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圣体(穿越重生)——天下天

时间:2019-04-14 08:58:25  作者:天下天

   《圣体》作者:天下天

  文案
  仓蓦天资卓绝,一路顺风顺水青云直上,直到位列武王时被喜欢的人夺舍身体才明白一切不过因为他的天生圣体,所有不过阴谋一场。
  拼尽所有身形俱灭,不想醒来竟回到了一切刚刚开始的十七岁。
  重活一次却发现什么都不一样了,上一世不曾听闻过的少年武王,嘴欠的千年蟠龙,诡异又神秘的古渊圣迹,百兵之王战神枪……全都不一样了。
  而这个过程中,自身圣体及神秘身世的秘密也一点点揭开面纱,异于常人的七个元谷,身上自幼便有的龙族至尊黄金纹,以及后来出现的冥界骷髅印、魔界驱魔臂、人界普照之光、天界俯视之眼,甚至是那倒转的二十年,一切的神秘究竟为何?是因为两万年前五界面临的末日之战,还是仓蓦的神秘身世?这是一个漫长却绝对精彩的故事。
  ☆重生圣体金大腿攻vs性格未定魔尊受
  ☆受前期为紫霄宗祖宗辈的小祖宗,后期为叱咤五界的魔尊。→同一个人
  ★本文强攻强受。
  ★本文金手指很粗,非常粗,不过会慢慢揭开。
  ★本文为修真苏爽打脸文,升级流大长篇,慢热。
  ★每日不定时两更或者三更掉落。
  ★阅读指南★(可不看,正文中会慢慢揭晓)
  【称号与对应境界】由低往上,每个境界分为前期、中期、后期。
  武士——炼体境(前期、中期、后期)
  武师——提元境
  大武师——拓谷境
  武将——凝神境
  武王——融合境
  武皇——开灵境
  武圣——拓灵境
  武神——悟道境
  武尊——玄明境
  ……
  【灵兽等级与对应实力】
  一阶——武士后期
  二阶——武师前期
  三阶——武师后期
  四阶——大武师前期
  五阶——大武师后期
  六阶——武将前期
  七阶——武将后期
  八阶(小妖)——武王前期→八阶灵兽则可化人形。
  九阶(大妖)——武王中期
  十阶(妖王)——武王后期
  妖皇——武皇
  类推……
  【灵药、灵宝、宝器品阶】由低至高
  次品—下品—中品—上品—极品—黄阶—玄阶—地阶—天阶……
  【货币】:元石
  10000次品元石=100下品=1中品=0.01上品=0.0001极品……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仓蓦 ┃ 配角:其他 ┃ 其它:苏爽打脸修真强强玄幻
 
 
第1章 仓蓦
  “需要本少爷说第二遍吗?”恍惚间,一道跋扈刺耳的嗓音传入耳朵里,紧接着就是另一道更加刺耳的声音。
  “老东西,没听见我家少爷的话吗!”嗓音的主人透着一股子仗势欺人的狗腿子味,让人听了打心底里不舒服,“还不把仙草给我交出来!”
  “少爷,真没有什么仙草……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伴随着拉扯纠缠,话没说完紧接着就是一声痛呼,随即响起桌子被踢翻的杂乱声响,以及一个孩童愤怒又焦急的哭喊。
  “爷爷,放开我爷爷……别碰我爷爷!”
  孩童的声音又急又怒,但更多的是害怕和无助,不想对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小兔崽子滚一边去!”将扑上来的男童扔到一边,那人只盯着地上的老人冷笑,“老不死的你以为我家少爷是什么人?那可是整个虎山镇唯一的武士强者,武士懂吗?你这破屋里有没有仙草我家少爷一闻便知,老不死的休想糊弄我们!”
  “少爷老朽求您了,”苍老的声音忍着痛苦苦哀求,似乎被那人的话吓到了,但还是不愿交出东西,“我孙儿的腿不能……”
  “哈你这老东西,刚才不还说没有吗?这不就承认了!”那狗仗人势的声音立马打断了哀求的老者,随即谄媚的转向立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主人,“少爷,小的马上给您搜出来。”
  “嗯。”这是一开始那道跋扈的嗓音,话音刚落,只听争吵纠缠的声音再次杂乱起来。
  “给我拿来!”
  “不,这不能给你们……”
  “放开我爷爷!蓦哥哥快来救爷爷呜呜呜放开~”
  “小东西滚开!”
  ……
  现场似乎一片混乱,争吵的声音也越来越明朗起来。终于,简陋的破旧木屋中,陈旧但干净简洁的木床上,一个盘腿而坐的俊朗少年豁然睁开了双眼。
  一瞬间,仿佛两轮新日瞬间照亮了狭窄昏暗的木屋,眨眼又如深夜里的明月,包罗万象又深不见底,让人无端的生出敬畏之心。这与少年的穿着和周围破旧摆设有些格格不入,但更加与之格格不入的,是少年眼中不符合年龄的锐利和深沉。
  门外不远处的动静似乎越来越激烈,少年眼底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困惑,但很快就是一片让人难以捉摸的恍然,而后,少年豁然从床上起身走向了破败的木门。
  说是少年,但起身的一瞬间挺拔高挑的身姿却足已让人侧目,破旧的木屋根本无法遮挡他俊朗的眉目。如此英俊的五官,若是稍作打扮,放在整个仓炎大陆都将成为万人追捧的俊逸少年郎,更不用说他还有着一双神鹰一般锐利的眼睛,以及无端给人以正气凛然之感的剑眉。
  仓蓦,这是少年的名字。无论是这个名字还是少年的身形眉目,似乎都与这破旧木屋格格不入,但偏生他确实就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村子里长大的。
  透过歪斜的破旧木门门缝,仓蓦清晰可见木屋对面五十米处邻居张大爷家的院里一片狼藉,一个打扮贵气的青年站在一旁讥笑着,另一个尖嘴猴腮的则正在对地上的张大爷和他腿脚不便的八岁独孙拳打脚踢。
  仓蓦眼神一暗闪过一道幽光,随手抓过桌上一把筷子抽出一根就掷了出去,下一秒,只听对面狗腿子“哎呀”一声鬼叫,随即“嘭”的一声便像个破沙袋一般砸到了两三米远的栅栏上,而后一口鲜血喷出来,狗腿子当即疼得满地打滚哭都哭不出来。
  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在场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包括站在一旁看戏的那位所谓的武士强者,甚至讥讽的笑容都没来得及收起就那么直接僵在了脸上。
  停顿了几秒之后,那人才反应过来,当即面色黑沉,“谁,哪个王八蛋敢打本少爷的人?给老子出来!”
  仓蓦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对着气急败坏的“少爷”又弹出一根筷子,正中腿弯。而后只听“哎哟”一声,那少爷刚好对着躺在地上的张大爷来了个单膝跪地。
  “王八蛋敢耍老子,你知道本少爷是……哎哟~”还没等他站直起来,另一只腿弯伴随着剧痛吧嗒跪了下去。
  此时不仅被打的两人,就是张大爷爷孙俩也是一脸蒙圈的样子。而那位自称全镇唯一一个武士强者的人,向来的呼风唤雨嚣张跋扈让他糊了脑袋,让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双方实力的悬殊,于是……
  “找死,老子……啊~”还没站稳就再次跪了下去,如此往复。
  在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武士对于普通人而言,那就是绝对招惹不起的强大存在,然而,这位嚣张跋扈的少爷似乎一丁点身为武士的优越都没展现出来,切确的说,他是根本就没有展现的机会。
  站起又被迫跪下,如此往复十多次重复羞辱之后,嚣张跋扈的神色终于一点点被恐惧取代,原本的骂骂咧咧也逐渐变成了跪地求饶。
  “呜呜不敢了,”此时那人脸上哪还有刚才的嚣张跋扈,在更高境界的强者面前,哪怕是一个眼神也有着绝对的力量压制,被浆糊糊住的脑袋终于有了几分清醒,“不敢了,求前辈绕我们一次,再也不敢了呜呜~”他那狗腿子也跪在他身边一个劲的磕头,嘴角甚至还挂着血迹。
  隐在木屋里的仓蓦不屑的一声冷笑,若当真是惊扰了哪位前辈,只怕人家早打得他娘都不认识了,还容得他在这儿哭爹喊娘的?不过随即,仓蓦的眼中又闪过了一丝狠厉,倘若是曾经的他,只怕微微一个意念便足以叫这俩货灰飞烟灭了,又怎么需要这么麻烦?
  直到那少爷带着他的狗腿子撒丫子跑得不见踪影,仓蓦这才打开木门走向张大爷家院子。
  “蓦哥哥!”一见仓蓦的高大身影,正要从地上爬起来的张小田就激动的朝他喊起来,那脸上甚至还挂着泪痕,但刚才的恐惧和愤怒显然已经被惊喜所替代,毕竟,他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仓蓦几个箭步过去,将张大爷和张小田一并扶起来坐到凳子上,这才开口道,“你们没事吧?”仓蓦一边说着一边帮忙收拾杂乱的桌椅板凳,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一个十七岁少年不该有的沉稳。
  “没事,刚刚不知……”
  “刚刚一定是哥哥出的手对不对?”小田不等他爷爷说完就激动的盯着仓蓦,方才一双隐忍的眼底此时亮汪汪的,写满了崇拜。
  仓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扶着张大爷将手掌贴在其背上,很快一股元力所化暖意便顺着他的手心传入了张大爷的四肢百骸,眨眼间,张大爷的气色竟然神奇的好转了起来。
  元力,这玄妙的东西本不该出现在一个刚刚突破炼体境中期的武士体内的,然而他仓蓦又岂是一般的炼体境武士?
  “哥哥你太厉害了。”小田双眼发亮的盯着仓蓦,仓蓦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这才看向张大爷,“张爷爷,你是不是找到了我说的那种草药?”
  刚才恍惚间听到那两人在抢什么仙草,张小田前不久跟着张爷爷上山采药不慎跌断了腿,这村里不仅没有什么靠谱的大夫,他家里更是穷得温饱都成问题。而仓蓦作为一个小小的炼体境前期武士,虽然对普通人而言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厉害人物,但他一没有钱二没有灵草仙药,根本也是无能为力的,这才想到一种身具灵力的接骨草,也就是那个无知少爷口中所谓的仙草。
  于是仓蓦在闭关之前让张大爷去寻找他所描述的接骨草,不是他不帮忙,而是张大爷一家以草药为生,不论是地形还是找药都比仓蓦来得更加容易。
  只是没想到仓蓦这一闭关就是三四天,而且一睁眼就遇到了那两人在仗势欺人。当然了,三四天的时间就从炼体境前期突破到中期,这本身说出去已经是让人惊掉下巴的速度了,要知道有些人哪怕是三四年也未必能跨过这一步,不过,这对仓蓦而言还远远不够。
  “小蓦啊,”张大爷虽然也对仓蓦的表现一脸惊奇,但他更担心的显然是刚才那两人,他们就这么得罪了镇长家的少爷,“刚才……咱们还是快逃吧。”指不定全村都会被连累的。
  仓蓦却一把按住张大爷安抚道,“张爷爷放心,有我在。”
  “就是啊,我们有蓦哥哥在,怕什么。”小孩是不知者无畏,张大爷却是担心得不得了。
  但仓蓦坚持,他只能把昨天找到的仙草找了出来,之所以刚才打死都不交出来,就是因为仓蓦说过那东西能让他断了腿的孙子恢复健全,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他们全村看着长大的小子突然转了性子,而且还变得这么厉害,但仅凭他眨眼就能让他疼痛的身体恢复大半就可以断定,这小子说的不是假话。
  仓蓦一看那株巴掌大小的接骨草就是眼睛一亮,“就是它了。”难怪刚才那货狗鼻子闻出味道来,不说他是个武士本身感官就比常人灵敏 ,这接骨草本身就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香味。
  “过来。”仓蓦朝张小田招了招手,小家伙立马听话的蹦到仓蓦面前。
  仓蓦一矮身蹲在小孩身前,而后将接骨草揉碎,就着掌心贴在他右腿骨头断裂的地方,随即元力缓缓通过掌心流出,伴着接骨草的药力穿透他的骨血。
  张小田只觉得腿上疼痛的地方传来一阵温热,接着全身都变得热起来,当下忘了刚才的不快激动道,“蓦哥哥我能走了吗?”
  “哪能那么快?”仓蓦笑着抽回手,此时接骨草药渣已经完全覆在张小田的腿上,“敷个三四天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谢谢哥哥。”小家伙一脸欣喜和崇拜,张大爷也是激动得眼中泛泪,但眉宇间又难掩几分担忧,毕竟刚才那位可是镇长之子,更不用说他本人也是个招惹不得的人。
  仓蓦自然清楚张大爷的担心,于是笑道,“张爷爷您放心,此事我会解决,保证他们不会再回来找麻烦。”
  “这……”张大爷还是有些迟疑,但想起这段时间这小子的变化和刚才露的两手,不由得慢慢放下些心来,心里想着这小子只怕是撞大运遇到了什么际遇。
  仓蓦也不多说,只简单交代几句之后就出了门,所去的方向,刚好就是刚才那两人奔逃的方向。
  按照张大爷的说法,那位是镇长之子,那么这两位出现在他们这鸟不拉屎的小村子里就显得不正常了。大概是上一世经历的时间太久,仓蓦对于十七岁以前的记忆其实大多已经模糊,所以对这两位也没什么太深的印象,不过算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第2章 过往
  刚刚突破炼体境中期的身体显然轻盈了不少,虽然比起上一世能一步天涯的他根本不值一提,但也足已让现在的仓蓦一路风一般在山林间快速穿梭了。不出一会儿功夫,仓蓦就听到了熟悉的嗓音。
  仓蓦如一只狩猎中的猎豹快速而轻盈的穿梭在山林间,一双冷冽的眼睛很快锁定在林间两人一虎身上,而后不声不响的隐在灌木背后,等待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少爷,你说刚才到底是什么人?炼体境前期的少爷你在他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那得是什么境界的强者啊?”那尖嘴猴腮的一边跟在老虎屁/股后头一边碎碎念,似乎并没有发现他家少爷越来越黑的脸,“少爷你说这小破村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强者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