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爱上虫族女王(gl)——终身不婚

时间:2019-04-06 07:26:57  作者:终身不婚

   《爱上虫族女王(gl)》作者:终身不婚

 
  文案:本文又名:爱♂上虫族女王。
  触手系女王攻×精神病晚期弃疗受,故事结局保证HE。
  小剧场:女主:我要离家出走。
  女王:你走吧,让我抓到了,今晚三种形态。
  食用指南:1、1V1,SC。
  2、本文一开篇穿越古代,之后逐渐步入星际。
  3、本文女主神逻辑,剧情神发展,宅斗中带言情,言情中带武侠,武侠中带末世,末世中带科幻,科幻中带奇幻,脑洞可以塞下宇宙的小伙伴来吧。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女强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恒萧云起 ┃ 配角:铃兰、一众助攻炮灰 ┃ 其它:
 
 
第1章 万劫不复
  她从前很少做梦。
  之后梦成了她的另一个人生。
  在极深沉的梦境中,她沿着一道螺旋形的、看不到尽头又没有扶手的楼梯上一步一步攀爬而上。
  楼梯下则是万丈悬崖。
  她小心翼翼的拾阶而上,每一步都唯恐自己踩踏空后掉下去。
  成片的雪花坠落,她却完全没有冰冷的感觉。
  茫茫的白雪中,天地一片死寂。
  她已经被所有人遗忘。
  就连她自己,也被人遗忘。
  然后,她看到了她。
  隔着一段楼梯,她看到的那个女子身上散发着点点荧光。
  一如既往的美丽、温柔、强大。
  她抬起头,细细望着刻在灵魂深处的女子,胸口传来一阵无望的剧痛,唇齿间像含着一味让人欲罢不能的成瘾毒/药,着魔般重复呢喃着念出了女子的名字。
  明明心疼得无法呼吸,她的脸上依然是期待。
  她在期待什么?
  她忘记了。
  对面的女子慢慢的伸出手,那只手在冰雪的映衬下恍若通透的玉石,泛着不染尘埃的纯净光泽,女子的手落在她的胸口上。
  然后,轻轻一推。
  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天旋地转。
  她已经坠落到空中,失重感让她有瞬间的恐慌。
  成片的雪花迅速离她远去,而后,螺旋状的楼梯、女子的脸、女子的手、女子的一切也迅速在她的眼中愈来愈小,直到消失不见。
  不是距离的远去,而是心的远去,她睁着眼睛,脑海却是一片空白。
  她似乎什么都记不得了。
  她沉进了一片极度深蓝、无边无垠的大海中。
  大海似乎没有底,她落入海中后也没有挣扎,海水一点一点的淹没她的脚踝,然后迅速蔓延到她的胸口,之后是眼睛,最后淹没了她的头顶。
  她悬浮在海水中,长长的发丝如海藻般散落在水中,以极缓慢的速度漂浮舞动,她的每一口呼吸都很艰难,每一口呼吸都带着痛苦的味道,然而,她无法挣扎。
  她一动不动的悬浮在海水中,看着自己不停的往下沉。
  眼眸里波光荡漾的海面上点点银光离她远去。
  浅浅的淡蓝色离她远去。
  淡蓝变成深蓝。
  她还在坠落。
  温暖的阳光不见了。
  光线一点一点的消失。
  身体的温度逐渐降低,然后,一点一点的,变得冰冷起来。
  她还在坠落。
  最后一丝光消失在眼前。
  眼前一片冰寒彻骨的纯黑,黑到哪怕睁大自己的眼睛,也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光线的存在。
  只剩下锥心的冰冷环绕在身体周围。
  她依然在坠落。
  永无止境。
  如果有人问她,最深的地方在哪里,她过去会回答,马里亚纳海沟。
  如今,她会回答,最深的地方,是人心深处的地狱。
 
 
第2章 我重生了
  当有意识的一刻,她听到了自己的哭泣声,小小的,像是一只小奶猫儿,有气无力的。
  然后,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响起。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您生的是个千金呢。”
  “千金啊……”另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有气无力,那女子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失望,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问,“夫君呢?”
  稳婆有一瞬的嗝顿。
  大人没在夫人这里,因为姚姨娘昨晚也生了。
  “王大人去看姚姨娘了。”
  再次沉默。
  “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夫人眉头蹙起。
  “像个小猴子,皱巴巴的。”
  “等大小姐过几天长开就会好看了。”稳婆是这样安慰这位夫人的。
  这位夫人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带着母性的味道,她被一双温暖的手小心翼翼的抱起来。
  她睁不开眼睛。
  却能感觉到这位夫人的忧伤。
  有眼泪滴落在她的脸上,那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无声的哭泣。
  “你明明不爱我的,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
  她却很茫然。
  你在哭什么?
  你的手好烫。
  你是谁?
  为什么抱着我哭泣?
  她还记得生命的最后一刻。
  全身都在疼,从身体的内里一直疼到外面每一寸肌肤,疼得她浑身都在抽搐。
  阳光明媚,透过窗户外淡色的玻璃窗,静静地照在她的脸上。
  【妈妈。】
  左手被一只温热的手牵住,那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掌,掌心滚烫的温度透过那只熟悉的手传过来,妈妈忍着眼泪,说:【阿恒,妈妈在这里。】
  【我疼。】
  她喃喃:【我真的很疼。】
  她那只绵软无力的手臂在妈妈的手里,比妈妈的手腕还要细瘦,绝症晚期的恶液质让她看起来就像一朵枯萎干瘪的花,曾经富有活力的身体如今只剩下一具枯瘦如柴的躯壳。
  【爸爸。】
  【哎,爸爸在这里。】
  面前出现一张强颜欢笑的脸,那张脸瘦了不少,脸上的胡子也长了不少,一年多的时间,他鬓角的头发几乎全白,那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在最初的哀痛之后,如今只剩下勉强而疲惫的微笑。
  男儿有泪不轻弹。
  她从来没有见过爸爸哭泣。
  可是这一刻,她看到了爸爸眼里的泪光,像最珍贵的钻石,夺目而让她永生铭记。
  【大哥,二哥?】
  【妹妹我们在这!】大哥二哥平日里工作都很忙,今天却同时出现在她的床头。
  【我要死了。】
  【你们说,人死之后,是去天堂还是地狱呢?我不想死。】
  【我才21岁呀,妈妈,为什么是我呀。】
  眼泪一颗一颗,顺着眼角流下。
  长期的病痛折磨让她骨瘦如柴,两颊的肉深深的凹陷下去,疾病的末期,她只能躺在床上,长期无力的身体让她连翻身都要人帮忙,她的头发稀稀疏疏,这是因为化疗的缘故导致头发掉得差不多了。
  爸爸不停地哭泣,他刚刚和医生谈话回来,显然对她的病也看清了现实,砸再多的钱,也拯救不了她的生命。
  生命之脆弱,莫过于此。
  眼前开始模糊,她清楚,转移的病灶开始压迫脑部,这么下去,很快,她就会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听到了监护仪嘟嘟的报警声。
  太痛苦了。
  不想再这样。
  【阿恒,要坚强,妈妈爱你,妈妈不能失去你。】有滚烫的眼泪落在她的手心,让她原本迷茫悲伤的心也跟着一道沉浸。
  她最终回答:【妈妈,我也爱你,可是,我不想浑身插满管子,毫无尊严的死去,所以,请你们,放弃抢救。】
  【阿恒。】
  【阿恒,家里人都在这里。】
  【不行,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放弃,你们怎么就知道,不会发生奇迹呢?】第一个反对的,是大哥。
  【我也不想放弃,能抢救就尽量吧。】这是妈妈的声音。
  她勉强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是一片模糊:【哥哥,我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为了你们而活,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希望了,我也想活啊……妈妈,我好痛苦,我好累啊,你们不要吵了!】
  她的母亲一面哭着,一面在放弃抢救同意书上签了字。
  心电监护骤然发出刺耳的报警音。
  她茫然的睁着眼睛。
  隐隐的哭泣声在她耳畔徘徊。
  她尽力了。
  心跳一点一点的消失。
  呼吸逐渐微弱。
  皮肤因为缺氧而变得苍白无力,一口血从喉咙中咯出,她的眼睛骤然睁大。
  原本已经模糊不清的视线在那一秒变得无比清晰。
  妈妈的头发间多了些许银丝,爸爸的头发在短短一年多年间白了一半,一家人,每一个人都带着长期悲伤后的麻木,每一个人身上都充满了疲惫。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而后,视觉、嗅觉、触觉都消失了。
  明明已经没有知觉了。
  她却能听到亲人的哭声,声嘶力竭。
  【对不起。】
  【妈妈爸爸,哥哥,对不起。】
  【再也没有尽孝的那天了。】
  【我是如此的爱你们,可是我也将永远的失去你们。】
  她死了,她出生了。
  带着前世的记忆,再次出生。
  她出生了,她很想对她的母亲说一句,女儿很好,勿念。
  她的耳畔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上一世,她的妈妈告诉她,她刚出生的时候,全家都很开心。
  恭喜你,喜得千金。
  从此,她成了家里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小公主。
  她得到的是家人全身心的爱护和关心。
  这一世,在她还睁不开双眼的时候,她感受到温热的眼泪落在她的脸上,那双手抱住她,仿佛是抱住了人生最后的温暖,她轻轻的,悲伤的说。
  “为什么,你会是个女孩?”
  【为什么你是个女孩?】
  这句话伴随她走过了短暂的婴儿时期,那双多愁善感的眼睛看着她,仿佛她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为什么我是个女孩?】
  【因为我本来就是女孩。】
  女人流够了眼泪之后,将她送到了乳母手中,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装在一个婴孩的躯壳内,直接表现在身体上的本能就是,她会像婴儿一样,很多时间里都处于睡眠的状态。
  思维开始停滞延缓,甚至连离开亲人、永远见不到亲人的悲伤也一点一点远去,在梦中,她竭斯底里的哭泣,悲伤,双手紧紧的握着妈妈的手,不停的说,妈妈,妈妈,我不要走,我不要离开你们。
  重复的梦境,重复的画面。
  直到少有的清醒时间里,梦境中都还重复着残余的哀恸。
  孩子的世界,终究还没有走出回忆。
  她今生的母亲,是那么多愁善感,在她的面前,说过最多的话,便是,为什么你不是男孩?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世界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她从一开始的茫然,到对这个女人无休无止质问的不耐。
  原本刚来到这个世界,刚落到女人手中诞生的几分少得可怜的孺慕之情,也在女人无休无止的眼泪和质问中消失殆尽。
  她以为这一段时间过了很久。
  其实也不过就几天而已。
  当她勉强能睁开双眼打量这个世界时。
  眼泪一下子全落下来了。
  古色生香的世界,出现在她视野里的是颜色沉郁的梁柱和宽袍大袖。
  她蒙了半晌,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出生了。
  她活了。
  可是这一生一世,她再也回不到家人的身边了。
  她和家人相隔的距离,跨越的不是浩渺的星空,而是不可逾越的空间和时间。
  终其一生,她或许只能在这个看起来像是天/朝古代的社会,成为一个普通平凡的古代女子,遵循三从四德,在家族和未来夫君、子嗣的庇护下度过余生。
  乳母见女婴突然哇哇大哭,不由小声安慰,孩子的脸慢慢长开了,眉眼像她的父亲,脸像她的母亲,长大之后,也许会是一个端庄娴雅的美人。
  她除了出生的时候哭过一次,这是她第二次哭。
  她哭累了,望着面容普通清秀,眼神却很温柔的乳母,心下诞生了些许安宁,于是小脑袋在乳母怀里拱了拱,安心睡去。
  从那个女人身上感受不到的温柔,她从乳母身上感受到了。
  此时的她并未想象到。
  她的一生,比史诗更为传奇,比任何人过得,都要波澜旷阔,跌宕起伏。
  也未想到,有朝一日,她能真正驾驶飞船翱翔宇宙,一生中会走过很多地方,最后也拥有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恋人,携手共度一生。
  此时的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婴儿。
  乳母抱着她,手心的温度透过襁褓落在她的身上,她的手和她的眼睛一样。
  柔情似水。
  她对这个乳母最初的印象,便是母亲的气息。
  在能睁开眼睛后的第三天,她看到了她这一世的母亲。
  一双柔柔的鹿眼欲语还休,洁白/粉嫩的肌肤,樱桃小口,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她伸手,抱着她,看着她的脸,她有瞬间的呆怔,她这一世的娘亲,是个病弱美人,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美人,像极了红楼一书中那终日以泪洗面又美丽如花的哀愁女子。
  然而,她对多愁善感的女子,终究爱不起来。
  因为这个母亲,对她,并无爱。
  一个以夫为天的女子,因为生不出儿子而耿耿于怀,进而埋怨甚至迁怒自己的女儿。
 
 
第3章 姚氏的身世
  她躺在摇篮里。
  最近她已经能看到一些东西了,不是小孩子,所以她也没有过多的惊讶,模糊的视线中,看什么都像是蒙着一层薄薄的雾,她躺在摇篮里,大多数时候就呆呆的看着古色生香、颜色悒郁的朱梁画帐,脑袋一片放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