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天才作家(近代现代)——o白野o

时间:2019-03-13 10:51:27  作者:o白野o

 

 
 
《天才作家》作者:o白野o
 
文案
《天才编辑》第二部。
原班人马演绎天才作家任明卿的晋神之路!作家编辑的群像人生!
不知来路的神秘编辑庄墨,加入濒临倒闭的《新绘》杂志社,找到被退稿五回的小作者任明卿,签下了他的人身约:“从此以后,你写的每一个字,都属于我。”
三年后,任明卿在中国作家榜颁奖典礼现场,接过榜首桂冠。
身为作家,只有一项职责:写好故事,养好编辑。
 
同系列文 《天才编辑》 《天才棋士》 已完结。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职场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墨,任明卿 ┃ 配角:田恬、玄原、舞蓝、烈火哥、叶瞬、白殇殇、徐静之 ┃ 其它:业界精英职场群像
 
 
 
第一卷 季度冠军 
 
第1章 
  不知来路的神秘编辑庄墨,加入濒临倒闭的老牌图书公司京宇,找到被退稿五回的小作者任明卿,签下了他的人身约。任明卿在庄墨的帮助下,补全四海纵横的遗作《浩荡纪》,打动了原作者的弟弟徐静之,徐静之同意投资京宇。股东大会后,庄墨正式接手京宇,紧锣密鼓地准备平台上线。
  任明卿写完了《浩荡纪》,被庄墨强制休息一段时间。他一个人待在家里比较无聊,庄墨带他到公司上班,搁眼皮底下安着。
  田恬一见任明卿,兴高采烈地与他打招呼:“太太,你来啦!”
  “你们搬家了?”任明卿回忆起上次来公司,办公区域好像不在这一层。
  “对呀!主编发财了,跟老婆复了婚,整个12楼又回到公司手里了!”田恬一逮到机会就八卦,“师父说,这是七年前的办公区域,落伍了。别人过来谈业务,一进门看到公司这么破破烂烂的,太low,就请了个设计师,让他轮流把两层办公区域好好规划规划。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在12楼办公,底下忙着砌墙刷漆呢!”
  “人变多了啊……这些都是新同事吗?”任明卿跟在田恬身边,对新环境很好奇。
  “没错!我们现在是网站,跟纸媒不一样了。网站生产的内容比出版多千万倍,就我们哥俩根本不够用。师父把之前京宇出去的老编辑搜罗得七七八八,跟退休返聘的主编一道组成资深编辑组,又找了一票跟我一样既宅又腐的二刺猿,以老带新呢!”
  京宇新招募的大多是有工作经验的编辑,知道这种以老带新有多不容易。
  大多数年轻人走上编辑这个行当,是因为喜欢看小说。然而因为网络平台的去中心化,网编真正入行以后很容易被操到怀疑人生。在阅读群体上,厂妹和低龄读者永远占据了大多数,这导致按照读者口味遴选出来的文章总是又臭又长,充满着“我操天日地后宫三千”和“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网编日复一日地看无线文、看数据、三陪作者,谈不上有什么成长,到最后都要心灰意冷。
  但他们能明显地感觉到京宇是不一样的。京宇始终坚持由编辑主导内容,让年轻编辑有更多的权限去把控呈现给读者的文字。
  年轻人是最懂年轻人口味的,但年轻人的口味并不意味着就是好的内容,甚至有时候不是市场需求。他们对各式各样的新名词、时髦梗有很高的接受力,但却压根不知道人家红在哪里。舞蓝做了一辈子内容,在文本层面非常有经验,他手把手教小编辑怎么改出一篇好故事,也教他们如何跟不同的作者打交道。
  舞蓝负责内容层面的调教,烈火哥负责市场层面的调教。京宇的编辑不仅仅要看内容,他们还要知道这个内容好不好卖,卖给谁,从商业层面思考如何变现和转化。大数据、各类榜单、政策转向、舆论热度……只有对行业有清晰地了解,才会有市场嗅觉这回事。编辑的嗅觉直接决定了所带作者的题材和风格,编辑的眼见也直接决定了作者的起始高度。
  任明卿走过硕大的会议室,看到里头黑压压的人头和幕布前比划PPT的舞蓝,忍不住把手贴上玻璃片:“你们还上课呀?”
  “对!师父说了,牛逼的编辑才能帮作者做出牛逼的内容,所以我们得不断学习!”田恬骄傲道。
  这不单单是因为他是轻阅读部的运营总监,也算是个小头目了;更关键的是,他进公司的时候以为整个编辑行当都快被端掉了,现在四面八方全是乌泱泱的人头,大家力往一处使,未来有盼头,这让他由衷地感到自豪,人也越发有精神气儿了。
  任明卿笑道:“半个月不见,倒是有了新气象,祝贺你们。”
  田恬毛手毛脚地把过他的肩膀,喜滋滋地跟他说悄悄话:“太太,我们还涨工资了呢!”
  “是吗?”
  “师父给整个编辑团队下了血本,新人起薪就是我当初的8554块,这还是试用期,提正了直接给到2万,简直枉顾业内标准!而且季度冠军那300万,哪个编辑的作者拿下,哪个编辑就可以分得10%的提成呢!”
  这个待遇,田恬一开始还觉得蛮不好意思的。但庄墨告诉他,自己之所以豪掷千金,是因为不论网站、纸媒甚至是影视公司,编辑团队就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现在为什么整个文化行业都那么乱?因为编辑没地位、没盼头,什么人都能来踩一脚,好编辑凤毛麟角,没有人去承担起作者与市场之间的中介职责,全都是瞎搞。
  让一个月薪3000块钱的人去做价值千万的作品、操出S级头部作者,这根本不可能,除非这个编辑个人素质非常优秀,运气又十足十得好。但如果有一个健全的编辑中心化机制,去给小编辑以成长、学习的空间,那才有可能源源不断地产生人才。
  一个行业人才断代,这怎么行?庄墨愿意花大价钱养着他们,就是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独当一面,挖到好作者、好作品。当然,半年出不了成绩,就打铺盖走人。
  庄墨是大公司出来的,给京宇定的规矩也是大公司的做派,鼓励良性竞争,不养闲人。
  任明卿本来还想开个玩笑,让田恬请吃饭,一听他月入2万,都顾不上说笑了:“我也想当编辑,你能不能帮我跟庄先生说说?”
  “要跟我说什么呢?”背后响起庄墨低沉清雅的声音。
  任明卿一回头,只见庄墨笑意吟吟地望着自己。
  “有什么事情那么难开口,还要田恬传话?”庄墨微微一挑眉,似乎对他背后说悄悄话很不满。
  任明卿被捉包,不好意思地跟他坦白:“公司待遇好,工资高,我也想来当编辑。”
  这段时间两人生活在一起,所有花销都是庄墨在承担。庄墨老说他赚钱不容易,版权合同走得慢,一年半载见不到一个子儿,不要他花一分钱。他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习惯自食其力,对此心有芥蒂。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他不想欠庄墨太多。他想找份稳定的工作,证明自己也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不需要庄墨照顾到这个份上。
  “太太,你的日常生活由我来保障,这是合同的一部分。之所以会主动承担这样的职责,就是希望你全身心投入创作当中,无需为生活所累。你是全职作家,另寻工作,是违约。”
  “可是……”
  “我不会让你从事其他工作,除非你要体验生活。而关于编辑这一行的所有素材,你都可以询问我。别忘了,我就是一个资深编辑。”庄墨不动声色地从田恬那里揽过任明卿的背,带着他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你当编辑,那置我于何地呢?”
  任明卿终于被他说服了,顺从道:“那我还是好好写吧。”
  他打算等《新房客》版权费用到了,再坐下来算算账,把该还的都还上。
  庄墨打消了他的异想天开,兴致高昂道:“我把办公室和隔壁间打通了,做了个休息室,你可以在里面写作——走,我带你进去看看。”
  “是吗?”任明卿喜出望外,金龙花园的写作环境确实不太好。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田恬特别想知道庄墨把总裁办公室装修成什么样了,听说里面是个套间,满脑子都是办公室play,迫不及待挤到任明卿身前要看个新鲜。
  庄墨推门而入,却发现身后跟着的是田恬,无意识地伸手挡了他一把,越过他,把老实等在最后头的任明卿牵到身边:“小心脚下,门框还没拆。”
  庄墨把任明卿迎进门,说笑间就把门关上了。
  田恬气得脸都青了,这对狗男男!看床不带我!
  庄墨压根就没注意到少了个大活人,引着任明卿走到里间看装修:“这个书桌摆在窗下,采光好,你试试高度怎么样,椅子可以调。书柜小是小了一点,不过放些参考书是足够的了。这张床你过来坐坐,够不够软?以后你写累了就可以睡个小觉。电视遥控在床头柜里,数字电视连着游戏主机,你要看电视还是打游戏都随你——小任老师,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你还满意吗?”
  任明卿被他拉坐到身边,兴致勃勃地环顾四周,又有点不大好意思:“我在这里码字,会不会影响你工作?”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工作。”庄墨答得彬彬有礼。
  “……谢谢,只是……我不是京宇的员工,占用你的办公室,会不会影响不大好?”
  “你是我的作者,在我隔间码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你有问题可以随时与我探讨,我也可以及时审稿,省时高效。”
  “好吧。”
  任明卿很容易被说服,而庄墨总有千万个义正言辞的理由不让他拒绝。
  “刚装修完还有味儿没散,对身体不好,走吧。”
  “你呢?”
  “我那间没怎么改装,关起门来味道也还好。”此地不宜久待,庄墨体贴地把他带回办公室里。
  两人参观完休息室,都有点小孩子般的兴奋。视线交错,庄墨忽然把任明卿按在自己的圈椅上,流畅地旋转了一周,撑住扶手,将他连人带椅拖到身下。任明卿被吓了一跳,不过对他偶然的霸道举止习惯性地纵容。
  庄墨居高临下地笼罩着任明卿,压低声音与他许诺:“那我们说好了,以后每天早上一起来上班,你在里头写书,我在外面办公,下了班一道回家去。”
  他凝视着任明卿的眼睛,说得悄悄,语气和平时全然不同,像在撒娇,又带点莫名奇妙的委屈劲,好像自己也拿不准这个人会不会答应,提前做好了要胡闹的准备。
  只是任明卿向来是哄着他的,笑道:“好。”
  庄墨直起腰,轻快地拉他起身:“走,我们去吃饭——中午想吃什么?日料好不好?”
  “随便吃一点吧。”
  庄墨最近老是带他出去吃,价钱贵不说,还特别隆重,一吃一两个钟头。任明卿回忆起近段时间的生活,除了吃吃吃吃吃吃吃,就是睡睡睡睡睡睡睡,虽然很快活,但他觉得自己像只小猪。
  “小任老师,美食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精致隆重的就餐又是美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从不带你去重复的店,是希望你对全城美食有深入的了解,以后可以用做写作素材。你那么着急拒绝,是对体验生活失去兴趣了吗?”
  从前庄墨这样说,任明卿可能就屈服了。但是他跟庄墨混熟了以后,胆子就大了。虽然庄墨性格霸道、歪理邪说一箩筐,不过说来说去都是想对自己好,他会鼓起勇气尝试着跟庄墨交流:“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也有便宜的美食,我想请你吃烤冷面。”
  庄墨微讶,沉默片刻后问:“你不喜欢我带你去的那些店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铺张浪费?”他用力在任明卿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很在意任明卿对自己的评价,他也后知后觉他的慷慨大方可能会伤到任明卿的自尊。
  “一开始确实会有这种想法。”跟庄墨出去吃饭,一餐起码在四位数以上,两个人随随便便开瓶獭祭,庄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在任明卿看来纯属花钱如流水。“不过考虑到你的经济实力和生活水准,会有这样的消费观也不足为怪。你赚得多花得多,外人没有评头论足的立场。”
  “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希望你不要因为钱的事跟我产生隔阂。”庄墨说得很真诚,还带点诚惶诚恐,任明卿不是外人,庄墨特别想知道他给自己打几分。
  “当然不会。我知道你没有看不起我,打心眼里当我是朋友,所以跟你在一起,我没有觉得贫穷很丢脸。不过我的经济能力确实承担不起这样的高消费而已,我也不想你总是埋单。”
  庄墨有些烦躁:“那你就不跟我吃饭了吗?”
  “我还是要跟你一起吃的。”任明卿矢口否认,“不过偶尔也让我请请你吧。虽然我请不起你那么贵的,可是烤冷面真的很好吃,走吧。”
  任明卿连骗带哄把庄墨牵走了。
  庄墨看他生怕自己不肯去的着急小模样,心中暗爽,又有点怀疑他就是想吃烤冷面。
  走到金龙小区附近的小店里,任明卿跟老板打了声招呼,驾轻就熟地打开冰箱拿了瓶冰峰给他,让他坐着喝,自己则走到前台点菜。上菜以后,庄墨咋咋称奇:“两碗水饺,两份烤冷面,两瓶冰峰,才不到30,这是什么年代的物价水平?太太,你真会过日子。”
  “这个好吃。”任明卿言简意赅地把自己的三鲜馅饺子夹给他。
  两人吃饱喝足,散步回公司。
  任明卿抬手看了看表:“真方便。我就想赶紧吃完回来写东西,我半个月都没有动笔了。”
  “我说过了,起码休息一个月,期间不许工作。”
  “……你是认真的吗?我以为你是在开玩笑……”
  “当然是认真的,你都不知道你的脸色有多差。”庄墨忍不住捏了一把他的脸,“写文是很耗心血的事,你花两个月赶完了《浩荡纪》,最近不宜再碰笔,要好好养养身体。最近平台要上线,我忙得脱不开身,非常抱歉,原本应该带你出国度假的。”
  “嗯?”任明卿越听越离谱。
  “嗯。”庄墨郑重其事地一点头,表示此言非虚,“等你成名以后,写半年休半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