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守株待“兔”’(玄幻灵异)——烦龙龙

时间:2019-03-11 08:19:54  作者:烦龙龙

 《守株待“兔”’》作者:烦龙龙

 
文案
 
江戎复手段卓绝,身份尊贵,还长了一张仙人一样的脸,奈何性格怪异,冷心冷情,此生唯一的追求就是力量本身。
  
  然后,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少年。
  
  少年正直到近乎愚蠢,江戎复完全看不上他,却偶然间救下了突然变得贪生怕死的少年,少年突然怂得像只小兔子,死乞白赖抱大腿求着他救了自己。
  
  双重人格?还是两个灵魂?
  
  再往后,江戎复又发现这个偶然出现的兔子虽然怂,但是却灵力充沛,完全不像一个没有学过法术的人。
  
  兔子:我真的没有学过啊,求放过。
  
  江戎复:晚了,过来给我看看这个,能弄出来不?弄不出来?那就别怪我了。
  
  兔子:…………
  
  谁不跑谁傻蛋。
  
  于是,江戎复开始了捉兔生涯。
 
  
  
  蛇精病起床气大于天攻*佛系随波逐流受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佑,江戎复 ┃ 配角:左思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你才进了猎魔人联盟五天,五你知道不知道,接劈柴割马草的任务就差不多得了逐妖魔的高等活儿?脑子抽了是吗?快回去!立刻回去!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一个幽灵围着一个少年转了无数圈,恨不得抽飞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狗头。
  
  ‘你烦不烦?我不接任务又哪里来的功绩点?没功绩点怎么去联盟的藏书阁?还想知道你怎么来的这儿,劈柴割马草能有什么用?’
  
  少年珍惜的抱着自己的铁剑,紧紧的跟着大队伍往前走,一边在心里和幽灵斗嘴,觉得自己明明是为了幽灵而努力却不被理解,简直是好心错付东流水,媚眼抛给瞎子看!
  
  ‘谁让你走捷径了?谁让你走捷径了啊!我等个一两年也没什么,你怎么就非得死犟着接难度高的任务?一口吃不成胖子你知不知道?到时候一不小心被弄死了怎么办!这可是真正的妖魔,不是山里的野兔子!’
  
  幽灵有些崩溃,不断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还飘到了少年的眼前,试图用他半透明的身体刷足存在感,让少年回心转意。
  
  要知道这货五天前才进入猎魔人联盟成了一个最低等的弟子,这会逞强去跟着真正的猎魔人去见识真正的妖魔,万一要是一个不好死了都没人给他收尸。
  
  少年被幽灵念的头晕,于是假装看铁剑的将手中的铁剑挥过了幽灵的身体,铁剑已经有些生锈的剑尖划过了幽灵的身体,荡起了水一样的波纹。
  
  少年脚步不停,直接穿过幽灵透明的身体,顺便还狠狠的瞪了幽灵一眼:
  
  ‘我又不是没见识过真正的妖魔,怕它们做什么?我们联盟的猎魔人会轻易除掉那些妖魔的,我过来能长见识,还能得到整整两个功绩点,那时候就能进藏书阁了,多划算,你是不是傻?’
  
  ‘你才傻!这个任务前两天已经折进去两拨道长了,那死相昨天你又不是没看到,还有跟上一个道长过去的那五个弟子,没一个活下来的,你一个新人凑什么热闹,万一这一回还除不掉那妖魔,你是不是要来和我一起当鬼?’
  
  幽灵大声训斥,感觉心累的无与伦比,别人看了麻烦都是往外推,就这货以为什么绝世大好事往上凑,真怀疑他脑壳里到底有没有脑子。
  
  然而少年郎心似铁,已经被那两个功绩点迷住了心窍,并且开始DISS幽灵:
  
  ‘这一回可是有三个猎魔人去那庄子呢,真正的内院的猎魔人,什么妖魔拿不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怕疼么?一个大男人…………’
  
  ‘一个大男人怕疼怎么了?谁规定一个大男人不能怕疼了?’幽灵出离愤怒了,他的世界可是一个和平世界,从小到大打架斗殴都没有参与过,这会儿在这里已经跟着左思归挨过好几顿打了。
  
  什么鬼附身,碰不到东西倒是真的,别人看不见也是真的,但是宿主被打他也疼竟然也特么是真的!
  
  这是歧视,一定是在歧视鬼!
  
  少年也出离愤怒了,简直怀疑附他身的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我不都是为了帮你吗?!能完成任务就好,你要什么…………’
  
  “刘道长,我们到了!”一个走在最前方宽袍大袖的道长突然回头,对着旁边的另一个道长说道,也打断了一人一鬼的斗嘴。
  
  少年立刻停止了和幽灵的日常斗嘴,转过了头专注的看向前方。
  
  那刘道长上前两步拨开了面前的树枝,已经有些泛黄的叶子掉了一片,露出了前方伫立在大路边的一座庄子。
  
  据说是有妖魔的那座庄子坐落在山脚下,周围有树林清幽,溪水环绕,其实十分的清致优雅,琉璃瓦,深青的砖墙,以及朱红色大门口细心雕琢的石狮子。
  
  就像是什么德高望重的隐士生活的地方。
  
  领头的道长整了整衣服,上前敲了敲门,门内很快就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小女孩的奶音:“来啦。”
  
  声音十分的幼稚细嫩,外面的众人都不禁一愣。
  
  朱红的大门很快就开了一条小缝,从里面探出来了一个小丫头扎着两只小辫子的圆脑袋,大眼睛扑闪着一片纯稚无暇的光芒:“这位客人,您找谁呀?”
  
  那道长一愣,迟疑着说:“请问这里是焦云付的庄子么?我们是遂安城分舵的猎魔人。”话说,这小女孩知道猎魔人是什么意思么?
  
  “道长。”小女孩清脆的叫了一声,中规中矩的见了一个礼,十分的聪明伶俐:
  
  “诸位道长远道而来辛苦了,不过主人现如今不在家,小女子不能请各位道长进去喝茶,道长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不妨说给小女子听,若是主人回来,小女子会立即告知主人。”
  
  小女孩咬字清晰逻辑通顺,那道长又是一愣,话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怎么听着一股子赶客味?
  
  那道人不禁有些尴尬,被另一个道长拨到一边:“我们那并非是为了你主人而来,分舵接到密报,这个庄子里养了食人妖魔,我与诸位道长一同前来,却是来捉妖的。”
  
  小女孩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哐当一声关住了大门,清脆的声音在门后响起:“爷爷,爷爷!有道长说庄子里面有妖魔!”
  
  外面的道长:………………
  
  很快的,朱红大门就再度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就颤颤巍巍的迈出了门槛,浑浊的眼珠子里满是疑惑和惊恐:
  
  “各位道长,各位道长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什么妖魔,这庄子里就我和囡囡两个人,平日也就只做一些扫撒的事情,怎么会有妖魔?”
  
  老人的身后伸出小女孩的脑袋,小女孩抱紧了老人的大腿,看着领头道人的眼光活像看着什么绝世大骗子。
  
  领头的道人完全撑不住被一个小女孩这么看着,讪讪的扭头,看向了另一个道人,就是隐隐处在中心位置的刘道长。
  
  刘道长取出一个罗盘,平和的笑道:“老人家可容我勘测一番?若是庄内没有怨气,我等自当离去。”
  
  老人战战巍巍将小女孩拨向了自己身后,陪笑道:“主人不在,我也不便请各位道长进主人的庄子里探查…………”
  
  “老人家且放心,我只需在庄外走一圈便可以了。”
  
  刘道人说完就结起了手印,罗盘上顿时泛起了淡淡的白光,他朝着队伍里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朝着一边踏了过去。
  
  刘道人的反应十分的淡定机敏,没有一点冒犯的地方,又展示了自己的能力,看的队伍中的少年眼睛里都泛起了星星。
  
  ‘刘道长真不愧是内院的呀!’少年在心里和幽灵对话,得到了幽灵一声含糊的回答。
  
  另个领头的道人又看了看庄子朱红的大门,看样子还不怎么死心,被探头出来的小女孩瞪了一眼,只得将嗓子里的话咽了回去。
  
  这孩子看他的眼光,怎么那么像是看着什么敌人?他们真的不是来骗银钱的骗子啊!
  
  半晌之后,刘道长走了回来,他脸色有些难看,缓缓的朝着队伍中的其中一个道长摇了摇头。
  
  “刘道长,没有?”那道长上前,果然见那罗盘上指针乱飘,没有一点光点落在固定的地方上。
  
  这个庄子里并没有妖魔!
  
  领头的道长也不含糊,顿时上前跟那个老人一拱手:“老人家,是我们打扰了,我等即刻回去分舵报告舵主,这便不打扰了。”
  
  说完,就干净利落的准备走人,倒是那个老人好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讷讷的说道:“那,那道长好走…………”
  
  陈道长收了罗盘,道长们就默默转身,朝着来路走了回去。
  
  一行人默默的走路,没有一个人说话,幽灵缓缓的横飘在左思归的肩膀上方,肚皮朝上看着天空,如同一条死鱼。
  
  他们正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旁边,有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
  
  幽灵猛地抬头,眯起了眼睛,朝着树林里迅速飘了过去。
  
  左思归所在的队伍依旧慢悠悠的顺着树林边的大路走着,反正城里马上就会宵禁,现在回去也进不了城,他们注定今晚是要在外面过夜了。
  
  “若是庄内没有妖魔,那么前几天几位道长是怎么死的呢?”
  
  突然,其中一个疑惑的出声,刘道长的结论当然是没错的,那么运回猎魔人分舵的张道长的尸体是怎么回事呢?
  
  “问的好!”
  
  一个清朗的,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一行人抬起了头。
  
  一个青衣飘飘的人从一旁的大树上跃下,展开了扇子放在唇前,他打量着十几人的眼光就像是看着一群待宰的小猪崽子,之后,慢慢眯起了眼睛。
  
  “当然是我杀的呀。”
  
  他的扇前露出了一抹锋锐的寒光。
 
 
 
 
 
 
第2章 第 2 章
  “冰玉九股扇!你是…………”
  
  领队的道长一脸震惊,他显然是认出了这一把扇子。
  
  “哎呀,好眼力!”
  
  那个青衣人手腕一折,就忽然出现在了领队的旁边,扇子挥了过去,领队的脖颈就飚出了一朵血花,领队道长匆忙举起来的桃木剑也被一斩两段。
  
  “可惜,实力并不怎么样。”
 
  青衣人合上了扇子,唇边依旧是潇洒的笑意。
  
  桃木剑是除魔的兵器,对上污秽的魔物就如同吹毛断发的宝剑,然而对上人所持的铁器就什么都不是了。
  
  更别说,武修本就是法修的克星,而他,正是武修顶尖的那一批!
  
  队伍中一片的安静,显然是被这逆转的一幕惊呆了。
  
  领队倒在地上,流淌出来的血液染红了身边的一大片地,他努力捂住了咯咯作响的脖颈,慢慢的倒了下去。
  
  “果然是邱峰那边的人!”刘道长猛地抢过身边一个道长的铁剑,朝着青衣人扑了上去,并且大声的下了指示:“快跑!回去告诉温舵主,青衣叛………………”
  
  一道寒光闪过,刘道长未说完的话被喷涌而出的血液堵在了脖子里,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挣扎了起来,他的铁剑叮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被青衣人踩在脚下。
  
  “刘道长真是个聪明人,可惜了,聪明人总是死的最早的那一个。”
  
  轰的一声火焰炸开,最后的那个道人手下掐着灵印,桃木剑又挥了出去,同时低沉的喝到:“还不快跑!”
  
  那道人的声音浑厚,说出的话竟然比那火焰炸开的声音还要响亮,愣在原地的十几个人一哄而散,尖叫着四散开来,只有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个掐诀的道人背影。
  
  那个道人一路上都没有怎么开口说话,但是在这个时候却留在了原地,没有一丝一毫自己逃生的想法。
  
  但是他也不是青衣人的对手。
  
  青衣人轻飘飘飞起,手中挟出几柄飞刀掷出,道人勉强躲过,青衣人已近在眼前,扇锋划过,血喷如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