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种田的跟爷过吧[穿越]——廿廿呀/小腐公子

时间:2019-04-15 09:01:09  作者:廿廿呀/小腐公子

   《种田的跟爷过吧[穿越]》作者:廿廿呀

  简介:爽宠文√
  身怀异能的薛总裁穿越了,醒来的第一眼就看上了劫匪大哥。
  看上了能咋办,当然是上了他啊!
  宋平安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被上,还是被自己绑票的真哥儿给上的。
  宋平安:“亲、亲屁,给老子轻点。”
  薛铭:“宝贝儿,我就喜欢看你被亲哭的样子。”
 
  高亮排雷↓
  微博:娇娇的爱车,求求求一个作收可以吗?听说收藏这个作者会发大财!有好运!
  ①架空,考据党慎入。
  ②:攻虽然是哥儿的身体,后期身体会变化,稳稳的攻,生娃和异能有关,但不是攻生。
  ③这个异能,嗯,很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你看文就会知道了。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铭 ┃ 配角:宋平安 ┃ 其它:作者贼几把帅
 
 
第1章 
  “呸,抽死他,给我用力抽!”
  “啪!啪!”
  挥鞭的人抬袖擦擦额头上的汗,贼溜溜的眼睛在他身上一晃,扭头冲着端坐在桌子旁的男子说:“大哥,打得真他妈过瘾!哟哟哟,大哥你看他还瞪人!”
  “打死这个狗杂种,还敢瞪老子,把刀拿来!”
  领头发话的男人正是薛家村有名的恶霸薛有福,一身肥膘,大圆脸盘子,眼睛被肉挤的就剩一条缝。平日里仗着家里有钱就到处撒野打架赌博,无恶不作。而被他暴躁的一脚踩到脚底就是薛老爷在外的小情人生的私生子。
  薛家在是薛家村的首富,薛老爷眼看着就要归西,在老婆眼底下怂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留着一口气硬朗了一回,非要把在外的私生子弄回来补偿补偿。
  把薛老太太气的就剩没一把掐死他,忍着一口气没发作和自己的长子合计打算做模做样把人接过来,等遗嘱念完就折磨死他。
  谁成想人一接回来,薛老爷子这口气到底是没咽下去,身子骨突然就硬朗了起来,可把这两人一顿气,趁着薛老爷不注意就把薛既明这个私生子往死里折磨。
  薛既明从小就被母亲带在身边,从来就没有想过回去继承遗产,前脚进了薛家们后脚就听说自己母亲被逼得跳了河。
  他自知打不过家里这几位主,薛老爷有心而力不足只能安慰他让他一忍再忍,一直以来他委曲求全当牛做马想讨个活路,活的猪狗不如,谁知还被没逃脱正房的魔爪。
  薛老太婆和三个儿子一合计就把他扔进了柴房,每天的乐趣就是抽他拿刀子捅,有时候还放他的血。
  薛铭漂浮在空中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心里憋起一团火来。他已经来这里十天了,每天目睹的都是薛既明被折腾的死去活来,不反抗不啃声,连他在末世诛杀的丧尸都不如。
  他瞧不起这种软弱无能的男人!
  在人人自危的末世之中,薛铭是最早的一批异能者,算得上异能者的领头。
  当时他还是世界富豪榜有名有号的人,得到丧尸病毒的第一手资料,他毫不犹豫变卖所有家产,制药□□支储备粮食,征集异能者建立的第一防卫军营,带领了一帮弟兄斩杀丧尸。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信赖自己的兄弟,嫉妒他的权利,趁他离开改了防卫系统转移粮食,最终精疲力尽和丧尸激战,选择自爆。
  薛铭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魂穿到这个世界,这里不仅没有丧尸,而且食物都没有被污染。然而这个世界也有不同,这里有女人有哥儿有男人,哥儿和男人没有区别,可以和男人成婚也可以和娶女人过门。
  这对喜欢男人薛铭来说就是天堂!
  只是让他气愤的是,唯一适合他侵占的身体居然是一个懦夫。
  思绪回笼,薛铭的眼睛越来越深,如果不是他现在只是一个灵魂体,他早就拧断了薛有福的脖子。
  而此刻,薛有福则一脚踩在薛既明的脸上,用力的碾压,猖狂地笑道:“让你回来跟老子抢家产,老子不弄死你,一个私生子要甚脸面,老子帮你毁了这张脸!”
  狭隘漆黑柴房里散发着腐败的恶臭,一缕光穿过窗棂落在薛铭身上。他冷漠地看着地上软若无骨的人。薛既明猛地吐出一口血,盯着落在他肩膀上的光,“你想要我的身体!”
  他的声音带着仇恨的沙哑,眼里波澜不惊。
  薛有福一脚将他踹到墙上,“哟哟哟,还想向本大爷献身,老子不搞男人,你要是个哥儿,老子就收你做禁脔,你要是早点跟老子说,老子念在你细皮嫩肉的份上满足满足你还行,你看看你现在的怂样!哈哈!”
  “你想要我的身体!”他缓缓抬起青肿的脸,猩红的眸子笃定地看着漂浮在空中的人。
  薛有福顺着他空灵的目光看过去,條地身上一股冷意,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哆嗦地抖了抖身子,连着几脚都踹到他的肚子上,“他奶奶的敢吓唬老子!”
  他咳嗽一声,血液顺着嘴角落在身上的破布上,“你想要我的身体!”
  薛铭眯眼打量着他的受尽虐待的身体,青紫肿胀的脸和流血结疤的手臂,新伤旧伤也遮挡不住他身体里的能量,这对他来说是目前最吸引的身体。
  “我要和你做个交易!”他嘴角噙着笑,牵动着他面部的每一块肌肉,狰狞可怖。
  沉默了许久的薛铭失声哂笑:“你就那么确定我想要你的身体?”
  薛既明紧紧的握着双手,暗压着五脏六肺移位破碎之痛,“你想活,没有我你活不下去。”
  算命的瞎子说过,人要死的时候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想到这里薛有福揉了揉拳头,越发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强撑着问道:“你他娘在跟谁说话?”
  薛既明直接无视了他,“你身上的光越来越暗,你快要死了。”
  对,他说的实话,薛铭感觉得到这几天身体的变化,异能越来越弱,很快就会灯尽油干。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薛有福烦躁地抽了他一个大嘴巴子,对着身后几个兄弟道,“快快快,找布给他堵上!”
  薛有财搓搓手臂,贼眉鼠眼的在他身上一晃,“大哥,既然老不死想把财产分一点这个狗杂种,要不咱们拔了他的舌头,你说他还把家产给一个哑巴吗?”
  薛有福眼睛一亮,大笑两声,连忙拿起刀子比划两下,招呼着:“你们两个去把他的嘴巴扒开,我来割他的舌头下酒,老子吃过鸭舌鸡舌,还没吃过人舌!”
  薛既明撑着手掌坐直了身体,还没等人上来就已经配合着把嘴张开。他在赌面前这个人会不会抓住自己这个救命稻草,他自知没有能力和薛有福这种恶霸斗,所以他不争不抢。
  薛铭出现的第一天他就发现他眼里抑制不住的喜悦,薛铭喜欢他的身体想要他的身体,十天里他虽失望可是欲望却增长,他比自己更想活下去。
  “什么条件?”有那么一瞬,薛铭对他的态度发生了改变,面前这个人并不是他想的那么无用,甚至欣赏他的内心的恶毒和忍耐。
  只不过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心里作呕。
  “帮我报仇!我要你帮我复仇,我要他们一个个受尽折辱生不如死!”薛既明力竭声嘶,癫狂地大笑。
  一阵凛冽刺骨寒风猛地刮来,“嘭”的一声柴门坍塌压在了屋里的三个人,漆黑柴房被烈日的强光入侵,薛有福吐出一口血扶着粗腰爬了起来,却见着柴火窗棂桌椅全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一同爬起来的另外两个人正欲上前揣人,在看到薛铭缓缓地睁开眼睛,似非似笑玩味地看着自己,大叫一声“鬼啊”抱头乱窜。
  薛铭动了动手指,他占了这具身体,同时也接受了这蚀骨的疼痛,身上被划开的口子微微一动眉就扯着痛。
  薛有福倒不是不跑,是被他身上散发的森冷的气息吓的腿软。
  薛铭凝结所有的能量修复身体,身上升起一股冷烟,屋里的气温陡然降低。
  “你、你、你……”薛有福全身都在抖动,脚却如千斤重,“啪”的狼狈摔倒在地,手脚并用奋力的往在爬。
  属于薛既明的嗓音在他脑子里久久回荡,薛铭微微扬起额,一记刀眼过去,细而尖的冰锥准确无误的插在了他的屁股上。
  薛有福哎哟一声,顾不得疼痛扒着门坎往外爬去,又是一整冷风吸着他的身体往后拖。
  “鬼阿!”眼泪鼻涕糊了他一眼,那风如同锋利的镰刀绞着他身体似要把他搅碎。
  “救命啊!救命啊……!”
  薛铭睫毛微微一颤,冷风旋即扯开,薛有福重重的砸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他爬起来连连磕头,“鬼大爷,求你放过我,鬼大爷,我一定给你烧纸钱,你要多少烧多少!”
  薛铭身上的伤口已经在慢慢愈合,他这人从来不会欠东西,只要答应了就会做到。更何况他是从末世过来,那里的人从来只会在乎自己的命,别人的命只是草芥。
  七月的天艳阳高照,而这间破房子冷风吹的泠泠作响,窗棂不堪重负砸在了他的身上,薛有福身上插满冰凌木屑,血肉顿开伤口被冷风吸着往抽。他“嗷嗷”乱叫,双手被什么东西无形的摁住,脖子也饶了一圈东西,嗖的一下,他整个被吊到空中,青筋浮胀,瞳孔放大目眦欲裂,舌头伸出,冷风如鞭抽的他皮开肉绽。
  盘坐在地上的薛铭终是抬眼看着他,睫毛上是一层冷霜,唇瓣微启,“先扒你的舌头如何?”
  薛有福呜咽,想要摇头脖子上的东西勒得他呼吸不畅。
  薛铭“啧”了一声,“有趣,那就慢慢玩!”
 
 
第2章 手虐渣渣
  屋里的空气骤然凝结成细尖的冰针,悠闲自在地在薛有福身边盘旋,條忽之间加速成漩涡刮起一阵罡风嗖嗖地鸣叫,猛地插进他的血肉中,连皮带肉地森森的划开。
  “呜呜……”薛有福一对眼珠瞪出,猩红地血丝爬满眼白,拼命地呜咽。
  冰针慢悠悠的划开并不给他一个痛快,要他好好享受这漫长的痛苦。
  薛铭调理生息的同时还要将属于薛既明的那一部分气息排除,那股怨气暴躁的在他身体乱窜,很影响他的恢复。
  他乜斜着眼睛,唇边噙着讥诮的笑意,“好玩吗?你剜我血肉喂狗时,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显然易见,他从未想到有这么一天,身体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痛感,血液在他身上冻结从上至下不急不缓要把他冰封起来,地上没有留下一滴血。
  “大哥,我们来救你了!”
  一群人冲到了门口,看到吊在半空中的薛有福顿时吓的双腿发麻,一寸也不敢挪动。
  薛有福听到自己兄弟的声音连连呜咽,薛铭扭动着脖子站了起来,懒散地开口道:“让你几个兄弟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以后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话音一落,绞着他脖子的东西转动半圈。此时的薛有福被血水冻了整个身子,只留下一个头颅在外面,舌头拉长,目瞪欲裂。
  赶来一看的薛老太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扒着门声歇斯底里,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一张老皮纵出条条皱纹,矮小的身子抖的像筛糠,张口就是各种辱骂的词:“你这个祸害哟,你这个妖孽狗杂种,野种,你快把我儿子放下来!”
  平时里薛有福都是对另外两个兄弟呼来喝去,现如今他们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正痛快着。
  两兄弟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拉着薛老太往后退,劝慰道:“阿母,现在的薛既明已经不是以前的薛既明,他是鬼上身来报复大哥,你之前找人打他给他吃馊饭还逼死他阿母,他心里记恨着你,你要是上去会和大哥一样的!”
  薛老太最疼就是这个长子,听他们这么一说,一把将他们推开,指着鼻子大骂:“你几个白眼狼,快不冲进去把你哥哥救下来!”
  “阿母,不是我们不去,只是……”
  薛老太捡起一块石头就往他们身上扔,对着身后的几个雇工大吼:“你们还想要月钱的话,快给我进去!”
  这几个雇工听了薛家两兄弟的话哪里还敢上去,就怕把命搭上。
  “薛老太,你这就过分了,我们之前答应好的,你要是不给钱我们几个兄弟,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和你撕破脸皮!”
  “是啊,是啊,薛既明现在被鬼上身。你不让你儿子去送死。让我们去,是不是不道德!”
  薛老太放声大哭,怒瞪着薛铭,“你个野种真是恶毒,儿啊,让你受苦了!”
  薛有福摇晃着冻僵的舌头,呜咽的流泪。
  薛老太急得跺脚,还是闻声赶来的薛老头,一拍大腿对着观看的雇工大喊:“能把少爷救下来的赏一两银子!”
  薛家虽然是土财主,但是扣的得紧,长工一年的工资最起码也得六七两银子,到了他们这里就会用各种理由克扣工钱,莫说一年给个三两银子,能给二两也算是发善心了,每次都是用一些烂掉的白菜和红薯抵钱。
  可把这些长工气坏了,但是也没办法除了薛家请的起长工别人家最多农忙要短工,可这短工也不时常有,只有穷的日子没法过的才会来薛家。
  几个长工一对视争先抢后的冲进去救人,薛铭抿着唇攥紧了拳头,此刻他的身体的两股气还在纠缠,恢复的只有皮外伤,内伤还在调理,和这几个莽汉打斗,有胜算到对身体伤害也大。
  而且他并不想多用异能,这个世界的人都封建迷信,他要是想生存下次只能隐藏。
  屋里冲进了四个莽汉,他们握着拳头,成包围的趋势在他身边转悠不敢猛攻。薛铭不紧不慢的弹掉袖口的灰尘,神色一凝,三步上前勾住门口莽汉的脖子,膝盖用力抵住他的肚皮。
  “操!”那莽汉也搂住他的腰身,手腕用力想要将他放倒。
  薛老太拍手大叫,“你们快上,上,一起上!”
  薛铭掌心向外一推便将莽汉震倒在地,只是这力道也把他刚刚愈合的伤口撕开,他不动神色的把痛感压下去,回头一记扫腿便把剩下的三个莽汉吓的后退。
  被震出去的莽汉还没爬起来,就被薛老太愤愤地踢了两脚,破口大骂:“你这破本事还要一两银子,你快爬起来继续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