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山海渔场(玄幻灵异)——啊可爱的兔牙啊

时间:2019-04-13 09:33:38  作者:啊可爱的兔牙啊

 =================

书名:山海渔场
作者:啊可爱的兔牙啊
本文文案:
海体污染,龙宫搬迁到陆地上的一片渔场……
自己以为是一名普通大学生的阿清回姥爷家的渔场过暑假。
结果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隔壁鱼缸养的皮皮虾会给小盆友讲故事,
塘子里的大闸蟹爬出来开拖拉机耕地,
土豪家中的牡蛎菇娘会蹦豆子一样掉珍珠,
……
家里养的那只傲娇橘猫阿花,一言不合就帮他把暑假作业做完了~
 
 
ps:1.CP: .狂拽炫酷哪儿都炸天半妖(受)X超粘人大尾巴仙君(攻)。绒毛控 无厘头,1v1,HE。
2.完全架空,很空很空。
3.世界设定,神没有生殖隔离——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种田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子清,止水星君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捉虫)
 
  T大的校园后门附近的大渔虾庄,每天过了下午五点,就开始排着长队等着叫号。为了避免排队的人无聊,门口放了个电视。
  电视里的画面,黑漆漆的海洋,一只企鹅,身上裹满乌黑而粘稠的石油,孤零零站在一片狼藉的海岸上,无处可逃,也无处可藏。屏幕下方出现着字幕,“史上十大石油泄露事件之黑镜头:1.海湾战争,1991年,地点:科威特,泄漏量:81.8万吨~109.1万吨。2.  深水地平线事件,2010年,地点:墨西哥湾,漏油量:56万吨~58.5万吨……”
  经理忙着张罗桌子,如果看到肯定会换台。不过,嘈杂的环境,也听不清电视里的声音。人们顶多抬头瞟一眼电视,大部分人不会去研究电视里到底放的什么,也不影响他们的食欲。
  人群中,有个瘦瘦萌萌的男生,却聚精会神的看着。他叫秦子清,小名,阿清,是T大记者协会的成员,所以对这些比较敏感。
  “你说,这污染了的海鲜还能吃吗?”说话的叫大福,是个山东大汉,也是阿清的室友。
  “现在很多海鲜都是养殖的,我姥爷家就是开渔场的。偶尔吃吃没事儿的。”阿清道。环境污染,一个遥远的话题,远到大洋彼岸,但是具体到每个人,又会近到盘中。
  这天考完最后一门,机械系的一个宿舍的四个哥们儿:大福,阿清,李康,惜羽,在此等吃学期末的散伙宴。
  “前面还有五十桌。”大福手里捏着叫号单,其实有点崩溃。
  “等等吧,就这家,味儿最正。”阿清比较执着,就认定了大渔家的虾。期末考试一结束就强烈建议在此聚了餐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是枚典型的吃货。自从他们几个从学校宿舍搬到外面租的房子后,他几乎每天晚上放学回去都会自己买菜做饭吃。另外三个一起吃的时候,群里都会提前说一声,多买点菜,大家AA菜钱,然后帮忙洗碗。
  “我觉得阿清上次做的虾就很好吃啊!”室友李康也是枚吃货,但是个小康二代,大家唤他小李子。小李子从小没做过事,所以总是跟在阿清屁股后要吃的,不过吃了后也会收拾一下。
  “不不不,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他家的蘸酱,特别香,鲜中带甜。”阿清自封厨神,号称只要馆子里吃过的菜,他都可以做出来,但是,大渔家的味道,他怎么尝试也无法完美重复。
  “来来来,估计还要等一个小时,先垫垫肚子吧! ”端着烤串过来的帅比是惜羽。他是机械系的年级第一,但是气人是,他只在期末前看书,平时都在打游戏。由于大家都求着他帮忙解题,在宿舍是大事不做的,今天是坐在外面等桌子实在太无聊,便主动去旁边烤点东西回来吃。
  四人组撸完串了,也等到了桌子。
  二话不说,先上四盘虾,油焖大虾,蒜蓉大虾,清蒸大虾,还有全味虾球。再加一盘生蚝,四份大份的凉面。
  几个人呼呼啦啦的吃着,全程不说话,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鲜美的大虾,嫩滑的生蚝,劲道的凉面,在口中回味无穷。
  一轮扫尽,几人还觉得不痛快。“老板,再来两盘蒸虾。”
  剔着牙结账的时候,服务员礼貌的递过小票。
  “一千八!”阿清看傻了眼。上次来大渔,是记者协会的会长小姐姐请的客,当时都没怎么看价钱。现在细细算来,虾是288元一盘,今天吃了六盘,还有生蚝,凉面和汽水的钱,差不多都这个价。
  小李子接过单,“今天的我结好了。平时在宿舍都是大家照顾我。”
  “这怎么好意思。”另外三个无论如何表示要摊钱,纷纷在宿舍的群里给阿康发红包。
  “红包应该我发,怎么能你们几个单身的发呢? ”小李子在群里发了个红包,标题:祝福哥们儿脱单吧!
  “我去!小李子都有女朋友了!”难怪最近都见不着人。
  小李子发的红包,五秒被抢完。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小李子有女友,大福想回山东,大神惜羽肯定宅宿舍打游戏。阿清想了想自己暑假要干嘛,emmm,姥爷家是开渔场的,很多年没去了,好想去看看。表哥经常在网上各种晒,渔场养了鱼,养了虾,还养了大闸蟹,满满的诱.惑啊~姥爷家的老屋,近几年还起了大别墅。
  决定了,这个暑假,去姥爷家,吃虾!
  表哥在网上爽快答复:快来啊!咱天天吃都可以!
  刚刚饱餐了小龙虾的大福和惜羽听后也纷纷表示想同去。
  表哥表示:热烈欢迎阿清的同学!管饱!
  “诶,渔场在哪儿啊?”英豪问。
  “A市旁的一个叫曲水的小镇上。”阿清道。
  “A市啊……”惜羽微微蹙了蹙眉,“有点远,我不去了……”
  “去啊!窝宿舍干哈子呢?”大福道。
  惜羽在宿舍能干嘛?CS,看宅男女神…… 他平时的周末就是这么过的……
  A市,属于沿海城市,确实有些远,离学校都跨省了,坐几个小时特快火车,还要换公汽才能去曲水镇。惜羽不想去,也不勉强。
  阿清和大福订了火车票,收拾收拾就出发了。
  “路上有什么事,手机联系。”惜羽送他俩到车站。
  “真遇到什么事,你飞来救我们啊!”阿清和惜羽应该说是从小玩到大,一个院子里出生,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同学,现在还是一个系,又是室友,好巧,可谓是青梅竹马了。
  “如果可以呢?”惜羽眼睛一眯。他长得很好看,是阿清认为见过最好看的男生。加上他学习又好,从小被女生追到大,但是他从不谈恋爱。要不是阿清亲眼撞见惜羽一边看网络美女一边自high,肯定会怀疑他的取向。
  阿清-_-||:会飞的人,那不成奥特曼了吗?
  挥别惜羽,踏上旅途。
  火车上,大福打着呼噜睡着,阿清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风景发呆,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梦到小时候,一手牵着爸爸,一手牵着妈妈,去渔场探望姥爷。姥爷长着一脸白胡须,最爱讲孙悟空到海底取如意金箍棒的故事。把那富丽堂皇斑驳在水影里的龙宫,讲得绘声绘色,好像他真去过一样。
  十年前,阿清妈妈去世了,他就再也没有去过渔场了。只是平时给姥爷和大姨打打电话,怪想念的。
  突然觉得眼前一阵亮,阿清睁了睁眼,一道亮光刺得眼睛发痛。阿清头一偏,躲开那道亮光。发现前排居然有个变态,拿小镜子在照他俩。
  大福也给照醒了,发现是前排的人在捣鬼。二话不说,走到走廊靠近前排的位置,“你瞅啥?”
  那人根本不吊大福,继续拿镜子照阿清。还翻来覆去的晃镜子,自言自语道,“奇了怪了,镜子坏了吗?”
  阿清把大福拽回来。阿清虽然是机械系的,但那是他爸给他选的专业。如果按他自己的意愿,学文科,将来当记者。所以一进大学,就加入了校报的记者协会。周末走街串巷的去采访,给校报写稿子。社会的很多面,他都接触过。变态的人,还是少搭理的好。
  前排还不死心,还小声念起了咒语,“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快显灵。”
  阿清被照得实在是烦透了,“兄弟,我有惹到你吗?”
  那人回头,圆圆的脸,亮亮的眼睛,大大的门牙,长得蛮可爱的一个小男生啊!怎么干这么无聊的事。他的衣服穿的也很非主流,全身都是口袋,鼓鼓的,里面似乎装着什么。脖子上还掉着一枚铜钱,用红绳串着。
  “难道是我闻错了?”他看了又看徐清,抓抓脑袋,再看看镜子,自言自语了几句,终于消停坐下来了。
  徐清闻闻自己身上,昨天才洗头洗澡啊,这会儿头发上还有洗发水的香味。前排在闻什么?
  下了火车,那个挂铜钱的男孩跟去了同一辆换乘的汽车。
  “阿清啊,我看那小孩儿也不像坏人,他是不是看上你了?不然怎么跟了一路,不停拿镜子瞅你?”大福道。
  “如果是看上你捏?”阿清模仿着大福的东北音。
  “那我得削他!”大福道。
  阿清手机震了一下,发现宿舍的群在发消息。
  大福:阿清在路上被人看上了~
  小李子:这么快来接我的班!
  惜羽:漂亮吗?
  小李子:还可以~
  阿清:是个男的……
  惜羽:男的?
  大福:那哥们儿老有个性了,脖子上还串了串铜钱。跟了我们一路。
  惜羽的来电,听声音似乎有些紧张,“阿清,那人戴了几枚铜钱?”
  “一枚,咋了?”阿清不解。
  “噢!没什么。有事随时联系。”惜羽的声音一下轻松下来,挂断电话。
  莫名其妙……不过想想,惜羽奇葩的地方多了,一边喜欢看网上的宅男女神,一边死扛着不谈恋爱,视那些追求他的女生如空气…… 
  汽车到站,阿清和大福排队侯着取行李。
  一枚铜钱还跟着,但是他只是远远的看着。
  天太热,T恤都贴在身上,阿清习惯性的掀起衣服抖抖,散散热。
  只听见一枚铜钱发出一声凄烈的惨叫,“人……人妖!”然后拔腿就跑。
  阿清和大福二人面面相觑。
  阿清: “他说谁?”
  大福:“好像在说你!”
  “……”阿清看看自己有些单薄的身材,不像啊……再看看阿福,饱满的胸肌……emmm~“如果是说你呢?”
  大福:“我削他!”
  “……”阿清,“不过,他已经跑没了……”
  
 
  第二章
 
  下了大巴,离渔场还有段距离,阿清和大福叫了辆的士。
  “山海渔场啊!里面车不让进!” 的士司机摇摇手。
  “我们不进去,就送我们到门口,家里有人来接。” 阿清和大福这才进了车。
  司机很健谈,对阿清道,“家里有矿啊!”
  阿清,“一般般吧,我爸爸是老师。”
  司机道,“渔场里家家户户都很有钱啊!”
  那可不是,这些年小龙虾给炒到天价。渔场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大别墅。“不是我们家,是我姥爷家。”
  “那还不是一样的,以后肯定少不了你的。”司机笑着。
  渔场是妈妈以前生活过的地方,要是那时候爸爸也跟着妈妈在渔场做生意,现在肯定是富豪了。哪还用住学校宿舍啊…… 阿清也不是埋怨自己父母,只是对于父亲甘守清贫表示不太理解,毕竟当今社会努力赚钱是大趋势啊。
  车开到渔场门口就停下来了。  
  “山海渔场”四个大字镶在大理石的门脸上,看着十分低调。旁边的一个牌子倒是非常醒目,几个红色的大字,“高压电,危险!”渔场四周的铁网通了高压电,以免有人摸鱼。
  透过围着的铁网,渔场美景尽收眼底。远处的碧波泛着耀眼的光芒,一个挨一个的渔场延伸到天际。一行水鸟掠过,发出悦耳的鸣声。
  “哇!阿清!”  大福也被眼前的壮丽风景震到了。
  “你们好像忘记给钱了吧……”司机提醒这两个对着美景流口水的少年。
  “噢!对!可以网上支付吗?”阿清问。
  “可以的。”司机打开社交软件。
  “师傅,感觉出来很难找车,我们再出去还可以找您吗?”阿清问。
  “行啊!我就住附近,提前一点说就可以。”
  存了司机的联系方式,远远的看见表哥开着电三轮过来。
  “表哥啊,这电三轮和你的身份严重不符合!”阿清还是没忍住的说了。
  “怎么不符合?”表哥关上渔场的大铁门,打开高压电的开关。
  “表哥,就你赚的那么多钱,应该开那嗡嗡响的超跑!”阿清道。
  “环保!懂吗?”表哥嘿嘿的笑着,“资源是有限的,欲望是无限的。有钱也不能想干嘛就干嘛呀!你们大学生不是学过‘可持续发展吗’?”
  电三轮平缓的开在渔场里的小道上。路面倒了柏油,防滑。两边一路都是鱼塘。
  “阿清,瞧你表哥的觉悟!现代生意人就该这样!”大福有些触动。阿清的表哥,别看肥头大耳,说起话还是蛮有水平的。
  嘿!怎么变成大福和表哥合伙起来怼自己了呢?不对啊……
  “表哥,就算你不买超跑,肯定有别的车吧,不然你平时怎么送鱼送虾啊!”阿清就不相信表哥不买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