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种田不如撒娇(古代架空)——浮喵喵喵

时间:2019-04-06 07:31:05  作者:浮喵喵喵

   《种田不如撒娇》作者:浮喵喵喵

 
  文案: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景钰,打小就是娇气包,一身的细皮嫩肉,一朝穿越简直两眼泪汪汪。
  不会田间耕种,不会山里狩猎,不会海上捕捞,唯一擅长的就是撒娇。
  隔壁住了个冷脸大个儿,又会捕猎又能出海。
  景钰:(*/ω\*)
  后来大佬发现家里的撒娇精天生锦鲤属性,每次陪他一同出海、狩猎,各种珍禽异兽掉落,且无惊无险,不费气力就满载而归。
  小奶包:论猛兽的一百种憋屈死法!(≧ω≦)
  受是大可爱,小嗲精,锦鲤属性buff加成,捕鱼、打猎、开酒楼……致富就是这么简单!
  又凶又帅攻×又软又甜受。
 
  排雷:大写加粗的【娇气包受】,标这么明显了,还进来吐槽的别怪我骂回去,后期挣银子部分非常且极其的夸张!!!本文架空,全是作者胡扯,能接受就看,不能的就别点进去咯,免得互相伤害。
  后期赚钱真的超级不符合逻辑,求放过。
  作者不接受批评,你爱看看,不爱看还给我添堵我就骂你!
  补充:主受,金手指很粗,无脑甜宠爽。
  架空文,私设多,非常没有逻辑,不要考究。
  1v1彼此身心只有对方。
  本文背景异世界大陆,架空。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钰,祁野 ┃ 配角: ┃ 其它:种田,美食
 
 
第一章 
  景钰砸巴一下嘴,舌尖都是咸湿的味道,那滋味很是不好,下意识的呸了几下,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眼不要紧,待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后,整个人都惊住了。
  这!是!哪!
  还不等他有缓冲的时间,又是一阵海浪拍过来,将他彻底的浇灌了个透心凉,那咸湿的海水让他瞬间闭上了眼睛,待他睁开眼,浓密卷翘的睫毛上还悬挂了一滴海水,要掉不掉的,整个人看起来实在是狼狈。
  呸呸呸,嘴巴里都进了沙子。
  一望无际的海,海天相接,此时景钰身子一半悬空,另一半身子趴在海岛上,手里抓了一把细沙,这姿势,幸好他及时醒了过来,不然迷糊中再翻个身就掉海里淹死了。
  景钰深呼吸了几下后,松开手里不知何时抓的一把沙子,快的跟个兔子似的一下子窜上了岛,仰面朝天空,直接就地躺了下来。
  飞机失事掉落海岛?
  可他怎么一点印象。
  接下来他是要成为鲁滨逊了吗?
  景钰脑海里刚出现这个念头,就被及时掐灭了,没那本事,就他那什么都不会的娇气样,不出五天,准要饿死了。
  不过景钰其实还是不太担心的,若是飞机失事了,那他家里肯定会接收到消息,到时候定派人来救他。
  景家在H市是龙头,稍微跺一跺脚整个H市都能震上一震,钱和势都不缺,景钰作为家里老小,自小就是被宠着,真的是那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摔了,一路顺风顺水的长到了十八岁,在他认知里天就算塌下来,也不怕,上头还有他爹和两个哥哥给顶着呢。
  本来今日他在家无聊,心血来潮坐上了他家的私人飞机要去澳洲找他二哥,途中就小憩了一下,谁知睁睛就是眼前这光景了。
  景钰胡乱的想想,突然就坐了起来,倒不是理出头绪了,而是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贴着他很不舒服,景钰看头顶日光正好,于是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个精光,将衣服扔在沙滩上,他又躺下了。
  来个日光浴,继续进行灵魂深处的探索,没过几分钟,他又坐了起来。
  皮肤太娇嫩了,身下的沙子有些烫了。
  景钰实际上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便爬了起来,赤着脚,拿起他刚刚脱下来的湿哒哒的衣服和鞋,寻了处岩石上摊开放了上去打算晾一晾。
  此时应该是正中午了,日头在头顶正上方很强盛,景钰被晒的口渴,他此时打量身处的这小岛。
  还真是小岛,一眼看过去就望到底。
  小岛就是巴掌大一块,除了岩石就是沙子,还有正中央长的一棵奇奇怪怪叫不出名字的果树。
  这处境不太妙啊。
  鲁滨逊好歹掉落在的海岛很大呢,他这一眼就望到头,四面一望无际的海洋,唯一能裹腹的就是这果树了吧。
  别说五天了,存活三天都玄。
  景钰这会儿又渴又饿,肚子不停的发出“咕噜”声响,那树上的果子色泽明艳,在日光下红通通的,看起来很是诱人,他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因为饥饿分泌的唾液,走了过去。
  这叫不出名字的果树有些高了,约有两米多高,长得很奇怪,没有叶子,光秃秃的,枝干是白色的,枝丫倒是多,但是果子最顶头长着,景钰数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十个。
  景钰个头也不低,他试跳了一下,没够着,白嫩嫩的脚丫还被沙子给狠狠的硌了一下,生疼,他龇牙咧嘴抱着脚揉了一会儿。
  打小就没吃过苦头的景钰,此时实在饿狠了,为了几个果子开始了他人生头一回的爬树经历。
  他先走到了果树下,寻了个看起来结实又低的枝丫,伸手扒了上去,咬着牙,抬腿踩在了凹凸不平的白色树干上,景钰腿长,两条小细腿又直又长,此时曲起,纤细的腰/肢摆出了个高难度的幅度。
  近了,快够着了!
  景钰此时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但是胜利在望,他笑的眼睛都弯弯了,细白的指尖离那红彤彤的果子还有点点距离。
  开心!
  咻的一声,景钰眼睁睁的看着离他只有一指距离的果子被一颗来势汹汹的小石子给砸中掉落,他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又是一声,那果子跟葫芦娃似一个个往下掉落。
  景钰一脸茫然的看着光秃秃树顶,一个果子不剩,这才傻傻的转头,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海岛上又出了个人,身量高大,逆光看不清长相,他顿时一哆嗦,忙爬下树,也顾不上硌脚了,就要跑去穿他的衣服,毕竟还光着呢。
  祁野走了过来,连个眼神都没给景钰,他走到树下,开始将掉落的果子,一个不落的捡进了小麻袋里,动作干脆利落,装完转身就走。
  衣服还湿哒哒的,景钰扯不开,见人要走,也顾不上套衣服了,忙跑了过去,毕竟这人有船呢!
  “大哥!大哥!”
  景钰不仅模样好,且声音脆生生的,说起话来跟个百灵鸟一样清澈动听,音色又格外柔软,带着甜意,虽说含着金汤匙长大,却不娇纵,特别讨喜。
  不过他此时光着屁股蛋拦人,就有些不像那么回事了。
  被拦住了,祁野这才抬眼看了景钰一眼,那眼神冷嗖嗖的,景钰忙转过身捂住下身,一不小心在陌生人面前露了鸟,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祁野瞥了一眼他那又白又圆的屁股蛋,顿时皱眉,连搭理都没搭理,将小麻袋扔进船里,开始解绑在岩石旁的木桩绳子。
  “大哥,你能不能捎我一程呀?”
  景钰期待的等了几秒,见没回应,抿着嘴小心的偏过头看了一眼,见祁野正在弯腰解绳子,那裹在麻布衣下的充满野性的身材很有看头,那身材比模特还要好不知多少倍。
  就是看样子这大哥根本不想帮他啊。
  景钰看了一眼背对他的祁野,心想这位大哥看起来有些不好相处呀,眉宇之间掺着冷厉和煞气。
  不过长得还挺高大英俊的。
  景钰头一回遇到这么冷漠的人,倒也不气馁,他放轻了声音,软软的问道:“大哥,你可以带我嘛?”
  祁野直接跳上了船。
  !!!!!
  眼瞅着船要划走了,景钰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个小岛上过夜,他赶紧趴了上去伸手扒船。
  “大哥,带我一起呗。”景钰眨眨眼。
  祁野:“………”
  祁野不帮,景钰死也不放手,跟个小狗似,缠上来,偏偏他长得好看,眼睛大,瞳仁又黑又亮,此时胡搅蛮缠的时候,还带着笑,露出不明显的小酒窝,看起来颇有些人畜无害。
  船不大,略有些简陋了,景钰费了吃奶的劲爬上来的时候,祁野整个脸都黑了,本想抓他胳膊将他拎下去,可景钰光溜溜的没穿衣服,触手皆是滑腻,他松手时,景钰察觉到他的意图后,立刻转身撅着屁股将两个胳膊挽起藏好。
  一副赖皮样。
  祁野看了一眼对着他的那白面馒头的屁股蛋,脑门突突的直跳。
  出海不利。
  船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缓缓的驶开了,景钰此时如愿的坐在了船上,擦了擦脑门的沁出的汗珠,看了一眼坐在正中央划着桨一脸阴沉的祁野,眼睛弯弯。
  “大哥,你是哪里人呀?这里是哪里啊?”
  “大哥你是要出海还是要上岸呀,你要是上岸可不可以帮我跟家里联系一下啊,我家里会给你报酬的……”
  景钰一连问了好多问题,祁野一句话都没回。
  大哥这是不愿搭理他还是不会说话啊?
  景钰看了看船,心里暗暗琢磨,这船这么小,出海也走不了多久,肯定没多久就会回岸边,只要到了岸他碰到人了就可以回家了。
  就等上岸了。
  祁野不发一言,跟船上没有景钰这个人一样,敛着下巴,一脸冷厉。
  景钰这才注意到祁野的穿着,那种厚厚的麻布衣,手腕上还裹着一圈跟野兽毛皮的东西,脚下是双草鞋,绑了几根细麻绳缠在脚腕处。
  看来大哥家里贫穷,这穿着,且划这么简陋的船出海,等他回去了,一定要好好重谢,再让他爹给大哥一艘船!
  刚刚在小岛上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此时在海面上,咸湿的海风不时抚过,太阳突然就藏了起来,景钰觉得有些凉了,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还没穿衣服呢。
  刚刚只顾着爬船,把衣服和鞋都忘在了岛上,景钰眼睛骨碌碌的打量着祁野身上那麻布厚衣。
  挺厚的,两件呢。
  过了几分钟后,景钰小心翼翼的凑到了祁野的面前,软软的说道:“大哥,我看你这衣服挺厚呀,这么大太阳,热不热啊?”
  睁着眼睛说瞎话,太阳早就不知躲哪去了,祁野怎会不知道他的意图,冷着脸看着远处,划着桨不搭理他的纠缠。
  景钰见他不给回应,只以为自己说的太过含蓄了,便又凑上了几分,索性直白的一点,“我这人体寒,不怕热的,要不我为你分担一件呀。”
  他凑的太近了,祁野都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对这种距离有些排斥,祁野伸手抓起一旁草篮里扔的一块豹子皮,
  前几天去后山遇到的一个野花豹。
  景钰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船上,那简陋的小船又是一晃,他扯下包住脑袋的衣,觉得手感怪怪的,拿手里一看。
  ???豹纹啊!
  一块完完整整剥下来的豹皮,那皮毛的手感摸着实在太过真实了,不像是人造皮,景钰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祁野面不改色剥豹皮的画面。
  打了个寒战。
  捕杀野生动物可是犯法的呢……
  可有些极其闭塞的山村,他们以狩猎为生计,脑海里是不具备法律意识的,捕杀野生动物在他们认知里就跟杀鸡鸭鱼肉一样。
  这大哥粗麻布衣,草鞋打扮,这得居住在多么偏远落后的山村。
  祁野瞥了他一眼,景钰顿时条件反射眨眨眼,傻笑了两下,“这天有些凉啊。”
  祁野:“………”
  作者有话要说:景钰:这个大哥有点不好相处呀;-)
  种田小甜饼!架空架空,日更,有特殊情况会在文案顶端请假( ̄▼ ̄)
  希望宝宝们能多多留言互动鸭
  (=^▽^=)谢谢支持,鞠躬
 
 
第二章 
  一望无际的海,与湛蓝的天交融在了一起,波澜壮阔,很是壮观。
  这简陋的船在广阔的海洋里飘荡,就显得太过渺小了。
  也很冒险,若是突然遭遇暴风雨天气,后果就不堪设想,一准的沉船。
  景钰正低头看着手里那么完整的豹皮,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一团。
  这豹皮剥的实在太好了,从肚子那处划开,其他一丝破损都没有,得多大一个野豹啊,四肢毛皮很长,海风阵阵,吹在皮肤上已经起了颤栗,景钰也顾不上心里那丝别扭了。
  又细又白的腿小心的从肚子口那处/插/了进去,好在他骨架小,整个人钻进去倒也不费劲。
  幸好这豹皮没有头,脖颈处围一圈的毛,暖和。
  祁野在景钰发出淅淅索索穿衣声时抬过头,景钰实在太白了,不说话了的时候,唇红齿白,看起来奶乖极了,此时套了豹皮,有很大的反差感。
  多了丝野/性。
  却也只是个小野猫。
  景钰看着一望无垠的海面,他坐过私家游艇出过海,这种的简陋的小船还头一次,竟觉得有些新奇。
  “大哥,我们今日是不是要在海上过夜呀?”
  “大哥,我们会不会遇到暴风雨啊?”
  “大哥,我有些饿了,你能不能给我些吃的哇?”
  景钰说话的时候,习惯在句尾加语气词,比如“呀”、“哇”,加上他音色异常柔软,带着些许甜澈,听在耳朵里就跟撒娇似,且一口一个大哥,叫的亲热极了,然而却没得到大哥的半分回应,景钰瞥了一眼祁野面前那个小麻袋,小心的凑了过去,那红彤彤的小果,水灵灵的,刚从树上摘下来,可新鲜啦。
  “大哥,我能吃一个嘛?我刚刚爬树就是要摘它,不过——”
  景钰没说话,潜台词,这不被你捷足先登了嘛~
  祁野终于给了一丝回应,瞥了他一眼,景钰赶紧一脸期待与他对视,那黑白分明的眼,连连眨巴,黑羽长睫扑闪的跟把小扇子。
  景钰长得白净精致,巴掌大的脸,眼睛就占了大半,生的人畜无害。
  祁野依旧没开口,骨节分明的手指当着景钰的面将那小麻袋抓了过来反手放到了背后。
  拒绝之意相当明显。
  景钰:“………”
  祁野的船太简陋,不能远行,只能出海几天,这几日就靠这偶尔运气极好才能遇到的小岛上的果树来解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