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哥(近代现代)——刘水水

时间:2019-04-13 09:33:09  作者:刘水水

   《我哥》作者:刘水水

 
  文案:痴汉年下攻x温柔人妻受。
  就是我老婆。
  日常流水账。
  别问。
  问就是穷。
  穷就一个字。
  但是要说很多次。
 
 
第1章 
  C市,夏季四十度的高温是常态,晌午时分,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街边门面半掩着卷帘门,老板躲在店铺里午睡。
  就连工地上的设备都停止作业,空旷的工地上,挖掘机在烈日下暴晒,机身滚烫。
  工地上加长了午休时间,熬过最热的时间,下午凉快点才开工。
  这样的温度,让C市全市处于一种怠惰的生活态度,人人都看着慵懒,燥热潮湿的天气,像极了C市人的脾气。
  直到夜幕降临,工地上的作业声渐小,空气中夹杂着温热的微风,一天的暑气才消下去不少,人流才渐渐走向街道。
  周笠也骑着小吃摊的三轮车往街上走。
  这是周笠做小吃摊的第三个年头,片区远离C市中心,坐地铁要一个小时。
  好在大学城在这边,夜市的生意还算好做,再加上城区的外部建设,这片全是正在建设的房产区。
  本市的公租房也有一片坐落在此,赶商业中心差了不少,可住着区县来的普通人还算凑合。
  周笠在大学城路口停了下来,陆陆续续的来了更多的小摊贩。
  像这样的流动小吃摊,很多都是夫妻、兄弟姊妹一起,周笠孤家寡人一个,看着形单影只,还有些忙不过来。
  差不多到点儿了,乌泱泱的一片,全是出校的学生。
  周笠在这儿的时间长,好些学生都认识他,对直朝着他的摊位走来。
  流动摊位没有桌凳,一次性碗筷,端着就走人。
  “老板,炸串,要这些,还来三份炒粉,加辣。”
  这么燥热的天气,还是改不了C市人吃辣的习惯,连同外地同学一道影响着,“凉面多放点辣椒。”
  一会功夫,小摊位前排起了长队。看看长长的队伍,周笠一点都不含糊,“马上好。”
  三五成群排队聊天,或是独自出来觅食的低头玩着手机,终于等到自己的时候,才愉快的说出想要吃的东西。
  最后一串年糕炸完,剩下的米饭和炒粉都不够一份了,周笠局促得在围腰上一擦,“不好意思,卖完了。”
  学生失望的嘀咕道,“没事吃上,明天来早点吧。”
  忙活完一晚,周笠来不及点钱,收拾着东西,这才骑上三轮车。
  车子一跑起来,带着丝丝凉意,一身的油烟汗渍都被细风吹拂,又轻快又愉悦。
  连铮今早独自来了C市,连行李都是凑合着放在板房里,紧接着忙活了一天,本以为可以痛痛快快洗个澡,然后睡一觉,哪料到了下班的时候出了岔子。
  工地上的会计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叫郑华,大家都喊她郑姐。
  招的农民工多,工地上一时没有那么多板房来安置新来的工人。
  郑华嫌租房子做账麻烦,给工地上的领导出了个主意,“给这些新来,一人四百的租房金。”
  领导也答应了,郑华工作是轻松,也少了工地上的管理负担,只是让这些初来乍到的农民工,大晚上的上哪找房。
  自己一新来的,跟任何人都不熟,也不好意思硬跟人家挤,这大热天的,谁受得了。
  几平米的地方,放着几张床,手脚都施展不开,他也懂别人的不耐烦,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出来找。
  下午狼吞虎咽的塞了些饭菜,这一通折腾,连铮又饿又累,从板房里拿出行李,靠着路边的树坐下。
  晚上的工地周围,人少之又少,老大的汉子坐在路边,引人注目。
  周笠把车一停,听到刺耳的刹车声,地上的男人抬头看他。
  “你…没事吧?”见男人面色铁青,周笠试探性问道。
  幸好有过路的人能问问,连铮赶紧站起身来,“没事…我想跟你打听一下,附近有住的地方吗?”
  牛仔的大背包挂在男人背后,脚边是塑料的行李袋,一看就是刚进城不久的人。
  “有…你得往前再走一段,要不你上来,我顺道送你上街去。”周笠朝他身边的小箱子一偏头,示意男人坐上来。
  可男人显得局促又生涩,掌心擦在汗衫伤,“多少钱一晚啊?工地上就给了四百块钱。”
  这周围的小旅馆挺多的,四百块绰绰有余,周笠答道,“那够了,一晚也就一百多。”
  男人大惊,“一百多一晚啊…这可是一个月的房钱。”
  周笠倒也没多诧异,“你是工地上的?”
  男人点头,周笠又问,“你今天才来的?工地不该给你准备板房吗?”
  说到这事,男人神色有些懊恼,“板房不够,会计就给了我四百块钱,说是自己去租房子。”
  四百块钱,也不是不能租。周笠自己住的公租房,他知道价,找愿意合租的人一起,一人几百还是够一个月的房租,只是这大晚上的上哪去找啊。
  男人肤色黝黑,高大挺拔的身体,异常的生涩,略显滑稽,年纪也看着不大,周笠看的得出他的无措。
  “你们工地太会做事了。”周笠无奈的说道,“你先上来吧,你在这儿是租不到房的,去街上看看有没有广告。”
  周笠朝一旁移出更多的位置,男人这才磨磨唧唧的往他跟前走。
  刚坐上车,“咕”地一声,男人的肚子叫了起来。
  男人自己先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
  “等我一下。”周笠就地下车,开了火,将剩下的炒饭和炒面和在一起炒,佐料放的足,男人坐在前面都问到干辣椒的呛鼻的香辣味。
  满满一盒递到男人面前,“你先吃着,都卖光了。”
  男人像是饿极了,快速的扒拉着碗里的食物,没两口就见底了,舔着嘴唇,腼腆道,“谢谢,多少钱?”
  “不用了,又没多少。”
  车子很快进了街道,不是市中心的缘故,很多门市已经关了门,路上还有几对压马路的小情侣。
  对于租房子,周笠也没什么门道,凭着记忆往小广告电线杆的地方停,接着昏暗的路灯,看着上面的招租广告,欣喜的冲男人说道,“你打了试试。”
  半夜接到租房电话,房东没显得多高兴,谁愿意三更半夜敢来领人看房子,不是说租出去了,就是让他们明天赶早。
  前后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同样的结果,男人尴尬得捏着电话,“算了…算了吧,刚刚来的路上有个银行…”
  从农村里出来打工的人,谁舍得花一两百去旅社
  男人一边道谢,一边背着东西下车,“谢谢了…”
  背脊被沉重的包袱压得佝偻着,高大的男人都有些站不直身体,膀子上还有绳子勒出来的痕迹,满身大汗,看着疲倦又狼狈。
  “你等会!”见男人正要离开,周笠情不自禁的喊道。
  男人疑惑得回过头,周笠鬼使神差拍了拍刚刚男人坐的地方,“你上来,我家还有间卧室,你租不租?”
 
 
第2章 
  男人目似点漆,瞳孔中的跳跃比路灯还亮,手上捏紧了背包袋子,郑重地点头。
  周笠家住的不远,十几分钟的功夫,车已经停在了公租房附近。
  一边熄火,一边和男人说着话,“你先看看房子也成,要是不满意明天再去找。”
  没有什么满不满意的,连铮没那么讲究,有个栖身的地方,就差不多满足了。
  下了车又收拾了一番车上的东西,该拿回去清洗的,还有赚得零钱,末了才扯着油布将三轮车后边盖好。
  小区还是电梯房,两人各自提着东西,周笠走在前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道,“在二十五楼,出电梯右手边最尽头的那间。”
  这么高的楼层,男人暗暗咋舌,他也是头一次来市里,电梯听说过,也在电视里见过,坐倒是头一回。
  电梯上升带来的失重感,让连铮头晕目眩,膝盖一软,险些跪下去。
  周笠手快服了他一把,“不适应吧,我一开始也这动静,习惯了就好。”
  公租房交房时间也就三年左右,楼道里每天都有清洁工打扫,干净的很。
  借着声控灯,周笠摸出钥匙开门,顺手摸到了开关,玄关的地方亮了起来。
  “进去吧。”周笠一招呼,男人却抱着袋子不动,周笠问道,“怎么了?”
  本以为男人是不满意,没想到听到他磕磕巴巴道,“你这儿…太干净了,我都不好意思下脚,怕给你踩脏了。”
  周笠一边脱鞋,又将手上的东西放在地上,一边又从旁边的鞋柜拿出一双拖鞋。
  “换上吧,好几天没打扫了,不干净,快别站在外边了。”
  帮着男人把行李拿进来,这才见他束手束脚的脱鞋进来。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六十几个平方,住两人绰绰有余。
  门口正对着厨房,没两步就是个小客厅,客厅外有个小阳台,客厅左手边是厕所,往里就是两间卧室。
  内部结构几乎一目了然,周笠把他往里引,“这间卧室一直空着的,你看看这儿行不行。”
  虽然没人住,但周笠一周打扫一次,这间屋子也是干干净净的,铺好床就能住人。
  自己这蓬头垢面的,东西都不好意思往地上放,都是铺的瓷砖,乳白色的又干净又明亮。
  周笠看出了男人的拘束,说道,“东西放下,你赶紧拿衣服去洗个澡,也凉快些。”
  其实连铮没有特意换睡衣睡觉的习惯,只是身上这身,在工地忙活了一天,又是汗又是灰的,实在不好意思,这才从包里找出干净的衣服来。
  被周笠领到厕所,“衣裳放那。”周笠指了指挂毛巾的架子,又从洗手台下找出了新的毛巾牙刷。
  连铮头一次出门,根本没想得那么周到,接过毛巾牙刷时,小声道谢,“谢谢。”
  一个人从农村出来闯荡,太不容易,人生地不熟的,性格又不算外向,遇到点事都是自己硬抗。
  这要没遇上自己,他兴许在树边靠着将就一晚,周笠这样想着,心里不是滋味。
  “那是沐浴露,洗澡,洗发液,用不惯沐浴露,花洒旁边有香皂有肥皂,开关朝左就是热水,换下来的衣服你丢这个盆里,你先洗着,有事喊我。”
  周笠退了出来,琢磨着做点吃的,看刚刚男人的样子,像是没吃饱。
  翻着冰箱的食材,剩菜剩饭不多,C市夏季的温度,哪怕是搁冰箱里,饭菜都坏的快。
  又从急冻室拿出一包饺子,全是自己包的,猪肉韭菜馅,皮薄馅大。
  放到蒸锅上一蒸,周笠又拿出小碗打蘸料,两勺酱油一点醋,食盐味精齐活,撒上一些葱花,最后配上一小勺油泼辣子。
  又切了一碟过年时候准备的腌牛肉,和一碗白粥,一碟腌萝卜。
  准备好了,才一碟碟往客厅端,正好碰上洗完澡出来的连铮。
  “你先喝点粥,饺子马上就好。”周笠转身朝厨房走。
  连铮一愣,没想到洗完澡还能吃上东西,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不用麻烦了…刚刚都吃过炒饭了…”
  用筷子戳了戳饺子皮,软乎乎的皮陷进去了一个洞,周笠一个个往外盛。
  “不麻烦,刚刚那点怎么够啊,我也没吃饭了。”周笠端着碗一转身,男人正捏着洗好的内裤,惴惴不安的神情。
  “快别站着了,自己去阳台上晾好,进来吃东西了。”
  男人听了话,站到阳台上晾内裤,转身时,又见周笠忙活了起来。
  从冰箱里拿出个大碗,里面盛着切好的番茄,早早的抹上了白糖,闻着又甜又香。
  周笠打开落地扇,见连铮还傻站着,朝他一招手,“快来吃。”
  刚刚的炒饭确实不顶饿,连铮这会馋的直咽唾沫,白胖的蒸饺,再配上蘸水,连铮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还没问你名字了,我叫周笠,就在这片儿做小吃摊的。”
  两人吃饭才闹热,连连铮都打开了话匣子,“我叫连铮,是区县的山里的,今天刚到市里。”
  不用连铮说,周笠都能猜出来,“你多大了?”山里孩子看不出年纪。
  “二十了。”
  周笠乐了,随口道,“那你得叫我哥,我二十四了。”
  “哥…”没想到连铮不含糊,开口就喊了人。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吃饭,好些个热腾腾的饺子下肚,连铮背上又微微冒汗。
  番茄结了一层薄霜,看着都解渴,可连铮不好意思去吃。
  周笠推着碗到他面前,“还是冰的,快吃点。”说完捏着牙签,自己先尝了一个。
  连铮被馋得不行,也吃了一个,冰冰凉凉的,白糖细腻香甜,解渴还降温。
  一连吃了好几个,连铮停了下来,回到卧室,翻了一阵背包,又回到客厅。
  几百元大钞递到周笠跟前,“哥,房租。”
  这才反应过来,连铮是想租下来了,周笠抽了三张出来,“我自己住,一个月也才六百多房租,剩下的你自己拿着吧。”
  连铮给的钱,远不止工地给的四百住房金。
  他不懂租房的规矩,听了周笠的话,又乖乖的把钱揣好。
  一个人的时候,周笠不会做这么多东西,随便将就一下得了,两个人吃饭,才叫吃饭,一个人只能算是凑合,凑合着活着。
  光是吃完这顿,周笠都莫名的高兴,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连铮见状非要帮他,周笠拒绝道,“你赶紧去洗把脸,刷个牙,洗完我来给你铺床,明早你得早起吧。”
  先前没那么讲究,可周笠叫他刷牙,他就乖乖去了,完事了还站在厨房门口守着周笠。
  周笠也不撵人,忙完手头的事情,又和连铮说道,“落地扇你拿到房间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