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谦亦DK(魔术快斗同人)——木笑

时间:2019-03-22 11:30:36  作者:木笑

 ======================================================================

《谦亦DK(魔术快斗同人)》作者:木笑
文案:
(现编,以后再改)
☆小偷拐到怪盗的小故事
你偷的东西原数奉还,我却不然!
你是白衣的独行侠,我却是黑衣的守护者!
你的指间玩转扑克,我的手指轻触键盘!
月夜下的怪盗,你是否会发现身侧的那一片阴影!
————DK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中森谦亦,黑羽快斗 ┃ 配角:中森青子,白马探,小泉红子,中森银三等 ┃ 其它:魔术快斗中文版同人,不喜勿入
======================================================================
 
第1章 穿越伊始
“黑羽……快斗。”青年的面上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玩味,继而笑道,“不过是骗小孩的魔术而已,死丫头你都多大了,还看这个。”
“哥哥!”少女不满的仰起头,对于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大哥瞪大了眼,乌黑的瞳孔里满是认真,“这个动漫很好看的,白色的怪盗,抓不到小偷的警官……”
“行啦,你慢慢看,哥有事离开几天,你自己看着办吧,有什么不懂的打电话。”青年显然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抬手揉了揉少女的脑袋,快速转移话题,顺带比了个电话的手势。
少女一听,迅速瘪起了嘴,“哥你才回来几天啊又要走,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哼!”
“哥可舍不得你,你让我再上哪儿找这么可爱的妹妹不是。”青年宠溺的捏了捏少女的脸颊,“这次是真有事,等哥回来给你带巧克力,好吗?”
“走吧走吧,我才不稀罕你呢。”少女扭过身子,背对着青年,随意的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青年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向玄关走去,这丫头还是那么孩子气。
“我要白巧克力,大块的。”
青年勾了勾唇,“好。”
当身后的门被悄然关上,青年抬头望了眼天空,黑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了呢,一时竟莫名有几分心悸。
“最后一单了,青青,等哥回来我们好好的活着,好好的……”
午夜11:59:55,国际博物馆正上演着精彩的一幕。
“怎么样,还有5秒钟就到时间了,DK找到了吗!”
“一区没有任何发现。”
“二区没有任何发现。”
“三区没有任何发现。”
“……”
“B区地下停车场有疑似DK的身影!”
“迅速出动!今天一定要抓住DK。”
“是。”
“是。”
“……”
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过后,偌大的监控室只余下刚刚汇报情况的小警员。
警员上前几步,警帽的阴影下是一双透着冷静的眼,戴着白手套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转瞬之间一串长长的代码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警员退后一步,嘴唇蠕动了一下,才转身出了房间,出门的瞬间露出的侧脸俨然是白日那个青年!
“It's  show  time!”
仗着灵活的身体和多年的经验,青年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基本的红外线,扫视了下周围,继而他的视线就落在中间的展台上,那里有他要的东西。
暗自皱了皱眉,青年面上划过一丝狐疑,太轻松了,不过……那又怎样,这单他必须拿到手。
心里有了想法,青年的动作也更为果断,目标明确的冲着展台奔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潘多拉青年摩挲着那颗略微黯淡的宝石,若有所思。
不过当下显然不是个好时候,比如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某人……
“DK,大名鼎鼎的——小偷先生,今晚的月色可真不错呢。”
青年站在原处没有任何动作,更是不发一言,因为很不巧,这个人他认识,同时也很无奈。
青青喜欢看《魔术快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关于这丫头的男友是个警察,就如动漫里面的中森警官一样,他也有个永远抓不到的小偷——DK。可是不同的是,DK不会像怪盗那样把东西还回去!
青年低头看着这块宝石,眸色微深,妹夫啊……
“DK,这次你的把戏怕是要落空了。”警官不偏不倚的挡在门口,显然是不打算让他有机会逃走了。
青年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沉声道:“警官先生,今天是做足了准备吧。”
得到肯定的答复,青年也不急,淡定的抬起手,手指间宝石意外的显眼,“那么警官觉得,是宝石重要,还是我这小偷的性命重要呢?”
说完将宝石随意向大厅的角落丢去,“警官要是不快点,可是会……碎的吧。”
“那可值几千万呢!”警官想也不想的朝角落奔去,“警局赔不起啊!”
青年闻言抽了抽嘴角,不过很快转身朝着门口跑去,这脚才迈出,他就知道这人为什么那么淡定的去接宝石了。
大厅门外这一排排身着蓝色警服的人,青年不会傻到以为他们是摆设。
“小偷先生,我都说了今天你走不掉的。”警官的声音从青年背后响起,手上拿着那块宝石。
青年目光略过众人,脚下步子一错,身体迅速移位,向着右侧的落地窗撞去。
“这是五楼啊!”警官有些慌张的出声。
一声巨响,玻璃应声而碎,青年的身影毫不犹豫的顺势窜了出去。
“警官还是先检查你手里的宝石吧。”
警官面上一愣,看着手中的宝石,很通透但是却又太通透了,对着灯光左右转了转,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复又归于平静。
“假的,追!”
“是!”
此时的青年却是已经在几公里外的巷子里了,看着那只脱臼的右手,青年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虽然借着树木缓冲了一阵子,但终归是五楼,果然还是有点勉强啊。
“东西拿到了吗。”
青年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宽大的帽子遮住了脸,再配上这夜色压根辨不清来人的模样。
“到手了,不过你答应我的事……”
青年用左手从兜里摸出一颗和刚才几近相同的宝石,抛了过去。
“当然,组织已经下批了。”黑影沙哑的声音让人很不舒服,但青年却是送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组织已经批下了——让你死的命令。”黑影的话陡然接了上来,伴随而来的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一声枪响,青年果断的矮身躲过,背靠在墙壁上,目光冷冽的定在黑影身上,胸膛一阵起伏,粗重的喘气声在这小巷里回荡。
“DK,一路……好走。”黑影的枪口再次对准青年,可这次青年却再也没有力气躲开了。
“碰!”
……
夜依旧黑,淅淅沥沥的雨从天上毫不留情的落了下来,空气变得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巷子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人影快步走了进来。
“DK!”
来人正是警官,那颗假的宝石里是镂空的,只要对光就能看到里面刻的字,显然这警官看到了青年留的字。
青年的痛觉很强烈,但他的意识却很清醒,他还有事情没做完!
警官走近倒在地上的青年,伸手拉开了挡住脸的警帽,朦胧的月光下,那张被雨水打湿的苍白的脸,却让警官睁大了眼。
“哥!”
警官的声音有些颤抖,连常年稳拿枪的手都开始颤抖,“怎么会……哥,谁干的!”
“警官大人,别慌…慌…慌了还怎么当警察。”青年刚撑着说了句,呼吸道处换的气却是越来越少。
“哥你是……DK。”
“别告诉青…青,别告诉她。”青年没有否认,只是他真的不想让那丫头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个小偷。
“嗯!我知道哥,我知道,哥你等着,我叫救护车,马上就叫!”警官慌张的掏出手机,准备打120,青年的手却窝在他的手腕上。
“没用的。”青年摇了摇头,示意警官别动手了。
“都怪我,哥,都怪我。”
青年没有说话,他不怪他,这就是警察和小偷的宿怨。
“照顾…青青,还有…巧克力,白…的。”青年还记得他答应丫头的巧克力,她现在在等着自己回家吧,那个丫头,以后就真的一个人了,不,她还有陪她走过一生的人。
警官一个劲的点头,手紧紧握着青年的手。
青年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说话了,但是他还有件事要交代,双眼盯着警官,手指缓慢的在那只手上滑动。
警官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时脸色复杂万分,最后还是坚定的点点头。
当那只滑动的手停下时,青年的呼吸也随之停止,警官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默默的闭上眼。
“哥,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
九月二十一号,国内猖獗的珠宝盗卖组织被警方历时三个月一举剿灭。
九月二十二号,清河墓园里一场盛大的葬礼举行,据报道,死者是一名热心居民,为珠宝案做出巨大贡献。
九月二十三日,警官娶亲......
“哥,一路走好。”
 
 
 
 
 
第2章 中森谦亦
青年在警官手里画下的其实仅仅是电脑二字,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只要警官有点思考就会发现青年事先写下的那串代码,而那代码……却是一个隐秘的文档,一个记载着组织所有盗卖记录的文档!
“医生,我太太她……”
“抱歉,节哀。”
“……”
“先生,是一对龙凤胎,异卵双胞胎,先生要不要去看看孩子。”
“好。”
青年,哦不,现在不能再说是青年了,现在的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婴儿。
带着审视的目光扫过房间,一个个大小相似的育婴箱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像是医院里的婴儿房,婴儿房!
抬起自己的手,略有些青紫,显然是刚出生不久,被强烈挤压的身体,血液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流通全身。
他这是在哪里?还有这婴儿的身体……
如果有人现在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婴儿皱巴巴的小脸此时更加皱了。
不会真像那丫头平日里捣腾的小说一样,所谓的……重生
“先生,这边。”
就在他自顾自思考的时候,开门声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同时也吸引了他的视线。
“看,这个小家伙醒了。”
“能让我单独看看吗,护士小姐。”
“没问题,不过婴儿房大人不能呆很久。”
“好的,麻烦了。”
躺在婴儿箱的人看着这个约莫25、6的男人,衣着整齐,眼中却饱含血丝,一眼看去似是带着莫名的哀伤。
男人缓步走过来,宽厚的手掌先是伸向了男孩这边,不过显然他是摸不到的,他的手贴在了婴儿箱的玻璃上。
“你是哥哥,要是妈妈还在怕是很喜欢你吧,她一直想要个男儿呢。”
男人说着又看了眼旁边的婴儿箱,目光柔和,“你还有个妹妹啊,妹妹长得很像妈妈,以后你可要好好保护妹妹,好不好。”
男人说完沉默了片刻,那双手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玻璃箱,“哥哥叫谦亦,长大后要谦逊才好啊,不要辜负妈妈的期盼。”
“妹妹就叫青子,长大后一定是家里的宝贝。”
谦亦从里面向外看去,这个男人让他很舒服,可能是因为这身体血缘的关系,他对这人难免多了几分亲近。
不过,妹妹吗……这时谦亦的脑海里又想到了那丫头,青青应该会过得很好吧。
九年后——
“哥,哥起床啦,都九点了。”暖色调的房间里,一床鼓起来的被子,床边有个长相精致的小姑娘正费力的拽着被子。
“青青别闹,让哥再睡会儿。”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带着点迷糊的感觉,显然声音的主人还没有睡醒。
“哥,快斗来了,请我们去看黑羽叔叔的表演呢,你再不起来,我可就和快斗走了不等你了啊。”青子眼珠子一转,手上的被子一松,站在床边有模有样的低语,一根食指还顶着下巴。
床上的人突然一掀被子,露出乱糟糟的脑袋,睡眼朦胧的看向一旁的青子,“起来了!”
说着,谦亦狠狠心,一下子掀开被子,下了床径直走向卫生间。
青子看着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她就知道他哥一听到快斗就会起来的。
谦亦接了把冷水泼在脸上,紧接着看了眼镜子里的人影,凌乱的发也遮不住的伶俐的眸子,果然一睡醒就是掩饰不住本性,眨巴了两下眼睛,再睁开时,那双同样的眼却透出不同的情绪,这时显得温润了几分。
整理好自己,谦亦才拉开门走了出去,一眼就能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来这世界的几年里,谦亦也算是搞清楚了这个世界,黑羽快斗,中森青子,中森银三,寺井黄之助……俨然是《魔术快斗》这部动漫里的人,而他似乎是个异数,即使是不了解动漫的他也知道这动漫里并没有中森谦亦这个人物。
“哥,你来了。”
“谦亦,你起床了。”
面对这两个主角的视线,谦亦表示深感心累,但还是温和的笑笑,抬手揉了揉头发。
“你们俩那么吵,我睡都睡不着。”
“谦亦,今天我爸爸要表演很厉害的魔术哦,你们有眼福了!”黑羽快斗满脸兴奋的望着谦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