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月老,不干了!(近代现代)——宋子瞻

时间:2019-03-12 08:11:35  作者:宋子瞻

   《我,月老,不干了!》作者:宋子瞻

 
  文案:末法年代,灵气稀薄,随机分配姻缘的三生石失灵,红线更是说崩就崩。
  刚入职的小月老苏昀不幸被派下凡间,为一位据说自己崩断了99次红线的霸道总裁牵红线。
  他每天隐身跟在霸总身旁,为他制造各种因缘巧合的机会。
  每天上班都只穿乏味的一套黑色西装?不行!必须提升衣品!
  于是苏昀打卡上班挣钱,订阅时尚杂志,为霸总搭配衣服。
  说话太毒舌不会哄女孩开心?不行!必须掌握彩虹屁的101种吹嘘方式!
  于是苏昀每天匿名给霸总发‘如何正确哄对象开心’的资料,在线教他撩人。
  他搓着小手,美滋滋地等待霸总相亲成功。
  只是苏昀不知道,他隐身时做的所有事情,假霸总真下凡天神都看!得!到!
  唔,有个小月老如此辛苦地暗恋自己,怎么办?
  是收了还是收了,这是个问题。
  下凡执行任务迫不得已隐藏身份的冷酷面瘫天神攻×自以为天神看不见自己于是每时每刻都在作妖的超萌小月老受
  HE,全程高甜,性感天神夫夫在线发糖!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昀,陆钺 ┃ 配角:小龙,秦无缘,斐容,郁宴 ┃ 其它:
    
    作品简评:刚入职的小月老苏昀不幸被派下凡间,为一位据说自己崩断了99次红线的霸道总裁陆晟牵红线。于是,他每日隐身跟随陆晟,记录他的性格爱好,又煞费苦心编织红线毛衣,匿名发送时装短信,最后甚至去公司打卡上班,想要攒钱帮助他相亲成功。然而最后,苏昀却震惊地发现,凡人陆晟,居然就是全天庭最为神秘的陆上仙。本文以苏昀隐身牵红线为主线,主角两人在‘我隐身了你肯定看不见我’和‘我看得到隐身的你但我就是不说’之间来回博弈,其中穿插着牵错红线嫁对郎、天神夫夫两人一齐破案等有趣环节。文章情节新颖,故事简单幽默,节奏轻快,人物立体形象鲜明,主角之间的互动和温馨日常更是甜蜜有趣,糖分充足,可以在闲暇时间给大家带来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
 
 
第1章 天上掉下个小月老
  天庭,月老司。
  苏昀抱着一团打了死结的红线,怀里揣了把剪子,蹑手蹑脚地走进堆放红线的仓库里。
  早上牵红线时碰上一个脚踏七张床的渣男,苏昀辛辛苦苦地给他捋了一早上的孽缘死结,还没给他解开。
  最后绝望的苏昀选择掏出剪刀,管他孽缘良缘,全部让他重头来过。
  他边刻意地放轻脚步走着,边回头注意身后有没有人发现自己的不寻常动向。
  毕竟有一个神出鬼没还老爱扣工资的司长在,他必须得谨慎谨慎再谨慎。
  躲在旮沓角里后,苏昀掏出剪刀,正准备咔擦几下暴力剪断红线上的死结时,耳边忽然如惊雷般炸起一薄凉的声音。
  “苏昀,你在做什么?暴力解开红线死结是要扣工资的。”
  苏昀反应极快地立刻改变了手里剪刀的落向,‘温柔小意’地修剪起了手里红线上几乎不存在的杂毛。
  他一本正经地瞎编道。
  “报告司长,这根红线好像有点分了岔,我帮它修剪修剪,绝无暴力解开死结的意图!”
  司长秦无缘眉梢微挑,他嗤笑一声,凉凉地说道。
  “噢?可惜红线还没有开发出分岔这个功能,当月工资扣除一百灵石。”
  被宣判扣工资的‘死刑’,苏昀原本故作镇定的表情瞬间垮了下去,头顶上的呆毛蔫蔫地伏倒下去。
  “司长说的是,我一定会牢牢记住司长对我的教诲,日夜诚心诵读一百遍。”
  “不过……”
  秦无缘没有理会苏昀拍的乱七八糟的马屁,他直视着苏昀,话锋一转。
  “现在有一个转正升职加薪的机会摆在你面前。”
  苏昀腾一下站起来,头顶原本蔫下去的呆毛瞬间炸起,他激动地说道。
  “司长,无论这个机会有多少困难险阻,您肯给我都是对我的赏识……”
  “去人间走一趟,帮一个人牵上红线。”
  苏昀刹那间冷静地坐下,埋头扯过旁边的红线,语气沉痛地说道。
  “……但是,司长,我觉得天庭更需要我这颗勤勤恳恳的小螺丝钉。”
  耳朵捕捉到‘去人间’一词时,苏昀立时就明白了司长为什么要把自己从旮旯角里拎出来,还刻意压抑着暴躁脾气和自己好言好语地说话。
  因为月老司虽有浩浩荡荡数几百号月老红娘,却找不出一个愿意下凡的人。
  原因无他,只因为近来天庭各司派遣人间的务工神仙在人间混得愈发惨淡了。
  小财神因为经营公司不善,挣扎在破产清算的边线上,每天吃着三块钱一碗的泡面,连颗卤蛋也加不起。
  最后只能靠怂恿他的神兽锦鲤多买彩票凄惨度日。
  而月老司不知是第几任驻人间的小月老,红线没牵成功,还把自己给绕了进去,被骗钱骗感情,最后蹲在江边嚎啕大哭说自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就在苏昀回忆历任下凡神仙悲惨往事的空档间,一人哭丧着脸,朝秦无缘踉踉跄跄地跑过来。
  他边气喘吁吁地跑着,边带着哭腔吼道,“司长!大事不妙啊!那人的红线又断了!!!”
  秦无缘的眉头狠狠一跳。
  飞奔过来的那人中途被散落在地上的红线团绊了一下,直接扑通一下摔倒在秦无缘腿边。
  苏昀看得胆颤心惊,那人却顾不得整理好狼狈的自己,顺势抱着秦无缘的大腿哭了出来。
  “司长!那人红线断了后,三生石上面的名字全线飘绿,绿得都快发光了啊!我们按照您的指示连续踹了好几脚三生石后也还是没恢复过来……”
  秦无缘死死盯着那人递上的姻缘簿子,姻缘簿子上原本浓重的墨色字迹正逐渐淡去。
  他的气息已经不太稳定,苏昀甚至隐约听见了天边因为他灵力波动过于剧烈而引起的雷电轰鸣声。
  “还有奉缘殿里大半的姻缘簿子都烧起来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备份啊!又要加班到天明了啊司长,我们的命怎么那么苦……”
  秦无缘闭上眼睛,冷笑数声,手指微微用力,空白的姻缘簿便被他不自觉地攥成一团废纸。
  苏昀从那数声冷笑听出了森森杀意,凉气瞬间顺着他的背脊攀延上来。
  秦无缘攥着姻缘簿的残骸,轻声说道。
  “挣断了足足99次红线,连累得三生石和姻缘宝册全部混乱,我们月老司上下几百人为了他通宵加班了不知道多少天,要不是我被禁止下凡,我非得走趟人间……”
  就在苏昀以为司长说要亲自出马帮那人牵上红线时,秦无缘扬起一个令人胆颤心惊的薄凉笑容,阴沉沉地一字一顿说道。
  “……亲自弄死他。”
  苏昀吓得瞬间把红线团给丢了出去,红线团被啪一下摔到墙角,委屈巴巴地又自己滚回了苏昀的怀里。
  秦无缘将手中的空白姻缘簿碎片往外抛去,碎片瞬间在空中燃烧殆尽。
  他话锋一转,“不过,没关系,即便我不能去人间,不也还有你吗?嗯,苏昀?”
  “你会去人间替月老司走这一遭的吧?”
  “司长,其实我……”
  “名衔和报告我都替你写好了,刚好天庭驻人间办事处的月老司分所还差一个人选,那便就是你了。”
  “……我其实只想在天庭……”
  “哦对了,我是不是还没有和你说天庭驻人间办事处的薪资福利?每月一万灵石起,年终奖和业绩奖另算,逢年过节有灵液等福利……”
  他话还没说话,苏昀立刻咻一下站起,也顾不得坠到地上的红线团,紧握着他的手,热泪盈眶地说道。
  “司长您别说了!人间才是我真正的归宿!那人的姻缘需要我的解救!您相信我一定可以帮那人牵上红线的!”
  一万灵石一个月!
  等他勤勤恳恳不吃不喝地攒个一百年,就可以买一间100坪天庭中心的房子了!
  秦无缘差点没有适应过来苏昀前后的转变,他沉默片刻,毅然决然地说道。
  “好,那你现在就下凡吧,直接神身下凡,也不用跟掌命司那边的司命求具肉身了。”
  “啊?司长,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
  “早一天下凡,早一天算工资。”
  “秦司长,其实我时刻准备着去人间,我现在就可以立马出发!一秒也不耽搁!”
  几乎是在眨眼的瞬间,苏昀将红线团塞进储物袋中,然后扛起了自己几乎空荡荡的小百宝囊,昂首挺胸。
  “司长,我们走吧!”
  半个小时后,苏昀背着司长交给他的‘神仙下凡新手大礼包’,将自己仅有两千灵石的百宝囊系在腰间。
  怀着赴死一般决绝的心情站在了通向人间的入口前。
  月老司通向人间的入口十分狭窄,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模样,周围简陋地围着一圈木栅栏。
  反正大家都不愿意去人间,下凡入口周遭的地方荒芜到落了厚厚一层落叶也没人去扫,完全配不上它十几万灵石一坪的地价。
  秦无缘站在他旁边,皱眉哗啦啦地翻着姻缘簿。
  “你去人间后记得随时跟我汇报那人的情况,争取尽快给那人牵上红线。”
  苏昀正低头望着黑黝黝的下凡入口,他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脚试探性地往里头伸了一步,然后又迅速缩了回来。
  这入口怎么比人间小说里的所谓诛仙台还要恐怖阴森?
  不敢跳。
  感觉这一跳过后,自己原本光明的神生就要落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秦无缘又回头望了眼月老司被毁得差不多的奉缘殿,心情糟糕程度更上一重。
  “只要你能够在一年之内给他牵上红线,我就给你另算五万灵石的奖金。”
  秦无缘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有一阵凉风拂过自己脸庞,伴随着那阵凉风的还有苏昀逐渐远去的话语。
  “司长我这就去人间了!时间耽误不得!一年之内我一定拿着那人的结婚证来见您!”
  秦无缘一抬头,发现下凡入口旁空无一人,萧瑟秋风卷着几片落叶覆住了苏昀刚才站的地方。
  “……”
  本还犹豫怎么跳会减小触地面积的苏昀已经以投井的壮烈姿势跳了下去。
  十七万灵石在召唤他,此刻不跳何时跳!
  早一秒跳,早一秒帮那人牵上红线,就能早一秒走上升职加薪迎娶高富帅的辉煌神生!
  “……他为什么要以投井的姿势跳下去?我是不是没有告诉他月老司连接人间的出口是相思树的树顶?”
  秦无缘面无表情地合上姻缘宝册,“算了,反正摔不死。”
 
 
第2章 捕捉十七万灵石
  S市,落秋山月老祠。
  落秋山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小山丘,矮到只用半个小时便可翻遍整座山,也没有什么珍奇的树木或者动物。
  唯有一座年久失修的残破月老祠和一棵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千年老树。
  工作日的清晨,落秋山上通往月老祠的公路上只有一辆黑色保时捷在高速开着。
  陆钺带着蓝牙耳机,接通了助理的电话。
  助理例行公事地给他汇报了他今日的行程后,提醒道:“陆总,半小时后顾总和您约好的商谈会就要开始了。”
  “嗯,我知道了。”
  助理顿了半晌,小心翼翼地问道,“陆总,那您现在在哪里呢?”
  车转过一个弯道后,月老祠的斑驳院墙出现在视线里,陆钺面不改色地撒谎道。
  “在去公司的路上。”
  车载导航的机械声音突然贴心地播报道,“已到达目的地落秋山月老祠,本次导航结束,很高兴为您服务……”
  高昂尖锐的导航声音清晰地传入电话另一头,助理沉默了一下,礼貌而又不失尴尬地说道。
  “陆总,那半小时后我在会议室等您。”
  “好。”
  挂掉电话后,助理站在陆钺的办公桌前,对着桌上那摞厚厚的文件无奈地叹了口气。
  落秋山在市郊,距离公司至少有两个小时的车程,陆总怎么可能及时赶过来?
  难不成瞬移过来吗?
  忽然间,陆钺的衣领里蹭地一下冒出一对小犄角,随后便是一对爪子。
  只见一条迷你版本的小龙用爪子扒着陆钺西装外套的领口,打着哈欠,懒洋洋地钻了出来,趴在陆钺肩上。
  它睡眼惺忪地朝车窗望了一眼。
  “陆钺,友情提醒下,从这里到你公司至少有两小时车程,你等下不会又要用灵术瞬移到你的办公室去吧?”
  急转弯过后,陆钺干脆利落地刹了车,肩上的小龙差点被直接甩飞到后车窗上。
  他将车停在月老祠百米外的空地上,解开束缚行动的西装外套,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衣便推开了车门。
  “嗯。”
  小龙被刚才突如其来的急刹车吓得整条龙不太好了,紧抓着陆钺的一缕头发充当安全带,尾巴因为受惊而窜出一点火星来。
  “我真的很好奇你助理买的心脏药是什么牌子的,居然可以承受住那么多次惊悚的办公室大变活人。”
  “还有陆钺,扮成普通人也要走点心,出门前记得看看天气预报,不要老是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穿得跟大夏天似的反人类……”
  陆钺面无表情地捏起小龙的尾巴,想要将小龙从衣服上揪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