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名侦探柯南隔壁的杀手先生有盆米兰花(名侦探柯南同人)——猫荔子

时间:2019-03-14 10:43:15  作者:猫荔子

 =================

书名:名侦探柯南隔壁的杀手先生有盆米兰花
作者:猫荔子
 
文案
 
松雪伊上,没有什么优点,要是有,大概就只有和马路一样粗长的神经了…… 
松雪伊上的邻居总是不在家,唯一给他留下印象的就是邻居家门口那盆米兰花,于是秉承着‘邻居之间友好相处’的宗旨,松雪伊上很愉快的替它不负责任的主人照顾它,虽然只是单方面的……但终于有一天,他见到了邻居的庐山真面目,然而他的千言万语都在那一刻化为了一句:“哦呼。”,后来他才知道了邻居的名字——黑泽阵,或者……琴酒…… 
于是,松雪伊上的人生迎来了第一个转折点,这都怪那盆该死的米兰花! 
☆人物形象崩坏__ 
☆新手短篇系列_ 
☆苏苏苏,雷者慎入_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松雪伊上,琴酒(黑泽阵)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名侦探柯南
 
==================
 
  ☆、第一章
 
  略显昏暗的房间里,松雪伊上靠在床头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来到窗前拽着米白色的窗帘,“唰”的一声,温柔的阳光便毫不犹豫的涌了进来,昏沉感逐渐消失殆尽,一切都明朗了起来。
  站在窗前,松雪伊上打开窗,几只停驻在窗边的云雀倒是不怕生,用可爱的豆豆眼瞅着松雪伊上,发出清脆的啼鸣,算是初春的问候。
  “早安~”沐浴在晨曦中的少年轻快的笑出声,将冰箱里的面包片放在了窗边,用如水般柔和的嗓音说道:“明天也要来问好哟。”
  不知道云雀们有没有听懂,只看见他们歪了歪脑袋,然后继续享受美味的早餐。
  半个小时后,松雪伊上抱着一盆才洗好的衣服出了门,不紧不慢的将衣服晾在了走廊边上,没拧干的衣服边角上聚集了一颗凸起的小水珠,在晨光中泛起淡淡的金红色。
  果然,这种天气最适合晾衣服了。
  抖落了手上的水珠,松雪伊上又不自觉的望向他邻居家门口的那盆米兰花。
  这栋楼一共七层,刚好不用按电梯,而他所住的第七层一共就两个租客,一个是他自己,还有一个,便是自从搬来以后就没见过一面的邻居。
  虽然房东告诉过松雪伊上他的邻居很忙,但……松雪伊上蹲在那盆病殃殃的米兰花旁边,该不会是自己被讨厌了吧……
  不禁叹了口气,一人一物竟显得毫无违和感。
  路过的微风将米兰花枯黄的叶子吹落了几片,松雪伊上有些纠结的皱起了眉,就算再忙,也不会连照顾一盆米兰花的时间都没有吧!
  可怜的小米兰……
  稍微思考了一下,松雪伊上还是翻开了书架上那本落灰的《花卉大全》,修长的手指轻抚上书页,一句一句默读起来。
  十分钟后,松雪伊上蹲在小米兰的一旁,按照书上的指导小心翼翼的将适量的清水倾洒在盆中,又把小段小段的鱼骨埋在了土中。
  这样就差不多了吧……然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松雪伊上又猛地站起身,完了……要迟到了啊!!!
  几乎连跑带喘的踏进了自己工作的甜品店,松雪伊上在死亡0.1秒前来到了自己的战地,挂上了标准的松雪式致郁…咳…治愈微笑。
  一旁的店长坂本杉高深莫测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手中的笔记本轻轻打在松雪伊上的头上:“下不为例。”
  松雪伊上摸了摸脑袋,一脸歉意:“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为了庆祝你的‘下不为例’,我决定给你一个奖励。”
  “什……什么奖励?”松雪伊上的第六感告诉他,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虽然他不是女孩子……
  坂本杉:“我送你一份加班经验值大礼包。”
  今天晚班的清水奈奈:(^^*)
  今天领了大礼包的松雪伊上:。゜゜(□`)°゜。!!
  “妈妈。”来买甜点的小女孩拽了拽她母亲的衣袖:“什么叫做‘微笑中透露着疲惫’?”
  那位母亲愣了一下,看了看站在收银台旁边的松雪伊上,弯下腰小声的贴在小女孩耳边说:“看看那位哥哥你就知道了。”
  听觉灵敏的松雪伊上:……
  于是在晚上9点40左右,松雪伊上才顶着一副死鱼眼回到了家,迫不及待的扑进了沙发中,紧紧抱着毛绒绒的绵羊玩偶给自己充电,再也不想迟到了……
  好不容易回城复活的松雪伊上拎起了水壶来到了走廊给小米兰浇水,兄die,你大哥我回来了~
  浇完后还不忘摸摸小米兰的枝桠以示安慰。
  专心打理小米兰的松雪伊上没有抬头,连邻居家的门露出了一条不透光的细缝都不知道,但很快,那条缝便不见了,仿佛一切只是错觉。
  关上门的男人点上一支烟,由暗转明的火光在静谧的浓黑中格外刺眼。
  呵,多管闲事。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果然特别短小……_(??`」 ∠)__
 
  ☆、第二章
 
  松雪伊上似乎真的在栽培植物的方面很有天赋,这从只过了一个星期便开始恢复活力的小米兰就可以看出来。
  小米兰已经没有了先前枯瘦的憔悴模样,翠绿色的叶片一片叠着一片,紧紧挨着一起,于暖阳中静静积攒能量,给人一种生命蓬勃的感觉。
  不久,阳光便开始收敛,大雨不约而至,天色渐渐昏沉,远方的景色变得不太真切。
  “咔嚓”松雪伊上抬头,发觉邻居家的门正缓缓打开,门开的很慢,就像是故意卖关子一般,这让松雪伊上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终于,在门开了一半后,门后露出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虽然松雪伊上是个孤儿,但也有良好的素养,然而当他看清那个男人的面容后,第一反应不是礼貌性的‘你好’而是……
  “哦呼。”松雪伊上微微呆愣。
  那个男人立刻眯起了眼,眸中冰冷之意毫不掩饰。
  松雪伊上这才回过神,发觉了自己的无礼行为,不禁涨红了脸,慌乱的站起身:“啊,那……那个……抱歉,你长得太标致,所以我有些走神……了……”
  说完后松雪伊上就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话也太轻佻了吧怎么听都像是在调戏对方……
  冷风吹过,一阵无言的尴尬。
  许久倚在门边的男人开了口,声音很低沉,却不见温柔:“你的名字。”
  松雪伊上微微愣了一下:“松……松雪伊上。”
  这时松雪伊上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神秘的邻居。
  男人的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黑色的大衣将他紧紧包裹,银白色的长发从肩头滑落,肤色略显苍白,墨绿的眸隐匿在黑帽的阴影之下,让人不寒而栗。
  半开的门开始渐渐合上,松雪伊上忍不住又向那个男人靠近了些:“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松雪伊上突然的靠近让男人下意识紧绷起来,男人不留痕迹的瞟了一眼松雪伊上后才稍稍放松,眼神冷的可怕:“黑泽阵。”
  接着黑泽阵,或者说是琴酒狠狠关上了门,巨大的声音把松雪伊上吓了一跳:“还有……不要多管闲事……”
  松雪伊上摸了摸鼻子那个“闲事”估计就是指小米兰了吧。
  然而看着脚边正在风中嘚瑟的小米兰,松雪伊上抿了抿唇,对着已经关上的门喊道:“其实我可以继续帮你照顾小米…呃…米兰花的,我不怕麻烦。”
  没有听到任何回复,松雪伊上便又喊了一句:“那我就当你默认啦。”
  依旧没有回应,松雪伊上吐了口气,黑泽君大概是不想麻烦自己吧……虽然态度有些恶劣……但其实就是害羞~
  松雪伊上望着淅淅沥沥的雨如此想到。
  第二天,仍然在休假的松雪伊上很早就起了床,开始例常的浇水任务,但很难得的是,他遇到了门口的琴酒。
  松雪伊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早上好,黑泽君。”
  靠在门旁的琴酒点燃了一支烟,碧绿的眸看向松雪伊上,呵,就像一只毫无自觉的兔子。
  松雪伊上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沉默而尴尬,缓缓提起了手中的水壶给小米兰浇水。
  “我觉得我说过,不要多管闲事。”琴酒冷冷的说道。
  松雪伊上摆了摆手:“没事,我不怕麻烦。”
  琴酒没再开口,只是懒懒的靠在一边,锐利的眼神时不时扫过松雪伊上,还带着些许意味不明的探究。
  浇完水的松雪伊上放下水壶,稍微松了口气 看来黑泽君没有介意我继续照顾小米兰啊……
  白皙的手指挠了挠脸颊,松雪伊上轻声道:“黑泽君是要去上班了吗?我们正在下雨,要记得带伞哦。”
  琴酒慢慢收回视线,两只手插在衣兜里径直向楼梯口走去,黑色的皮鞋踩在走廊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望着琴酒离去的身影,松雪伊上愣了愣,黑泽君是没有伞吗?这样可是会感冒的啊!
  想到这里,松雪伊上跑到房里取出自己的伞就追了出去。
  连绵的雨几乎遮挡了视线,但松雪伊上仍然能看见不远处淋着雨走的琴酒,银白色的长发凌乱的贴在身后,因为沾了雨水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
  狼狈?不……应该说是有一种意外的美感……
  不对,现在可不是发花痴的时候,松雪伊上撑开手中的深蓝色方格伞冲到了琴酒身边,努力将伞举到琴酒头顶,但因为自己不如琴酒高所以只能微微踮起脚,一副艰难的模样:“黑泽君,请带这把伞去上班吧,否则淋了雨会感冒的。”
  琴酒停下脚步忍不住看向身旁衣着单薄的少年。
  少年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紧身裤,脚上的绵羊拖鞋还没来得及换就跑了下来,沾了不少泥水,而在撑伞时因为过大的动作幅度所以淋了不少雨,白色的衬衫被打湿紧紧贴在少年的身上,勾勒出瘦弱的身躯,栗色的短发也因雨水的缘故变得一深一浅。
  心中莫名有些烦躁,琴酒将口中的烟吐到了地上 冰凉的雨水灭掉了最后一丝火星:“你是白痴吗?”
  “唉?不……我……”松雪伊上有些意外,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傻愣愣的看着琴酒。
  “啧。”琴酒伸出戴着黑皮手套的手接过快要倾倒的伞,稳稳遮在两人头顶,肆虐的雨愈来愈大,一切都湮灭在了雨声中。
  松雪伊上揉了揉酸软的胳膊,轻快的笑道:“黑泽君,路上小心。”
  暗色中的笑颜如此迷蒙,如此真挚,琴酒又忍不住烦躁了起来……
  松雪伊上打算一口气冲回楼上,却倏地感觉头上一重,头顶传来阵阵温热,开阔的视野被黑色遮掩了一半,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烟草味,但意外的不反感。
  抬手摸了摸,松雪伊上有些发怔,这是黑泽君的帽子吗?
  “黑泽君?”松雪伊上两只手捏住帽檐,有些疑惑的开口。
  琴酒的绿眸扫过对方因戴着略显宽大的帽子而有些滑稽的模样,重新点燃了一支烟,没有回答。
  然而松雪伊上却明白了什么似的冲琴酒笑了笑:“谢谢。”
  接着便转身冲入了雨中,两只手下意识护在帽子上,冷冷的雨水顺着帽檐滴落到地面上,绽开一朵又一朵水花。
  黑泽君还真是温柔的人啊……
  离去的人越来越远,琴酒相背而行,绿潭般的眼眸中没有然后情绪,不知深浅。
  呵,果然是个白痴……
作者有话要说:  琴酒的帽子什么的……我要花痴了啊
 
  ☆、第三章
 
  “呼……”晚上刚洗完澡的松雪伊上穿着柔软的绵羊造型连体睡衣缩在沙发里喝热牛奶,不断冒出的热气于玻璃杯上方翻腾,如晨雾一般。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松雪伊上笑了起来,咽下最后一口热牛奶,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厨房,下雨天的话,下班回来喝一杯热巧克力也是不错的选择。
  松雪伊上的厨艺很好,特别是在甜点这一方面,毕竟他在甜品店工作了两年啊 还是甜品店的吉祥物……咳,不对,是高级甜点师才对。
  花了一个小时左右,松雪伊上才将做好的热巧克力倒入了没用过的保温杯中,啊……好香啊……不行不行!这是给黑泽君的!
  强忍着流口水的冲动盖上盖子,松雪伊上一手拿着洗好后烘干的帽子,一手拿着才做好的热巧克力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走廊。
  松雪伊上坐在门口的木椅上,将保温杯放在了木椅旁,怀里紧紧抱着那顶黑色的帽子。
  余光瞥见小米兰时,松雪伊上微微笑了笑,打开走廊上的灯将这个小生命拍了下来,发到了朋友圈。
  松雪伊上:看我照顾的小米兰~( ` )
  清水奈奈:难得放一次假你就把时间花在这上面了?(*`*)智障
  松雪伊上:我陶冶情操!
  (皿`)
  坂本杉:你有没有一种成就感? →_→
  松雪伊上:什么成就感?_?
  坂本杉:吾家有儿初成长。(ω)
  松雪伊上:这是我家小弟!
  (╯‵□′)╯︵┻━┻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比喻?松雪伊上又瞟了一眼小米兰,好像……的确有种奇妙的成就感……是吧,小米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