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民国小模特(近代现代)——徒手吃草莓

时间:2019-04-15 09:02:07  作者:徒手吃草莓

   《重生民国小模特》作者:徒手吃草莓

 
  文案:重生到了民国,模特叶池穿到了同名同姓不受宠叶家三少爷身上。
  原叶家三少,长相清隽,小鹿眼,微卷软毛。
  本想努力赚钱走向小康,结果因为身份,处处碰壁。
  傅霖是个海归,身份背景无人知晓。只知他为人正经,深谋远虑,手段狠辣,是这人才辈出的海城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他喜爱绘画,是平日里的一大爱好,也在圈内有那么些名气。
  他偏爱人物画,有点特殊的爱好,但入眼的模特却极少。
  这日出外办事,透过车窗,恰巧看见正在应聘的叶家三少。
  健气·软毛·一丢丢怂·模特受VS海归·商人·偏执·吸血鬼攻。
  ——————温馨提示(一定要看)——————
  1、强势攻弱受,超狗血、古早、伪巧取豪夺文。
  2、1v1,超甜,HE。
  3、架空民国,无历史人物,故事纯属虚构,和历史一点关系都没有!
  4、大概率有错别字,作者小学毕业。wb:一只大莓莓
  自娱自乐文,仅供娱乐,被雷到不负责。
  若有不适,可心中痛骂作者:沙雕。然后点x即可。
  人物智商不会超过作者智商。
  跪谢支持正版的天使!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血族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池,傅霖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海城日报:【叶家与叶池已于本年一月脱离关系,叶池之生活行动完全再与叶家无关,诸亲朋好友处恕不一一函告。谨此启事】
  这是前几日的早报,叶池和叶家脱离了关系。
  “前面那位,是叶家三少?”
  “你们看报纸了吗?先前就登报了,叶家三少叶池和叶家老爷子断绝父子关系,被叶家扫地出门。”
  “当真?”
  “当真,前几日的日报。”
  “啧啧啧,这叶三少以前可是舞厅常客,听说仗着家里有钱,天天去丽都门玩乐。花出去大笔的银元,结果一个都没搭上。”
  边上的男人挤眉弄眼,笑着补充道:“花了钱不说,听说到现在还是童子鸡一个,清清白白。”
  “哈哈哈,可悲可悲哟。”
  几人掩嘴笑了起来,这议论的声音很小,可叶池听见了。
  啧,男人自己明明也很八婆。
  没错,议论中的三少爷正是他,叶池。
  不对,是他,也不是他。
  就在十天前,叶池从一个时装秀下来,打车回家。
  司机疲劳驾驶,一个没注意开到了桥下面去,他莫名奇妙就穿到了这个小少爷的身上。
  不仅继承了记忆,名字还和他一样,叶池。
  他来的时候,叶池已经离开叶家。因为酗酒冻死街头,而这个时候,他就刚好穿了过来。
  叶池用叶池妈妈留下的一个首饰,租了一间单间,剩下的两件没有动,毕竟这些东西是遗物,不想再动,等以后再赎回来。
  可怕的是,原叶池还有欠外债,都是喝酒时候借的,对于公子哥们来说,不多,但是零零总总算起来有将近两百。
  生活所迫,只能出来务工。
  东城这块,认识他的一个个都翻脸不认人。不认识但知道他的,大多在背后嘲笑挖苦。
  刚刚应聘失利,对方认出他来,直接挥手赶人。
  算上这次,今天一共失败了四次。
  走过一个街道,坐到街头的长板凳上,休息一下,顺便发呆,思考接下来的发展。
  如果今天还是没有收获,意味着他将近一周的时间都只进不出。身边吆喝烧饼的摊位让他侧眼看过去。
  金首饰就卖了二十多块银元,他现在租的地方已经是非常狭窄潮湿,一个月三块。就算省吃俭用,加上一个月的饭钱,每月怎么也要十块钱出去。
  顶多两个月,钱就会不顶用。而且马上要入冬,还要一笔买炭火的取暖费。
  叶池现在的房间,潮湿得不像话,被子潮乎乎,人钻到被子里暖不起来。因为这样,最近有些感冒,嗓子开始发痒。
  南方的天气,本就潮湿阴寒,而叶池的房间在一楼最里面。
  ————刚进去就闻到霉味的那一间。
  路边有些冷,他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意识双手环抱起来。
  这时,开始刮风了。
  ……
  在街道的另外一边,一辆黑色漆皮长车头小轿车停在了街边,车上面下来了一位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男人。
  “傅先生,您稍等,我去取信件。”
  坐在驾驶位的张秘书飞快的下了车。
  后座位的男人点点点头。
  修长的指节在大腿上轻轻敲打,坐在后座上的男人正是刚刚秘书口中的傅先生。
  今天天气阴雨,刚刚一片乌云飘过来,没想到这会,车窗的玻璃上已经出现了小水点,开始下雨了。
  傅霖侧头想看看雨势,视线穿过车窗,一眼就看到坐在街对面的那个身影。
  长板凳不是露天,所以白衬衫青年没有察觉到下了雨。
  他环抱自己微微发抖,看起来有些狼狈。
  笔直的脖颈微微下垂,白皙的肌肤在阴天里十分显眼,在雨水的映衬下,近乎透明。
  傅霖目光在上面稍微了停留,眼神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青年终于抬起了头。
  抬头看了看天空,大概是发觉开始下雨。
  就这一个照面,傅霖将叶池的脸看的清清楚楚。
  第一印象除了细白脖子就那双眼。明净纯粹,看向身边烧饼摊子的眼神,眼神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望。
  消瘦,白,一张脸十分精致,发丝看起来极为细软,从额头到下巴,一寸一厘都精致得像是巧女手中绣出来的苏绣,一丝一毫都没有偏差。
  甚至解开一个扣的白衬衫下的,锁骨和脖子,都是彻头彻尾的南方精致型。
  再往下,蜷缩起来的手臂,消瘦地腰身,以及笔直细长的腿。
  这条街道并不宽,足够傅霖将叶池看得仔仔细细。
  用那超乎常人的视力。
  “您久等了。”
  张秘书终于把信件取来,上了驾驶位。
  “您现在回老宅吗?”张秘书问。
  傅霖没有回答,秘书也没继续问,安静等答案。
  身为傅霖的秘书,一定要能察言观色,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安静。
  “秋阳,街对面白衬衫那位眼熟吗?”
  傅霖开口,张秋阳立刻顺着对方的眼神看过去。看了一会确定,说:“回您话,是叶家的三少爷,我曾在容庄见过他一面。”
  “叶家?是南城谷庄?”傅霖皱眉一想。
  “是的,您说的对,这叶家三少前些天上报了,与叶家脱离关系。”
  “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张秘书仔细看了一眼叶家三少,突然福至心灵,他们家傅先生有一门爱好,那就是画西洋画。
  而且最喜欢画生得标志的人物,不管男人女人。
  按照之前的惯例,都会先试探。
  而就他成秘书以来,他们老板就画过三四位,看成效,还不是很满意。
  这叶家三少是长得标志,不会自家老板也是打这个主意吧?
  果不其然,傅霖的下一句,“代我去问问。”
  “好勒。”张秋阳立刻从旁边椅子下拿出两把雨伞,下了个车。
  张秋阳撑着伞走到叶池身边,叶池有些被吓到。
  两人交谈,叶池的眼神突然就看到车这边来,是雨开始下大,水流冲刷车窗,叶池并没有看到车里的傅霖。
  商量的时间不短,叶池起身,接过雨伞。
  张秋阳知道,在画之前,自家老板需要先观察一段时间,所以他就把叶池哄上车。
  说来这叶池,怎么和传闻里不太一样呢?别人说他张扬桀骜,可怎么刚才就那么安静斯文。
  叶池也有点惊讶,他整理了一下对方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他家老板喜欢画画,然后看上了自己的脸,想要画他。
  当然,最重要的是,会给钱。
  叶池不了解这个时代,能做的事情不多,这些天他一共应聘了三家糕饼店,五家饭馆,三间报社,还有两家绸缎庄一家洋装定制。
  无无一例外,认识不认识的,都不要他。
  就刚刚的谈话里来看,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的确是一桩美得不能在美的差事。
  当然,前提是,真的。
  所以特地确认了一下对方的身份。
  叶池的记忆里,傅霖是一个很有名的大商人,然后就没有其他了。
  他真想敲坏叶池的脑壳,死孩子,多学点能死啊。
  既然没有假,也不是谁都能开得起小轿车,他就姑且先相信。
  “您好。”上车前,他先微微鞠躬打了声招呼,一是礼貌,而是打量一下对方,以防有什么陷阱。
  车内光线昏暗,可该说是自己敏感,还是什么呢。
  在这阴雨寒天里,当他往里探头时,恍若被抽干了血液,一时间僵在原地,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只是当时他却口干舌燥了。
  白衬衫,黑西装,一丝不苟。双腿随意放着,刘海撩了上去,仅剩几根耷拉着,冷峻的眉峰让人瞬间揪紧心脏,侧脸的线条虽然凌厉,却收得利落。
  紧抿着的唇,像是水墨画大 师,一松一弛,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令人紧张的线条。
  男人的眼神并没有看向他,侧脸即使隔着两个座位,也能让人感觉到了气场。
  “上车。”一个命令词汇。
  声音很冰冷,听口气已经很习惯命令别人。
  叶池莫名有些抵触,不是不习惯被命令,他早已习惯,反而希望有个人可以让他摆脱纠结,快速下决定。
  只是……他总觉得自己与对方,气场格格不入。
  几乎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叶池提醒自己,不能以貌取人。
  就像当初走上模特那一行,住地下室,被骗,吃饭盒,吃不上饭,经历过很多委屈,才慢慢入行。
  他上车了。
  十分有礼貌的先在外面抖了抖雨伞的水,坐到了后座位上,与对方保持距离。
  车子开动了。
  叶池犹豫了一下,问:“张先生,这是去哪里?”
  张秋阳回头露出一个笑:“傅先生别馆,不用担心,不远,就在城里。”
  他们家老板确实是气势可怕了点,他也是用很久的时间才适应,所以他尽量表现得温和些,好不吓到对方。
  傅霖一直没有说话,而是侧头打量。
  叶池感觉到了目光,在如此有压迫感的目光下,竟然开始有些紧张。
  但他没有转头过去与之对视,怎么说呢,在气势上就败了一大截,对视是一种让人很紧张的事情。
  丝毫没有胜算。
  于是他选择逃避。
  叶池侧头去看外面的雨水,玻璃上的水纹曾经让他看了一整天。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
  身侧传来声音。
  “叶池。”
  车内没有空调,所以依旧很冷,外面是暴雨,他的皮鞋漏了雨,灌进了泥水,现在冷得直想打哆嗦。
  这一声冰冷的嗓音,直接将他的哆嗦给吓了出来。
  “在,您说。”
  可这一声之后,他又不说话了,叶池心里纳闷,下意识转头去看,这一看,直接与之对视。
  又是那么浑身一凛。
  傅霖不过是个商人,为什么叶池总觉得他有很大的杀伤力?
  “礼拜几有空闲?”终于,对方似乎确定了什么。
  “暂时都有空。”叶池呵了呵气,很冷。
  “嗯。”然后这一声嗯,就又没有下文了。
  和这人说话好累啊,叶池内心是崩溃的。
  不过叶池算是松了一口气,好歹是找到差事。
  但随之想到什么,眼神黯淡了一下。
  他踌躇了一下,想着最后肯定是要开口的,不如现在就讲清楚,于是开口,“傅先生,我有一个要求,如果您能答应,这桩活儿,我就接下了。”
  傅霖挑眉转头,眼神睨他,“嗯?”
  叶池看了一眼张秘书,张秘书埋头开车,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当裸模。”
  傅霖听完,挑眉。
  他对这方面没有要求,因为他有的是法子找到自己的灵感。
  车里安静了几分钟,张秘书脑后流下了一地冷汗,自家老板怎么还不说话。
  雨刷疯狂的刷着前窗,不远处,一栋气派的別馆在视野里慢慢变大,在水流中慢慢扭曲。
  黑色的洋式铁门从里面被打开,车子直接开到了门口。
  就在要打开车门前的一刻,傅霖终于开口:“好。”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
  这本是微强制,略狗血的甜文哟!
  请不要带你脑子看!!
  属于放飞自我的一本!!
  如果觉得雷,咱们好聚好散么么!
 
 
第二章 
  车停了下来,秘书给傅霖开车门,已经等着的管家立刻打开前门。
  叶池自己下了车,为了不麻烦,没撑伞,淋了一些雨,跑到了门口。
  只不过雨势超过了他的想象,头发立刻淋湿,衬衫也湿了大半,全黏在身上,尤为狼狈。
  更冷了,潮乎乎的天气几乎是叶池的克星。
  “请进。”管家低着头,对叶池的长相一点都不好奇。
  进门的时候,傅霖侧头看了一眼。淋湿的叶池像是一直可怜兮兮的黑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