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综武侠]不会武功的我天下第一(综武侠同人)——细鱼

时间:2019-03-25 10:59:22  作者:细鱼

   《[综武侠]不会武功的我天下第一》作者:细鱼

 
  文案:徐一清是一个游戏公司的设计师,愚人节的那天,他设计了个沙雕角色模板——绝对武力反弹。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会带着这个角色模版穿越了。穿越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他还得被迫收徒。
  徐一清:……
  内容标签: 武侠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一清、东方教主 ┃ 配角:武林人士 ┃ 其它:等人
 
    作品简评:徐一清亲身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他带着自己设计的愚人节恶搞模板穿越到了武侠世界中。虽然他无法修炼武功,可是自带攻击反弹设定,即便是武林高手,也绝对没办法逼他出一招。为了完成系统的收徒任务,徐一清莫名其妙地走上了“天下第一” 的道路。本文节奏爽快,情节跌宕起伏,剧情苏爽搞笑,武林人士的脑补更是令人拍案叫绝。尤其是主角阴差阳错间成为武林第一的这个情节更是让人捧腹,读来颇有趣味。
 
 
第1章 
  月明星稀。
  广阔无垠的苍穹上高挂着一钩新月,寥寥数颗星辰点缀在旁边,映衬得月更明亮。
  山间的清泉淙淙流过每一条溪河,深夜的山坳显得越发清幽。
  徐一清抬头看着天,第一百零一次后悔自己手贱为什么要在愚人节的时候设计那么一个游戏模板?又为什么要起身去倒那杯咖啡。
  只可惜,一切都没有重来的机会。
  徐一清穿越了,带着他设计出来的游戏角色模版,能力只有三个,一个是绝对攻击反弹,一个是夜里人体发光,一个是能对武功的缺陷进行辨析并给出解决方案,而这三个能力,在目前除了前两个能让他心里稍微感到有些安全感以外,一点儿毛用都没有。
  他对着溪水照了照自己的容貌,心里为自己之前的手下留情感到一丝慰藉。
  至少,他照着自己捏的脸还是跟原来一样。
  想想当初,基友还窜梭他捏个凶神恶煞大胡子脸。
  徐一清心有余悸。
  他起身,漫无边际地走着,这荒郊野外,也不知是在哪里。
  徐一清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素来是个心大的人,就算是刚才苏醒来时发现自己穿越了,也只不过是愣了几分钟感慨一下自己又续了一波后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件事。
  山路难行,徐一清身上的袍子却是不怕脏,这袍子是系统自带的,徐一清试过,沾水不湿,遇物不污。
  倒是难得的宝物。
  一路行走,山风轻吹,树叶簌簌作响。
  临到山脚处的时候,却是隐约听得刀剑相击的声音。
  徐一清一愣,寻了一棵约有五人合抱之粗的大树躲在后头。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眼下他对自己所处何处尚未知晓,还是小心为上。
  “东方不败,我看你本事不大,脾气不小,那任我行老儿倒是信任你,竟然将那藏功图的地址告诉你,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交出藏功图,免得白送一条小命。”说话的是一须髯大汉,他身着一身黑衣,赤着两只手臂。双手各拿一只狼牙棒,其上尖刺寒光点点,不消说,必然是涂了毒的。
  东方不败咬牙,嘴唇边染着一抹鲜红,他的样貌俊美,即便在此时,剑眉倒竖,星眸里闪着怒火,也依旧俊美不似凡人。
  他皱着眉头,边飞快地以剑抵挡边想着这件事到底是何人败露出去。
  藏功图是江湖上近日来引起波涛巨浪的一物。
  各处豪杰争先出手,意图夺取藏功图好修炼成神功,一统天下武林。
  但藏功图到底是僧多粥少,天底下满打满算不超过十张。
  而想要这藏功图的人却多如过江之鲤,是而藏功图一出,天下武林便大乱。
  为了一张薄薄的藏功图,夫妻相害、师徒相杀、兄弟阋墙比比皆是。
  东方不败自得了任我行托付的藏功图后,内心大为触动,翌日寻了个借口带着几个手下便离开日月神教,打算照着藏功图上的地址去取神功。
  他们这一路上日伏夜出,处处避人耳目,没想到,在这松子林却是撞上了一伙埋伏。
  藏功图?
  徐一清微微皱眉,他借着夜色看清了那些正在打斗中的人的打扮,心里不禁骇然。
  徐一清是游戏公司的角色设计师,最近他们公司设计的正是一款武侠游戏,故而乍然听到这话,看到打斗的这一幕,他便有几分猜测到自己身处何处了。
  武侠世界?这可不是好玩的。
  徐一清眯着眼睛想道。
  就在徐一清出神的时候,另一边,东方不败却是节节败退。
  须髯大汉哈哈大笑地挥动着狼牙棒,每一棒都来势汹汹,有如泰山重压,“东方不败,你是不是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实话告诉你,你中了我们的酥筋散,任你武功再高,那又如何?"
  东方不败只觉得气血翻腾,内力在筋脉中四处游走,完全失去控制。
  他的半个身子都麻了,这酥筋散,果然名不虚传。
  “左使!”看到东方不败身形一个踉跄,他身后的一男人急呼出声,几个抢步上前,就要去扶住他。
  可徐一清却瞧得分明清楚,那男人手掌心中有一开了锋的匕首,匕首不大,才巴掌大小,但不用说,这一匕首插下去,却会给那名唤东方不败的男人雪上加霜。
  徐一清看得清楚,心里替东方不败捏了一把冷汗。
  东方不败眼神一冷,右手如蝶穿花一般探出,疾风瞬雷间已经掐住了男人的喉咙,手掌一用力,咔的一声,竟然直接用掌力捏碎了喉咙。
  当。
  男人手中的匕首落地,他愕然地瞪大了眼睛,脸涨得紫红,双手摸着脖子,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须髯大汉嘿嘿冷笑,手中的狼牙棒如重拳般砸向东方不败的命门。
  此人看似粗莽,但却心细无比,一招既不得手,立即又出一招,这一招趁人之危,果然歹毒、阴险、不要脸。
  东方不败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猎猎冷风,他的脖子上起了鸡皮疙瘩,浑身的力气却已经在刚才那一招中流失了,他闭上眼睛,直挺着身子板。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徐一清心里惋惜,此等人,当真算是英雄好汉了。
  可惜,今日就要命丧于此。
  而此时。
  徐一清的面前却弹射出一个面板来——
  任务1
  收东方不败为徒弟。
  倒计时:30天。
  失败惩罚:死亡。
  徐一清内心此时有无数匹草泥马跑过。
  垃圾系统,你有本事等人死了后再出现啊!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然后,东方教主是攻!是攻!是攻!
 
 
第2章 
  徐一清内心虽然暴走了一回,但该做的还是的做,人还是要救的,他可不想尝试一下那个惩罚到底是真是假。
  他心念一动,立即高声呼道:“住手!”
  须髯大汉眼睛一瞪,如铜铃般的牛眼收缩,他们在这里打斗了这么久,竟然从未发现还有其他人存在,这人要么是绝顶的轻功高手,要么本身的武功已经高到无法估量的地步。
  他对着身后的兄弟们使了个眼神。
  东方不败缓缓睁开眼睛。
  他看见——月色下,一白衣仙人踏月归来,他的长发用玉冠束起,长眉入鬓,眉眼似高山白雪不染俗尘,他的眸子里平静无波,仿佛万古千秋尽入眼底。
  须髯大汉呼吸一滞,他感到眼前这个男人有些不对劲。
  他的脚步分明虚浮如平常人,呼吸也是如常人一般紊乱,但是刚才他们却分明没有发现他。
  是他们遗漏了?还是这个人有问题?
  须髯大汉看了一眼东方不败,藏功图的诱惑实在太大,大到他不肯轻易放弃。
  “小子,我奉劝你别多管闲事的好,一般多管闲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须髯大汉恶狠狠地警告着徐一清,他手中的狼牙棒一掂一掂,似乎是在警告着徐一清不要轻举妄动。
  徐一清深知自己样貌唬人的杀伤力,故而虽然心里没底,反倒越要做出一副平静高冷的模样来。
  不然要是露了马脚,反而死得更快。
  东方不败仍剩下一丝仅存的气力,酥筋散不但将他身上的气力散去,而且还会让他渐渐地想要昏睡。
  他虽然才死里逃生,但心里却不抱多大希望。
  藏功图是何等宝贝?江湖上谁人不觊觎?即便落入此人手中,怕也是凶多吉少。
  但是虽然这样想着,东方不败心里却隐约觉得此人好似不是那种人。
  他强撑着最后一丝气力,等着自己的结局,自己的命运。
  徐一清抬眸看了须髯大汉一眼,“若我偏要呢?”
  “呵,你若不知好歹,爷爷就叫你尝尝什么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须髯大汉不动声色地打了个手势,喝了一声,举着狼牙棒就朝着徐一清的太阳穴而去。
  徐一清站在原地,不躲不避,好似被吓傻了。
  东方不败心里暗自泄气,原以为是个世外高人,却不想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他才这样想道,却见得须髯大汉被震飞了几丈远,接连撞倒了好几棵大树才口喷鲜血地倒在地上。
  卧槽,这么牛逼?
  徐一清内心震惊不已,看见东方不败对他投来敬佩、探寻的神色,连忙维持住自己的表情。
  高冷,高冷人设不能崩!
  那须髯大汉被打飞后,其他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对徐一清露出了个谄媚的笑容,“大、大侠,我们不和你打,我们认输、认输!”
  开玩笑,连陈老大都被打得半死,他们这些不入流的对上人家世外高人,那岂不是送死?!
  徐一清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拂袖道:“滚。”
  “是,我们立即滚,立即滚。”众人果然卷成了一团,成丸子状滚远了。
  东方不败喘着气,他的眼前开始模糊,手脚仿佛已经不是他的一般,浑身无力。
  在晕倒之前,他看到那个男人低下身来,对他喊道:“东方不败。”
  他没有威胁。
  东方不败用自己最后的气力判断出男人是友非敌后,才彻底地昏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日了。
  窗户外鸟声啁啾,黄鹂欢快地在树枝间边跳跃着边歌唱。
  这里是哪里?
  东方不败直起身,被子顺势滑落,他才初醒,整个人浑浑噩噩,脑子涨得生疼,他抱着头低声嘶了一声,随后记忆归来,他慌忙摸向自己的里衣,东西还在!
  “你醒了。”徐一清推开门,手里拿着药碗走了进来。
  东方不败怔愣了下,徐一清走进来时背着光,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衬得那容貌更加不似凡人。
  “大夫说了,你喝了药差不多就会醒了,没想到你醒得这么快。”徐一清把药碗放在桌子上,他的长发仅用一根带子绑着,原先的玉冠为了抓药都拿去当了。
  东方不败哑着嗓子道了谢。
  他心里却提着心戒备着,隐隐感受着身上的内力还在后,心里头才松了口气。
  “既然你醒了,这药你便自己喝了吧。”徐一清将药碗塞到东方不败手中,起身离去。
  即便东方不败隐藏着再好,但是从小细节里暴露出来的戒备心还是能看得出他对自己并不信任,这时候,倒不如留他一人自己思索反倒好。
  果然,见徐一清离去,东方不败长舒出一口气。
  他端着手中的药碗,嗅了嗅,闻到里头的黄连味儿,忍不住皱了下眉——好苦。
  徐一清在后院呆了一盏茶的时间,估摸着对方应该也差不多理清头绪了,才回到里面去。
  东方不败的确思量好了,眼下他和属下失散,看上去像是坏事,其实不然,他这次走漏了风声,里头尚且不知道有谁在搞鬼,现在这时候,知道他行踪的人越少他就越安全。
  至于徐一清,东方不败不知道他的底细,更不晓得他是敌是友。
  他现在就想该怎么摆脱这个人?
  江湖险恶,他不得不防。
  但也真是巧了。
  徐一清心里满脑子就想着一件事——该怎么赖上这个人?
  到手的徒弟,总不能让他跑了。
 
 
第3章 
  东方不败喝完了碗里的药,低垂着眼睫,以他的耳力,自然是听得到徐一清缓缓走来的脚步。
  东方不败微微皱了皱眉头,原因无他,徐一清的脚步声很古怪,按照常理来说,以徐一清的武功,本该是轻重有度,他虽然不知道徐一清的武功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从他连出手都不出手就能够把陈老大弄死,就可想而知他的武功必定是比二流高手还要高,但是现在他的脚步却很虚浮,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东方不败眼神暗了暗,他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都不得不让他凡事都比别人想得多,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他早就已经死了。
  黑木崖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东方不败脑海里顿时有了个主意,他挣扎着起身,似乎是想要把手上的药碗放在一边,但是大概是受伤过重,他的手脚无力,手中一松,药碗便要掉落到地上,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才刚走进房间的徐一清就看到了这个情况。
  他当下就下意识地几个快步上前,拉住了东方不败,与此同时,药碗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碎成了七八块。
  “小心。”徐一清可不想这还没到手的徒弟出了什么差池,“你有什么事,只管叫我便是了。”
  “多谢。”东方不败露出了个感激的笑容,他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朝落在地上的药碗看过去,要接住这个药碗并不难,就算是初出茅庐的练武者也能轻易做到,他不接,是做不到,还是根本没想过去做呢?
  徐一清随口说了声:“不客气。”
  眼睛朝东方不败的头上瞥过去,他这几天揣摩了下自己现在的模板,这么说吧,他的游戏模板简单粗糙到比小学生做出来的游戏模板还不如,分为左右两部分,左边是功能键,右边则是任务模板,目前左边的功能键就只有一个武功分析,右边的任务模板就只有一个收徒任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