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国色天香(近代现代)——南风歌

时间:2019-03-12 08:07:49  作者:南风歌

 

 
《国色天香》作者:南风歌
 
文案
墨里,作为一个地方戏班墨家班的惟一传人,他年少时讨厌被父亲逼着唱戏,抗拒将整个戏班数十人的人生扛在肩上。但他还来不及长大逃离,一场突如其来的拆迁毁了他自小生长的老戏园。戏曲日渐没落,师兄弟们四散谋生,向来专横的老父亲也终于放弃,他却在此时任性地将戏班接到了手中。年轻的班主带着落魄的戏班去往大都市寻找机遇,曾经的大师兄已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鲜肉,而那风头正劲的影视公司大boss竟然就是十年前拆了他的家的奸商。娱乐圈名利场都市繁华,且看小班主如何带着老戏班重焕新生。
 
万年甜文党,放心看`w`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里,燕凛 ┃ 配角:李少天,周飞,墨传风 
 
 
作品简评
墨里,作为一个地方戏班墨家班的惟一传人,他年少时讨厌被父亲逼着唱戏,但在戏曲日渐没落,师兄弟们四散谋生,向来专横的老父亲也终于放弃时,却任性地将戏班接到手中。年轻的班主带着落魄的戏班梦想去往大都市寻找机遇,曾经的大师哥已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鲜肉,而那风头正劲的影视公司太子燕凛竟然就是数年前拆了他的戏园的奸商。本文描写了没落的地方传统曲艺与时尚繁华的娱乐圈的新旧碰撞,墨里是一个恃美而骄却十分有担当的年轻班主,燕凛的家庭环境使他年少稳重,但面对少年时期的梦中情人墨里时既霸道又中二,欢乐多多。娱乐圈名利场都市繁华,且看小班主如何带着老戏班重焕新生,同时收获圆满的爱情。
 
 
 
 
 
第1章 
  这一天是二零零五年的初秋时节,金黄的落叶在街道上薄薄地铺展了一层,小城墨县街头巷尾的几家音像店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播放着徐怀钰、SHE等当红明星的新歌。
  向来悠闲的墨县人这一日却是难得的行色匆匆,人潮向着同一个方向涌去。
  那里是有些偏僻的城南。在县城的其他地区已然攀上全国范围内除旧立新的基建快车时,曾经作为老墨城经济娱乐中心的南城却渐渐被时代的列车远远抛下。
  墨县人习惯称呼这片区域为老城,自己居住生活的地方则是新城。两个城区仅有一街之隔,却仿佛穿越了一整个世纪节点的岁月。
  新城里高楼林立,马路宽阔整齐,绿化井然,沿街的商铺已然有了十几年后商业步行街的雏形。
  南边的老城。老城的道路还是青石板铺就,缝隙里生着不知道哪一年扎根下来的青苔,一年又一年地萌发着,层层堆叠起墨绿的色彩。青石板路的两旁,白墙黑瓦的旧式房屋被一条条蜿蜒的深巷连接。
  这里是被时代遗忘的角落,如果深巷的尽头突然转出来一位撑着油纸伞身着翠缕衣的仕女来,都不会令人感到丝毫意外。
  深巷的尽头自然是没有仕女的,深巷的尽头却是一个墨城本地人人皆知的戏班子。
  墨家班在墨城很有名,但没有人说得清这个戏班是什么时候开张的,它和墨城同名,它的主人以墨为姓。在墨城老一辈人的印象里,在他们还小的时候,那个墨家班就已经占着那处足有一亩多的大院子,每日鼓瑟丝弦乐声不断,上演着一出又一出只在墨县独有的戏本。
  墨家班的老戏折唱过了一年又一年,风雨不歇,年节更胜,一直唱到今天。
  它带着满身历史的尘埃,和这古意盎然的老城彻底融为一体。
  只是这些厚重的底蕴,并没能为它带来多少特殊的待遇。
  二零零五年的这个秋天,墨县吹风了好几年的南城开发项目终于启动。
  新上任的墨县县长野心勃勃,一心要在任上干出些政绩来。在经济增长作为首要任务的那个年代,老迈得如同苟延残喘的老黄牛的旧城区,自然成了肉中之刺,是墨县这艘即将腾飞的经济战舰上的废铜烂铁,不除不快。
  政府部门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办事效率高效得令人乍舌。墨县南城规划蓝图很快落定,项目招标业已完成。
  新成立的南城拆迁办已经对南城居民进行了第一轮意向调查,大部分人是拍手叫好的。虽说故土难离,但有新房子住谁又愿意守着不知道烟熏火燎风吹日晒了多少年的旧房屋,何况既分钱又分房,简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
  惟有守着一大片戏园子的墨家班,最是犯难。
  南城的大部分项目由三家地产公司瓜分,其中两家是墨县本地的,还有一家来自S市。能从地头蛇的嘴里撬走几块肥肉,知道些内情的人都猜测着,这家听都没听说过的S市方圆地产,背景大概比实力更深厚。再一听说老板姓燕,这猜测就作准了十之八九。连校园里的孩子都知道,S市有个名气十分大的燕氏集团,他们的衣食住行玩倒有一多半都跟燕家的产业扯不开关系。
  整个墨县最关心这件事的,大概要属墨家班那位年近半百的老班主了。
  墨家戏班的戏园子不大不小占地将近两亩,戏班里的老老少少几十年来吃住都守着这个园子。园子里有戏台,不时卖票开演。有人家办红白喜事要雇戏班的,方圆百里名气最大的墨家班是众人首选。下面的村镇庄户农闲赶社祭神时,墨班主就带着几十弟子巡村巡镇地演,有时候一巡就是几个月,从夏初巡到秋末,小半年都奔波在路上不得着家。但墨家班的这处大院子,始终是所有人心里的根。
  它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是倦鸟的归巢。有它在,就算在外再多风雨操劳,心里也始终是踏实的。
  而现在,这棵牵萦着戏班众人的大树,就要被连根挖起了。
  从项目放出风声到拆迁办上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墨班主原本还算乌黑的头发,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变得花白。
  如果是本地的房产公司,凭着他在墨县几十年的交情脸面,怎么也能缓和一下,还有商量的余地。
  偏偏他的戏班所在的这一大块地皮,正好落在了那外来的和尚手里。方圆地产派下来的办事员像个只会执行程序的机器人,一板一眼地扣着合同条款,丝毫没有商谈的余地,一直催着拆迁进度,催得墨班主又白了一大片头发。
  这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好在墨家班在墨县也并非等闲。光是墨家那个老旧的戏园子就比墨城所有的建筑历史都久,且墨城老一辈的人多是听着墨家班的戏长大的,墨戏中最有名的一出度狐仙,是老人们的流行歌曲,人人都能张嘴就来上一段。
  度狐仙是墨家班代代传唱的一出戏,每一任的班主在还是少班主的时候先要演上几百出的小狐仙。一年一年地演下来,从少年演到成年,一直到儿子长大了来接替,不是狐也成狐,不是仙也化仙了。
  老观众代表着资历,有时候也代表着地位。即便是县长,面对自己那个坚决维护偶像的老父亲,也是无可奈何。
  于是墨家班拆迁一事,就这样僵持了下来。谁也不退一步,谁也无法寸进,那一板一眼的办事员也没有丝毫办法。
  僵持了几个月,到了这个枫叶染黄的初秋时节,方圆地产终于又有了新动作。
  机器人办事员被召回,方圆地产的创办人兼董事长燕芳女士,亲自到墨县来了。
  这一下连县长都坐不住了,墨县这样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县城,什么时候来过这样的大人物?连忙着安排人员接待。
  不过这位燕女士却也省心,县长的安排全部挽拒,自己一行的全部事务由陪同她前来的侄子一手操办,自己却在旅馆里深居简出,基本不在人前露面。
  县长随即会意,不敢再去打扰那个看着就十分高傲不易近人的燕女士,转而与她的侄子燕凛交办事务。
  她这个侄子除了看上去有点……太年轻——就算衣着神情庄重成熟,那脸庞虽然俊美却仍显几分青涩,分明还是个少年人——除此之外,谁也挑不出一丝不妥来。
  这样一个还没长大成人的少年,待人接物如沐春风,雷霆手段样样不缺,商谈起项目细节也了如指掌,专研内行,几番接触下来,谁也不敢欺他年少就随意糊弄。
  总的来说,比之前那个四十岁开外的机器人办事员,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个段位。这位来了不过一周,就将之前一团乱麻的事务料理清楚,疑难事务重点推进,进度似乎一下子就快了起来。
  这边的进度快了,墨家班那里便越发火烧眉毛。
  墨班主四处托关系访人情,总算搭上了燕家这两尊大佛的线。关于墨家班戏园子的去留,也总算可以面对面地谈一谈了。
  为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大可能地说服对方留下墨家班,墨班主特意在戏园子里设下此处最高规格的酒宴,又请了墨县最有名望的各界人士来作陪。
  宴席八仙桌正对着的戏台也打理一新,幔布地毯都换上全新的,乐队从上午就已就位,将墨剧里最悠扬喜庆的乐音奏了一遍又一遍,从宴席这边看去倒是一派绮丽气象。整个墨家戏园子弥漫着前所未有的热闹氛围,乐音飘飘荡荡地传出去老远,吸引了墨城街头闲逛的闲人们都往南城凑热闹来了。
  墨班主卯足了劲儿要让这S市来的喝惯了洋墨水洋咖啡的大人物们切身体会一番传统艺术的魅力,晚上正席开演的自然就是墨家班最拿手的那一出度狐仙。
  度狐仙,度狐仙,最重要的自然就是那美若天人的小狐仙了。
  眼见着已经快到五点,宴席原定六点开始,客人陆续到来,墨班主穿着大褂长衫在门口亲迎。
  满面笑容地又迎进一位客人,一转身墨班主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掉了下来,抬袖抹了一把满额头的汗,招手叫来一个弟子:“小窦,快去看看!墨里怎么还没回来?!这都什么时辰了!他不知道今晚有重要演出吗?!”
  名叫小窦的少年也是一脸哭丧:“师父,我都看了好多回了,师哥影都不见。我让小春出去找了,还没个信儿呢。师哥向来不爱唱戏,我怕他是故意躲着,那谁也找不着啊。”
  “不肖子,这个不肖子!今天是能任性的时候吗?!”墨班主气得头顶冒烟,连连锤墙,“我稀罕他唱?!要不是度狐仙这一出你们都唱不了——哼,没出息,统统都没出息!你们气死我算了!”
  小窦缩头缩脑地听着师父的怒骂,心里也是连连腹诽。
  谁说他们都唱不了度狐仙?好歹都练了那么多年,一出戏怎么也能全须全尾地唱下来。
  只是狐仙那套行头太挑人,一班师兄弟谁扮上都不像仙,反而像一群妖怪出洞,恨不能一棒打死,还度化呢。
  长相都是天生天养,这么多年勤学苦练怎么就叫没出息了?
  小窦正垂首听骂满腹牢骚,冷不丁吃了一个脑瓜嘣,抬头看见一张笑脸,眼前一亮:“大师哥!”
  “少天,你来了。”墨班主对这个大弟子向来和颜乐色,也不骂人了,冲着面前高瘦的少年点点头,“快进去准备吧,宴席六点钟开始,六点一刻怎么也要开演了。”
  李少天没进去,转头四下看了看:“阿狸还没回来?”
  墨班主沉着脸色恩了一声:“你不用管,你先去扮上,我已经让人出去找他了。”
  “我刚从打工的酒吧回来,路上碰见阿狸的几个同学了。师父你不用着急,我去找他,保准误不了您的事。”李少天笑着说完,转头就脚步轻捷地跑走了。
  墨班主没有拦他,倒是脸色好了不少。
  小窦拍手道:“太好了,大师哥去找二师哥肯定回来,师父您不用担心了。”
  墨班主横了他一眼:“还废话什么,还不去后台帮忙!”
  小窦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地跑进了院子。
  院门内大红灯笼顺着走廊一路悬挂,四处人声笑语,丝弦婉转,笛萧和鸣,端的是一派繁华气象。在戏曲逐渐没落的这些年,已多年未有过这样的热闹。仿佛要将这古老的戏园子所余不多的最后的热量一气燃尽,在熄灭前的那一刻也要迸发出最耀眼的荣光。
 
 
第2章 
  墨城饭店是墨县条件最好的宾馆,也是墨县惟一一家四星级酒店,燕氏姑侄就下榻在这家酒店。
  尽管住的是小城里最好的酒店,酒店里最好的房间,向来养尊处优的燕大小姐还是不满意。燕芳一来就要求把整个房间里的用具都换上新买的,连沙发罩布也没落下。燕凛带人按她的心意布置了大半天,才勉强安顿下来。
  如今已经在这里住了八九天,燕芳本就不多的耐心就快要磨没了。
  燕凛正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认真地打理衣襟领带。抚平衣褶的指尖细长白皙,在镜前灯的映照下散发出清冷的色泽。深色修身的西服穿在颀长的还带着少年气息的身躯上,成熟与青涩的碰撞却显出几分鲜明别样的魅力。
  燕芳没有敲门,径直进了侄子的房间,身上穿着大红色火热张扬的衣裙,即便来了墨县就没怎么出门,脸上仍画着精致的妆容,她抱臂倚在门框边看着燕凛一丝不苟地准备出行。
  “你这样可真像你爸。不是六点才开始吗这才几点。”燕芳伸头去看客厅里摆放的时钟。
  “我不习惯迟到。”燕凛笑道。
  燕芳神情恹恹地抱怨:“你早该听姑姑的话,那些溜须拍马的饭局推了就是。听说是什么本地地方戏班的班主。都什么年代了,还唱戏,又不是京剧国粹艺术家,就是一群土老冒。看你这劲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见总统呢。”
  燕凛只是微笑地听着,并不打断她的连篇怨言。
  燕芳吹了吹艳红的指甲继续抱怨:“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琐碎,不是都有合同法规吗,我们照章办事,谁要不服就让他上法院。非要不死心来说情,没完没了的,我都烦死了。”
  “中国不比国外,人情是避不开的。能和气生财,何必赶尽杀绝。”燕凛笑道。
  “谁赶尽杀绝了,不是给他们钱的吗。给钱都不行啊,还要怎么样。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开什么房产公司了。”
  “姑姑,你明明把事情都推给我了吧。”燕凛哭笑不得,“你来这么多天就去逛了两回商场,买衣服也嫌麻烦吗。”
  “是烦啊,这里商场都没什么好逛的。”燕芳嫌弃地直皱眉,“闷死了,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破地方,我和姐妹们都约好要去英国玩了。”
  燕凛耐心听着她的牢骚,衣衫仪表也已打理整齐,拿起洗手台上的手表扣在腕上。转过身来的时候,几缕乌黑的发丝在额前滑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