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不不是巴结(近代现代)——月半丁

时间:2019-04-15 08:58:24  作者:月半丁

   《不不不是巴结》作者:月半丁

 
  文案:两米高寡言攻×话唠小结巴受,幼稚园级别校园傻白甜,不要带智商观看,不要看完后嫌弃“哪有正常人会这样!”,谢谢合作。
 
 
第1章 
  右眼上被打了一拳,一时难以完全睁开。
  黎庭半睁着左眼,偏过头去。模糊的视野里,一个背影挡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小小的,微微向前倾着身子,似乎在阅读什么东西。
  正是大夏天,那人穿着大了一号的白T恤,短袖长到了臂弯,后领也开得大,一大片白晃晃的皮肤几乎和衣服难辨颜色,唯独后颈上有一块异色,红色,落在视野中十分扎眼。
  黎庭伸手碰了碰。
  那人立刻“啊!”了一声,像兔子一样蹦起来。
  “你,你醒了?”那人问,又看他眼睛睁开,发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重新蹲过来,问他,“还有,哪,哪里,不舒服吗?”
  黎庭伸了伸四肢,这才发现,自己的腿半曲,左手已经因为别扭而姿势而暂时麻痹,全身憋屈地缩在一个小而破旧的沙发里。
  他皱起眉头。
  那人马上解释说:“我,我本来想,想让你,躺在我我我的,床上。”他连说带比划,“但是,我,搬不动……你太,太高……”
  黎庭不说话。
  眼睛睁得久了,能看见的东西逐渐变得清晰,包括面前这人的脸。
  有些眼熟,但是一时不太想得起来。他面无表情,视线直愣愣扎在对方脸上,想看出个究竟来,接着就眼睁睁看着那个人的表情变得疑惑——不安——畏惧,最后开始挪动脚步缓缓后退,像要预备逃跑。
  黎庭这才想起来,这是他同班同学。
  转学过来两个月,全班人四十八个人他记得的不超过一只手。
  上周五他在学校睡过了头,一睁眼看时间,已经放学半个小时,提着空荡书包向外走的时候,在楼梯口撞上了这个人。
  也不能算是撞上,其实是路过。
  这个人被三个人围在墙角,躲在那儿挨揍。黎庭驻住脚步,看了四五秒钟。
  那三个人似乎想不到还有不识相的敢围观,凶神恶煞地转过头:“你小子想干啥,啊——”
  在带恐吓意味的“啊”字戛然而止。
  夕阳投在黎庭身上,被阻住,阴影长长延伸,完完全全遮住围殴的三个人与被揍的一个人。他身高近两米,向来都是居高临下看人,一言不发,威势已然足够。
  那三个人互相对视,“切”了一声,收手离开。走之前还踢了一脚半蹲着抱书包的家伙:“下次还这么钱包空空就别怪大哥不厚道啊。”
  那个人将头埋在膝盖里,黎庭听到浅浅的抽气声,看不到脸,唯独能看到垂顺的黑发和白净后颈上一块红色胎记。他直接走过,阴影盖在那个人身上,又逐步抽离,没有丝毫犹豫。
  对方似乎看他太久不说话,有点儿害怕。
  黎庭开口:“这是哪?”
  “我家。”对方小声答。
  黎庭手撑着,支住身体坐起来,左手与大腿顿时一阵蚂蚁爬过般的厌人酸麻。他再次蹙眉,眼睛微眯,鼻息有一瞬粗重,像大型猛兽发怒的前兆。
  “你……”他刚说了一个字。那个人立刻向后跳了一步,大声说:“我我我不是故,故意的!我扛,扛你到,到这里,”他憋红脸,难得把剩下的话一口气说出来,“已经没有力气!”
  “……”
  黎庭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臂和大腿。他往前迈了一步,脚步跨度极大,立时到了那人面前。
  他问:“你叫什么。”
  对方一副即将逃走的模样,惊慌失措的表情已经摆在脸上了,听了他的话,茫然地眨了两下眼睛,和自己预料的不同,又眨了两下。
  他吞吞口水,问:“你,你不,记得?”
  黎庭漠然摇头。
  下一刻,面前的人好像耳朵都耷拉下来,“唔”了两声。他小声叨念着:“好,好歹也是,同学……”抬头看看黎庭,又低下来,在口袋里掏一掏,掏出校卡来。
  校卡上写着“向阳”两个字,配着一张笑得蠢兮兮的照片。
  黎庭没有说话,只是也摸了摸口袋。
  向阳以为他要像自己一样拿校卡给记名字,连忙说:“我,我记得,你叫,叫那个——黎庭!”他好不容易把这两个字顺畅地说出来,像是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松了一口气。
  “……”
  黎庭掏出一百块钱,塞在他手里。
  向阳迷惑地低头看钱,他则扭头看了看,直接朝门口走去。
  直到人走了,向阳才回过神来。这钱又不能收!他赶忙抓紧了,跟着黎庭跑出去。
  他家就在一楼,黎庭当时大白天的倒在他家门前,差点没把他吓死。向阳出门左看右看,没见到人影,朝旧居民区的出口跑去。
  这一块的房子已经旧得能发霉,太破了,其他旧居民区多多少少还能被当作城市特色让外地人参观,他们这儿完全跟垃圾堆没什么两样,唯独水泥路还比较好走。向阳花了五分钟跑到门口,结果一路都没抓到黎庭的人,只好又沮丧地折返回来。
  那钱只能够等明天上课再还给他了。
  “跑,跑这么快……干什么……”他嘀咕道,“我看起,来,很像见,见钱眼开,的人吗?”
  一路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碎碎念,走到家门前时,向阳迎面撞上一堵墙。
  抬头就是黎庭。
  他马上捂住嘴。说坏话不会被发现了吧!
  向阳长得不高,在黎庭面前更是被衬得像小孩一样,连黎庭的肩膀都不到。靠得这么近,脖子几乎要向后仰60度才能看见黎庭的脸。
  “你,你不是,回回回去了?”向阳忐忑地问。
  黎庭沉默了片刻,看看他走回来的路,难得开口:“迷路了。”??
 
 
第2章 
  向阳稍微一回忆。就从自己家门出来左拐,沿着小路,看到花坛时向右拐,到下一个分岔时再向左走,之后的岔路都不用拐弯,直走就行。
  “不,不难走,吧?”他说,“说起来,你,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黎庭俯视着他,高高在上、言简意赅,还是回答:“迷路。”
  向阳:“你,你的伤……怎么,回事?”
  黎庭倒在他家门前时正是大中午,艳阳高照热得要死人,向阳自己闷得满脸都是红的,黎庭却脸色苍白,头上还有个流血的口子。
  黎庭回答:“被打了,没吃饭,低血糖。”
  三者原因综合,向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黎庭用手一指:“带路。”
  向阳猛地想起来自己追出来的初衷,赶快先把那一百块钱掏出来,放到他手里。黎庭头颅低下,看了看,不耐烦地塞回去:“给你。”
  “不不不!”向阳把手缩到背后,“不,不用!”
  黎庭眯着眼睛看他,他梗着脖子,说:“再,再给我钱,我就,不,不给你,带路!”
  他脚步向后挪,好让自己脖子不至于那么酸,鼓起勇气直视着黎庭。
  顶撞这个人的感觉好可怕啊,他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屈服了,要输了,黎庭才总算把钱收回口袋。
  向阳抚抚胸口,带他重新把路走了一遍,到了旧居民区出口。
  黎庭站了两秒钟,似乎在确认眼前的地方是否走过,接着才迈步跨出去。向阳冲他挥挥手,说:“明天,见!”
  他看了向阳一眼,一句话也没说。
  向阳忍不住纳闷:“你,你是不是,也……也有,语言障碍?”
  黎庭这么不爱开口,说话也都是短句,速度也不快,合理推测,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他却被黎庭瞪了一眼,马上又往后躲。
  黎庭冷声道:“没有。”
  向阳讪讪地缩了缩脖子,嘀咕:“没有……就……没有。话,话比我,还少……”
  能流畅说话是多舒服的一件事,他就做不到,每次都试每次都失败。他不由得有点儿羡慕,又嫉妒,对黎庭道:“你,你走吧,别再,迷路了。”
  黎庭立了十来秒,两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他再次开始沉思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黎庭才挤了两个字出来。
  “再见。”
 
 
第3章 
  第二天向阳早早到了学校。他向来是全班最遵规守矩的好学生,比早自习时间还早了二十分钟,握着自己带的东西,不断往最后一排瞄。
  希望黎庭来早一点!
  早一点的话人比较少,自己去找他,就不会那么显眼!
  向阳上周其实被那三个人打得不轻。七中的升学率很低,平均成绩差,基本是坏学生的聚集地,社会流氓的培养所。学生们都喜欢拉帮结派,那三个人就归在全学校最厉害的老大麾下,耀武扬威,收保护费。
  但向阳读这儿主要是因为离家近,以及没钱。七中给他奖学金把他招进来的。
  对于黎庭上周帮他一把的事他还是相当感激的。他把钱藏在书包的夹层里,被打两下事小,反正他也习惯了。但要是再被搜书包,钱被拿走了——那他多半就要饿死了!
  好在黎庭把人吓走,替他保住了生活费。
  高二文理分班后,他在新班级也没几个朋友,虽然黎庭看起来吓人,从体型到表情到气势全都吓人——但向阳还是想试着接近他。
  虽然崇拜同龄人有点怪怪的,但那么高那么酷那么有气势的男孩子,自己拿来当当偶像,理由也很正当吧!
  结果他的偶像直到早自习开始了也没来。
  早自习结束后,第一节 语文课上到一半了,才有一个巨大的影子从窗外飘过,接着推门从后面进了教室。
  大摇大摆,毫无迟到自觉。
  向阳佩服地想,老牛就是牛,收放自如,以前自己写错个标点都能揪出来,现在面对那么大一个迟到的人还能装作看不见。
  他不断扭头往后看。黎庭撑着额头,手边的伤口还是昨天那个模样,双眼半阖,似乎想趴下补觉,一个眼神也不给他。
  不过下课铃敲响了,黎庭也没趴下来。
  向阳觉得正是机会,连忙从位置上窜起来,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子,几步跑到黎庭旁边。
  对方斜着眼睛看他,不说话。
  课间时间短,向阳自顾自把准备好的东西掏出来,说:“这这,这个,药水,记得涂,额头!”
  “啪!”一瓶药水放到黎庭桌上。
  向阳在班级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拿出一条毛巾,把原本的塑料袋折折塞口袋里,又说:“眼睛要要,要冷敷!昨天,我忘了,今天我,我把毛巾,借你。”
  不过毛巾放了好一会儿了,他一摸,手感不好,自己捧着跑去卫生间洗了一下,才又跑回来,将冰冰凉的毛巾塞给黎庭。
  这一连串动作雷厉风行,搞得黎庭莫名其妙,冷着脸看他。
  “不需要。”黎庭直接回绝。
  “需,需要。”向阳指他的眼睛,“右眼都,睁,睁不开了!”
  “……”
  向阳有了昨天的经验,大着胆子,抓着他的手把毛巾按到他眼睛上。大概是没控制好力道,按疼了,黎庭“嘶”了一声,他又立刻松开,一退三步,害怕被揍,很没底气地嚷说:“用完要要要还我!”
  接着两步跑回自己的座位,一屁股坐下。
  同桌嘲笑他:“还大白天拿毛巾,跟小媳妇似的。”
  向阳:“瞎说!”
  同桌:“我听说之前卢老大想拉他入伙他都没去。你看看自己,上赶着献殷勤你看人家理你吗?”
  向阳反驳道:“理我了!”
  “理你啥了?”
  向阳压低声音,但振振有词:“‘不需要’,和,‘嘶——’。”
  同桌捧腹大笑:“这算个哪门子理你,你脑子被门夹了吧!”
  其实黎庭昨天和他说了很多的,但那么多,一一复述起来,对向阳的语言能力太困难。
  他瞪着同桌,从另一个方向反驳:“他和,和你们,说过话吗?”
  “没说过。”
  “和我,说了。”向阳莫名自豪地说,“当然是,是,理我了!”
 
 
第4章 
  一有空,向阳就往后头瞄。
  黎庭不仅没碰那瓶药水,向阳第二节 英语课抄了个笔记,抄完再往后看,黎庭竟然趴下了!他急得险些跳起来。
  毛巾用是用了,但是是要冷敷啊!活血化淤啊!你趴下了用毛巾压着眼睛,有什么用啊!!
  如果他有胡子肯定现在就吹起来了,但现在还是上课,就算心里再生气,也只能憋屈地扭过头来。
  等他睡醒了……等他睡醒了再去提醒他!不然特地带个毛巾来不就浪费了吗?
  然而黎庭一睡两节课,差点没把向阳憋死。
  向阳不敢在他睡觉的时候去惹他。先前有人这么干过,吵醒了他,下场是被他森冷地盯了半个小时,期间除了必要的眨眼以外视线就没移开过。
  黎庭的视线威压,向阳已经领教过了。比以前趴在人家窗口看的动物世界里的老虎还可怕。
  老虎体长两米多,黎庭也有两米,躺下来不比老虎短多少,站起来还比老虎高多了!
  但是心里又实在急得厉害。
  向阳大体上是个很有目标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