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契约后我成了元帅夫人(穿越重生)——凡尘片叶

时间:2019-04-14 08:45:54  作者:凡尘片叶

 

 
 
《被契约后我成了元帅夫人》作者:凡尘片叶
 
文案
亓渊是只麒麟,被意外契约成了一个精神力即将暴乱的元帅的契约兽,还必须完成天命任务才能回家。为此,他不得不走上了收小弟娱万民的道路,这让懒宅的他万分痛苦,幸好他的契约者让他甚为满意。
 
某日,网友们突然发现元帅大人闪婚了,而闪婚对象居然也叫亓渊!
网友A:呵呵,元帅夫人一看就是个心机boy,居然取跟元帅大大最心爱的小战兽一样的名字!
网友B:嘤嘤嘤,可是,他好可爱好好看呀,想……
直到有一天,元帅夫人一手掀翻了一艘战舰。
众网友:……卧槽,好帅!
亓渊小战兽:“腿疼,不想走。”
邢博宇:“来抱抱。”
亓渊大帅逼:“腰酸,都怪你。”
邢博宇:“来揉揉。”
邢博宇白天抱着小可爱,晚上搂着大可爱,心里美滋滋。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异能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亓[qí]渊,邢博宇 
 
 
作品简评
亓渊是一只麒麟,懒宅属性,却意外穿越到异世,被契约成了一个精神力即将暴乱的元帅的契约兽,还必须完成天道任务收获足够的信众崇拜值才能回家。为了能尽早回家,他不得不走上了收小弟娱万民的道路,幸好他的契约者令他非常满意。本文行文流畅,剧情紧凑,情节生动有趣,攻受互动温馨甜蜜。主角可爱软萌,想当咸鱼的它却不得不努力完成任务,最终通过自己的能力逐渐改变了新世界,成功由一只懒宅的麒麟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称职吉祥兽,并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了可贵的爱情和人们的认可与尊敬。
 
 
第1章 
  “咦?”
  黑暗中,在防护罩即将失去法力支撑的前一刻,亓渊忽感周身一轻,凌厉的罡风不再,眼前白光刺目,它下意识眯了一下双眼,再睁开,看到了蔚蓝的天空与洁白的云朵。
  亓渊松了一口气,差点喜极而泣。
  终于从那该死的时空裂缝中出来了,周身法力即将耗尽,再晚一点,它怕自己也撑不住了。
  幸好,天不亡我!
  亓渊感慨了一下,看着头顶的蓝天无比怀念,这接二连三的时空穿梭可真要了它的命了,就是不知道它又被甩到了哪个小世界?
  亓渊是一只麒麟,生性懒散,成年前没办法被它的老父亲逼着日夜修炼,好不容易成功渡过天劫成年了,还被安排了一个公职。不过在之后这几十年,除了聆听天命去它负责的十个小世界给人们“显显灵”送去祥瑞完成工作,它基本都窝在它的万载寒潭里休(蒙)养(头)生(大)息(睡),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可惜好景不长,逍遥了那么些日子,它的老父亲实在看不过眼了,给了它俩选择,要么在家修炼,要么出去放放风顺便巡视一下辖地。
  它当然选择了后者,相比于辛苦的修炼,它宁可出门。
  反正出门后,它干了什么,它老父亲也管不着了。到时候它就随便到自己管辖的哪个小世界晃荡一圈,证明自己没有懈怠公务,然后再随便找个地方窝着睡觉,等过那么一年半载的再回去就行了。
  亓渊的打算是很好的,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它也有旦夕祸福。
  它刚晃出虚空,就不小心被一道时空裂缝吸了进去,莫名去到了一个全是动物的小世界,不是它管辖的小世界。后来还没等它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恢复法力,它又被莫名其妙地吸入了另一道时空裂缝中。
  时空裂缝里的罡风霸道,为了保命,它一直用法力撑着防护罩以抵御罡风,还自动缩小身形以减少法力消耗。要不是它生就神兽之身,具有强悍的肉身和强大的法力,怕不是早就被那罡风给绞个稀碎了。
  可即便这样,它还是受了伤,身上多处割伤,左前腿最严重被撕了道口子,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亓渊舔了舔伤口,法力消耗过度,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恢复全部法力?
  麻烦。不喜欢修炼。
  亓渊叹了口气,确认外面的空气适合它呼吸,便将防护罩撤了,保留着最后一点法力慢悠悠地准备降落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恢复。
  就在它撤掉防护罩的瞬间,它左前腿上的鲜血滴答滴答地掉了下去。
  过了几息,一股毫不逊色于时空裂缝中罡风的强大吸力自地面上传来,将它拉扯着往下急速坠落。
  危险!
  亓渊本能地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全身的鳞片一紧,头颈、背部和尾巴上为数不多的毛毛也全炸了起来。它剩余的法力已经不足以让它摆脱这股吸力,只能勉力撑开防护罩护住周身。
  它从高空低头往下看,想看看这股吸力到底从何而来,却不想入眼所见一片焦黑,地面上起码方圆十里之内都是被雷电劈过的痕迹,横七竖八的沟壑遍布,泥土翻滚,像是经过了一场残酷的战斗。
  最奇怪的是,地面上,只有泥土,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没有任何人类尸体,也没有任何动物的尸体,甚至不见任何植物的踪影,连焦黑的木头痕迹都没有。
  除了,中心的那个身影,以及他周身所发散出来的强大力量。
  这股力量跟亓渊平时见到的法力不同,气势凶猛,带着绞碎万物的霸道气魄,要不是亓渊撑开了防护罩,肯定也抵抗不住会被绞个稀烂。
  亓渊心中大骇,这什么人?!
  它还来不及想出应对之策,眨眼功夫,啪一下它掉在了那个人怀里。
  这是个男人,盘腿坐着,穿着一身黑色的奇怪衣服,衣服已经破烂,露出的皮肉有不少伤痕,再往上看,他眉头紧皱,满头大汗,太阳穴鼓起,牙齿咬得咔咔响,神色很是痛苦的样子。
  亓渊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人体内的力量已经不受他控制了,现在濒临走火入魔。
  亓渊没有救人的打算,它自己的法力已经快用尽,哪还有余力管一个人类死活,何况他还把自己给吸了下来,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它正想拼尽最后一点保命手段逃离这男人,却突然看到从男人肩膀上裸露出的伤口上散发出一阵红光,随后,两滴鲜红的血液互相缠绕着飞到了男人的脸前面,快速缠绕着,然后渐渐融合。
  同时,它的身体也被那力量抬升到了与男人的脸平齐的空中,直到它的额头与男人的额头贴到了一起。
  亓渊呆愣了一瞬,下一瞬,他便认出了那其中一滴鲜血是自己的,那另一滴,毫无疑问,正是眼前这男人的。
  而眼前这情况,显然是正在缔结血契!
  屋漏偏逢连夜雨!
  作为一只神兽,亓渊自然不肯与区区一个人类缔结血契。
  它咬牙,聚集起法力想逃离,却逃不开。它干脆将法力转移了方向朝男人全数袭去,只要这个人死了,血契自然也就结不成了。
  可是,让它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它的法力打在男人身上竟然全数被男人吸收了进去,没有对他造成一丝伤害。
  不容它再次聚力,它感觉眉心一热,神魂一震,一滴鲜血进入了它的眉心。
  血契已经完成。
  脑袋传来一阵剧痛,意识昏迷前,亓渊脑中闪过了一个绝望的念头。
  ——完了,被契约了。
  *
  再次恢复意识,亓渊脑袋一阵晕眩,脑袋一片浆糊,身体也沉重得很,法力耗尽的感觉让它感觉糟透了。不过,虽然它还没彻底清明过来,却立即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
  它迅速睁开眼睛往视线来源看了过去。
  在它的左边,一个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亓渊下意识爬了起来,朝着男人的方向伏下身子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等它再定睛一瞧,发现这人就是之前见过的那个男人。看见这男人,它昏迷前的事情霎时全想起来了。
  它被这个男人契!约!了!
  难怪身体里最后的一丝法力也不剩了,全消耗在结契上了。它再分出一点心神探识了一下识海,里面那颗圆滚滚的结契的血珠正高悬其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吼——”亓渊生气极了,低头朝着男人发出一声低吼。
  竟然被区区凡人给契约了!真是气死了!
  对面那男人看见它醒了,注视着它的双眼微亮,似乎有点儿高兴,而对于亓渊一醒来就想攻击他的行为,没见他有什么其他神色,随后他就伸手打开了前面的透明罩子,伸手想抱它。
  “吼!”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男人将透明罩子推开的瞬间,亓渊一跃而起,张嘴咬住了男人近在咫尺的右手腕。
  可它忘记了,之前为了节省法力,它缩小了身形,现在的它就跟只小猫咪差不多大,还没点法力,这一口咬下去,咬在男人的衣服上,还没咬到肉上,效果可想而知。
  一咬上去亓渊就察觉到问题了,这很明显,口感不对。
  不过亓渊现在没法力变大身形,连肉体气力都不济,而且这男人已经变成了它的契约者,那就不可能弄死他了,不然会遭到反噬。它心里是知道自己现在动不了他的,但这并不妨碍它发泄心中郁气,死死咬住了没松口,为了维持身体平衡,它两只前蹄还搭上了男人的手腕,身子吊在了半空中。
  男人是奥斯特帝国的军部元帅邢博宇,对于这突发事件,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挑了下眉,然后便将右手臂往回收到眼前。
  他看着手腕上吊着的小家伙,一双圆溜溜的蓝色眼睛瞪着自己,嘴巴咬得死死的,恨不得咬死自己的模样,奶凶奶凶的,丝毫看不出这就是昨天救了自己,还成功与自己契约了的小家伙。
  邢博宇非常好奇。
  这小家伙,长得奇怪,身上有毛又有鳞片,水陆两栖似的,鳞片是冰蓝色,还反射着柔光;毛发较少,只在脑袋、脊背、尾巴和四肢肘部的位置有毛,毛发从根部到发尾是淡蓝色逐渐过渡到银白。大概是因为生气,小家伙的毛毛全部炸了起来;脑袋上顶着一对小小的角,嘴巴两边还有两根小须须,此时像两把利剑斜飞。整只兽小小的蓝蓝的一团,看起来很可爱,漂亮得不可思议。
  最让他震惊的是这么小一只兽竟然能跟自己契约?帝国目前最高级别的战兽都因为承受不了他的精神力而契约不了,这小家伙居然可以?
  既然能跟他契约,那应该是战兽,但……邢博宇看了看搭在他前臂上的前肢顶端,不是利爪,居然是蹄子,类似马蹄。
  邢博宇:……他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战兽。
  “元帅!”一个年轻的男人进来,正好看到小兽咬人的这一幕,惊呼出声,着急上前想伸手将小兽给捉开:“元帅,您的手没事吧?它怎么咬您了,不是契约了吗?”
  邢博宇摇头,伸手阻止了副官卫溪的动作,然后伸出左手想兜住咬它手腕的小家伙的屁股将它托起来,不料手刚动,他右手腕上忽然一轻,小家伙就掉地上去了。
  契约完全是意外,亓渊是不知道它的契约者打算怎么处理它,现在敌强我弱,它必须保护好自己,等法力恢复有自保之力再做打算,因此看到男人的手伸过来,立即松嘴跳到地上避免给男人抓到。因为没法力护身,它身体比往常要觉得沉重,地板上又很滑,它蹄子打滑踉跄了一下,然后才呲溜一声钻到一个柜子底下,顺着柜子下面又窜到了另一个角落里。
  邢博宇:……
  卫溪:……
  邢博宇看了卫溪一眼,然后很快转头,蹲下身子想去找那小家伙。
  他脸上明明没什么其他的神色,可卫溪跟在邢博宇身边五年,硬是从这看似很平常的一眼中看出了内里的意思——来得不是时候。
  “……元帅,我来找。”卫溪赶紧也蹲下来,发现看不到,干脆跪在地上伏下身子,将脸贴在地板上往柜底下看。
  卫溪快速扫了一眼,看到了小家伙的身影,他抬头指着另一边说道:“元帅,它到药柜底下去了。”
  两人又起身,走到旁边的药柜前,准备一人一边将路给堵住了再捉。不过等他们蹲下身看的时候,亓渊又逃到另一边去了。
  两人一兽在房间里玩了会儿你追我逃的游戏,直到亓渊被堵在了一张单独的桌子下,再也没地方可逃。
  “吼!吼——”亓渊看着两只手伸进来捉它,它伏低身子不断咆哮着,张开了嘴就朝着最近的一只手咬了一口。
  “嘶。”邢博宇倒吸口气,将手抽出来,手背和手掌上被咬了两对牙印已经冒出了血。咬得还挺深,差点给咬了个对穿。
  “元帅,您受伤了!我马上叫医生过来!”卫溪见元帅大人受伤了,也顾不得那小崽子了,爬起来就要往外冲。
  “等等。”邢博宇站起身,坐到桌边椅子上,径自拿过一台小型治疗仪说道:“不必麻烦医生了,用治疗仪。”
  元帅下了命令,卫溪只好返回,自动接过治疗仪开始给元帅大人疗伤,一边还说道:“这小家伙还挺凶,看起来它身上的伤是好全了,待会我多叫几个人进来,一定给捉住了。”
  邢博宇看了下趁着他们疗伤从桌子底下溜到另一边的亓渊,道:“算了,还小,先让它熟悉两天,等饿了自然就出来了。”到时候再驯服。
  卫溪又道:“这小家伙还挺机灵的,不知道是什么战兽?以前都没见过,这么小就能跟您契约,定不是凡种。”
  邢博宇问道:“有消息了吗?”
  经邢博宇这么一问,卫溪想起来自己找元帅的目的,摇头答道:“回禀元帅,没有。情报部将军部资料库里战兽的资料都查了一遍,没有找到这种战兽,资料库里没有记录,大家都没见过。”
  邢博宇想了一下,说道:“把资料发到各个战兽繁育中心,让各个负责人看一看。我有契约兽的事,吩咐下去先不要往外传。另外,派人将安木星仔细搜查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亓渊:先咬一口,收点利息。
  开文了,基本上日更,大约每天上午9点哈,有事会在文案请假。
 
 
第2章 
  亓渊缩在角落,一边警惕着一边偷听两人的对话。
  它双眼紧紧盯着那个跟它契约的男人,因为跟对方契约了,它已经可以听懂他们的谈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