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妖书奇诡(玄幻灵异)——通隐

时间:2019-04-13 09:27:32  作者:通隐

   《妖书奇诡》作者:通隐

  文案:
  彼岸之花开往生尽头,坟墓之下必是灯火辉煌的世界。
  尤问约:法租界警察厅霞飞路捕房三等巡捕。
  尤问声:尤家大哥,英国归侨学生。
  尤问珠:尤家小妹。
  东方猫:法租界中央捕房总巡长。
  阎数:法租界中央捕房总探长。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民国旧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问约 ┃ 配角: ┃ 其它:通隐作品
 
 
第1章 第一章:归国
  “尤巡长呢?你们看到他了么?”外出查案,刚回法租界中央巡捕房的阎数,逮住一名巡捕问道。
  那巡捕向他行了个礼,说:“报告阎总探,尤巡长把西捕房的人给打了,所以被贬到霞飞路捕房当三等巡捕。”
  阎数一乐,他摘掉帽子说:“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巡捕把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道来。
  事情,要从中午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说起。当时,巡长尤问约正在吃饭,打饭路过的西捕,故意往他饭菜里扔进几只蟑螂。尤问约一怒,掀翻了桌子,抽出警棍狠狠捅进那名西捕肚子里。于是,这么一闹,把整个中央捕房的巡捕全部卷进去。
  这积怨已久的华捕与西捕饭也不吃了,直接抄家伙干起来。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之际,督察长翟骑鲲到来,朝天开了一枪,双方才停下手。
  最终,所有巡捕被发警饷一个月。而始作俑者,尤问约被罚三个月警饷不说,还被警察厅一纸公文剥夺巡长之职,被贬到霞飞路捕房当一名三等巡捕。至于那个挑衅他的西捕,被打进医院了。至于有没有被处罚,就没人知道了。
  总之,这次被抬进医院的巡捕,不下二十人。
  听了事情的经过,阎数摇摇头说:“早猜到会有这么一天。没被革职离开巡捕房,算是好的了。”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电报递过去,“替我跑趟腿,给尤问约送去。”
  “是,阎总探!”巡捕接过,小跑着离开了中央捕房。
  车水马龙的霞飞路两旁,商铺林立,大街上,喧嚣的热浪声从街头翻卷到街尾,电车“铛铛挡”地穿过。一头灰白色短发,脸上带着伤口未褪的尤问约,身穿警服,腰间别着警棍和枪。刚收到电报的他,对着太阳打开一看,然后,咧嘴一笑——他要回来了。
  ***
  民国九年,也就是1920年,上海公共租界外滩码头上,黄包车车夫、游商走贩、小偷乞丐、码头苦力、还有前来接送的人们挤城一团。扎着两条辫子的尤问珠像只小鸡仔似扯着二哥的衣角,跟在他身后,生怕自己被人流冲散。
  她前面的尤问约,走在乱七八糟的人流里,仿佛走在无人之地般,没有碰到别人,也没人撞上他。
  冲着扎着小马尾的灰白色后脑勺,尤问珠说:“二哥,你说,大哥还记得我么?”话里间,莫名地有一丝紧张。毕竟五年没见了。大哥尤见微五年前离开前往英国求学时,她才十二岁。如今五年不见,也不知道大哥是否还记得她?
  尤问约抓了抓后脑勺:“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
  尤问珠紧张的心情一落,又问:“那你说,他回家以后,会不会责骂我们两个?”
  想到家里的光景,对于妹妹的话,尤问约勾唇一笑:“不会的。”要骂,也是骂他。
  二哥的话,犹如定心丸般,让她内心安定下来。眼前看似瘦弱的青年,身体里,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能为她顶天立地。
  邮轮刚抵达港口没多久,从邮轮上下来的人,有欧洲人和归国华人。按照约定的地点,尤问约眼尖地看到那位戴着眼镜,西装革履,一副精英派头的大哥尤问声。他安安静静地站立在混乱的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于是,他扬手招呼:“大哥——”
  身后抓住他衣角的尤问珠从他背后探出脑袋,在看清大哥时,高兴地张大嘴。
  五年的时间,让他们三人变化不少。她从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而留学归来的大哥,身上有着有一种气质。他的脸,轮廓深邃,显得英俊不凡。
  倒是在巡捕房做巡捕的二哥,身上的变化最大。和大哥比起来,倒像是街头混混般。二哥除了身高超越大哥之外,身体极其瘦弱,再加上那一头灰白色的头发,不看他的脸,还以为他是个小老头子呢。
  谁能想到,五年前,他是个身体强壮的少年郎。
  因此,在看到弟弟那头灰白色头发时,尤问声惊讶地说:“你的头发,怎么回事?”当初的少年,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差点让他认不出来。
  尤问约抓了抓一头灰白色的头发,嬉皮笑脸地说:“生了一场病,醒来就这样了。”说完,两手提起大哥的行李。
  尤问珠背着手,指甲恰进掌心里。她脸上笑盈盈地看着大哥:“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和二哥好想你。”
  尤问声脸上刚硬的表情变得柔和,他伸手摸摸尤问珠的小脑袋:“大哥也很想你们。”
  尤问珠伸手揽住大哥的手:“大哥,咱们回家。”
  尤问声笑道:“好,咱们回家。”
  当三人挤上电车时,尤问声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电车里,挤满了下九流的人们。整个车厢,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这种味道,对爱好干净的尤问声来说,简直是酷刑。
  这好比,被狱卒锁在马桶旁的倪云林。
  看着大哥一脸菜色,尤问约强忍着笑意说:“再忍忍就到了。”
  尤问声忍不住说道:“为什么不坐其他车子。”话里间,多少有点抱怨的意味。
  尤问珠毫不客气地说:“因为二哥被贬职,还被罚了三个月的警饷。”所以,现在家里很穷。等到家里时,恐怕什么都瞒不住了。
  尤问声讶异:“你在警察厅当职?”
  尤问约笑着说:“现在在霞飞路当三级巡捕。”
  尤问声皱眉:“你把这差事辞了,另外再找。”
  尤问约理所当然地道:“这可不行。”
  尤问声问:“为什么?”
  尤问约露出一口白牙笑道:“我还欠着阎总探的怪案还没查呢。”
  说完,目光少了一眼车厢。
  有人,在跟踪他们。从码头跟到了电车上。此人,与混杂的人群融为一体。很难判断出,他到底是谁。
  电车从公共租界主干道缓缓驶入法租界。一路上,有人上车,有人下车。尤问声看着窗外,发现,眼前的东方大都和五年前比起来,变了不少。五年前,他离开上海时,在街头上随处可见留着前清辫子的百姓。现在,几乎没有了。算算,清王朝覆灭,已有九年时间。
  他离开上海前往英国留学后,第二年,爹娘相继病死。而二弟送达的消息,却只有寥寥数语,还托人带了一笔钱给他,让他好好留学。强忍着伤心,熬过难过的日子,靠着那笔钱,他完成了学业。
  如今,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再看看呈现在眼中的上海,他心里莫名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这个流满脓疮的地方,真的有未来吗?
  电车进入霞飞路,在西路段时,三人终于挤下车子。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尤问声感到轻松不少。
  霞飞路是法租界最重要的一条路,路名以法国将军“霞飞”命名。这条路分为三个路段。前面两个路段,俄侨商铺林立,是名品荟萃的商业区域。法租界公董局、霞飞路捕房、法兵营和救火会及国总领事馆便在这一带。
  尤家住在在第三段路,这一带,住宅居多,他们家的百年老宅,便在这段路的路尾。
  尤加门口有两只蒙了尘的石狮子,门匾是红底鎏金的大字“尤府”,这“府”字,还缺了个角,门匾褪色,已不再是原来的模样。至于那张朱红色的大门,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斑驳不堪。门口上的铜兽门环,因常年进出门,而磨掉了一层,变得发亮。
  由此可见,尤家以前是个大户人家。
  尤问声推开门,大声说:“环姨,我回来了。”
  尤问约提着行李进门:“环姨改嫁了。”
  环姨是尤家的二姨太,于去年,改嫁给某道上的大佬,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尤问声继续大声道:“典叔,我回来了!”
  典叔是尤家的管家。尤问约说:“典叔回乡下了。”
  站在一进院的大庭院,尤问声停下脚步说:“这家里,没人了?”
  尤问约嬉皮笑脸地说:“这不是有我和小猪么。”
  躲在二哥身后的尤问珠大气不敢喘。
  尤问声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于是,他穿过一进院进入了二进院的四合院里,然后打开一个又一个厢。查看完后,他通过游廊穿回一进院,然后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地说:“家里的东西呢?”
  尤问约抓抓脑袋,咧嘴露出一口白牙:“都卖了。”
  尤问声的脸色,变得恐怖至极:“所以,家里现在是一无所有?”
  尤问约点头:“是的。”
  尤问声的气得一口血涌上喉咙,可又被他生生吞了回去:“那爹娘的东西呢?”
  尤问珠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说:“也卖了。”
  所以,家里现在一贫如洗。
  尤问声指着弟弟,气得手指发抖:“你、你这个窝囊废!”真是气死他了,气死他了。他们尤加积累了两百多年的财富,全被他败光了!要知道,家里珠宝首饰和瓷器书画,可都是古物,现在倒好,一个不剩。这些,还不算什么,他这个好弟弟,竟然连爹娘的遗物也卖了。
  看着气得头顶冒烟的哥哥,尤问约笑嘻嘻地说:“大哥别气,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那些东西仍着也是扔着,还不如卖了拿钱呢。”
  尤问珠小声翼翼地附和:“是啊……”
  尤问声只想抽他这个好弟弟一个耳刮子。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20180627
 
 
第2章 第二章:艳尸
  傍晚,整个上海滩浸泡在橙色霞光里。尤家后院的树上,有乌鸦停在枝头“呱呱”叫。后院厢房,尤问声收拾房间。前院,不时传来弟弟妹妹一起做饭的声音。
  终于把陈旧的厢房收拾完毕,并摆置好个人物品,他坐到窗边看枝头上的乌鸦。
  “呱呱——呱呱——呱呱——”
  这家里,什么时候招起乌鸦来了?
  “大哥,开饭了!”前院传来妹妹的声音。于是,他站起走向前院中堂大厅。当他脚步踏进大厅时,一个人形黑影飞地似地冲撞进他怀里。这黑影大喊着,“尤大哥——”
  尤问声心中“咯噔”一跳,脸色悠然一变。在他举手挡柱冲撞如怀抱的人时,那人被拎住,而拎住此人的是尤问约。
  被拎住的人,半空中朝着尤问声四肢划水,想要抱住对方的腰:“尤大哥,尤大哥,你可算回来了,小猫儿可想你了。”
  保住“小命”,没被撞飞的尤问声伸手往对方脑袋打了个响头:“东方猫,别没大没小的。”
  少年“哎哟”一声,双手捂住脑袋,委屈巴巴地说:“知道尤大哥回来,我这不是激动的嘛。”
  尤问约放开少年:“去洗手,准备吃饭。”
  东方猫站立朝尤二哥敬了个礼:“是,尤巡长。”
  尤问约伸脚往东方猫屁股一踢:“现在你才是巡长。”
  自在食堂那一架,他被贬职后,十八岁的东方猫升任,成为新任巡长。这小子有点不靠谱,也不知能不能胜任。
  圆桌上,尤问声看着桌子中间那一大盆乱七八糟的炖菜和眼前的一大碗白米饭,他疑问道:“这……是什么?”这一大盆菜,怎么和小时候喂猪用的菜这么相似?
  东方猫拿起筷子:“是小猪和尤二哥做的晚餐,这饭菜可好吃了。”
  尤问约说:“快吃吧。”然后,把筷子伸进了大盆里。
  尤问珠端起白米饭朝大哥说:“大哥快吃吧,不然就没了。”
  然后,三人张开大口,迅速吃了起来。尤问声震惊地看着三个吃相难看的人,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从小受过教养出来的少爷和小姐。当然,很快他便明白了“不然就没了”是什么意思。
  一大盆菜和一大锅米饭,在三人的“血盆大口”中渐渐消失。眼前三人,仿佛饿死鬼投胎没吃过东西似的,在消灭着眼前的食物。眼看着饭菜渐渐没了,尤问声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拿起筷子放入盆中夹起不知是什么东西做成的菜,然后放入口中。
  原以为难吃的东西,竟然感觉不错。
  只是,那菜相,实着难看。
  吃饱后,除了尤问声之后的三人,抱着鼓鼓的肚子在椅子上打嗝,尤问声眼角一抽,问:“有茶吗?”早已习惯在饭后喝茶的人,突然什么也没有,似有点不习惯。
  三双眼睛,六只眼齐刷刷地看向他,异口同声说:“没有。”然后,尤问约站起,“我去买。小猫,你和小猪把桌子收拾好。”
  东方猫手拍了拍胸脯:“二哥去吧,我一定把这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尤问约离开后,东方猫和尤问珠熟练地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盆。看着在干活的两人,尤问声不难猜出,东方猫是家里的“食客”,同时猜出,隔壁的东方家,恐怕只剩下他一人了。
  尤问声从马甲上衣口袋里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问:“你也在巡捕房?”
  东方猫一身巡捕制服,腰间还别着枪和警棍,桌子上放着他的警帽,因此猜出他的身份。东方猫笑得像只猫:“是的……”
  于是,把前几天在中央捕房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还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代替了尤二哥的位置,成为了巡长,而尤二哥被贬到霞飞路捕房当三级巡捕的事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