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爱,是我们恰逢其时——青山自如是

时间:2019-03-14 10:13:30  作者:青山自如是

 =================

《爱,是我们恰逢其时》作者:青山自如是
 
文案:
  温柔□□受VS前渣后忠犬的公。
是的,为你排雷,攻前面是渣渣地,一章带过。
失恋了,所以开新文了。爱情没有了,梦想要有啊!!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婚恋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树、王彦和 ┃ 配角:陆畅豫、苏立 ┃ 其它:耽于美色
 
==================
 
  ☆、第 1 章
 
  结束了一天生活的的周树站在花洒下,闭着眼睛,让水流尽情的冲击自己,试图冲走自己的烦躁和难受。
  过了好一会儿,周树睁开眼睛,微微皱眉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窄腰翘臀,臀部丰满,这是王彦和的母亲谢兰选中自己的原因,据说自己这样的好生儿子。
  周树的母亲是小三上位,自己前面已经有了两个哥哥,周树出生的时候医生宣布自己有双生器官,五岁的时候就接种了宫针,所以从他懂事起他就知道他这一辈子只能嫁人,他是他母亲在周家的工具,也是他父亲在在这个上流社会的工具。
  他的父母的确对他很好,不过从小到大给他最好的培养都是教他礼仪,培养形态,一切的目的昭然若揭,他曾试过反抗,但是显然无济于事,他连自己出去闯荡的资格都没有。想到这儿,周树自嘲地笑了笑。
  周树平静地擦干自己的身体,穿上浴袍走出浴室就看见了今天谢兰给自己的东西,据说是能让自己生儿子的药。
  周树觉得自己这个婆婆还真是挺有意思的,不过也很可怜。至于谢兰说的要是他不行就给王彦和再找一个的话周树向来不放在心上。不是对自己有信心,他只是知道王彦和不是一个会受人控制的人,包括自己。
  想到这儿周树也就平静了,拉开被子,闭眼躺在宽大的床上。
  海顿公寓
  王彦和应酬完就径直去了市区的一所公寓,不是他的家,只是他给自己情人买的房子而已。王彦和不喜欢在酒店开房,陆宇昌的解释是王彦和怕被警察查房,那样上了头条有点尴尬。
  对此,王彦和不予置评,不过反正自己又不缺钱,买一套房子又能怎样呢,因此,对情人相当大方。
  现在已经是深冬,不过室内温暖如春。王彦和一打开门就看见穿着素色睡袍的张然慵懒的坐在客厅的毛毯上,盘着腿,光着脚,看着诺大的电影屏幕。
  张然看到王彦和今晚真的来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宽松的睡袍一下子垮落肩头,里面的风情若隐若现,“你来了。”语气里有几分明显的欢快,细品之下还有两份羞涩。
  王彦和今天心情不错,有几分调情的心情,挑起张然的下巴,“我不来你穿成这样给谁看呢?嗯,小妖精。”
  张然顺势搂着王彦和的腰,蹭了蹭后才把王彦和的衣服脱下来挂好。
  王彦和放下手中的东西,掐了掐张然的细腰,进了浴室。
  张然现在是电影学院大三的学生,大二的时候被王彦和包养。本来听说被包养他是不愿意的,但是碰了几次壁之后他就知道要想在这个圈子里出头有靠山是多么重要,真正走进这个圈子以后他也不相信有什么玉洁冰清。
  后来他被选中了,送到了王彦和的床上,看到王彦和的时候他是欣喜的,毕竟自己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个一个恶心的老头,即使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因为王彦和,他现在已经一跃成为二线明星,还拿了几个奖。这一年里王彦和对自己很好,要不是最初王彦和的助理吴长峰的警告,自己大概都要彻底深陷其中了。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一个小三。因为王彦和已经结婚了,是一个很俊朗的男人,但是自己并不放在心上,毕竟现在躺在王彦和身边的是自己不是吗?想到这里张然嘴角微微翘起。
  王彦和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半躺在床上发呆的张然,“你在想什么?”语气很淡,但是张然还是从中嗅出了危险的味道。
  张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双翦水秋瞳看着王彦和,顺势搂住王彦和的脖子,在王彦和的耳边轻声说:“在想你今天晚上会怎么吃我。”
  语气里自带的几分媚意让王彦和多了几分兴致,虽然知道张然没有讲实话,但是王彦和也不放在心上。顺手就剥下了张然的睡袍。
  张然知道规矩,自己每次要用的时候下面早就已经润滑好了,这一点让王彦和很满意。
  一个有意发泄,另一个故意迎合,这场春光无限长。
  第二天,王彦和按照自己的生物钟醒了,毫不留情的抽出自己留在体内的东西,虽然已经精神,但是王彦和没打算再耗时间在这事上。
  王彦和走进浴室后张然就醒了,后面一下子空了让他有种不适感,原来的他是会继续睡的,不过今天他不这样打算。
  过了半个小时王彦和才走过来打算拿自己的手表,刚准备转身,自己就被拽住了。看着凝视着自己的张然,王彦和觉得有几分莫名其妙,“有事?”
  张然咬了咬嘴唇,“我听吴助理说你已经结婚了。”
  王彦和的眼里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凉意,“所以呢?”
  张然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我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王彦和看了一眼张然,不耐烦地皱眉,慢慢地扣上自己的袖口,随意地说:“那你以后不用对不起他了,刘导的那部戏我会给你安排的。”说完转身就走了,毫不留情。
  张然看着推门而出的王彦和,一下子蹭起身,不过后面的疼痛让他根本下不了床,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爱痕,还有刚流出的液体,张然露出一抹不甘的表情,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从海顿公寓里出来的王彦和很烦躁,怎么一个二个都那么不知足呢?本来他对张然的温柔小意是很喜欢地,结果人家偏偏要做小狐狸精!
  打电话给吴长峰后,王彦和开车去了郊区的温泉山庄。他的神经病朋友陆畅豫要给他自己过三十岁的整寿生日,真的是脸大无比,不知道他家老爷子知道是个什么想法。
  一路通畅的到了山庄,看到诺大的包厢就只有陆畅豫一个人的时候王彦和更觉得自己是犯太岁了。“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完就是一声冷哼。
  陆畅豫看着满脸不虞的王彦和,摸摸下巴,“不对啊,我昨天晚上问过吴长峰的啊,你昨天晚上不是和你的小情儿共赴云雨吗,怎么还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陆畅豫皱着眉头,没过一会儿舒展开眉头说:“难道你那小情儿满足不了你?放心,要不兄弟再给你找一个一起飞?”说完还得意地拍了拍王彦和的肩。
  看着陆畅豫贱兮兮的笑,王彦和更是气不打一处,恨不得把身边的花瓶给扔过去把他嘴堵上,“闭嘴吧你!”
  为了不让自己生日这天见血,陆畅豫决定自己还是安分一点为好,“你老人家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啊,我记得那个什么然不是挺合你胃口的吗?那细腰,那没有肉的屁股,还有酥到骨头的声音,简直就是为你量身订做的。”
  王彦和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酒,晃了晃,“心太大了。”
  陆畅豫哦了一声,撇嘴说道:“感情是觊觎正宫的位置,那么不识趣。”
  然后陆畅豫舔着脸坐在王彦和的旁边,很耿直地说:“哥,要我说,咱们嫂子多好啊,那身材,那样貌真的是没得挑,说实话,就你包养那情儿的样子简直是在侮辱我们嫂子。”
  王彦和斜了一眼陆畅豫,没说话。他和周树第一次见面是在婚礼上,之后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基本上都是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记不清自己媳妇的样子,只记得结婚前自己母亲不停地在自己面前说周树一定能生个儿子,也因此对周树本能的反感。
  王彦和的母亲谢兰是谢家的大女儿,比起王家这样的老牌家族显然是属于暴发户的行列。不过年轻的王挺却喜欢那时候洒脱大方的谢兰,王挺不顾家族反对娶了谢兰,开始几年还好,可是后来谢父病逝,把家产基本留给自己异母弟弟,以及听到关于王挺的一些风言风语后谢兰整个人都变得极端,把一切都归为自己不是男孩,以及自己没有生个男孩,这一切直到王彦和出生也没有转变。
  陆畅豫看了看似乎已经回过神的王彦和,舔舔嘴唇,接着说:“我听我妈说,伯母可三五不时地召见嫂子。”
  王彦和看了眼不用说王彦和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会说些什么。
  随后王彦和剜了陆畅豫一眼,“先不要说其他,你先告诉我人去哪儿了,你不是要过生日吗?”
  陆畅豫嘿嘿一笑,贱贱地说:“被我家老爷子发现了,禁止了。”
  王彦和像看一个神经病一样看了陆畅豫一眼,然后走了。
  “哥,你陪我玩会儿呗。”
  王彦和头也没回,毫不留情。
作者有话要说:  今年的第一本新文,一定要在今年以前完结。
本来是打算多存一点再发的,但是我失恋了!!!难受,抑郁。前男友是十多年的男闺蜜,虽然商量着分了手,但是真的怕我们回不到原来,那样真的是痛不欲生了。好想奔去重庆揍他,让他爱开玩笑,要嘴贱!!!
我发誓,狗血进前面一点点,我写的向来是温馨的文啊!
第一章都锁,我跪!
 
  ☆、第 2 章
 
  车子开到市区后,王彦和鬼使神差地调转车头,朝榆林别墅开过去。这栋别墅是王挺送给王彦和的新婚礼物,位于市区的东方,位置很好,景色也不错,不过王彦和很少去。
  开门的是王婶,是王家的老人,看着王彦和回来虽然有几分吃惊,但是却很高兴,“先生你回来了。”
  “嗯。”
  “你要在家里吃午饭吗”
  “吃吧。”
  “诶,好,我再去炒两个菜就可以吃了。”
  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周树也很好奇是谁,毕竟在这个家里基本上就是他和王婶,转过头之前有很多猜测,只是确实没有想到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你怎么来了?”说完,觉得自己这话似乎也有几分不对。
  “这是我的家。”王彦和理直气壮地反驳。
  “哦”周树平静地应了一声。
  王彦和以为周树会反讽自己几句,但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平和,倒是有几分惊讶。
  王彦和坐在沙发的一角,仔细看周树,确实,很漂亮,和张然不同,周树更具有一种英气,屁股确实也很翘,大概是由于自己母亲生儿子的理论,王彦和对翘臀没有好感。
  周树不是傻子,自然感觉到了王彦和的打量,微微有几分僵硬,但是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大概王彦和也觉得这个气氛有几分异常,才开口说:“你在看什么?”
  本来想接一句看电视的周树发现电视剧已经没有播了,已经变成了娱乐新闻,主角似乎还是自己现在的丈夫。
  王彦和看了眼屏幕也知道自己问出了一个蠢问题,电视里的张然春风得意,对,昨天他拿奖了,顺带回应了有男性深夜出入他公寓的照片,王彦和不怎么在公众面前露面,别人不知道,但是认识的人看背影就知道是王彦和。
  难得有几分心虚的王彦和开口手:“我和他没有关系了。”
  “嗯。”周树也只是应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是是有千百种答案。不可否认,当自己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是王彦和的时候,他是有几分期待的,最开始的时候他心里也有和王彦和好好过的想法的,但是新婚之夜王彦和的冷漠,已经在床上的不管不顾,让周树失去了信心。
  因为周树的一脸平静,王彦和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糟糕透顶了,同时也觉得周树在给自己甩脸子,这让王彦和有几分怒意。
  直到吃完饭两人都是相顾无言,王彦和先吃完,吃完就去楼上书房了。
  王婶过来的时候周树还在餐桌面前。王婶最终没忍住开口说:“夫人,你还是给先生服个软,好好说说吧,先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要不然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王婶知道周树如今的形势,能依靠的大概也只有先生了,偏偏两个人关系还很僵。
  周树扯了扯嘴角,试图露出个笑容给王婶,不过还是没有成功。因为在周树眼里王彦和所有的讲道理都给别人,轮到他这儿都是不讲道理。
  周树以为王彦和待不了多久就会走,结果没想到吃完晚饭也没动,看来今天是没有走的打算,不过今天日子特殊,周树还真不担心自己。
  十点的时候,周树从浴室出来就看见穿着睡衣的王彦和已经躺在床上了。两个人虽然关系比较僵硬,但是两个人也不是没有睡过,周树也不别扭,径直从另外一边爬上床。
  过了会,王彦和合上书,把他那边的台灯关了后,周树也顺手把自己这边的台灯给关了,闭眼,平躺在床上。
  没过几分钟,周树就感觉到有热源朝自己过来,一双大手伸进自己的睡裤。周树下意识的侧了一下然后悠悠地说:“我今天不行了。”
  一瞬间王彦和都想去烧香了,今天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周树的样貌偏向于中性,自己都突然忘记自己这位媳妇是打了宫针的。“还有几天?”
  “三天。”其实周树还有一天,不同于女性,他们后两天行房是无碍的,但是周树下意识的撒了个谎。
  不能吃肉就只能睡觉,王彦和深吸几口气,干脆一把搂住周树的腰,睡觉!
  搂着自己睡觉是第一次,原来的王彦和根本不会这样做,完事之后基本上和自己泾渭分明。有点紧张的周树在听到王彦和平缓地呼吸后才渐渐睡去。
  周树是学历史的,大四的时候就和王彦和结婚,比起在图书馆埋头看史料,周树更喜欢去各地实地考察,但是王家给他的选择没有这个,要么在家里待着,要么在学校待着,周树选择了后者。
  下午有课,周树睡到差不多起床,自己旁边的位置已经冰凉,显然王彦和已经起床很久了,周树也没有惊讶,其实这是常态,客观的讲王彦和是一个有天分还勤劳的人。
  洗漱完换好衣服下楼,王婶刚从厨房里出来,笑眯眯地看着周树,“刚好,可以开饭了。”
  “好。”慢悠悠地走到饭桌前,看着面前明显不同往日的菜,周树一愣,“王婶,怎么那么多菜?”一边说一边扭头过去,结果入目的就是王彦和冷峻的面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