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家猫(玄幻灵异)——青小雨

时间:2019-03-14 10:44:13  作者:青小雨

   《家猫》作者:青小雨

 
  文案:三元是一只普通的散养家猫,但又不太普通。因为他还是一只正在修炼中的八尾猫。
  他的长相算不得好看,脸上一半黑一半白,因此常被路上的小孩嘲笑。不过没关系,猫的审美和人不一样,在三元看来,那些挂着鼻涕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人类小孩更是丑出了新境界。
  三元:连毛都没有,头那么大,身体还那么僵硬的人到底有哪里好看了?
  直到他遇到了沈颜,江湖人称“二爷”的年轻男人,三元体会到了人类所谓的“真香”是什么意思。
  三元:沈颜嗷嗷!真香!为了你付出我所有的尾巴都可以!
  沈颜:……什么鬼东西?=_=
  *本文所有人物内容均为虚构。
  *现代架空,奇幻,猫X人,HE,短篇。
 
 
第一章 
  三元是只黑白牛奶猫,脸上一半黑一半白,配合着一双死鱼眼,常被路人小孩嘲笑。
  不过那些小孩也只敢嘲笑而已,如果胆敢向他扔石头,他会让他们尝到被猫爪所支配的生不如死的滋味——这份笃定和自信是三元从街头流浪狗领袖大黄处获得的,毕竟大黄干仗干不过他。那么大的狗都干不过他,区区人类小孩,细手细脚还没毛没尾巴,怎么可能干得过他呢?
  因此三元得出了人类(小孩)不足为惧的结论,至于成年人,三元目前还没遇到过审美低下的人类,毕竟他只要往阳光下一躺,或者只是坐在墙沿下发呆,就会有路过的成年人类拿手机给他拍照,嘴里直呼:可爱!太可爱了!
  因此三元得出结论,人类(成人)堕落愚蠢且无可救药。
  三元像往日一样,坐在报摊上晒太阳,黑色的尾巴盘在脚下,只尾巴尖一点白色轻轻一晃一晃,代表着他的心情正舒服惬意。
  他想着午饭吃什么——当然这由不得他选,那得看他的主人,一个七十岁没牙的老太太愿意给他弄什么,按照昨天前天大前天的菜谱来看,估计是猫粮加鸡胸肉,真是没意思透了。
  但他依然很惬意,那点烦恼很快就被抛到了脑后。
  他并不觉得中午只吃猫粮和鸡胸肉到底有什么不妥,不如说,没有吃的才是不妥。
  “好可爱啊。”
  好听的女声在头顶响起,三元不为所动,毕竟他已经听习惯了。
  一只白色一只黑色的耳朵尖微微动了一下,表示他在不经意地听,但他的目光依然落在报摊上,他柔软的脚下踩着一摞杂志和报纸,大片彩色的图画在他的世界里是一片毫无波澜的灰白色,密密麻麻的字他也看不懂,他只是在发呆而已。
  “抬头,抬头,咪咪?咪咪?喵?”女声不依不饶,嘴里发出逗弄的声响。
  三元觉得很无趣,为什么所有人类都以为猫叫咪咪?为什么他们明明发音不标准,却坚持要“喵”地叫?这高贵的音节岂是区区人类能学会的?
  虽然这样想,但三元还是抬起头看了一眼:那是个打扮得很新潮的女人,踩着细高跟,穿着一条长裙,肩上披着薄衫。她微微俯身,胸口露出大片柔嫩的肌肤,乳-沟若隐若现。这若是一个正常的男性看见,估计少不了心里飘飘然,但可惜三元不是人类,所以他无动于衷。
  他打了个哈欠,露出尖尖的虎牙,粉舌上密密麻麻的倒刺看得人心惊,仿佛在告示着人类,他们曾经并不是这么无害的动物。
  咔嚓——
  手机拍照的声音响起,三元舔了舔鼻尖,换了个姿势拿背对着女人。
  打哈欠有什么好拍的?她是想研究我的牙齿吗?还是我的舌头?啧,卑劣的人类。
  那女人还想再凑近一些,三元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从报摊上一跃而下落了地,尾巴和身体几乎绷成一根直线,一溜烟的速度就跑不见了。
  “哎!”女人不满地嘟嘴,“怎么走了,真是的。”
  她惋惜地翻了翻自己拍下的模糊的身影,一直等在不远处的车上下来一个身高腿长的男人,男人看起来很年轻,细长的丹凤眼显出几分风情,他的轮廓很柔和,但五官英挺综合了这种过于柔媚的感觉。他大步走过来,站在女人身后,恭敬道:“大小姐,我们该走了。”
  女人转头看了男人一眼,语调变得讽刺又冰冷:“怎么是你?我不是说了,不要让我见到你。”
  男人微微低头,不卑不亢道:“这是邱先生的吩咐。”
  “吩咐。”女人转过身,裙摆飘逸,她上前一步挨近男人的耳边,涂着鲜红指甲的手轻轻搭在男人肩膀上。这个动作让她看起来仿佛小鸟依人般温顺,但她吐出口的话却十分恶毒,“怎么吩咐你的?在他的床上吗?你们当时在做什么?嗯?”
  女人微微抬头,看着男人毫无瑕疵的侧脸,说不清是嫉妒还是恶心还是别的什么,一字一句道:“你是怎么讨好我爸的?你前面还能用吗?”
  男人一语不发,后退一步拉开了距离:“请大小姐上车。”
  女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走到马路对面拉开了车门,转头道:“沈颜,你没资格跟我同乘一辆车,给我走着去。”
  男人放开了拉车门的手,站到了路边:“是。”
 
 
第二章 
  三元慢悠悠穿过篱笆院墙回家时,老太太已经给他准备好了饭,果然是猫粮和鸡胸肉,碗里还有半颗鸡蛋黄。
  三元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路冲过去吃了起来,他在外头晃悠了大半天巡视领地,现在正是饿的时候。
  他一边吃,一边喉咙里发出呜呜呼呼的声音,仿佛吃得很香。老太太拿着棉被过来院子里晒,看着他道:“回来啦,小畜生。”
  三元抬起头看她一眼,耳朵尖动了动,随即又埋头苦吃。
  老太太住的地方夹杂在几个公寓之间,几乎像是独立出来的小世界。后院用篱笆围起来,院子里杂草丛生,老太太一个人也不好打理,只在院子里搭了晾衣杆,平日就晒晒被褥。
  这院子大半时间,是三元用来呼朋引伴的聚集地,连流浪狗首领大黄偶尔也会来作客。
  三元囫囵吃完饭,他吃饭的速度向来很快,跟个铲土机一样。
  他跳上院子里放着的几块破砖上,仿佛是坐上王位一般,慢条斯理地舔起了爪子,顺带再洗个脸。
  老太太脾气不大好,总是骂骂咧咧的,此时也一边骂三元一边晾被褥,三元只当自己听不见,尾巴盘在脚边,半眯着眼居高临下地蔑视人类。
  他正想着一会儿去哪儿睡个午觉,就听前院传来了乒乓的声音,老太太回过头,骂骂咧咧地弯着腰瘸着腿循声而去。
  三元嗅到了空气里紧张的气味,他从砖头上一跃而下,飞快地溜过老太太脚边,率先到了前门口。
  玄关外已经站了几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为首一个男人长得很是高大,戴着墨镜,不可一世地看着老太太,手里晃着一张纸。
  “这都多久了!”男人道,“赶紧签了这个搬走,你好我好大家好!”
  老太太抿着缺了牙的嘴,一副耳背的样子:“什么?要给我三个亿?”
  男人:“……”
  老太太啊啊几声,背着手佝着背,说:“老太婆没几年好活了,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睡在上头吗?”
  男人怒道:“你别跟我装聋!”
  老太太深感赞同:“我也觉得你眼瞎,不然在屋里戴什么墨镜啊?”
  男人摘了墨镜,脸上露出一截刀疤,看着格外狰狞:“他奶奶的,你听不懂就算了,一分钱你都别想拿到!兄弟们!给我拆房子!”
  三元愤怒地喵了一声,竖起了背上的毛,冲着为首那人的脚就咬了一口。
  “混蛋!”男人吃痛,三元却一下溜了,男人连他的毛都没摸到。
  “想抓到我还早得很。”三元哼哼两声,蹲坐在门口看着几个警察跑了过来,对着屋里的人喊了什么,那几个人立刻就跑了。
  老太太疲惫地坐下来,目光放在遥远的地方,不知道在看什么,隔了会儿才叹了口气,打发走了警察,又回去继续晾被褥了。
  就算是对着警察,老太太的脾气也是很不好的,这会儿又自言自语骂道:“来这么晚,干什么吃的。现在的人啊……世风日下……”
  三元抬起后脚挠了挠耳朵,鼻子动了动,看到从头顶飞去过一只蝴蝶,一下就把刚才的事忘到了脑后,追着蝴蝶翻出了篱笆院,沿着墙角跑出去了。
  同一时间,市区中心一栋大酒店里,最顶层的总统套房内,几个人或坐或站,正聊着什么。
  一个穿着西服,身材修长精干的男人站在窗边,双手插兜,背影笔直,目光淡淡地看着窗外密密麻麻的车流和人流,面上很是冷清。
  客厅沙发里,隔着茶几,两三个人相对而坐,桌上摆着好看精美的点心,沙发后还站着几个保镖似的人物。
  男人没有去听他们在说什么,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日光从他英俊的侧脸上洒下,像一副定格的油画般美丽。
  不知道什么时候,客厅里的谈话停止了,男人转过身来,还没反应过来,先迎头被扇了一耳光。
  “大小姐!”
  “二爷!”
  惊呼声四起,被叫做二爷的沈颜没有表情,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女人。
  女人长相十分美丽,就是此刻的表情实在算不得好看。
  她冷笑:“狐狸精,这么喜欢勾搭男人,你怎么不去做鸭?上我这儿秀什么来了?嗯?”
  沈颜道:“我不知道大小姐在说什么。”
  “你故意站在这儿,故意让锦先生看到你,不是吗?”女人道,“连我的相亲都敢打扰,你知道他一直在看着你吗?到底是我相亲还是你相亲?”
  女人说完又阴森地笑了:“你猜猜,如果我把这事告诉爸爸,他会怎么惩罚你?”
  沈颜无动于衷:“大小姐不是不想来相亲吗?这应该是好事?”
  “我不想来是我不想来!那是我看不上他!”女人道,“那跟他忽略我是两码事!”
  女人烦躁地一挥手:“你赶紧滚,我会将这件事告诉爸爸,你就等着死吧。”
  沈颜从头到尾没有一点表情,仿佛是个冰雕的娃娃,对女人微微一点头,退后两步,随即转身带着人离开了。
  门被关上,女人咬住鲜红的指甲,露出了厌烦又恶毒的表情。
 
 
第三章 
  那群讨厌的家伙又来找茬了。
  三元恼火地坐在墙角,看着这些两脚兽凶神恶煞地欺负一个老人家——虽然他平日也对老太婆颇有些怨言,但那是他,这里的地盘都是他的,连大黄都得礼让他三分,这些两脚兽又算什么东西?
  他可以对老太婆趾高气昂,想搭理就搭理,想走就走,老太婆还不是得乖乖给他准备好贡品?这些两脚兽可没资格享有同等的待遇。
  三元炸着毛,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嘴角的胡须微微抖动,露出一点虎牙来。
  这回没人报警,谁让老太婆总是对邻居恶言相向,并且毫不领情呢?几个大汉将屋里一通乱砸,还砸坏了两个灵位牌,老太婆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就跟他们拼命,几双皮鞋在屋里一通乱踩,将刻着 “长子、亡夫”的名字踩得支离破碎。
  三元发出“喵呜”一声尖啸,这跟他平日慢悠悠的声音不同,带着点凶狠和尖利,声音短促且急切,一爪子狠狠挠在两脚兽的手腕上,又踩着一个人的膝盖跃上另一个人的肩膀,对着对方的耳朵一口咬下——
  “嗷嗷啊——!”男人惨叫出声,伸手过来抓三元,三元灵活躲开,瞬间从肩膀上又跳到另一个人的头顶,两只尖利的爪子在人脸上一顿挠,然后竖着尾巴背着耳朵,呲溜一下跑进了后院。
  “该死的猫!畜生!”男人怒道,“把猫给我交出来!”
  老太婆拿着菜刀狠狠剁在一人手边,将那人吓得退后几步,说:“没看到什么猫!滚出去!”
  “你今天不签也得签。”这次的人却没有那么好打发,男人狞笑着,侧头呸出一口唾沫,抬手挥了挥。
  几个大汉跑到老太婆身后将她架了起来,其中一个抓着她苍老满是皱纹的手,几乎要将那双手给按折了,硬逼着她在合同上按了手印。
  “混账!你们是混账!我不卖!”老太婆大叫,“放开我!我要去告你们!”
  “你大可以试试。”对方笑了一下,将合同书收好,拍了拍,“给你一个星期时间搬出去,否则我们来替你搬。”
  说完,男人一挥手,又嘶了一声揉了揉耳朵,转身走了。
  “大哥,这得去打狂犬疫苗……”
  “该死的……”
  “大哥放心,那肯定是附近的流浪猫,兄弟几个一会儿就去给你抓来。”
  说话声渐渐远去了,三元从后院探出脑袋,耳朵微微耷拉下来,看着瘫坐在玄关口的老太婆。
  老太婆头发乱了,衣服乱了,手腕微微红肿,低着头看着地上碎裂的灵牌。
  好一会儿,她才幽幽地叹了口气,也没哭,却看得人心里难受极了。
  三元耳朵一动,听到门外汽车发动的声音,他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合同——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看起来应该很重要。
  于是他立刻转身冲了出去,一跃跳上墙顶,看着树下路过的黑色轿车,“喵”地一声扑了下去。
  ……
  繁华的市区中心,购物广场附近最高的银色大厦里,反光的玻璃映出四周的灯红酒绿,却唯独映不出屋内的场景。
  叮咚——
  门铃响起,片刻后一个声音道:“沈先生?您在吗?晚餐给您送来了。”
  繁复的复古地毯延伸至浴室门边,门被打开,一双赤裸白皙的脚落在地毯上,随即带着滴滴答答的水珠到了门口。
  门被打开,门外的服务生露出殷切笑容:“沈先生,您的晚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