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当失忆症遇上多重人格(近代现代)——林三酒

时间:2019-03-13 10:54:50  作者:林三酒

 =================

《当失忆症遇上多重人格》作者:林三酒
 
文案:
     结婚仪式上昏倒,发现自己原来失忆,一直爱的是个男人,那个男人还多重人格崩溃躺在病床上。简流芳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定被按下了狗血键——
 
扫雷:
1、本文主受,1v1,多重人格攻x选择性失忆受; 
2、作者菌脑洞一向很大,情节神展开是正常现象,本文架空未来向,小受会穿越进小攻的精神世界拯救他; 
3、作者菌智商小白,不喜请点右上角离开,勿人参公鸡~
4、微博名搜索:甜心小海棠,即可找到~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流芳,季右图 ┃ 配角:简流芳,季右图,黎嘉 ┃ 其它:多重人格,精神世界
 
==================
 
  ☆、盛大的婚礼
 
  简流芳,姓简,名流芳,虽然不是什么能够流芳百世的大人物,也没干什么能够流芳百世的大事,但他自认一辈子还是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小到大没叫父母操心,长相帅气,成绩优秀,不中二不叛逆,出国留学回来就在父母的期盼中,一头扎进家里的小公司踏踏实实从实习生开始做起,虽然晚婚,但也没叫父母为他愁娶,28岁就准备跨进婚姻的殿堂,爱情的坟墓。
  他的父母也没叫他操心,家里条件小康以上,但父母各自没有小三没有外遇没有婚外情,没给他造几个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就连不良嗜好也没有,可以当选Z国最恩爱模范夫妻。
  此时,这对模范夫妻正在红毯的尽头处站着,靠在一起微笑看着他。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
  白玫瑰,红玫瑰,气球彩带,礼炮香槟,结婚进行曲。
  没错,这是他简流芳的婚礼,他的手腕上还挽着头戴白纱,长裙曳地的新娘,他与她站在长长的红毯上,头顶水晶灯光璀璨,两旁满是面带祝福的亲朋好友。
  “流芳,我有点紧张。”
  新娘美丽的脸隐在薄薄的白纱后,露出一个清甜的笑,她的手挽得更紧了一些,生怕他跑了似的。
  安抚的拍了拍新娘的手背,简流芳心想,“生怕他跑了”一定是他自己太紧张了才会莫名产生的错觉!
  庆幸因为结婚,他的脸被当成调色板涂脂抹粉,将他的紧张一并和他的毛孔抹平了。比起新娘笑得甜甜的紧张,他的紧张才是真的紧张!
  虽说男人有婚前恐惧不奇怪,但恐惧到像他这样也是少见,天天做恶梦,每天醒来一脸眼泪水,觉得梦的内容很重要,偏又不记得梦里的内容,连好友们都打趣说看不出他一个大男人的身体里长了颗少女心。
  此时他站在红毯的这一端,脚下仿佛粘了强力胶,抬一步都是千难万难,头重脚轻,呼吸困难,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叫他转身快跑。
  他什么时候这么渣了?竟然想丢下婚礼上的新娘逃跑!
  一步一步,离仪式的舞台越来越近,婚礼的司仪是高价请来的专业主持人,正妙语连珠,逗得来宾们一阵阵的大笑。
  简流芳只觉得这些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似乎都隔了一层纱,听起来好不真实,不断升温的气氛和温度,让他的额上沁出汗来。
  主持人扬着声音说着千篇一律的台词:“各位尊敬的来宾,女士们,先生们,看!我们的新人,带着浓浓的情,带着深深的意,面带幸福的微笑向我们款款而来……我们看到新娘今天特别的美,偎着新郎显得甜甜蜜蜜,而特别帅气的新郎看起来似乎有点紧张还有激动,已经满头大汗了!”
  热烈的笑声和掌声震得简流芳的眉毛一抖。
  好不容易站在舞台的中央,主持人站在他们身边调侃了两句,然后开始耍着嘴皮子遛祝福词,不时的有掌声响声,双方的父母各自站在他们的两侧含笑看着他们。
  主持人介绍完新郎新娘,又介绍起两人的爱情故事,甜蜜的音乐配着巨大的PPT画面,主持人饱含深情的诉说着他们的相遇、相识,最终步入婚姻的殿堂,那些感人的经历似乎与隔壁厅的新人区别不大。
  简流芳忍不住回头去看,原本熟悉的照片被放大了无数倍后,亲密相拥的两人笑容中透着诡异的空洞和僵硬。
  他短暂的一辈子刨开所有平凡,只剩下一件不平凡的事,那就是他与此时挽着他的女人,黎嘉的相遇。
  他还记得,那时是他去美国留学的第二年,他走在路上的时候出了一会儿神,没有注意到一辆醉驾的车从身后向他冲过来。而黎嘉,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小姑娘,勇敢的冲到他身边,将他扑撞了出去。
  也是因为黎嘉,他才只是轻微脑震荡,而没有当场变成一具尸体。
  因为感谢,两人相识,因为在异乡,两人变得熟悉,日久天长,似乎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所以当黎嘉向他表白的时候,他找不到任何拒绝这个人美脾气甜又勇敢的妹子。
  两人自然便走到了一起,约会、吃饭、看电影,日复一日,然后见父母,谈婚论嫁,中规中矩,没有一丝意外波澜。
  此时,简流芳内心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问他,为什么要和黎嘉结婚,你真的爱她吗?
  他低头,怀着一生只嫁一次的新嫁娘格外美,花了三个小时画的新娘妆很对得起付给化妆师的不菲价钱。
  由此可见,扪心自问的答案操蛋地清晰到让他无法自欺。
  抬起手掌要对自己的脸上来两下,最终在这场合下简流芳手掌拐了个弯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流芳?你怎么了?”
  低头,正撞上黎嘉关心的眼神。
  简流芳只有摇头。
  主持人已经说完了他的预热词,气氛热烈到一个高度,开始婚礼的重要环节。
  “好,请新人面对面站好,新郎把右手放到心脏的位置,眼睛望着对面的女孩,我以爱□□义向你发问,你是否愿意接受对面这个漂亮的女孩为你一生的伉俪,在以后的生活当中,无论以后风雨阳光,逆境顺境,贫穷富贵,疾病和健康,都要用一个男人特有的责任感去爱她,敬她,呵护她,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你愿意吗?”
  简流芳看着黎嘉幸福中又带着娇羞的看着他。
  台下的亲朋好友开始起哄:“他愿意!他愿意!”
  他勾起嘴唇,抬手摸了摸黎嘉的脸颊,换来她一个甜笑。此时此刻,他比较不出是逃婚的伤害小,还是办完婚礼全了新娘的脸面再私底下离婚伤害比较小。
  “我——”
  话筒递在眼前,他的声音透过音响传遍整个大厅。
  观礼的宾客与新娘一起等着誓言的三个字。
  “愿——”
  声音仿佛传向了遥远的地方。
  简流芳的耳朵里嗡的一声,脑袋里撞进另外一个声音——
  流芳!救我!
  这个声音仿佛像是炸雷一样,简直振聋发聩,震得简流芳都忍不住伸手去捂耳朵。
  一张带伤的少年的脸撞入他的脑海,一双黝黑的大眼对上他的视线。
  流芳,救我。
  简流芳可以确定他没见过这张脸,可是,他又觉得自己肯定见过这张脸,只是看到这张脸,他的心口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揪住了,憋痛得说不出话来。
  是谁!
  这是谁!
  最后一个“意”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简流芳的头痛得厉害,捂着耳朵的手不由自主地去按太阳穴。
  “流芳!”
  黎嘉惊讶地看到简流芳的鼻子里一道血痕缓缓淌了下来,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大喜之日见血不吉,刚想喊人拿纸巾,却不想简流芳整个人摇晃了一下倒了下来。
  黎嘉抱着人跌坐在地,主持人和双方父母惊叫着围了上来,宾客里一片惊呼,不少人关切的围了上来。
  简流芳他坐倒在地,后背不知靠着谁,眼睛看出去都是一片模糊,头顶上的水晶灯炫出彩色的光芒。
  那张带伤的脸更加清晰起来,仿佛就在他的脸颊上方俯视着他。
  流芳!救我!
  简流芳嘴唇动了动,主持人帮忙来扶他,手里的话筒没来得及放下正贴在他的胸口。
  他喘息茫然的声音,透过话筒同样传遍整个大厅。
  “右图……季右图……”
  他没有看见他的父母,他的新娘因为这个名字齐齐变了脸色。
  简流芳迷迷糊糊的,他没有昏,但也不是醒着。
  他脑子里乱得很,他想起了一些事,关于季右图,那个盼着他去拯救的少年!
  他怎么会把季右图忘了呢!
  简流芳的神智再次清晰地归位时,身体已经到了医院。
  初时的激动平复,脑袋里那种裂开般的头痛也消失了,他闭着眼睛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父母以为他昏迷着,和医生说着病情。
  “简先生没什么大问题,流鼻血可能是之前车祸造成的大脑中的血块散开引起,现在已经自然止血没有什么问题。”
  “杜医生你不是说流芳脑袋里的血块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散开吗?”
  “简太太,这只是可能,我也说过,简先生脑袋里的血块可能随时会散开。”
  “那他的记忆……”
  “简先生的失忆是血块引起,现在淤血散了,记忆随时都可能恢复。”
  “……怎么会这样!”
  简流芳缓缓睁开眼睛,黎嘉、他的父母都围在病床边。
  他撑着手臂坐起来,黎嘉和他妈伸手来扶,他头不疼了,身体也没什么问题,避开两个女人的手,他沉默着从床上坐起来。
  “流芳,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是黎嘉的声音,简流芳转眼看向她。
  毕竟还是他对不起她。
  “嘉嘉,对不起,我们的婚不能结了。”
  想伸手摸一摸她的头发,手抬起又放了下去。这么多年说对黎嘉没有感情是假的,黎嘉之于他,不是爱情,更多的是友情、亲情,一个好朋友,一个可爱的妹妹。
  黎嘉的脸一下子白了,眼眶中浮起雾气,身上的白纱还在,此时却显得那么刺眼,这抹白色仿佛是在祭奠她还没来得及盛放便逝去的爱情。
  她不说话,她了解简流芳,就像她了解,他们的婚是真的结不了了。
  故意隐瞒的真相被揭穿的这天,终于也将她自以为的幸福戳破了,其实她不是不知道,简流芳不爱她,他看着她的时候,那种眼神,从来不是一个男人爱着女人时的眼神,她只是一直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对、对不起,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道别的话说得含糊而快速,囫囵着在嘴里滚过,黎嘉颤抖地手指拽着婚纱的一角,低垂着脑袋飞快跑了出去。因为跑得太快,简流芳的手上还溅到了一滴她转身时甩出来的泪珠。
  简妈妈来不及也没有脸面去拉住黎嘉,气得伸手去拉扯儿子:“你在说什么胡话,什么婚不结了,你让嘉嘉怎么办?让我们两家怎么收场?”
  简流芳面无表情,伸手一只手抹去手背上的湿意,手指无意识地摩挲,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看着他妈:“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我对嘉嘉没有爱情,如果硬要结婚生活在一起,才是真的对不起她……现在,关于我的失忆,你们没有什么要对我解释的吗?”
  “解、解释什么?”简妈妈抽了两口气,生气怒瞪着简流芳的眼神瞬间闪烁起来,视线不自觉地往旁边飘移,顿了好一会儿才哑了声音:“你,你算什么失忆,从小到大尿了几次床你都记得,你根本没问题!”
  简爸爸是个比较有书卷气的中年男人,他只是在旁边坐着时不时叹气,什么话也没说。
  简流芳看了眼简妈妈,轻轻吐出三个字:“季右图。”
  简妈妈坐在床前的椅子上,这把淡绿色的塑料椅子似乎在那一瞬间改变了物质结构变成了导电体并且通上了电流,电得她差点弹跳起来。
  “你……”未尽的语气疑忧中带命中劫难终于应验的颓然,从婚礼被迫停止时一直祈祷的侥幸终究没有降临。
  简流芳淡淡地点点头,应了一声:“嗯,我想起来了。”
  简妈妈本就已经苍白的脸上更是连一点血丝也没有,弯曲了脊椎骨,仿佛抽去了全身的力气,再说不别的话。
  落针可闻的病房许久没有传出一声声响,良久之后,简流芳才道:“季右图,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拜托收藏这文,也收藏作者菌哦~~~作者菌会一如既往地坑爹地~~爱你们~~~
开头写得不如意,重新修一遍~
 
  ☆、别吃我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对于每个男人来说,这都是人生最得意的两件大喜事。原本简流芳该怀着莫大的欢喜,抱着美娇娘半夜不睡、半晌不起,而不是现在这般天蒙蒙亮就在逛园子思考人生。
  国庆第7天,大部分的人还沉浸在放假最后一天的抗拒中,誓将最后一个懒觉一睡到底。
  静悄悄的园子一面临街,并无多少行人的街上卖煎饼果子的大爷和隔壁摊卖豆腐花的中年大叔闲聊着天,并且互相品尝了对方的商品,交流了可改进的良心意见。
  简流芳找了个长板凳坐下来。
  他从医院走了半个小时出来逛公园,又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研究人民群众对于早餐的选择喜好——
  虽然研究成效不佳,但他一点也感觉不到累,如果不是那些大爷大叔不时用一种生怕他一时冲动想不开上去抢劫他们带着葱香味的血汗钱的眼神瞥他,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站个半小时。
  昨天晚上他与简夫人最终不欢而散,“季右图”这个在他们家隐藏得很深的矛盾点被他无意识触发,他家温柔有礼的简夫人简直像中了咒,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变成毫无理智的“泼妇”,最后他的问题,以被疯狂的简夫人沉默半晌之后揍了一脸鼻血划上句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