是低沉而冷清的男声,听着他的声音,路易恍惚间看见山巅亘古不化的雪。
 
  狸花猫挪挪爪子,在路易胸口按来按去。它那只柔软的雪白前爪挪到哪里,哪里便传来侵入骨髓的寒气,路易浑身一抖,冷得咬牙发颤。
 
  “一个吸血鬼当然没有心跳。”路易暗自嘀咕。
 
  按人类世界的话准确描述,应该是半吸血鬼才对。
 
  狸花猫当然听不到他心里的话:“非人,非妖,非灵,非仙,非鬼。”
 
  吸血鬼算鬼吗?应该不算吧,路易心想。
 
  狸花猫还在他身上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冷气渐渐消失,那只毛绒绒的爪子还在他胸口摸来摸去,路易忍了许久,终于开口道:“别摸了,好痒。”
 
  狸花猫抬眸望来,琥珀色的眼珠晶亮,活似两颗稀世宝石。
 
  “我以为你已经冻傻了。”它道。
 
  不等路易反应,狸花猫轻轻巧巧地从他身上一跃而下,无声无息地落到沙发靠背上,一张猫脸上竟然能看出严肃的表情:“你怎么把卷轴给丢了?”
 
  路易不吭声,他压根搞不清这只猫的脑回路。摆事实讲道理,谁见到这么诡异一只猫都会掉头就跑,至于那个奇怪的卷轴,当然是麻溜地放回原位,随身带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