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女友大我二十岁(GL百合)——怕指甲的阿挠

时间:2019-03-19 09:15:54  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

  《女友大我二十岁gl》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文案:
  一觉醒来,她穿越到23年后,小女朋友变成了中年富婆。
  她们还能继续吗?
  被留在原地的人是怎样度过这些年的?
  不老女神金牌主持人x穿越温柔御姐
  束烟:“你是爱之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应竹晚:“都爱”
  【同性可婚】
  【甜文,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竹晚,束烟 ┃ 配角:乔顾,印诗蔓 ┃ 其它:
  ==================
 
 
第1章 穿越
  一觉醒来天已经快黑了,应竹晚从床上艰难的坐起来,盯着昏暗的窗外好半天人还是蒙蒙的,这次她好像睡的异常的沉。
  她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下意识伸出手想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但是半天也没能摸到,她没在意,只是下床打开了灯。
  昏暗的屋子立刻被刺眼的灯光填满。她微眯着眼睛,缓了好久才彻底睁开。等她看清房间里的事物的时候,她彻底蒙了。
  刚租下来,置办的新家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陈旧?
  床和家具都是租房时就有的,租的时候只是有些明显的划痕,现在却俨然一副要塌了的架势。床靠外的一侧已经快要和床体分离,床板的一角已经往下塌陷。衣柜和桌子看着没有明显的损毁,但颜色却比她记忆里暗淡了很多。
  应竹晚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这并不是她昨天刚买回来的那个,而是她从没见过的款式,表盘是拆分开来的,一直在转动,她有些看不懂,但上面显示着的日期她却是看清了:
  2041年12月16日
  这是怎么回事?她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年份一下子增长了23个单位。她记得今天下午是束烟主持人的决赛,她因为工作没能去现场,而已经加班一天一夜的她实在太累了,想睡一会儿再起床给束烟做晚饭,等她比赛回来。
  谁知,她一睁眼,家里就变成了现在这陌生景象。
  应竹晚看到时间的第一反应是,表坏了,可是破旧的房间又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她穿越了
  她穿越了人生23年。
  恐惧瞬间涌上她的心头,她想马上给束烟打电话,想让她告诉她这不是真的,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手机。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记忆里,从这扇窗户可以看到路边微弱灯光,可现在却只剩下黑暗。
  正当应竹晚想开门去找束烟时,门先一步开了。目光交汇的一瞬,两人都愣住了。
  应竹晚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那张脸她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本来让她熟悉的脸上,却写满了她不熟悉的成熟,望着她的眼神,也是她不理解的忧郁深邃。
  应竹晚刚要开口,门又被从外面关上了。
  刚刚的人是她的束烟吗?是那个小自己三岁,活泼可爱的女朋友吗?如果是她,为什么她的眼神让人这么陌生呢?
  应竹晚的喉咙瞬间发紧,眼眶十分酸涩。她想打开门,门外却像有千金重的巨石抵着一般,任她怎么用力,也开不得半分。
  她只能趴在门上哭,身体一点一点的从门上滑落,最后瘫坐在地上。她一下一下的用头撞着门,她觉得自己这是在做一场荒诞的噩梦,她想提醒自己赶紧醒过来,她的束烟还在等她做晚饭。
  可是疼痛是那么真实,她的面前依然是陈旧的房间,虽然这房间里的很多东西几乎都没变,墙上还挂着她们之前放大的合影,合影里的她嘴角微扬,束烟靠着她,笑的灿烂。
  在应竹晚撞累了停下来的时候,门又开了。
  应竹晚抬头看着门口的人,她穿着黑色的大衣,浑身冒着寒气,因为低头的动作,微卷的长发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
  束烟蹲下身,揽着应竹晚的胳膊,把她扶起来。她眸光深邃的看着应竹晚,平静的说:“你终于回来了。”
  面前的女人,成熟,富有韵味,尽管保养的很好,但仍然能从细微处看出岁月的痕迹。
  应竹晚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说:“不,我一直都在。”
  束烟没有反驳她,她只是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披到了应竹晚身上。应竹晚清晰的感觉到了衣服上冬日的寒气。
  束烟抿着的嘴角向上动了一下,说:“这里的衣服都旧了,外面还在下雪,先穿我的吧,我带你……回家”。
  束烟穿着乳白色的针织衫,鹅毛大的雪花落在她肩膀上也一点都不明显。应竹晚看着束烟成熟稳重的背影,刚刚强忍下去的酸涩感又上来了。她一声不吭的跟着束烟进了一辆名车里。尽管庄竹晚不认识车的牌子却也能看出它价值不菲。
  两人一路无话。车开了很久,最后停在一个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应竹晚跟着束烟上了电梯,进了一间看着就很贵的高级公寓。
  束烟一进门就给应竹晚拿了鞋柜里仅有的一双棉拖鞋,她自己则是穿了双一次性拖鞋。
  房间看起来不算太大,但却比她们之前租的公寓要大很多,屋内的装修很淡雅,不像楼道里那样富丽堂皇。
  束烟脱了大衣后,回头问还站在门口的应竹晚说:“喝水吗?”
  应竹晚点点头。
  束烟转身走了,不到一分钟,端了杯水出来,放在茶几上,对庄竹晚说:“你先在这坐一会儿,我去做饭,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应竹晚有些拘谨的端着杯子轻轻嗯了一声。
  听着厨房里忙碌的声音,应竹晚想到了她们在一起的第一年,她过生日那天,束烟买了很多食材,说要给应竹晚做一顿满汉全席,结果做了六个菜,只有一个能吃的,剩下的全都被束烟生气的倒掉了。
  想到这里,应竹晚放下水杯,走向厨房。
  束烟换下了针织衫,穿着宽松的t恤衫,外面围着淡粉色的围裙,长发松松的挽在脑后,娴熟的往锅里放着各种调料,根本找不出半点之前笨手笨脚的样子。
  应竹晚说:“需要我帮忙吗?”
  束烟转过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人,说:“不用了,马上就好了。”
  应竹晚自顾自的点点头,又回到沙发上静静的坐着。
  不一会儿束烟就端着菜出来了,她带着应竹晚到餐桌前,给她拿了碗筷,淡淡的说:“吃饭吧。”
  应竹晚依旧局促,她默默的吃着饭,不敢看对面的人。她穿越了二十三年,原本比她小三岁的女朋友,现在却大她二十岁,而且现在的她让她觉得很有距离感。无论是她昂贵的跑车还是豪华的公寓,亦或是,冷艳的气质。
  吃完饭,应竹晚提出要刷碗,被束烟拦下了,“不用了,家里有洗碗机。”
  应竹晚讪讪的收回了手。
  收拾完后,束烟带庄竹晚进了一间卧室,卧室很简洁干净,只有床和简单的家具,没有一点居住过的痕迹,应该是客卧吧,应竹晚想。
  束烟大概讲了一下房间里高科技电器的使用方法后就关门走了,走前深深地看了应竹晚一眼,说有事叫她,她就在隔壁。
  束烟走后,应竹晚忍了一晚上的眼泪,彻底绷不住了……
  而隔壁的束烟也不好过,关上房门的她,彻底失了力气,她无力的靠在门上,泪水随之布满了她的脸。
  每天去她们曾经的房子,是她二十多年的习惯,只要她在本市,就从未间断过。因为,她怕她有一天会回来,怕她找不到她,所以就在她拿到第一笔主持的佣金后,立刻买下了那个房子,并把钥匙放在她们以前约定的位置。
  二十三年了,她第一年第二年的时候还会每天盼着下班,下班后马不停蹄的冲回她们的家里,看看她有没有回来,但是她体会到的是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空荡的房间。
  后来,她学会了越来越淡定的打开房门,然后安静的在她们的床上坐一会儿,再回到只有她一个人的房子,就这样重复了二十多年。
  今天,她照常平淡的打开门,却对上了那个人的双眼,那么清澈温柔的眼神,深深烙印在她心里的眼神。
  她愣了几秒,她开始以为,是由于她太过疲惫而产生了幻觉。大衣下,她用力的握着拳头,并不长的指甲却也将手掌按的疼痛,她这才相信,她,回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时,束烟突然害怕了,她立刻关上了房门,紧紧的靠在门上,用力拧着钥匙,不让屋内的人打开。
  束烟看清了她的眉眼,她一点也没有变,依旧是记忆里那样温婉动人的模样,而自己,却早已被岁月侵蚀,容颜苍老。
  直到她听到,一声一声闷闷的撞门声,和隐隐的啜泣。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长篇,文笔青涩,思路也跟不上,请大家多多谅解,期待大家的建议,求收藏作者专栏~收藏本文~求评论和花花~
 
 
第2章 适应
  应竹晚哭了很久才昏昏沉沉的睡去,早上醒来后,她嚯的从床上坐起。还是昨晚的那个房间,装修布局虽然很简单,却比之前的出租屋要好太多了。
  她是真的穿越了,她可能回不去了。
  应竹晚摸了摸自己有些发肿的眼睛,眼泪在昨晚已经流干了,她现在要做的是接受这个现实。
  这个房间没有表,她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她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亮度,不再是漆黑一片,已经变得灰蒙蒙了,应该是早上了吧。
  以前她和束烟住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差不多是早上六七点起床。冬天的太阳升的晚一些,六七点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她伴着稀弱的晨光起床给束烟做早饭。她在一家小的影视公司做后期,因为租的房子离公司很远,所以只能起早赶早班公交去上班,早班公交的人比较少,不会因为挤不上去而迟到。
  束烟那时刚刚大学毕业,她读的是播音主持,毕业以后正赶上一个娱乐卫视举办的主持人大赛,她那个时候因为准备比赛,每天都要很晚回来。
  应竹晚走时她还没醒,应竹晚睡了她才回来,她们其实已经很久没好好待在一起了。
  应竹晚穿越之前是2018年,她那时25岁,束烟22岁,现在是2041年,束烟现在应该是45岁了。
  应竹晚又想起了昨天她看到的那张令她陌生又熟悉的脸。那张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纹路,但却和她记忆里那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大相径庭。
  她很想知道这么多年她经历了什么,毕业时参加的那个比赛,结果怎么样。不过看家里的条件,她现在应该很成功吧。但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应该很辛苦吧,不知道那时的她发现自己不在了以后是怎么挺过来的。这么多年有没有人陪伴,有没有人照顾。
  束烟以前体质不太好,特别容易感冒,感冒之后嗓子发炎还要坚持练习主持词。每次听到束烟沙哑着嗓子练习的时候应竹晚都特别心疼,但她只能选择支持她,能做的,只是给她沏一杯润喉的水。
  现在家里的用具几乎都是单人份的,所以她现在是独居吗?那她这样孤单多久了呢?
  应竹晚的生物钟还是维持在穿越前的时间,但她不知道现在的束烟几点起床,她不敢贸然出去,怕吵醒她。她在床上呆坐了很久才轻手轻脚的进了卫生间。
  看着镜子里熟悉的脸,虽然有些憔悴,却仍属于二十几岁的女人的脸,应竹晚确定了自己真的是穿越,而不是失忆。
  昨天束烟看到她的时候很平静,甚至有些淡漠疏离,除了和她解说现代的用具外,再也没多说半句。
  没有问她为什么消失,没有问她为什么还是这么年轻。对于束烟来说,自己已经消失二十三年了。也许这些都不重要了吧。
  洗漱台几乎都是感应的,连洗面奶都是,只要把手放在下面,它就会自动挤出适量的泡沫,这些都是束烟昨天告诉她的。
  洗漱完后应竹晚进了厨房,她打量着这个在她看来科技化十足的厨房。本来想和以前一样,给束烟做早饭,但是此时她却有些无所适从。她甚至连冰箱都不知道怎么开,她站在冰箱面前,看着浑然一体的冰箱,根本看不出它的门在哪里。
  她试着伸出手,摸上冰箱,刚碰触到它,门突然自己开了,应竹晚被吓了一跳,幸好她站的是门的另一侧。冰箱很大,里面分了很多隔层,食物按照类别被摆放在相应的隔层里。
  应竹晚看了一下里面丰富的食材,还是选择了束烟以前最喜欢喝的牛奶和鸡蛋。
  她拿到食材后又开始犯愁了,她根本不会用这些奇怪的锅和火。
  “你要做早饭吗?”,束烟用好听的嗓音字正腔圆的说道。
  应竹晚看着厨房门口穿着睡衣的人,点点头,说:“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吗?”
  束烟走过来,把应竹晚手里的食材又放回冰箱里,说:“没有,我一会儿还有通告,要出门。你不会用这些电器,还是先不要做饭了,等我晚上回来教你,我走之前给你订一份外卖。”
  应竹晚又坐在沙发上看着忙碌的束烟,束烟临走前又教应竹晚熟悉了一下家里的娱乐设施。她说墙上那块透明的玻璃是电视,想换台只要对着这个半人高的小机器人说就可以了,还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它,它还可以陪她聊天。
  束烟走到玄关处,打开了一个小门,从里面拿出了早餐。她告诉应竹晚可以在那里的便捷通道取餐和快递,东西到了以后小机器人会收到通知告诉她。中午她不会回来,但她会给她订外卖。
  束烟还给了应竹晚一部手机,大概给她讲了该怎么打电话,电话簿里有她的电话号码。
  应竹晚一一记下了。
  家里只剩下应竹晚一个人,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束烟给她的手机,手机很新,应该是束烟买来备用的吧。
  手机的形状还和以前差不多,只是变成了透明的硬塑材质。应竹晚研究了一下,发现它是从侧面折叠的。她打开了折叠的地方,屏幕变大了一倍,中间一点折叠的痕迹也没有,像平板一样。
  她划开了屏幕,里面有很多软件,她看了一圈,看到了几个眼熟的软件,企鹅,微信,微博。
  这么多年了,主要聊天软件居然还是这些吗?
  应竹晚先点开企鹅和微信试着登录自己的号码,但发现都已经被注销了。又点进微博,这次顺利的登上了。
  她看着上面寥寥无几的关注列表,最显眼的就是那个被她置顶的红v了,那是束烟的微博。微博头像是一只拿着话筒的手,那只手骨节分明十分好看,应竹晚一看就知道是束烟的手。她盯着那头像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敢点进去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