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绿野人踪(近代现代)——覃子非

时间:2019-03-11 08:18:24  作者:覃子非

 《绿野人踪》作者:覃子非

 
文案
 
偏远山林长大的野孩子去大都市念大学,把愣直阳光青年拐回家的故事。
陆月歌: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愿意为你离开故乡,我愿意到有你的城市生活,我愿意为你做一辈子的饭。
农子剑:(之前)震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太阳我!
(之后)男朋友心灵手巧,男朋友真帅,男朋友顶呱呱!
我当初学这个专业简直是为跟你回家做准备啊,写写代码,种种地,养养猪,养养鸭,种种树,逛逛山里,找找野生动物……美滋滋。
 
连就连
我俩结交定百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
奈何桥上等三年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月歌,农子剑 ┃ 配角:蒙仁峰,蓝棠君,鄢烈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雄鹰翱翔天际,俯瞰广阔西南大地,石峰耸立,草木莽莽,众多毒蛇野兽栖息其间。丛林外围些的群山间分布着几个少数民族村落,再往深处走,群山连绵,山林无边无际,野兽出没,人迹罕至,是陆月歌出生的地方。
这里散布着几个小规模苗寨,据族里老人说是清初从外省迁来的,原本人丁还算兴旺,后来经历土匪和战争年代的动荡,人口锐减,一些族人举村迁往大山更深处。
因为家族土地纠纷和兄弟排挤,刚满二十岁的陆百京一气之下着妻儿离开寨子,一家人搬到了离寨子几里外的一处山腰建房,开辟荒地,自给自足地生活。
农忙的时候陆月歌就帮父母干活,没事做的时候就带着几只狗漫山遍野的跑。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在小溪里游泳抓鱼,钻进大大小小的山洞里探险,攀着树枝和猴子爬到树顶摘果子,敢把剧毒的大蛇盘到颈肩嬉戏。
父母编造的山鬼妖怪吓不住他,野兽毒蛇就是他的玩伴,就这么无知无畏,无忧无虑地长大。
八岁那年,他在山里走失。陆百京夫妻两慌了神,寨子里族人帮忙找了几天仍毫无音讯。
林子广阔,每隔几年就有人在林中走失或被野兽吃掉,更何况一个八岁的孩子,十天后,众人渐渐放弃了搜索。
罗晓桂哭晕了几次,连连埋怨丈夫当初为何要搬到那山腰生活。求了外婆陆巫师占卜问鬼神,只道孩子被山神带去深林里做童子了,恐怕有去无回。
那天,陆百京夫妇回寨子里有事,本想带他一起回去,他却说要呆在家里看鸭子放牛,会乖乖听话。小孩儿平时还算听话懂事,夫妇两便放心走了。
午后阳光炙热,小孩儿用一根长长的绳子把牛栓在树下,然后自己爬到树丫上睡觉。
一只猴子蹿到他身边吱吱叫,他便哈哈大笑着追了过去。
无知无畏地从这座山跑到那座山,惊得蛇鼠让路,群鸟飞离树丫。
饿了就吃野果,困了就躺在石块上呼呼大睡。6月的山区气候多变,天空突然下起来了瓢泼大雨,猴子们一哄而散,被雨点砸得生疼的小孩儿赶紧滑下树,躲进了附近一处山洞里。
雨下不停,他无聊得在山洞里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雨小了,林子里已经漆黑,林木参天,乌云遮月,漆黑得简直伸手不见五指。无法无天的皮孩子这下终于慌了,摸摸口袋里的火柴和小刀还在,平时下地干活和在山间玩耍,这两样东西用处多多,他早已习惯随身携带。
在附近地上收集了一些没被雨水淋湿的杂草,然后把这些杂草编织捆成手臂粗细的长条,他举着这简易火把想寻路回家。
凭着感觉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林子里又下起了大雨,火把早就熄灭了,他只得停下脚步,找了一处雨打不到的山壁凹穴处休息。
心里焦急得不行,就怕回去了会挨阿爸的大巴掌和责骂,雨停后他又跌跌撞撞继续走。
夜晚过去,天蒙蒙亮了一点,雨后的林子里起了浓雾,乳白色的雾气萦绕草木山石,根本看不清自身方圆几米外的东西。
哭过后饥肠辘辘的小孩儿又爬了起来,先用树叶收集了雨水喝了几口,再爬上树摘了几颗酸涩的野果填饱肚子。所幸火柴还剩下不少,他用大片的树叶把火柴包好小心收到口袋里,休息够了又继续寻路。
大树参天遮蔽天空,矮灌木野草遮住地面,寂静的林子里只有虫鸣鸟叫声。半长头发的小孩儿瘪了瘪嘴,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他低头盯着自己脚上的塑料凉鞋,想起了家里的阿爸阿妈。
旁边树丛里沙沙响,一只深棕色的林麝钻了出来。
要掉不掉的眼泪滑落了下来,小孩儿伤心地问林麝,“这里是哪里?”
山中精灵一般的林麝歪头看了他一下,然后就跑开了。小孩儿以为它是给自己带路的,于是就追着它跑,跑着跑着却跟丢了。
他丧气地停在原地,平常他在这林子里来去自如,现在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林子里的雾气还是很浓,没有太阳,他无法分辨时间方向。他决定往山顶走,爬上山顶应该就能看到自己家所在的山头,然后再沿着那个方向走,肯定就能回到家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但这座山不够高,一面被其他更高的群山遮住,加上雨后又有厚厚的云雾漂浮遮挡,他根本分辨不出自己村寨的大概方位。
“这边的山尖尖不是,那边看不清楚……还有那边……嗯!那个桃子形状的山离我家近,就是这个方向了!”小孩儿欢呼道,却不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自己根本就找错了方向,结果越走越远。
肚子饿得咕咕叫,林中水汽重,衣服裤子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小孩儿只得停下寻路的脚步去找东西吃,摘了一点嫩叶、挖了一些草根茎勉强填饱了肚子。
手上都是泥土,他便把手蹭到带着露水的叶子上清洁,突然一条一米多的蛇从他脚边快速爬过,小孩儿闪电一般一把抓住蛇尾,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把手里的蛇猛轮了十多圈,直到把它轮晕,然后再把蛇头往地面石块一砸,这下荤菜也算有了。
天渐渐黑了,几重压力下小孩儿累得够呛,山里昼夜温差大,夜晚露水深重,他只得寻了个地方燃起火堆休息。
他找到一处背风的石壁凹穴,又捡了一些干柴回来,然后开始烤蘑菇。
他身下垫着厚厚的枯草编织的简易垫子,旁边宽大的树叶里放了不少大大小小能食用的蘑菇,他谨记阿爸说过的颜色鲜艳的蘑菇不能吃,不认识的东西不能轻易尝试。
没油没盐的蘑菇倒也不是很难吃,小火烤熟之后很是鲜甜,他的好厨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
三只红面黄毛的小猴子蹿了过来,小孩儿把火堆移开了一些,把烤好的蘑菇递给他们吃。
吃了东西的猴子也不怕人了,有一只还跳到了小孩儿肩膀上吱吱叫着。
寂静的夜晚因为有了这些动物的陪伴好过多了,小孩儿露出了笑容,学它们挠挠脸,跟它们握握手,说说话。
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两三只猴子紧贴着他睡,软软的毛发倒是给他做了天然的被子,周围还有一群猴子在玩乐,还把他的草帽抛来抛去,或是戴在头上玩乐。
天气好了一点点,灰蒙蒙的云层还在,天边挂着一个浅浅白白的太阳,小孩儿心情好了一些,想着今天应该就能回到家了。
他取了阔叶上的露水洗脸,又去摘了些蘑菇烤了跟猴儿们一起吃,还有猴子给他摘来了几个野果。
吃完东西,他在猴子们的带领下,去附近树上摘了一些果子做储备粮,然后跟它们告别,“我要回家了,我家那边也有好多你们的同伴,记得有空要来找我玩。”
 
不幸的是,走了两天,他还是没有走到记忆中熟悉的地方,天又黑了,还开始下起了小雨。
这一带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大大小小的山洞不少,趁雨还没下大,小孩儿赶紧捡了一捆没被淋得那么湿的木条躲进一个山洞,洞口比他们家的屋子还大些,他先扔了几块石头到洞里,等了半响没见有什么动物蹿出才进到里面去。
火堆燃起,他才看清洞里还挺宽敞,跟家门前的菜地差不多大小,地面也比较干燥。山洞虽然遮住风雨了,但依旧阴冷,所幸雨没下大时他收集了不少干草树叶,把地面烧热了再移开火堆躺上去,倒也还算暖和。
肚子有些饿,吃了一天的水果胃里一直泛酸,但也只能忍者。
只能祈求明天不要下雨了……
睡着的时候做了乱七八糟的梦,一会梦见自己回到家里了,被阿爸拿棍子抽、罚跪,一会梦见自己一直在走啊走啊,却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一会梦见指甲长长的山鬼说要挖自己的心肝……
再次醒来是被饿醒的,手脚无力,他很绝望,自己是不是准备要死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阿爸阿妈了,再也不到自己的小伙伴了……
不,不能死……小孩儿想起了以前阿爸给他说过的狼孩的故事,他心里想着,小小的婴儿都能被群狼养大,如果我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那我也做猴孩吧。
他饥肠辘辘地给自己鼓励,然后就出洞找食物了,他采了一些蘑菇野菜,抓了两条蛇,还有幸淘到了一窝鸟蛋。
回到山洞里,他先把蘑菇野菜用洞口上方石壁流下的雨水洗净,然后把被淋湿的衣服脱下放到火堆旁烘着,先烤了一些蘑菇垫垫肚子,然后用小刀把蛇头割掉,剥皮,刨开腹部掏出内脏扔进火堆里,剩下的蛇肉就用削尖的棍子串好,烤好的蛇肉口感有点像鱼肉,没有别的佐料腥得很,他不爱吃,但这种时候别无选择。
外面的雨一直下下停停,都不是赶路的好时机。吃饱了小孩儿就躺在地上,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生活,脑海里想象了好几个版本的故事,如果自己成了猴孩,除了再也见不到阿爸阿妈会伤心,好像也是蛮不错的。
他那时候还没有上学,对时间也没有什么概念,在这林子里迷路已经不知道到底过了多少天了,阴雨绵绵扰乱了白天黑夜,好像才过了几天,有好像又已经过了几年。
终于有一天,天放晴了,太阳出来了。小孩儿又看到了希望,阿爸说过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是他们家的方向。
于是他又踏上了寻找回家的路。
下山沿着山涧走,山涧汇入小河沟,循着小河沟找到大河沟,照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就能回到家了。
在河沟边也比较容易找到吃的东西,大鱼抓不到,但是虾子螃蟹河蚌倒是不少,也容易捕捉,尤其是河蚌个大,有些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用小刀插-到两瓣蚌壳缝隙间切开,去掉青色的肠子淤泥,然后往火上一放,不多时蜯肉汁水就滋滋煮开了,蜯肉质较韧,没经过吐泥和其他佐料处理,闻起来就带了泥土腥气,但味道确实鲜美。
天气晴朗,食物充足,沿着河沟走了两天,小孩儿终于远远看到了半山腰树木掩映间,自家浅色的石屋。
他还在河里清洗了头发身子才回去。
家里没人,东西乱糟糟的,好像很久没人住的样子。阿爸阿妈应该在寨子里吧,于是他又下山往寨子里走。
天已经黑了,银盘似的月亮挂在天边,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大地,树影绰绰,一个小小的人影在两边长满茅草的小道上疾走,远处正在电鱼捉蛇的年轻男人吓得慌不择路,锄头都不要了,一头猛地往寨子里跑。
罗晓桂因为儿子的失踪哭坏了身子,此时正悲痛麻木地躺在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打开了。
失踪了整整九天的儿子回来了,身上的衣服还是她出门那天找的,被划破了一些,小脸和头发却都干干净净的。
年轻的父母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又哭又笑,末了小孩儿还被揍了一顿屁股。
族人敬山敬鬼神,纷纷说这孩子命大,在危险的林子打转了这么多天,竟然还能毫发无损地自己走回来,那肯定是山神庇佑。
却不想回来两天后,小孩儿突然高烧不止,寨子里的赤脚大夫给打针开药,仍不见好转。
又有人说,怕是山神不愿他下山,这是发怒了要把小孩儿的魂给勾回去。
罗小桂的外婆是寨子里的巫师,她摆了阵法,叫人抱来已经开始说胡话的小孩儿开始做法招魂。
浓雾又弥漫了古老的村寨,黑瓦黄墙的几间房子围成的空地上,香烛纸钱燃起,有人献上一只鸭子,佝偻着身躯的巫师直接用指甲割开了鸭子的咽喉取血,再拿沾了水的柚子叶围着小孩忽高忽低吟唱,香火燃尽之后,她把纸人纸花投入火盆中。
当晚,小孩儿便退烧了,魂魄也给唤了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把漫画改成更完整的小说了,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去看一看~
漫画版地址:http://www.u17.com/comic/118421.html
微博:覃子非非
 
 
 
 
 
第2章 第二章
经过这件事之后,陆百京夫妇便把孩子留在寨子里跟他太婆一起生活,九月份的时候,他开始和同龄人去上学。
陆月歌舍不得山上的伙伴们,但上了学之后他更爱读书,深深被书中描绘的世界吸引。
他们这个小寨子是没有学校的,只有翻过两座山,在靠近东边山下一个大些的村落才有学校,附近几个村寨的孩子都是来这里上学的,他们每天都要结伴翻山越岭地去上学。
陆月歌用树枝在沙地上算数,他已经8岁了,再从学前班读起的话,那就要多翻三年的山。
村里的学校管得不严,在山上的时候父母也有教他写字算数,他就直接跳了一级,8岁上了三年级,后来成绩也还可以,11岁的时候就直接去乡里读了初中。
乡里离寨子更远,还要住宿舍,只有周末才能回一趟家。
他用卖豆子卖草药存了几年的钱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每到周末便从乡里骑着他的小破自行车,颠簸五个多小时回到山下,然后把车推到小山洞里,用带刺的枝条把洞口拦好,再走路回到半山腰的自己家。
周末就帮父母干点活,见见自己的伙伴们,第二天下午又匆匆赶回学校上晚自习。
学校的学生多是从乡属村寨聚集而来,村里人读书晚,所以一个班的学生年龄差甚至有5岁。蒙仁峰就大他差不多五岁,跟他一个年级,但是不在一班。
陆月歌因为跳过级,所以年纪比班里同学平均还小两岁,男生们不愿直接叫他的名字,听着就像叫“陆月哥”,明明比他们小还叫哥,那不是被占了便宜嘛,所以就直接叫他陆月。而官话的“陆月”与“六月”同音,所以后来又简写成了“六月”。
  陆月歌的成绩一直保持在班里中上水平,人长得又好看,是很多情窦初开的女孩们暗恋的对象,甚至有大胆的女孩儿说等毕业了就嫁给他,给他生小孩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