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农家子(古代架空)——萝卜精

时间:2019-04-02 09:32:38  作者:萝卜精

   《农家子》作者:萝卜精

 
  文案:穿越成为乡野大傻子!不免有些发懵,对面这个肚大如鼓即将要生产的男人是他媳妇?
  这也未免太玄幻了!
  家徒四壁,极品环绕已经够难受了!
  更悲催的是还有人垂涎他媳妇的美貌,这绝壁不能忍。
  这是一个乱世之中求生存,求发展,争取做一个五好青年的故事。
 
  哥儿文,主攻。带空间!架空,日常温馨。
  排雷:(有生子情节,雷者误入!)深度攻控受控误入。
  林桥X陈鹤!
 
  内容标签: 生子 随身空间 种田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桥
 
    作品简评:一朝穿越到了古代,家里穷的就剩下承重墙了。身边居然有个怀孕要生产的男媳妇?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光怪陆离的时代,好在神奇的空间也跟着他一起来了!从此粮食不用愁,宅斗小能手,不仅要带着媳妇吃、吃好、还要给即将出生的小萌宝打造一个梦幻童年。然而理想是宏大的,现实是惨烈的,看着空无所有的家,他深觉任重而道远啊!本文温馨朴实,文笔细腻,人物性格鲜明,读之欲罢不能,想跟着主角一起体验田园生活。故事轻松幽默。是非常值得一读的作品。
 
 
第1章 有男媳妇了?
  乡村的五月乍暖还寒,林家村里地早就种完了,不少人都收拾东西打算进县城找点活儿干。连续三年大旱,地里收成不好。从土里刨食儿养活一人尚且不易,更别提养活一家人了。
  男人们出去卖些力气,最起码能混个饱肚回来。
  在村里较偏的一个破屋里,林桥第五次的叹息。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穿越了。穿到跟他同名同姓的古人身上,还继承了他的全部记忆。
  说起来这林桥是林家的第三个孩子,从小就不开窍。说他傻吧,比傻子还强点。说他不傻吧偏跟正常人不一样。
  林母生了林桥之后在村里抬不起头,就把这股怨气加在他的身上,从小对他不好,略长大点就赶出去让他一个人过,在一个村里哪怕看见了立刻转身回家。逢年过节都不叫他回去吃顿团圆饭。
  林家要脸,虽然看不行这老三,也不想让别人说东道西的,还给他娶了一房媳妇。
  这年代跟林桥所理解的世界大为不同,男人分为男子和哥儿,哥儿天生柔弱还可以生育。在一些女子稀少的村子里也会娶哥儿一起生活。
  但哥儿到底不是女子,抱起来不够柔软,也不如女人疼人。但凡家里有能耐的还是会娶女子为妻。
  久而久之还成为了一种攀比,谁家娶了哥儿,明面上不说,可心里还会嘲笑这家爷们没本事。
  林桥父母就给他娶了个哥儿,听说是家乡发大水来这边逃难的。连礼钱都没给。送了些粗粮和粗布就算是过了彩礼了。
  别看人家是哥儿,配他也绰绰有余了!林桥这傻大个,在外头净受人欺负了。但在家里却还要耍男子汉威风,成天对自家媳妇辱骂不休的,如今媳妇怀了身孕已经要生产了,他不敢动手。因为一点小事儿起了口角,直直的用头撞墙发泄愤怒,往常也总用这种自残的形式示威,但万万没想到,今天这墙格外硬,咣当一下人挂了,被他穿越了过来。
  捋清了来龙去脉。林桥有些无语,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林桥闭着眼睛伸手感受,那空间竟然还在?当时莫名其妙的得到了空间。有收集癖的他把所有的工资都拿过来买了米面油各种肉,饮料,蔬菜,种子和各种书。就为了宅在家的时候可以不用下楼。东西买了不少,一次没享受呢,就给他抡到了古代。
  “吃饭了。”一个清润的声音传来。
  林桥刚要起身,头上就一阵眩晕。
  被一只柔弱的手给扶起来了。林桥这才看清自家媳妇的模样,粗布的衣裳还有不少的补丁,长相清秀,肚大如鼓这跟他的脸极不相配。行走间甚至还有几分笨拙。
  “你……”林桥刚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嘶哑的厉害,喉咙里像是要冒火了似得。
  “吃饭吧。”陈鹤轻声的说着。
  刚刚快吓死他了,林桥发起愣劲儿自己用头撞墙,流了一地的血,草草给包扎了一下。放在床上平躺。见他呼吸渐渐的弱了下去还当人要不行了,顿时害怕了起来。别看林家父母不在乎他这儿子,但他是个外乡的,要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只怕他也吃不了兜着走。再说正因为他嫁到林家村里,所以母亲和弟弟才能在村附近的地方搭个草棚子,也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若是出了事儿,这里住不成了,外面到处都是饥荒和天灾,这一家人要去哪里?
  刚才看见林桥又动了几下,升起了一丝真心实意的高兴。
  林桥起身坐了起来。到底是皮糙肉厚的傻大个。这会儿除了还有点晕,基本没事儿了。
  被媳妇扶着到了桌子前,他还有些恍惚和尴尬。一个根红苗正的单身狗咋就变成了有媳妇的人,还是个男媳妇?看了下媳妇着脸还带着少年特有的清俊,简直禽兽。
  坐在桌子前,才发现自己面前放着水煮蛋、黑面饼子,还有一碗清汤。
  再一看自家媳妇面前的就是些黑面混着野菜的糊糊,看着就没有食欲。
  陈鹤这会儿发现自家男人没有大喊大叫的要肉,心里一软:“不是我不给你吃肉,是家里真的没有了,这个鸡蛋是我管隔壁张婶子借的,你就先凑合凑合吧,等下个集市,我一定让你吃上肉行吗?今天就别闹了。”
  林桥看着他娘子自己身上还是补丁摞补丁的呢,还要给他弄肉吃,脸一红。
  说起来陈鹤原本家里也有些家底,不然也不会逃荒到这千里之外的地界,只是银两早就在路上花的差不多了。现成亲了,他娘怕委屈了他把身上仅有的两根银簪子给了他。
  之前已经当了一根给他买了肉,说的应该是剩下唯一的一根了。
  “你要把银簪子当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林桥皱着眉头说着:“以后怎么办?”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他怯了一下,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不然他也随那些妇人似得,洗衣服赚钱?
  林桥见他有些怕自己,不由得声音放软:“这些你吃了吧,我头晕吃些稀饭就好。”说完直接把面前的细粮跟她的粗粮掉了个个儿。
  “可是头还疼?”
  “不疼。你多吃些吧,怕过些日子要发动了。”林桥看着他的肚子,都有些害怕,这么瘦弱的人怎么经得住这么大的肚子,坠的不难受么?
  陈鹤听他这么一说,脸有些微红:“听我娘说,也就是这两日了。”
  “可找好了接生婆?”
  “花那冤枉钱干啥,我娘可以帮忙。”
  家里粮缸都到底儿了。吃了这顿连下顿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哪儿还有钱找接生婆。村里徐嬷嬷是最好的接生婆,至少要给八个鸡蛋。要是碰见那大方的还要在篮子里装点细粮什么的,根本没有那个条件。
  林桥叹了一口气:“你先把鸡蛋吃了。”说完自己先秃噜一口粗面野菜汤。
  粗面划嗓子,野菜还泛着苦味实在是非常难以下咽,但还是把这一碗吃完了。他人高马大,这一碗下去根本没吃饱。
  陈鹤道:“我真的吃不完,还是你吃吧。”他也算是清苦,怀了孩子什么好吃的都没吃到,也不知道为何肚子能长得这么大?
  林桥家里原本也有弟弟妹妹,从小就会照顾别人。这会儿坐到媳妇旁边,手扒着鸡蛋壳,滚圆的一个白胖子从手里出来。掰开鸡蛋,蛋黄透着诱人橙色,鸡蛋煮的极鲜嫩,这会儿颤巍巍的还在手里抖动了几下,看的陈鹤直咽口水。
  “吃吧,咱们一人一半。”直接伸到陈鹤的嘴旁。闻着那诱人的香甜味道。心里再多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张口咬了一口。滑嫩可口,甜美异常。
  自打跟林桥成亲以来,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这半个鸡蛋可彻底把馋虫勾起来了。完全不解瘾。
  就连肚子里一向乖巧安静的宝宝这会儿都闹腾了起来。
  咚咚的敲着肚子,好像是还要吃似得。
  林桥摸了摸他的肚子。直接把剩下半个递给了他:“这个是给孩子的。”
  陈鹤目光探究的看着他,林桥一向是个护食的人,碰见爱吃的东西谁也不让,这鸡蛋平常都吃不到的好东西。他竟然也舍得拿出来?
  只是嘴比脑子转的快,看着诱人的鸡蛋就在旁边拿过来就吃了。他们一天就两餐,再加上他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包子经常饿,往常都忍着,但今天被林桥的劝下。竟然还吃了两个黑米饼和一碗汤。
  等放下碗的时候尴尬了。
  要是自家相公发现自己如此能吃,会不会后悔娶了他。有些忐忑的看着林桥。
  谁料林桥半点恼怒之意都没有。
  反倒是把他扶在一边:“你今天先好好休息一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把脏碗捡走了。
  陈鹤道:“相公不可。”
  “你只需好好歇着便是。”林桥不由分说的去了厨房。简单的用凉水洗了洗碗,这种活儿在家里也是常做,非常熟练。顺便看了看厨房。果然是又黑又小。一个灶台上只有一口锅。虽然这家又破又黑,但还是给收拾的井井有条。
  粮缸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厨房里能吃的也就是一点干菜。
  吃的空间里有,但是这会儿却不好拿出来。
  得有个正经的理由才行。
  等收拾好厨房之后。陈鹤已经挣扎的坐了起来,只是他身子太笨重了。只是单独起身就累够呛。
  “相公你放着,这些我来就成。”他虽然是哥儿,但从小就知道自己要嫁人的。学的都是妇德之类的东西,这会儿已经很不安了。
  “陪着我躺一会儿。”林桥翻身上了床。
  “恩。”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腰上。以前见过舅妈孕期的时候舅舅给他按摩。这会儿也有样学样的轻柔的给他捏捏腰部和腿部。
  “相公。”他有些不安。
  “睡吧,留着力气,等着生产。”林桥说着。
  陈鹤最近也觉得自己身体无端累的厉害,肚子里像是装了一个巨大的水球,一直在下面坠,嘴上说不怕是骗人的。
  如今也累了一上午,之前受到了惊吓,再加上累,现在被哄在怀里。没多大会儿眼皮就沉了。
  看着陈鹤的睡颜。林桥很安然,不管如何他都要照顾好身边的人。
  忽然外面传来一个巨声:“林三哥,城里招人务工的来了,你去不去?”
  这突如其来的大喊如同平底一声雷。
  陈鹤刚睡着就受到惊吓,这会儿陡然发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可能猜不到,是小受先动心的……
 
 
第2章 当爹了
  陈鹤的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清俊的五官皱了起来,嘴里艰难的低叫仿佛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
  林桥有些紧张:“怎么了?”伸手想要抱他,可是手刚触到他的裤子,就湿了一大片,好似有血流出来。
  顿时对窗外那同乡道:“快去把我岳母请来,我媳妇要生了。”
  那窗外那人没想到竟赶上这么一遭,生孩子可不是小事儿。立刻把往林桥岳母的住所跑去。
  他疼的像上岸的鱼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浅浅的气,呼的深了都疼。
  “没事,没事的。”紧紧的抓着陈鹤的手。
  陈鹤生子是第一遭,感觉五脏六腑都像火烧似得。巨大的疼痛让他的眼前一片模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只能感觉到林桥一人在他耳边说话,说的什么他都听不清,很快烧灼的疼痛感变成撕扯的痛!
  “啊……”他隐忍不住,仿佛呼叫能减轻一点疼似得。那痛感竟伴随着强烈的无助:“林桥。”
  “我在这呢?”林桥的声音都在颤抖。
  陈鹤额头上的汗珠子往下滚落,很快前胸后背都湿透了。在呼喊了他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喊出声音了。
  过了一会儿就见一个干练的妇人冲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林桥认出来了,这俩一个是他的岳母孟氏,一个是陈鹤的弟弟陈瑞,也是个哥儿。
  孟氏见他已经难受成这样道:“姑爷,赶紧出去,这不是男人能呆的地方。小瑞去烧水。”
  说完就给他俩赶了出去。门一关。
  陈瑞显然吓到了。林桥立刻接过这个活儿道:“我去烧水,你在外头守着。”
  “恩。”陈瑞乖巧的点了点头。
  去院子里的灶台烧起水来,那同乡还没走在旁边道:“你还去上工么?”他在旁边问着。
  “不去了。”出去自己能混个饱肚,可这家可怎么办:“刚才多谢你了。”
  “嗨,谢什么,举手之劳。”同乡还有点不自在看着林桥,发现他不像之前那么憨傻了,说话也带着些条理:“那我走了。”
  “恩。”林桥这边把烧好的水倒在盆里端进去。
  孟氏打开门,空气中多了几分血腥之气。
  “啊……”陈鹤的呼痛声再一次清晰的传来。
  “岳母,他怎么样?”
  “还行。”孟氏道:“生孩子都这样。”哪儿有几个不疼的。都得在鬼门关上走一遭。
  还想再问。孟氏却把门给关上了。突然感觉旁边有人拉着他的袖子。回头一看正是陈瑞小脸都哭花了:“桥哥,我哥哥会不会死啊?”他的身体都在抖,有几分可怜,都吓坏了。
  陈瑞跟陈鹤差了三岁,等于是陈鹤把他带大的,俩人关系极好。如今见着哥哥在里头遭这么大的罪怕的不行。
  “不会有事情的。”虽这么说可是他也很紧张一直皱着眉头。以前陈瑞总觉得林桥配不上他哥哥,如今看来倒也不尽然。莫非应了那句古话:患难见真情?
  总之有他在心里踏实了不少。刚才真害怕林桥应了同乡出去了,这灾荒年又没粮,擎等着死呢!见他没应,叫桥哥的时候也多了真心了几分。
  整整两个时辰,不知道倒了多少盆血水。陈鹤的呼声越来越小。最终听到一声孩子的啼哭,心才终于放下来!孟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充满血气的屋子。把孩子包裹在软布中,刚打开门林桥就进来了先去看了一眼昏睡中的男媳妇,陈鹤已经疲惫至极了。头上的汗水把头发都给湿透了。一缕缕的贴在脸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