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鱼龙符(gl)——绝歌

时间:2019-03-23 13:43:44  作者:绝歌

   《鱼龙符》作者:绝歌

  文案
  十六年前,人参家族丢了个人参娃娃,被灭门的龙王门掌派大弟子在尸滩子边拣到一个神奇的小婴儿收为徒弟。
  十六年后,掌派大弟子挂了,临终遗言:“振兴师门,照好顾你的师姐……”
  人参娃娃:我十六岁,师姐二十七岁,是个比我大了整整十一岁的老女人,凭什么不是她照顾我,是我照顾她……啊,我去,师姐还是个坐轮椅的残废,治腿要花好多钱,还要我养她……
  南离九:爹死了,还冒出一个讨打的野生便宜师妹,简直不能忍!!
  *************************************
  这是一个以悬疑探险为主的百合故事。
  这是一个妖魔鬼怪横行的无秩序世界,有各种各样的精怪传说,有僵尸、鬼怪、奇门遁甲,有修炼体系、养鬼葬船体系、精怪体系等。
  *******************************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池、南离九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 · 养鬼葬船 
 
 
第1章 满月夜 养鬼船
  夜里,龙池睡得正香,恍惚中听到若有若无的歌声从江面传来。
  她迷迷糊糊地在床头一阵摸索,找到她用来挡住鬼叫声的符布盖住头,正要继续入睡,忽然听到凄厉的惨叫从远处传来。
  龙池的瞌睡瞬间全无,翻身坐起,一把抄起枕头旁的剑,拉开门便跑了出去。
  她跑了两步,才想起自己图凉快脱得只剩下底衣,又赶紧跑回屋子里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江面方向又传来另一个人的惨叫声,那声音更加凄惨,像是在被野兽嘶咬。
  她匆匆忙忙穿好衣服,提着剑,快步赶出门,便见地面的颜色亮得像是铺了层薄霜,眼前还有月光照在晾衣杆和篱笆墙上拉出的阴影。她下意识地抬起头,便见一轮圆月高悬于空。
  满月,子时,劫养鬼葬船,这些人简直不要命了。
  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中,忽然有人呼救:“小池子,救命啊——”
  这声音,龙池非常耳熟。
  二狗子,村里的烂赌鬼,经常到镇上赌钱鬼混,没钱就到尸滩子上寻摸被江水冲来的腐尸发死人财。
  她没想到二狗子居然打起了养鬼葬船的主意。
  她和二狗子同住滩涂村,知道二狗子从来不祸害乡邻,虽然他发死人财,但拿走尸首上的财物后会将其入土安葬。
  她家离尸滩子很近,师父隔三岔五的让她去收尸,经常遇到二狗子。二狗子看她年岁小,每次见到她掩埋尸体都会帮忙。一来二去的,她和二狗子还是有些交情,因此即使知道二狗子干的是不要命的事,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龙池拿着剑飞快地赶到江边,将剑背在身后,扑通一声跳下水,朝着江里游去。
  夜里跳江,人称祭阎王。
  这条江的江水汹涌,水流到此处变缓,许多从上游冲下来的尸体和随水而来的游尸都汇聚到了这里。江水看似平静,实则暗藏凶险。水下有暗涌和两条洪沟,天气暑热的时候,经常有下水游泳的人被暗涌卷入江底丢了性命。
  溺水者的家人常请他们师徒入水捞尸。他们的尸体只能去水底的阴沟里找,并且只能是在阳光充足的正午时辰前去,阴天或者是别的时辰都不行。
  深沟里的光线很暗,即使在阳光最猛烈的正午也是四下昏暗,江水更是浑浊不堪,她最多只能看到一条胳膊远的距离,需要用手摸索。上游飘来的游尸以及溺水者的尸体都聚在沟里。正午时分,那些游尸密密麻麻挤在深沟两侧躲避阳光。它们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唯有满头散乱长发随波涌荡,稍不注意就会被头发卷住难以脱身。
  游尸白天躲在阴沟里,晚上出来作祟。
  龙池在水里游出去没多远,就遇到一具飘在水面上的游尸。
  她眼前的这具游尸大张着嘴浮在水面上,仰面朝天地对着月亮。它的头发飘散在水中,头发因在水里浸泡过久,沾上许多泥垢污物粘成一团,乍然看去像被水泡久了的麻绳,又有点像在水中游弋的水蛇。
  游尸忽然扭头,一双死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龙池。它的嘴大张着,污浊的水泡伴随着咕嘟的水响声从它的嘴里涌出。
  龙池看得一阵恶心,绕开那游尸飞快地往二狗子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游去。
  “小池子,救命啊”,二狗子的呼救声远远地传来,他的声音充满惊惧,嗓子都喊劈了,仿佛有什么危险正在飞快逼近,格外危急。
  龙池游得更快,水响声很快惊动了周围的游尸。
  又一声惨叫传来,跟着一个粗犷的喊声响起:“彪子,快点把那小子弄下去。”
  二狗子惊悸的叫声传来:“别,别,别……小池子……小池子……小池子——”跟着又是一声惨叫,便没了声音。
  龙池听到有陌生人的声音,知道二狗子的情况很不妙,担心二狗子出事,再加上游尸都过来了,当机立断地扑向蹿到跟前的一只浮尸身上,在它还没抓住自己时,已经拿它当踏板,蹬着它跃出水面,跳到了另一具浮尸的头上。
  她的脚尖点在这些游过来的浮尸头上,飞快地向养鬼葬船赶去。
  养鬼葬船离江岸不远,她两个呼吸的时间就赶到了,眼前的一幕吓得她生生地刹步住子没敢往船上跳,这一刹步,便从游尸的脑袋上跌落在水中。
  那游尸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在水中,带着她连续几个翻滚,意图用头发缠住她。
  这是游尸的绝技,人被拖进水里,再被掐住脖子,还被头发缠住,怎么都摆脱不开游尸的束缚,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掐死或者是溺死在水里。
  龙池从小住在这江边,见过的游尸比见过的人还多,只要下水就难免会遇到眼下的这种情况,应对经验相当丰富。
  她被游尸掐住脖子的瞬间,就扣住了游尸的手腕,在游尸还在水中翻滚、掐住她脖子的手还没来得及发力时,她已经将游尸的腕骨给扭脱臼了,趁着游尸的头发还没有缠紧,飞快地从它的身边游开。
  游尸会分泌出一种类似于油脂的尸腊保护自己的尸身不被水浸泡腐烂。这种尸腊极为滑腻,难以施力,要扭住它的腕骨,得将手指头深深地卡在手腕上的骨缝中,再骤起发力,把它的手臂旋转折断。
  被游尸拖住,最危险的是被它们的头发缠住。那些滑腻腻的头发缠在身上比乱麻还韧,越想挣扎缠得越紧,唯一的解决途径只能趁着自己没被缠成棕子前赶紧摸刀子割开脱身。
  她刚从这只游尸身边游开,便又有游尸扑过来。
  龙池拔出背在身后的分水剑,一剑刺进它的嘴里,墨绿色带着腥臭味的汁液汩汩地往外冒,生生地止住了它扑过来的势头,她用力地蹬在它的胸膛借力蹿出水面,换了口气,飞快地朝着距离养鬼葬船不远的渔船游去。
  她遇到游尸挡道时,要么以剑开路,要么踹在游尸身上借力向前,三两下来到渔船边,翻身上了渔船。
  她一眼认出这是村子里何老头家的渔船。这是他们村仅有的渔船,何老头向来只在鱼肥水美的下游打鱼,从来不往尸滩子这边来。如今他的船出现在养鬼葬船旁,船上还一个人都没有,多半是二狗子他们偷用了何老头的渔船。
  那些追着她过来的游尸聚在船边,它们大张着嘴仰起头环顾四周,搜寻着龙池的身影。
  龙池趴在船沿边,它们却像是看不见龙池似的,不断地寻找着她的踪迹,还有脾气不太好的游尸来撞渔船。
  龙池顾不得理会水里的游尸,她的视线落在养鬼葬船上打量。
  这艘养鬼葬船在江上飘荡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已经非常破旧。船以青铜铸成,船弦离水面一丈,船身长三丈,船舱呈棺材式样约有两丈,和她家供奉祖师爷的正堂差不多大小。
  三只尸怪挂在铜锈斑驳的船壳上四下张望,似在搜寻什么。尸怪的头上和身上布满青色的符纹,青绿色的皮肤满是皱褶,它们的面目狰狞,嘴里布满利齿,嘴角淌着黑色的涎液。它们的手已经变成覆盖着鳞片的爪子,遒劲有力的模样,看起来很不好惹。
  龙池刚才在水里看到的可不止这三只。
  蓦地,船里传出尖叫声:“水里有东西!”
  那三只尸怪扑通几声跳进江里。
  龙池这才发现水下的船体上有一个仅容一人爬着进出的洞,那三只尸怪从这洞钻回了船舱。
  她有点犹豫,是跟着从洞里进去从它们的身后偷袭?还是从甲板上进去。
  甲板上进去,机关陷阱之类的东西肯定不会少,但她来救二狗子,最好是先从甲板上找。
  她奋力往前方的甲板纵身一跃,双手稳稳地扣住船舷,翻身进去,抬头便见黑黝黝的棺材式样的船舱上有一扇对开的墓门。
  墓门还铸有字:“天官赐福”。
  龙池心说:“嘲讽谁呢。”深更半夜,对着这黑黝黝的养鬼船棺,她的心里有点发怵,不太愿意进去。她心中不断挣扎:现在进?还是等到白天再进呢?
  白天进去,她安全,但只能为二狗子收尸了。
  砰砰的撞击声从船舱中不断传出,伴随着激烈的打斗声,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墨斗绳!”
  还有活人!确切地说是还有其他活人,且正在与里面的尸怪或老鬼搏斗。有先进去的那伙人顶在前面,龙池顿时放下心来。她屏住呼吸,踮起脚尖,跟做贼似的悄悄顺着门角边钻进船舱。
  船舱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还有滴滴答答的滴水声。
  龙池不怕鬼,也不怕黑,但对这种黑得什么都看不见还有鬼的地方,她有点怕。
 
 
第2章 指路鬼 活葬尸
  龙池怕归怕,人还是要救的。她将手按在剑柄上,从角落里站起来,立在门口,凝神静气,留神周围的动静,喊了声:“二狗子。”除了底层的打斗声响外,周围一片寂静。她又大喊声:“王二狗。”她这一声用了内力,中气十足,声音传出去极远。
  船舱下传来王二狗声嘶力竭的叫声:“小池子,救我——”
  砰!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响在船舱里回荡。
  忽然,有阴风迎面扑来。
  龙池铮地一声剑拔出鞘。
  剑出鞘,寒光毕现,映着斜照在门口的月光泛出一片寒芒,照出面前一张鬼气森森的脸。它陡然化作一张狰狞的翻滚着黑雾的足有半人高的大嘴朝着龙池扑来。
  龙池没像小时候那样拔腿而跑,而是持剑迎上朝着那厉鬼刺了过去。
  师父说,驭水剑宗的弟子,持剑对敌,当一往无前,悍不畏死。
  龙池的身心都沉浸在剑气的世界中,她的气势陡然沉静下来,透着万钧之势,似奔涌而下的万丈瀑布。
  剑起寒光现,冰冷的剑身泛起寒霜般的剑芒,凛冽的剑气激荡开来,纵横交错的剑气织成剑雨切割着那扑来的厉鬼。鬼被她切成无数碎片,又化成鬼雾,继续朝龙池裹卷过来。
  龙池挥动手腕对着那近在咫尺迎面扑来的鬼脸一剑斩下。
  剑斩落到一半,像是被粘稠的东西挡住了,无法再往下落去,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使得剑不断地颤抖,发出强烈的嗡鸣声。
  剑下的鬼雾剧烈翻滚,震荡不已,像是在拼命挣扎,空气中传来极其刺耳的沉闷尖叫。
  那是厉鬼发出的叫声。
  原本人听不见鬼的声音,但当鬼释放的力量强到引起空气颤动,通过共震传导出鬼声。它这时发出的是凄厉的惨叫声。
  它在挣扎,龙池却不给它机会。
  她将丹田中的内力灌注在剑上,发出声大喝:“破!”
  这一声以丹田之气激发出的大喝声如同滚雷炸过夜空,随着喝声发出,她手里的剑突然爆发出破竹之势,那团鬼雾像是遭遇到极大的冲击力量被轰然震碎。
  森绿色的鬼血洒落在地上汇成一小滩,散发出浓浓的恶臭味。
  鬼是由人的三魂七魄与阴气汇聚凝结而成,鬼喜食人的精血,则是因为人的精血有助于它们从飘渺的阴气朝着凝形和实质转化。人的精血被鬼吸食物,受鬼的阴气和煞气污染,会变成至阴至邪至秽的阴毒鬼血。普通人触之即死。
  龙池有真气护体,倒是不惧它。
  她挽出一朵漂亮的剑花,收势,回剑,她提着剑,站在门口,凝气于双眼朝船舱中望去。
  原本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船舱此刻在她的眼中显现出了轮廓和原貌。
  离她约有三四步远的地方是一个浅坑,这浅坑刚好挡住大门。它约有一尺深,里面插满了锋利的尖刃,两根手臂粗的大铁钎卡在浅坑两端,挡住两块横板。
  浅坑两侧,则是散发着浓浓恶臭味的深褐色池子,里面堆满了森森人骨,冒着汩汩水泡。每一个水泡鼓起裂开后都会腾出一团鬼雾。
  鬼雾一现,那些贴在船舱壁上的黄纸红字的符便发出微微光芒,那光芒罩在鬼雾上,鬼雾便如同遇到阳光的雾气般消散。
  龙池见那些符还很新鲜,估计是刚才进去的那些人贴的。
  浅坑的正前方则是一个约有一人高的鼎,鼎上烙满了炼鬼的符文,鼎上贴的符像是遭到了腐蚀物似的正在迅速腐蚀。
  一个浑身弥漫着鬼雾的披散着一头长发的女人正从鼎里爬出半截身子,它微仰起头,半张着嘴,没有眼珠子只有翻滚黑雾的眼睛“望”向龙池,那表情还有点呆傻。
  能把外形凝成这样的,道行也是相当厉害的了。
  连镇鬼符都毁了,由此可见鼎里的鬼有多凶。
  她估计她刚才遇到的那只鬼也是从这口炼鬼鼎里出来的。
  她看着那鬼,那鬼也看着她。
  那鬼忽然抬指朝它的身后指了指。
  龙池顺着它指的方向,看见了往下去的楼梯。
  鬼指路。
  龙池说:“你如果骗我,我就像对付刚才那只鬼那样把你片掉!”
  那鬼闻言,指向右侧的手指瞬间改指向左侧。
  龙池瞪大眼睛看它一眼,心说:“小样儿,果然有诈!”她轻哼一声,手里的剑倏然指向那女鬼,她的手腕一抖,真气灌注在剑上,剑身轻颤发出清脆的剑鸣声响,剑上寒光毕现。龙池的眼眸中陡然泛出锐利的光芒,目光锁定住那女鬼。
  女鬼的身子一缩,做出个害怕的动作,同时空气中飘来一个略微有些飘荡似回声般的声音:“哎哟妈呀,年龄不大,道行不浅。”以无比利落的姿势往身后一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