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迟到的证人(悬疑推理)——而苏

时间:2019-04-10 09:39:16  作者:而苏

 《迟到的证人》作者:而苏

 
文案
 
十年前,一桩入室杀人案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轰动。据悉,受害者是一对夫妻和他们刚刚年满十二岁的儿子,凶手作案手法极其诡异而残忍,三位死者依次死亡,时间相隔甚远。难以想象这个家庭是如何看着彼此走向死亡,同时为自身进行死亡倒数。
 
然而,由于案件没有侦破,还有更多警方没有进行披露的细节,比如目击屠杀的一双眼睛……
 
当年证据不足,一桩凶杀成为悬案,直到十年后,一切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可能是披着刑侦皮的小甜饼
 
cp:封哲 x 季怀安
 
内容标签: 恐怖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哲,季怀安 ┃ 配角:警局里的伙伴们以及一些死者等 ┃ 其它:刑侦,年上,he
 
 
第1章 第一章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不,不!”
 
“回答错误,女士。”黑影阴恻恻地露出微笑,他握着男孩细软脖颈的手突然用力,男孩的脸色变得灰白,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翕动着嘴吸气,“我会加大力度,直到您回答正确。”
 
“放开我儿子!”女人尖叫着,两行眼泪在极度恐惧下从面颊上流下来,她瞪大着充血的双眼,急促地喘息,“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放开我儿子……”
 
“哇哦。”黑影将男孩丢开,两只带着洁白手套的手拍在一起,伴随着他自我陶醉般的掌声,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那么,游戏开始……”
 
游戏开始,游戏开始,游戏开始!
 
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黑影仿佛走得越来越近,身形越变越大。他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洁白的手套变成了猩红色,沾满了血液。
 
“把门打开。”他说。
 
不,不可以开门,不可以开门!!
 
……
 
“安安,开门……安安,你在里面吗?季怀安,开门!季怀安!”
 
躺在沙发上午睡的男孩紧皱眉头,嘴里不断发出轻哼,显然沉浸在梦魇里,几下颤动之后,他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盖在肚子上的小薄毯滑落到地上,男孩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得发湿,贴在身上有点黏腻得难受。
 
他还没完全从噩梦带来的心悸中走出来,有些微微发愣。
 
“……季怀安,开门!”
 
刑警大队办公室的实木门被敲得咚咚作响,季怀安这才反应过来,顾不上鞋袜,匆匆忙忙起身去开门。
 
封哲正想着再不开门就要撞开得时候,门突然开了,正好对上季怀安还有些懵圈的脸。
 
“你……”怎么喊了这么半天都不开门!
 
封哲深吸了一口气,把后面的话咽下去,这小孩一向胆小,别到时候等赵队回来又看见他哭鼻子。
 
“又做噩梦了?”封哲看着这破小孩有些发白的脸色,额前几缕头发因为出汗而贴在了脑门上。
 
“嗯。”季怀安老实地点了点头。
 
“去先把鞋子穿上。”
 
封哲皱着眉头拎着他,把他按回沙发,顺手将毯子从地上捡起来,看着他乖乖把鞋袜穿好。
 
这小孩体重轻得出奇,个子和一米八五的封哲比起来也矮了小一个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的。想想过了今天,季怀安就成年了,成年,就意味着身高体重都差不多定型,封哲叹了口气——唉,这么些年来搁在警队里好吃好穿地养着,怎么就养不大呢?
 
季怀安系鞋带的动作一板一眼,跟个小学生一样规矩。直起腰来,两只穿着帆布鞋的脚踏了踏地板,确定真的系好之后,抬头看着封哲:“系好了。”
 
封哲嗯了一声,转而又想起来问他:“今天做噩梦,有没有记起什么来?”
 
刚抬起来的小脑瓜子又低了下去,过了一会,传来一声闷闷的“没有”。
 
“没有多的。”季怀安补充道,他抓着自己头发的手扯了两下头发,声音有点委屈,“头疼。”
 
“好了好了,头疼就别想了。”封哲一巴掌拍开他揪着头发的手,挺可爱的自来卷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封哲看着有点心疼,心疼头发,他想。
 
记忆里季怀安似乎从他刚调来山北市警队就在这儿,跟着赵民亮。他一开始以为是赵队的儿子,还问过赵队孩子是不是跟妈姓。
 
赵队的回答是狠狠拍上他的脑袋:“臭小子,你少乱说。”
 
后来封哲才知道赵民亮有个媳妇,姓吴,跟季氏没有半点关系。夫妻俩关系好着呢,自己这一巴掌没白挨。
 
警局里上至大队长,下至普通警员,都宝贝着季怀安。按照警队老人儿的话说,这孩子经历惨,长得漂亮,性格还乖,这不儿可着人疼呢么。几年前那个案子你记得吧?就是那个入室行凶的案子,跟外头说一家三口都受害了,实际上,当时还留下来一个八岁大的小孩儿,这是唯一一个目击证人,赵队就给带回来了,一带就是这么些年。
 
诶,这些话你可别跟外头乱说去。警员似乎觉得自己多嘴了,有点警惕地看着初来乍到的封哲。
 
封哲有点无语,这都说完了才担心是不是晚了点?嘴上还是说着,放心,我肯定不说出去。
 
季怀安这小孩有点木讷。
 
封哲没过多久就发现了这个事儿。
 
大概是因为当年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被赵队带回来的头两年是自闭的症状,不搭理人,也不爱说话,一有生人靠近就警备起来,活像一只竖起毛来的奶猫。好在警局里有心理医师,经过两年多的心理辅导,季怀安的情况总算好了起来。
 
但是这事儿也有很大的后遗症,虽然不再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但是季怀安仍旧胆子小,而且内向,情商的发育也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减缓。更要命的是他竟然是把八岁以前的事情忘了个干净,先不说现场证据少得可怜,单说唯一一个目击证人的证词取不到,整个案件都陷入了僵局。
 
不过在警局工作久了的人都知道,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努力活着。即使这个案件一直都是赵队喉头的梗,他也要保护好这个孩子的成长。现在就算是逼迫他想出证词,也依旧没有别的强有力的证据来作证,更不要提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已经逃之夭夭的凶手。
 
季怀安的到来虽然没有在这个案件上帮到警局的忙,但是也为警局带来了一个小惊喜——这个孩子似乎对于犯罪有着天生的敏感直觉,他做得一些心理画像有时候甚至会超过专门学习侦查的侦查员,达到一个难以置信的精准度。
 
回想起这些往事,封哲摇了摇头,又将目光落在眼前的小孩身上。从他毕业来警队一直到四年后的今天坐到副队的位置上,这个小孩却似乎并没有受到岁月带来的什么影响。
 
季怀安一双大眼睛盯着封哲,他刚刚已经说自己系好鞋带了,封哲怎么没有反应?于是他又干巴巴地提醒一句:“封哲哥哥,我系好了。”
 
唉!封哲又是叹了一口气,一个爆栗子敲在季怀安脑门上:“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季怀安吃痛捂住了自己的脑门,他想,这人怎么这么没道理!但是他又不敢说。
 
封哲是挺具侵略性的长相,虽然好看,但是警局其他小警员都挺怕他——这个副队骂起人来比赵队都狠,而且生活上又挑剔,偏偏家里好像还挺有钱,经得起他这么造作,惹不起惹不起。
 
封哲又是一巴掌贴在他额头上,也不知道是揉啊还是又按了一把,把季怀安从沙发上拉起来:“走,今天晚饭跟哥哥出去吃!”
 
怎么出去吃饭?季怀安想着,突然想到了,哦对,今天是我生日啊。于是又不计前嫌地快步跟上封哲,冲着他微微笑了起来。
 
 
 
 
 
 
第2章 第二章
 
封哲选得地方是一间泰菜馆,在闹市取静的一间花园式酒店里面。山北市经济比较发达,各种泰菜馆质量参差不齐,兼顾卫生和口味,最后封哲选了这一家。
 
“之前吃过泰国菜吗?”
 
季怀安摇了摇头,他正盯着酒店室外的露天游泳池。泳池虽然常见,但是这个泳池修建得仿佛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摆放在地面之上,虽然泳池的深度没有鱼缸那样深,里面游泳的人可以踩到水底,但是他们看上去就如同一群五颜六色的金鱼。
 
但是人类是不会吐泡泡的。他想。
 
封哲知道季怀安几乎不挑食,尤其偏爱酸甜的口味,他应该会喜欢泰国菜,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发现这个小孩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跟着他一道看过去,不看还好,一看,封哲瞪大了眼。
 
嘿,那边泳池也不知道在弄什么派对,男男女女穿得花里胡哨,大冬天也不嫌冷,露着白胳膊白腿,跟着周围的灯光一打,那叫一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不过封哲瞪大的眼睛可不是为了那些花白大腿……
 
他一下子捂上了季怀安的眼睛,斥道:“小孩子不可以看这些,长针眼。”要是让赵队知道他带着他家宝贝怀安就给他看了这些东西,赵队能唠叨死他。
 
季怀安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弄得一激灵,过会缓缓转过身来,喃喃地“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封哲的话。
 
反正不可以看装着人的鱼缸,他懂了。
 
领着季怀安到餐厅里头,这间餐厅没有包厢,而是把所有客人分成了一小厅一小厅的,每一个小厅里大概有两三张四人桌,旁边就是料理台,可以全程观看食材的处理。
 
来带人庆生,封哲自然提前做了准备,服务员看到他们到了,就开始一道一道上菜。
 
“怎么不吃?”
 
季怀安握着刀叉,却迟迟没有动眼前的食物,虽然这些菜式看上去都很馋人……但是:“赵叔叔什么时候来?”
 
警局里面从来没有对季怀安隐瞒过他的身世,赵民亮虽然是季怀安监护人的身份,但是也从来没有强迫季怀安张口叫父亲。
 
“赵队?”封哲想了想,还是如实告诉季怀安,“你赵叔叔临时接到任务出现场去了,今天不能陪你过生日,他让我跟你补一句抱歉。”
 
难怪今天是封哲哥哥带他出来,季怀安想着。虽然封哲从来没有对他打骂过,但是季怀安还是有点怵他——他原先偷偷看到过封哲骂那些新来的实习生,那叫一个气势十足,他还看到过警局一些年轻的警员们约出去打拳击,封哲的拳头可谓是拳拳带风。本来就是长了一张冷脸,偏偏封哲还不爱笑……
 
一听赵队不来了,季怀安的表情可以说是整段垮掉。不知道是因为赵民亮错过了他成年的生日,还是因为不想和封哲单独相处。
 
封哲一看,挑了挑眉毛:“怎么着,还不愿意和我出来啦?”
 
季怀安哪敢说这个,鼓着腮帮子摇了摇头,然后又低了下去,一勺子擓在了离自己最近的咖喱柠檬鸡里:“愿意的,哥哥吃饭。”
 
封哲听了一句哥哥又满意起来了——这是他之前故意虎着脸逗季怀安叫的,季怀安又觉得哪里奇怪,别别扭扭非得在前头加上封哲的名字,现在一句直愣愣的“哥哥”出来,讨好意味十足。
 
罢了,这个破小孩,还指望他能说什么好听的话呢。
 
每道菜都夹过一遍,那些贝壳虾蟹摆了满满一桌,季怀安却再没怎么动,他似乎就是对那盘咖喱鸡情有独钟,一勺子一勺子的下去,就着米饭几乎要见了底儿。
 
封哲看着觉得这小孩也忒好养活,心里觉得好笑:“喜欢咖喱?”
 
季怀安腮帮子里塞满了食物,没法回答,只好点了点头,努力吞咽下去之后,补充道:“黄的,喜欢。红的,不太喜欢。”
 
封哲表示知道了,低下头去解决那些被打入冷宫的红咖喱菜肴,顺手将一些剥好皮的虾肉放到季怀安的餐盘里。
 
餐厅里很安静,邻桌的客人说话声音也不大,封哲知道季怀安一向不太喜欢吵闹的环境,话也少,本想着就沉默着把饭吃完,没想着季怀安竟然先开口了。
 
“一会吃完饭能去现场吗?”
 
现场?封哲反应了一下,斩钉截铁道:“不能。”
 
“哦……”季怀安又低下头去了,过一会一道蚊子一样的声音传过来,“为什么?”
 
“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少见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封哲解释道,当然警局工作的都是一堆无神论者,可那些晦气事还是避着点好,尤其是季怀安,他并不是警局的编制内部人员,这些事情不是他的本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