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那个仙君爱捡破烂(玄幻灵异)——萝卜蛋

时间:2019-04-09 12:17:45  作者:萝卜蛋

 《那个仙君爱捡破烂》作者:萝卜蛋

 
文案
 
沈卿穿书了,穿到一个名叫贺九卿的反派身上。
 
书里的贺九卿欺师灭祖,还始乱终弃,被仙门围剿,死得惨不忍睹,就连元神都被师尊撕成了碎片。
 
沈卿举手有话要说:反派也想好好做人,现在改过自新还来得及吗?
 
 
◆这是一个脑回路清奇,不务正业,脸皮巨厚,一心一意想要攻略师尊的舔狗徒弟的内心独白。◆
 
 
本文又名《飞升不如捡破烂》、《强行吃萝卜的一百种方式》
 
落魄佛系温润仙君vs心狠手辣妖界大佬
 
 
顾晚迟第一百零八次飞升失败后,终于成功的被掌门师兄逐出师门。
 
 
他默默的叹了口气,背上自己的小包袱打道回府。
 
可老天就爱跟他开玩笑,他出生的村庄被大火烧了,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
 
 
顾晚迟望着眼前荒草萋萋的孤村,人生头一回知道什么叫走投无路。
 
 
后来,他成了当地有名的捡破烂王。这整片垃圾场都是他的!
 
 
ps:①甜文【真哒!】
 
②顾晚迟(受)X余胤(攻)
 
③非正统修仙文,所以任何妖魔鬼怪都有可能出现,么么啾~
 
④看文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有啥事先坐下来吃块小饼干再说●v●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晚迟(凌光) ┃ 配角:写了没人看 ┃ 其它:飞升
 
 
第1章 飞升失败
云中仙山大名鼎鼎的凌光仙君第一百零八次飞升的消息,如同插翅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修仙界。
 
上至蓬莱、瀛洲、方丈三座仙岛,下至深山老林中的修真隐士,无一不驻足观望这一百年盛景。
 
距离凌光仙君上回飞升,不过才半年光景。谁又能想到,凌光仙君在历经了一百零七次的惨痛失败后,居然还有机缘再度飞升。
 
只见那传说中的云中仙山,在某一日霞光万道,金色的祥云将头顶的一整片天,层层掩盖住。浓郁浩瀚的瑞气一股脑的撞进了云层里,隐隐能听见滋滋的电流声。
 
忽然,头顶九十九丈高处破了一个黑漆漆的大窟窿,从中猛然打下来一道雷霆,似有千钧之力,直直劈上云中仙山绝颠之上的一块石壁上。
 
狂风夹着骤雨,在漫无边际的一片黑暗中,倾盆而下,遮天蔽日,无穷无尽,似乎要将整片天地都吞噬殆尽。
 
恍惚间,能依稀望见,山颠处立着一道人影,在狂风暴雨中摇摇欲坠,可却仍然屹立不倒。
 
顾晚迟手里捏着一道印诀,周身围着一道金光闪闪的仙障。他双眸紧闭,嘴里念念有词,手中的动作来回变幻。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一道横亘了半边天的雷霆猛然穿破云层劈了下来。喉头蓦然一甜,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俊俏的脸随之褪去几分血色。
 
但他才接了两道天雷。若想顺利飞升上仙,还须接下其余的七道天雷,凑齐九道方可渡劫成功,羽化登仙。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玄门修为高深的修士,死在了飞升渡劫的九道雷霆之下。机缘难得,纵是有这机遇,也未必能成功渡劫。而大多数人,连第一道天雷都接不下,就落得个身死道消的凄惨下场。几万年来,成功渡劫的修士不过寥寥数几十人。
 
近千年来,成功渡劫的人数越发减少,唯有云中现任掌门韶华仙君一人而已。
 
作为云中声名显赫的两大仙君之一,凌光仙君的运气可谓是近万年来无人能及。甚至是打破了修仙界有史以来渡劫次数最多记录,当属仙门第一人。
 
岂料老天似乎又同他开了个玩笑,每每渡劫时,总是出于各种原因,迟迟未能飞升。若换了旁人,轻则修为倒退,重则身负重伤,乃至身死道消。可这位凌光仙君却是不同,非但活得好好的,反而还能一次接着一次飞升渡劫。这机缘,这运气,放眼整个修仙界无人能及。
 
当然,没有一次渡成功过。
 
渡劫失败次数越多,意味着下一回飞升的困难越大。因此,在场的修仙者只敢远远围观,虽未明说,可观这回天雷的厉害程度,便纷纷揣测凌光仙君这回十有八九要夭折于此。遂默默退出去百丈之外,生怕受了一星半点的波及。
 
顾晚迟硬生生的扛下了八道天雷,周身的金光淡到几乎透明,金丹内运转的灵力也几近枯竭。淡青色的长衫早已经被雨水打湿,鬓间的头发湿哒哒的粘在脸上,更显得唇色寡淡。可眉宇间却是一派清明,双眸如似星辰,在这狂风骤雨中,显得格外明亮。
 
他试了几次,才勉强抽出一丝薄弱的灵力。淡青色的灵力在食指间环绕,而这回,他选择了护住……脸。
 
是的,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护住脸。
 
作为修仙界大名鼎鼎的凌光仙君,他不仅修为高深,更生得一副俊冠天下的好皮囊。仙门百家纵是对他的所作所为有所议论指摘,可对他的相貌却是不可置否。
 
“凌光!”
 
远远传来一道清亮的嗓音,由远及近,迅速炸响在耳畔。顾晚迟惊闻此声,险些喜极而泣,原本都抱着必死的心态,谁料居然有救星赶来!
 
“掌门师兄!救我!”
 
顾晚迟对着狂风暴雨中御剑疾来的覃见伸出了右手,岂料这最后一道天雷似乎有灵性一般,感应到了陌生气息。万丈天雷从深不可测的窟窿里猛然窜了出来,周身缠绕着可怖的雷电,发出一阵阵轰隆轰隆的巨响,空间都几近扭曲。
 
顾晚迟脸色煞白,仓惶回首见,就见覃见催动法阵,以仙人之姿,挡在他身前。
 
如此雷劫,任凭九州英杰,天纵奇才都得身死道消,灰飞烟灭。唯有云中掌门韶华仙君覃见敢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赶来救他。
 
也只有师兄肯了。
 
“师兄——”
 
顾晚迟捂住胸口,勉强直起身来,狠狠一擦嘴边淋漓的鲜血,恶狠狠道:“师兄,你闪开!我就不信了,我连前八道天雷都扛过去了,会扛不住最后一道!”
 
“不要逞强!”
 
覃见眉头紧蹙,双眸紧闭。一身雪白的衣袍尽数被骤雨打湿,可却不显得丝毫狼狈,反而透出几分风流肆意。宽大的衣袖猎猎生风,罡风刮得顾晚迟脸颊生疼。
 
“包罗万象!”
 
只见原本头顶处黑漆漆的深渊被数万道金光编织成的巨网团团包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可仍有几丝雷电透了出来,发出滋滋的可怖声音。
 
“凌光,你怎么样?”
 
覃见小心翼翼地避开雷电,侧过身来将顾晚迟拉了起来。
 
“没事,真的好险,我记得前一百零七次雷劫,没有这么厉害!”
 
顾晚迟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我注定与仙道无缘,还不如死在雷劫中,落得个身死道消还干净了,横竖不愧对我这些年的辛苦。”
 
“浑说什么?你这回能扛下八道天雷已然很好,放眼整个修仙界同辈中,何人能及你?”
 
覃见并非夸大其词,顾晚迟悟性极高,无论是修炼心法还是剑修,都比寻常人学得快。他自己也肯下苦功夫,年纪轻轻便是中等仙人,在修仙界也是鼎鼎有名的。
 
只是不知为何,二百年前顾晚迟下山游历回来,修为便开始出现滞殆,以至于这一百零八次渡劫,全部以失败告终。
 
覃见暗暗叹了口气,回眼见雷云尽散,天边已经泛明了,这才招来仙剑,拉着顾晚迟一道御剑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大冷天的就想求个收藏热乎热乎~
 
 
 
 
 
第2章 就不该多那一句嘴
顾晚迟曾历经过一百零七次雷劫,自以为自己多少对这等渡劫场面有所免疫。谁料天雷真正打下来时,才深觉其中厉害。
 
他身上负了重伤,须得先行回去好生调理。今日乃云中同蓬莱、瀛洲、方丈三大仙派召开仙门问道的日子。可却因他渡劫,中途将之打断,实属罪过。
 
如此想来,顾晚迟正要先行告退,却见云中的首座大弟子,也就是覃见座下唯一弟子兼蓬莱少主温长羽缓步走来。
 
既然入了云中门下,自然身着云中衣袍,一袭白袍,衣袂飘飘,广袖临风,煞是好看。温长羽先是冲着顾晚迟拱手行礼,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小师叔。”
 
这才侧过身去,拱手向覃见行礼,道:“师父,昨夜瀛洲掌门在客房休息,查探出一丝妖气,追至后山抓住了一只狐妖。”
 
狐妖!
 
顾晚迟神色一滞,心头染上一丝担忧。昨夜小狸一夜都没回来,他只当是出去觅食,玩到兴头一时忘了回来。如今看来应该是被瀛洲掌门给抓起来了。
 
这下坏了,云中乃修仙界第一仙门,向来同妖界井水不犯河水。况且,修仙界素来深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以及“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小狸是个道行很浅的小狐狸,因在顾晚迟身边待久了,这才潜移默化有了些修为。可仅仅能通人性、说人话,若要落入那些仙门正义之士的手中,还不得死无全尸。
 
覃见蹙眉,颇感狐疑。云中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仙山。凝聚了天地之正气,日月之精华,仙气最是浓郁。山下又常年设有仙障,莫说是妖物,就连修为不够高的山野修士都不能踏足一步。
 
如此,这狐妖必然是门中哪位弟子,违背门规,私下养的了。
 
可若真是如此,放眼整个云中,有胆子而且有能力偷养妖物,还不被人轻易察觉的,便只有从方才开始眼神就飘忽不定的师弟顾晚迟了。
 
覃见很显然想护短,所以话是同温长羽说的。
 
“狐妖现在身在何处?”
 
温长羽道:“正在校场上,瀛洲掌门设下火阵,将其困在里面,就等师父以及小师叔一同前往处置。”
 
勿怪堂堂仙门仙首要如此大动干戈的对待一只小狐妖。前些时日,瀛洲门下弟子去凡间游历,久久未归。门中的师兄担心,便以千里传音诏之,岂料诏还之术如同石沉大海,半点回应都没有。
 
这才出岛寻人,哪料那位倒霉的弟子外出游历的过程中遇见了一群狐妖。掏了他的金丹,打散他的魂魄不算,还将之肉身生吞活剥,吃得连渣都不剩。若不是门中师兄寻到了残缺的魂魄,谁又能想到居然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
 
瀛洲掌门当即震怒,可万年前大战之后,妖族和仙门皆是死伤惨重。妖族更是元气大伤,遂同仙门百家签订和平条约,率领整个妖族退居妖界,至今相安无事。怎可因区区一位门中弟子挑起两界战火。
 
可若让堂堂一位掌门忍气吞声,也决计不可能。
 
因此,小狸便成了宣泄怒火的替罪羊之一。
 
“你先下去,为师有事同你小师叔商议。”
 
聪明如覃见,自然知道其中水深,遂有意将温长羽支开,这才一把攥着顾晚迟的手腕,不由分说拉他步入侧殿。
 
顾晚迟刚一站定,质问声随即而来。
 
“你又胡作非为。”
 
覃见说这个“又”字,不是毫无道理的。他们师父仙逝之前,顾晚迟就没少惹下祸事。
 
顾晚迟表面看似沉静内敛,对外总是一副风轻云淡仙人之姿,可身为他的师兄,覃见见惯了他私下里的真实面目。
 
按理说,以顾晚迟在仙门的身份,以及他温润亲善的为人,就算不是广结四方好友,那也不至于数敌无数。
 
可事实就是,他凌光仙君离经叛道的名声早已经传遍六合八荒了。
 
正因如此,他们师父仙逝之前,才百般告诫,千般嘱咐覃见,莫让顾晚迟走上歪路。若是寻常时候便罢了,偏偏是仙门百家都来参加的仙门问道大会。
 
果不其然,顾晚迟开口狡辩:“师兄,这事我稍后一定同你作个解释。瀛洲掌门那老秃子从来看我都不顺眼,心里一直憋着坏,就等着抓我把柄。小狸的确是我的爱宠不假,可他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所以我今日必得救他。”
 
“救他?你怎么救?今日仙门百家都在,你是想以凌光仙君的身份,同整个修仙界剑拔弩张不成?”
 
顾晚迟便道:“自然不是以凌光仙君的身份,以我个人还不成么?师兄,你若是觉得我会给云中抹黑,那你便逐我出师门罢。”
 
覃见蹙眉:“浑说什么,师父在世前如何教导你的。你都全然忘记了不成?”
 
“我自然没忘。”顾晚迟正色道,点了点自己的胸口,语气淡漠,“我都记在这里呢,不仅有师父的教导,还有掌门师兄你的。师父他老人家说了,今后只要我再敢跟邪魔歪道有什么牵扯,就当从没收过我这个弟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