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归途(古代架空)——rampancy

时间:2019-04-08 09:27:52  作者:rampancy

 =================

《归途》作者:rampancy
 
文案:
     温柔腹黑深情攻 X 迟钝自恋风骚受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常将军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翻来覆去后,终于肯承认自己对某人三见钟情,却发现某人早已痴心他付,好不容易把心中小苗头压下去,却不料被人干脆连根拔了。罢了,神仙不好当,去人间做爹吧。
 
PS:不是悲剧,慢热文,伏笔较多
 
    攻绝对不是渣男,绝对不是!!!
 
    一三卷为现传,二卷为前传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常黛,东樾 ┃ 配角:凤青,楚明月,箫安,孟知意,墨镧 ┃ 其它:深情,强强,伪年下
 
==================
 
  ☆、一朝飞升
 
  楔子  
  太和三十八年,天庭浩劫,潜伏在天庭的魔族少年突然魔性大发,动用诛仙剑大开杀戒,天庭众神除下凡历劫的风神东樾外也无一幸免。而后迟来的风神凭一己之力与魔君之子对抗,所幸魔君之子历经半日厮杀已道弓折粮尽的地步,诛仙剑也已被毁,风神耗尽毕生修为将其击毙。而今已过100年,天庭重建,仙班重列,东樾作为新一代帝君,颖悟绝伦予智予雄,天庭上下万流景仰。
  虽然人间四处仍需要费心奔波,但如今天庭总归大体安稳了下来,众神各司其职,东樾其实并无职务可做,也就是坐镇指挥,偶尔有实在不好解决的事情便出面亲自处理,多半都在闭关修炼,所以众神除了首次报到外基本不常见到这位帝君。
  西南边界最近出现了一个妖市,明码标价明目张胆的买卖人类少女,而且不是买回去生孩子的,是买回去吃的,十五六岁的花季姑娘对于妖物来说最为滋阴补肾。
  东樾听监瞭官报告完了就直接奔西南去了,每次遇到这种比较新鲜奇特的地点,他们帝君总是第一时间亲自处理。
  事情办的很快,因为东樾直接把那妖市一锅端了,可怜那拐卖头头还没介绍完他的头牌物品就被东樾一个灵力结打成灰了,接着当着那些小妖的面捏碎了几个拐卖大户,这个那个妖市上除了被关的姑娘就没什么妖等着送死了,东樾把这些姑娘送回人间前干脆把西南边的地下世界直接打塌了。
  最后一个姑娘是在东南边陲的一个小镇,东樾送完她之后便算是解决完这件差事了。在返回天界前,东樾去了一个地方,他没有落下去,只是踩着云朵在那里看,脚下是大片大片的虞美人,红的娇艳,扫开了点他心头的些许阴霾,一百年了,他还是没有找到那样东西。
  “喂!”东樾想的出神,被这突然其来的粗犷声唬了一跳,抬头望去看到一个身形微胖的士兵正在田埂上歪歪扭扭走着,在这一片嫣红里很是突兀,东樾微皱了眉头,随后叹了一口气便转身回天庭去了。
  果然,就算他不肯承认,岁月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物是人非,他连欲说还休的资格都不曾有。
  “将军,将军您在哪!哎呦,搁这儿哪,您快回去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空在这里睡懒觉!”听见这急冲冲的脚步声和叫喊声,花团里的那张脸蹙了蹙眉。一手仍然拖着头,一手却伸出去遮住太阳,确认不刺眼了这才幽幽地睁开眼睛。
  那一双桃花眼闭着的时候狭长温柔,睁开了竟是浑然一股风流,美目盼兮也不过如此罢了。一对小山眉若是长在平常人脸上也是不足为奇的,却偏偏长在了这双桃花眼上方,若是带上了女儿家的面纱,定会让人觉得这是哪个牌坊里千金难求的绝色姑娘。
  少年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这才慢慢坐了起来,穿过层层花朵,显露出身上的戎装。连看都没看来人一眼,慢条斯理道:“一天天的就知道瞎嚷嚷!吵都被你死了,有这功夫给自己说个媳妇去,别一天到晚盯着村口卖烧饼的大爷看!”
  说着便起身回去,一路走的小心翼翼,深怕踩到那一支支探到田埂上的红色。
  那人低着头跟着他,心里有不服气又不敢犟嘴,边跟着他家将军往回走,边小声嘀咕:“这会躲来躲去的,刚躺着睡觉也没见你害怕压坏一两支的。将军不像将军的样,一天兵书看看就头疼,琢磨起啥养花秘籍倒是觉都不带睡的。得亏没生成个姑娘,不然不知还要祸害多少像我这样的年轻无知的少年。”
  刚才还在脚前的人此时已走出这片花海,回头瞅了一眼低头碎碎念的某人,厉声叫到:“还不跟上来在那里叽叽歪歪个什么!”
  那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差点从田埂上栽过去,那位将军见此状哈哈大笑,心情大好的背着手继续向前,对后边人的反应相当满意。
  三年后
  “那我便先告辞了!”司命微行一礼便告退了,然而不出片刻又转了回来。
  “南姜君莫不是贪我这口茶又回来了?”帝君抬头朝来人打趣道。
  “帝君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那就改天打发弟子上帝君这里讨要些来,帝君切时可莫要反悔啊!”
  “自是好说。”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
  “说正事,我刚出去看到有位戎装打扮的青年,大抵是刚刚飞升的那位将军,正抓着收天门的小兵问他是人是鬼,许是凤青君还未回来,无人接应,于是便把他带过来了,好不容易飞升了,别一会不小心晃去老仙君那里被他的果子给毒死了。”
  “应该是西南方飞升的常黛将军,此人现在何处。”
  “和门卫讨论早饭无果后正在殿外研究那颗柱子。”
  “.....那劳烦南姜君替我将人唤进来。”
  “帝君客气了,我这就办。”司命笑着转身。
  “帝君,这位便是了。”脚步声戛然而止,东樾放下手中的卷轴,抬起眼来,看着这位一身盔甲,满脸血迹的年轻人,准备好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手也停在了那卷轴上没有动弹,整个人仿佛静止了一般。
  眉眼,好像。
  南姜做司命三十年,头一次看到这位几乎称得上完美的帝君出现这般有违常理的举动,刚想提醒一下帝君失礼了,嘴还没打开,便听到这位将军对着东樾问道:“能先让我洗个脸吗?”
  东樾闻声抬了一下眼,终于发觉到自己刚才唐突了,忙对司命道:“有劳南姜着人把誉桦殿给常黛将军收拾出来。”其实这些新殿早就收拾好了,每年三月份天庭都会依照上一年飞升神官的人数多加十处来建立宫殿,每个殿一旦建成便取名挂匾,等新飞升的神官来了依飞升次序选择相应神殿搬进去,里面东西都是建好之初就整理好的,直接搬进去住就可以了。
  东樾又转头对常黛说道:“将军见谅,初见将军觉得将军与我一故人十分相像故而一时想起旧事失了态,请先在誉桦殿稍作休息。有关事宜等将军休息好了,我们择日再议。”
  常黛刚从战场的厮杀声里度过来,此时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其实根本没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个啥,就只觉得这人声音真是好听,反正人间的时候他是从来没听过的。
  常黛看着此人,一席银衣铺地,发冠上也绑着相同颜色的发带,明明是张棱角分明高冷俊逸的脸,却眉眼嘴角处处都透着温柔,像一块被春风抚过的石头,常黛突然间就骄傲了,他是怎么在眨眼间就想到这种极为贴切的形容的,莫非这升了天连才情也跟着升了。
  常黛向着春风里的石头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跟着司命转身离去。走到一半,他突然转过来冲着台上那人问道:“那我到底是升仙了还是死了?”帝君听完灿然一笑,常黛看着那张脸,不等回答便转过身去,嘴角一勾,那应该是做神仙了。
  帝君就那么盯着那个背景看了半晌,直到人都走不见了,低头拿起桌上的卷轴道:“真是,好久都没有听到这种语气了。”
  常黛进了这誉桦殿,穿着鞋就一下躺上了殿里那张大床,他实在没想到,他带兵打仗还能打出来个神仙做,早知道他五岁就出去打仗了,早日得道早日幸福。不过可惜了他的辛辛苦苦练出来的一支队伍,最大的三十七岁,最小的十四岁,都是他精心挑选的人物,可是都死光了,一个也没留,倒是他孤注一掷浴血奋战,杀着杀着突然就上天了。
  回来的路上他问了问司命,他的那场护国之战还是输了,国没保住,已经被完全攻占了,不过好消息就是,新君入主,没有为难原来的百姓及文武大臣,只是间接委婉地了结了原来皇帝的命,让他白白打了一场无用之战。
  他邬柞国的常黛将军,十二岁上战场,十四岁率一千部下退敌两万,十五岁赐“威猛大将军”,不过这个称号他本人是不太喜欢的,给出的理由是听起来太糙了,完全对不住他那张花前月下的脸,所以军营里一般应他要求都叫他黛将军,叫错了是要罚抄养花秘籍的。
  令周围国家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其实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一点都靠不住的人,但若不是他们国家那老皇帝色令智昏误国害民,有他常黛在,怕是到他死前没半个苍蝇敢来造次,可惜最后还是抵不过内乱外侵,亲信全都落个身首异处,自己要不是飞升了恐怕也得死无全尸,毕竟他总是听见敌国首领嚷嚷要把他剁成饺子馅包成包子吃。
  其实说起来,誓死卫国这种话常黛是说不出口的,常黛此人,寡情薄意是众人皆知的,可以说是无欲无求,就像现在,他的国灭了,他想的也就是白费了他这几年青春,他的兵死了,他想的也就是白费了他那些口舌。
  常黛想了一会就觉得累,既来之则安之,人做的不太成功那就好好做神仙吧,总归是得有个人生理想啊,不然活着跟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于是常黛把身上盔甲丢的丢,踹的踹,乱扔了一地,盖过旁边的被子,安安心心睡起觉来。
  
 
  ☆、惊鸿一面
 
  第二章惊鸿一面
  常黛一觉睡了三天,终于醒了,空堂堂的大殿只有他一个人,他还以为当了神仙就有人贴身伺候了,可惜可惜啊,这辈子学不来皇帝那一套了,常黛拿起桌上一席白衣,那是那天司命送他过来时就带着的,可能是看他实在太脏有辱仙门,随便给他先找了一套。
  常黛倒是不讲究,虽说穿的白飘飘的才能有仙的感觉,但是好看这个事儿不在乎颜色不颜色的,像他这种脸,不穿都是绝色。
  利利索索洗漱完,常黛瞅了一眼桌上的点心,往嘴里塞了几块,和人间的没什么区别嘛,不就多了几粒芝麻。不过这神仙就是好,他三天没吃东西也没饿。
  吃饱喝足的常黛终于出门了,好歹得熟悉熟悉环境,顺便找那个银袍老大问问,他准备给自己封个什么官来做做,总不能日日日上三竿起太阳不落就睡吧。
  “我琢磨着应该封个战神吧,哎不行,你这是典型的骄傲自大骄傲自大啊,那要不叫剑仙,也不行,感觉不太靠谱,听着跟门口那丢卦的似的。再不成,花仙吧,这个我喜欢,常花仙,听着很是顺耳啊,什么!花仙已经被常黛内定了。哈哈哈,常黛啊常黛,你再这样下去是没有女人喜欢你的...”
  常黛就这么双手抱头,昂首挺步的向前走去,看着挺正常一男的,一路上不停地自说自话自问自答,西边道上两颗成精的树被吓得不轻。
  常黛这一路上碰到了好几个神官,因为常黛还没有正式赋神职,所以很多神官都不认识他,但是大家都清楚在天庭里遇到的生面孔,不是刚飞升的神官就是幻化过的神官,一般的猫猫狗狗甚至神官的亲戚朋友基本是没什么机会在天庭里大团圆了,所以见着不认识的。点头示意打个照面就行了,不必深究。
  常黛自然礼尚往来,一一微笑着点头回应,他本想拉着一两个问问路来着,但看着大家都脚步匆匆不曾停歇,他也不好意思拦着人家,于是就继续一个人四处溜达。
  “花神殿?”常黛看到这掩着门的大殿,脚步停了下来,心里好不可惜:“看来这花仙子是当不成喽!”常黛摇摇头本想离开,一阵微风吹来,花神殿里的丝丝茶花香透过那高墙密瓦,从各个缝隙里争先恐后钻出来。
  是常黛在人间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清甜却冷冽,他莫名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闻过。那股味道就那么透过常黛的血肉,沁着他的骨,勾着他的魂。“这花神当的真是当之无愧啊,这味道,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常黛此人喜爱点评,但是从来不考虑用的词合适不合适,好在他老人家从来没觉得自己用的不对过,所以从来没有惭愧过。
  花仙当不了,交个朋友总可以吧,同是天涯惜花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常黛心想。
  常黛本想敲敲门的,毕竟现在他不是将军,花神也不是他的下属,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但是一碰到大殿的门它就自己开了,居然没锁,那,这就怪不得本将军了。
  于是常黛两手背着手后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进去了还不忘把门关上,替花神守守他家大门,以防不速之客。
  这花神殿吧,比常黛想的要...冷清,整个大殿里寂寥无声,殿里的陈设虽然干净整洁,像是有人日日擦拭打扫,但是,很旧,跟他殿里那些陈设不同,这些看起来就不是这个年代该有的。
  常黛心想,莫不是这个花神勤俭节约的厉害,几百年都不换新的,要不,神官是不是活的久所以都有点怀旧的情绪。
  常黛在殿里走了一圈没见到人,突然发现大殿旁侧的墙上开了一个细缝,常黛震惊了,原来大殿里除了大门还有别的门,他为什么住了这么多天都没发现,回去要好好琢磨琢磨他那屋子。
  常黛此人虽为将军,但身形修长肌肉精健,强而不壮。若没有盔甲傍身的话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悄无声息。于是他就这么寻着花香入了人家的后园。
  转过廊角,一片墨红映入他的眼帘,他知道花神后花园是应该比一般的花园漂亮,但是没想到能漂亮成这个样子。整个后院上空被白色的薄纱覆盖着,如同加了个屋顶一般,可那白纱薄如蝉翼晶莹透亮丝毫不挡星月光辉,反而带着一种朦胧的美感。
  白玉砌成的圆台绕了小花园一周,里面种满了奇花,当然也是常黛从未见过的,银枝银叶,花瓣颜色由外向内逐次变深,靠近花蕊的地方,是朱砂色,墨红墨红的朱砂色,像...常黛想了一下,像寒日里冰冻的湖面上滴了几滴血。
  进了内院,花香却变得越来越淡了,常黛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吐出来,突然被人抓住了肩膀,常黛还没习惯神仙这种神出鬼没,被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肩上的手已经松开,他再定睛看去,刚才那人已离开他几丈远,此时背对他静静赏花,银衣红花,黑发披散,从鬓角撩过去的散发用墨红色的绸带轻轻系着,感觉下一秒就能彻底散开,真是赏心悦目的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