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杀青后我学会了轻功(近代现代)——雨魄云魂

时间:2019-04-12 17:16:26  作者:雨魄云魂

   《杀青后我学会了轻功》作者:雨魄云魂

 
  文案:十八线小演员夏蹊最近有点怵。
  一开始,他在狗血校园剧里演了个苦情男二号,杀青后发现自己学会了作曲。
  后来,他在某抗日神剧黎演了狙击手,之后发现自己吃鸡贼溜,射击贼准,接了部金融剧,杀青后居然会看股票走势了……
  再后来,他接了个武侠剧,发现自己会了轻功……
  经纪人拿了某仙侠题材剧本来找他,他连忙摆手:“别别别,不用了不用了……”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异能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蹊,尹朗 ┃ 配角:邢杨林,龚艺 ┃ 其它:
 
  作品简评:十八线小演员夏蹊最近有点怵。一开始,他在狗血校园剧里演了个苦情男二号,杀青后发现自己学会了作曲。后来,他在某抗日神剧黎演了狙击手,之后发现自己吃鸡贼溜,射击贼准,接了部金融剧,杀青后居然会看股票走势了……再后来,他接了个武侠剧,发现自己会了轻功……经纪人拿了某仙侠题材剧本来找他,他连忙摆手:“别别别,不用了不用了……”作者文笔流畅,剧情紧凑,恋情甜宠,主角尹朗和夏蹊打打闹闹的同事,被对方的性格吸引,感情真挚,水到渠成。主角儿金手指异想天开,但却没有因此高傲自大,仍然踏踏实实的活跃在娱乐圈,凭借自己的实力走到最后。主角之间互相陪伴,互相鼓励,从暧昧到爱恋转换自然。整篇文章充满了青春向上的气息,是一部非常值得阅读的小说。
 
 
第1章 
  “预备——1,2,3!”
  夏日里的横店影视城,烈阳毫无遮挡的直射下来,暑气蒸腾而上,整个横店热成烤炉,也架不住影视人的热情似火。
  大大小小的剧组扎堆占地儿,摄影机电线灯光收音把片场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广告牌砸下来能砸到四五个导演,十多个大牌,三百个夏蹊这样的三流小演员。
  片场中央,夏蹊穿着层层叠叠的古装吊在威亚上,在飞檐峭壁上一连几个腾跃,然后脚一蹬,从屋顶飞身而下,一身黑衣在他身后飘逸,宽大的袖子鼓着风,动作完成的漂亮又利索,流畅至极。
  他听到导演喊卡,从被日光晒的滚烫的地上爬起来,毫不在意的用手一抹,抹的满脸都是灰,愈发衬的他眸子如星,眉眼冷俊。
  加上皮肤白,又有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腰带勒出劲瘦纤细的线条,往那儿一站,显得帅且高冷,是整个片场独树一帜又鹤立鸡群的气质。
  然而帅哥一开口就不对了,他朝江导走去,笑容在脸上绽开,如同冰山融化,春意融融,嘴里说出的话听了想让他立刻闭嘴:“怎么样怎么样?这动作我研究半天了,牛不牛逼?”
  江导是剧组副导,负责补拍镜头,他笑骂道:“去你的,你的镜头全补完了,待会儿收拾收拾,我们去吃杀青饭……”他着急的又去招呼下一个,用剧本扇着风,恨不得当场打赤膊,“嘿,这天热的……”
  夏蹊看没自己什么事了,就自动退下,在化妆间里让助理小周帮忙卸妆,这时候接到自家经纪人邢杨林的电话:“怎么样?”
  夏蹊无事一身轻,换好衣服往椅子里一躺:“完事儿了,待会儿剧组一起去吃夜宵。”
  这部电视剧叫《书剑江湖》,剧组属于典型的三无剧组,没钱没明星没后台,连剧本都是粗制滥造,夏蹊这样的剧组呆的多了,在里面可谓如鱼得水。
  不过这样的剧组反而没什么压力,也不用看人脸色,他们江导天天领队带着小年轻出去夜宵烧烤唱K,夏蹊进组以来直胖了五斤。
  邢杨林说:“行,你……哎,这样,你后天来一趟公司。”
  夏蹊答应了,挂断电话。
  小周轻手轻脚帮夏蹊卸妆,问道:“怎么啦?”
  夏蹊说:“没啥,让我后天去公司,不用说肯定是续约的事情。”
  小周哦了一声,心里默默数了数,惊觉夏蹊跟公司的合同只有六个月时间了。
  他们夏哥实力不错,要颜值有颜值,要嗓音有嗓音,演技也在线,可走红靠运气也靠缘分,这些年来,夏蹊接的戏要不就是粗制滥造的抗日神剧,或者狗血青春校园剧,在里面演个男三号男四号不说,收视率就没有一部大过0.5%的。
  听说夏哥挑戏很厉害……小周想起公司里的传闻,动作不自禁的慢了下来。
  “想什么呢?”夏蹊突然出声,小周回神抬头一看,夏蹊在镜子里戏谑的看她,嘴角含笑,笑的她心脏漏了一拍,连忙低下头干活儿:“没什么没什么……”
  夏蹊是属于那种清冷英俊的长相,和现在正流行的小鲜肉小奶狗不同,他气质高贵出尘,长相俊美,眉宇间含着冰雪,看人的时候能把人从头冷到脚,整个人冷成一座冰山,走近他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可一笑,就稍微一笑,就不同了。夏蹊一笑,那就是冰川融化,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眉宇间的冰雪融化,两颗眸子如同冰川里的温泉,都能把人笑化了。
  更别说那高冷外表下逗比的芯儿,小周好几次都怀疑他们夏哥是不是被魂穿了——怎么就和外表差那么多呢?
  卸了妆,江导那边的戏还没补完,夏蹊索性拉着小周上周围逛逛,在片场拍了几张照片,找朋友聊了会儿天,还去隔壁片场探了个班,一圈下来,随着江导大手一挥:“收工!”全场欢呼,有鼓掌的,有拍照的,闹闹哄哄了老半天,最后一干人等丢下手里的活,跟着江导一起吃夜宵去。
  夏蹊也被拖着去,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夏蹊表面上冰山一块,其实里头装了个逗比的芯儿,加上话不多脾气也好,还从来不起范儿,人缘倒也不错。江导豪迈的包了一整个小酒馆,啤酒一箱一箱的上,菜流水一般的端过来,直闹到深夜。
  “嗝——”夜晚无人的街道,夏蹊从酒桌上临阵脱逃,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酒嗝,小周扶着夏蹊走到路边,跟他说:“夏哥你在这儿等会儿啊,我把车开过来。”说着就着急找车去了,留下夏蹊被冷风一吹,酒就上头了。
  远处的路灯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夏蹊迷迷瞪瞪的,正抱着柱子数路灯玩,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尖叫。
  “救命啊!!抢劫啊!!!”
  远处一个女声传来,划破寂静的夜空。夏蹊循声看过去,就看到远处两道影子一前一后飞奔而来,离他越来越近。
  抢劫?夏蹊眯起眼睛往那儿看,看到前面一个男人长得消瘦,攥着一只包狂跑,后面追的女孩子还穿了高跟鞋,跑的老费劲儿了。
  夏蹊还在愣神儿,前面那个人刷的一下擦着他的鼻子过去了,后面那个女孩儿追的上气不接下气,劈头盖脸的一下子抓住夏蹊胳膊就求:“大哥救命啊!那包里还有公司公章!”
  找我?夏蹊喝多了,脑子慢了不是一点半点,听了女孩儿求助,又看女孩儿急切的眼神,就愣愣的点头:“好。”然后一点犹豫也没,转身就追。
  这爽快的行为反倒把女孩儿愣了半天,反应过来之后一拍脑袋,立刻找人报警。
  在哪儿呢?夏蹊脑袋迷迷糊糊的,连路都看不清,只看到前面有个人影跑的飞快,下意识跟在后头。
  “别跑……”夏蹊喊了一句,前面人一看是个男的追了上来,脚步一拐,立刻往居民区跑去,弯弯绕绕的绕的夏蹊头晕想吐,只知道跟在后头不放。着那人熟悉地形,七拐八拐就要成功甩脱了他。
  夏蹊越追越慢,模糊的影子离他越来越远,眼看就要脱离他的视线。
  夏蹊这时候福至心灵,脑海里刷的一下有自己吊威亚的画面闪过,接着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脚底生风,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了他的身体,一蹬脚,整个人往上腾跃了十多米,整个居民区就在他脚下!
  再几个腾跃,借着风和树梢,在树叶上轻轻点过,夏蹊只觉得人生从未如此畅爽过,夏日的晚风在他耳边呼呼作响,那个抢劫犯转瞬之间便在他眼前。
  怎么回事?
  夏蹊来不及多想,猛地往下一扑,随着那人一声惨叫,两人顺势滚了好几圈,在巷子的尽头停下。
  那人的肋骨被压断好几根,躺在地上哀嚎个不停,女孩儿带着几名警察气喘吁吁赶来,小周左等右等等不到人,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找到人,远处警车的鸣笛声叫个不停,抢劫犯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一时间混乱无比,竟没有人来扶夏蹊。
  夏蹊倚在墙边,看着自己的脚,脑袋里的酒气慢慢散了,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学会了轻功?
  不,是我果然,学会了轻功???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当时夏蹊刚毕业就进入现在这家星享娱乐当艺人,接的第一步戏是某狗血青春校园剧,大致上说的是我爱你,你爱他,他爱她,但她不爱他的故事。夏蹊在里面演男二号,长得帅,又兼富二代,还有才华,天天拿着把吉他唱悲伤情歌追女主,女主大概是眼睛瞎了跟着男一号穷小子跑。
  这部剧刚拍的时候,校园题材正火,等拍好了上映的时候,观众已经转头看古偶去了。不过对于夏蹊来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他发现他学会了男二号的看家本领——作曲。
  夏蹊杀青后的某一天发现自己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不仅突然精通了乐理,看得懂乐谱,甚至还对钢琴无师自通,最后居然能自己谱一首完整的曲子出来。
  要知道夏蹊之前从未进行过任何音乐类的系统学习。
  这就好像天下突然掉了个馅饼正好砸夏蹊头上,夏蹊埋头做了好几首曲子出来,好不好听另说,但是他悄悄找以前北影的老师看了,老师还夸他基础好。
  出于谨慎态度,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这事儿,只说自己会作曲,好在当时邢杨林刚刚接手他,对他了解不多,没提出任何异议。
  后来就不对了,他后来又接了部抗日神剧,在里面演个神枪手,杀青之后发现自己吃鸡贼溜,射击贼准。接了部职场剧,发现自己学会编程,接了部金融剧,发现自己学会看股票……
  久而久之,夏蹊发现了规律,首先自己学会的都是角色最擅长的本领。就拿他刚刚杀青的这个角色来说,角色是个暗杀好手,擅长轻功,暴雨梨花针,以及下毒。而他学会的则是角色最擅长的本事——轻功。
  第二,学会的本事只会作用在他杀青之后,演戏过程中不产生任何效果。
  其他的规律还在总结,不过夏蹊揣着金手指如同揣着烫手的山芋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说如果来个提高演技的金手指多好,或者来个预知未来的属性也行,可他的金手指完全和这些不搭边,更何况他还要吃饭养活自己,很多时候剧本容不得他挑……
  夏蹊脑袋还迷糊着,旁边小周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比他还慌张。两人跟着警察叔叔回警局,做完笔录出来,已经快晚上3点了。他们回到酒店补了个觉,第二天早上收拾行李,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在回上海的高速公路上了。
  第三天早上,夏蹊准时出现在他经纪人邢杨林的办公桌前。
  “来啦。”邢杨林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剧本,把他晾在一边。
  夏蹊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乖乖的坐在对面任由他晾,可他坐着也不老实,左摸摸右摸摸,摸的邢杨林青筋暴起,眼皮直跳,正要开口,突然听到夏蹊大喊一声:“哦哟!”
  邢杨林吓了一跳:“怎么了?”
  夏蹊伸出形状美好的手指:“老邢你长白头发了。”
  还没等邢杨林发火,夏蹊就凑过来兴致冲冲的:“我帮你拔了。”
  邢杨林边躲边挥手:“起开起开,在那边老实坐着,我这头发为什么白你不知道吗?起码一大半是被你气出来的!”
  这话倒不假。
  他们这家星享娱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老板叫秦快,将小农经济思想进行到底,就连开个公司都塞满了自家的人。邢杨林他们,就是“外人”这一派的。
  “外人”的资源自然是没有“自己人”好的,老板手头有什么好资源第一时间就给自家小舅子兼头牌经纪人,老板娘自己当会计,连给他们拨个经费都扣扣索索,邢杨林自从进公司以来,好好一个岁月静好的文艺青年被硬生生逼成狼性青年,从老板手头各种抢资源抢经费,就为了让他手里的艺人过的好一点。
  结果夏蹊倒好,他挑戏。
  邢杨林把人晾够了,头也不抬道:“说说,犯了什么错。”
  夏蹊老老实实的把手放在大腿上,想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回:“不应该以身犯险去追抢劫犯……”
  “还有呢?”
  “不……不应该喝醉?”
  “还有呢?”
  还有?夏蹊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问:“还有什么?”
  邢杨林要被气疯了,把手机扔给他:“自己看!”
  夏蹊拿起手机一看,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那天他跟着警察叔叔去做笔录,被警方当成榜样,写了长长一篇稿子,发布在横店警方直通车微博上。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做完笔录后还迷迷糊糊和跟警察叔叔合了个影,两个叔叔站旁边,他站中间,还一脸傻乎乎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逃犯。
  “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微博很流行的那啥,合影不能站警察中间吗,原来是这效果哈哈哈哈……”
  夏蹊看手机看的忘乎所以,还打开通告读了起来:“见义勇为好同志,半夜抓贼好榜样,这说的是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嘎——”他一抬头,看到邢杨林沉得要滴出水来的脸,立刻收起笑脸,放下手机,重新做回小学生。
  邢杨林快被他气笑了,抓住他就是一通骂:“好好的演员不做,准备转行做警察了是?还去抓贼!还合影!就你那醉酒的样子合影个屁!不把自己形象当形象,不把自己当演员,你对这行还有没有点敬畏心了……”
  夏蹊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跟警察同志拍照,可当时他喝醉了,小周又没经验,哪里会想那么多。再加上警察同志的直男拍照手法,怪不得邢杨林会大发雷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