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夫夫归田记(古代架空)——下午茶time

时间:2019-04-15 09:02:51  作者:下午茶time

   《夫夫归田记》作者:下午茶time

 
  文案:陆泽只是从路上捡了个受伤的少年回家。
  没想到少年竟然是个傻子。
  傻子就傻子吧。
  好好养着也算是个伴。
  但是竟然没养几天少年就恢复了。
  邱绍夕看着自己少年时的身躯一脸茫然。
  标签:情有独钟,重生,HE,轻松,古代,古代架空,美强,双洁。
 
 
第一章 
  宗盛五十三年秋,国家太平,百姓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今年又是一个丰年…京城旁的官道上,一辆驴车上面坐着三人正在缓缓前进着
  “今天回去可以去村头买上杏花酒好好喝一壶了…”一个健壮的庄稼汉子驾驶着驴车,掂量了一下手上暗棕色的荷包,脸上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小泽,傻笑什么呢?”身后车上坐着的妇人看向陆泽问道。
  “没什么,大嫂,就是想到今天回去可以喝一杯了,心情好。”陆泽扬了一下手上的鞭子答道。
  车上坐着的的另一个庄稼汉子一脸希冀带着讨好的神情看着妇人:“媳妇儿…”
  妇人转过头脸上就佯装出一丝怒气:“还喝,你这个月的酒钱已经喝完了…”之后就看那个庄稼汉子委委屈屈的低下头。
  “哈哈”陆泽大笑了出来:“大嫂,田大哥想喝就让他喝一点,今年的粮食景气,而且今天咱们的粮食都卖了个好价钱,大哥一年也辛苦了,这点酒就权当是庆祝了。”
  田大嫂扫了眼坐在车上的田汉,叹了口气:“行了行了,不过别喝多。”
  “好,好。”田汉傻笑了一下,连忙答应下来,田大嫂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对陆泽说道:“小泽,今天晚上到大嫂家来吃饭,顺便跟你田大哥喝两杯,看着他喝酒,别让他又喝多了跑街上撒酒疯,你大嫂可丢不起这个人。”
  “行,那嫂子做饭,我就负责带酒去了,我可是好久都没吃到嫂子做的饭了。”陆泽随后喊了声“驾”,驴车的速度又加快了一点。
  “就你会说。”田大嫂笑骂道,脸上的得意因为这句话怎么也收不住。
  驴车还在官道上缓缓前进,陆泽叼着根稻草,一边驾驶着驴车,一边看着周围金色的麦田。突然间,陆泽扫到旁边树下的一抹身影,赶忙拉紧缰绳,喊了声:“吁…”在田家夫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泽就已经跑到了树下
  田汉赶忙也跑过去看发生了什么,没想到竟然是个人,还是个受伤的人,腹部的衣服被利器刺破,周围的颜色也比旁边深一点,应该是被血染的,嘴角还流着鲜血,不过胸脯还微微有起伏,看起来还活着的样子。田汉再看到那人的长相,喔,好一个漂亮的小生,皮肤白嫩,穿着一身红衣更是将皮肤衬的细嫩,眉眼也十分的俊朗,而且看起来年纪最多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嘴角流着血更让人觉得原本瘦弱的身体更加单薄了几分,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对这样一个少年能下得如此狠手。
  陆泽探了探鼻息,看着少年的模样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忍,脑热之下一下子把少年抱了起来。田汉赶忙拦道:“小泽,这身衣服看起来非富即贵,咱们农家还是少沾染富贵人家的事为好。”
  “可是,大哥,他都伤成这样了,再放下不管就要出人命的。”陆泽语气有些着急,抱着少年怎么也不愿意就这样放下。
  田汉的眼神也有些纠结,这时在车上等了半天的田大嫂跑了过来,看到人的时候也先是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被少年的长相勾起慈母之心:“快抱回去找张大夫,这孩子说不定还有救。”
  “媳妇儿,这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田汉还是有些纠结,并非是他不想救人,而是现在这个时候,据说京城皇子之间的勾心斗角越来越多,万一这人和哪个皇子有关
  “管他有钱没钱,人命要紧,这孩子看着怪可怜的,你还不快搭把手。”田大嫂的眉毛都气得立了起来,拧了一把田汉的胳膊,田汉也不再犹豫,赶忙帮着把少年抬到了车上,不过看着少年的脸上还是有些隐隐的忧虑。
  陆泽翻身坐上车,让田汉和田大嫂把人护着,扬起缰绳,连喊了好几声“驾”
  陆泽和田家夫妇住在京城旁边的福安村,福安村是个小山村,也就几十户人家,旁边就是大片大片的农田。福安村紧挨着的就是福安山,水土也算丰沃,每年家家勤劳点都有余粮。老一辈的人都说这是得了福安山的神仙庇佑。据说以前有两个神仙曾经受到过福安村村民的帮助,就对着村子施了仙术,让福安村受到庇佑之后就归隐了山林…不过这个传说也只有老一辈的人相信,年轻的也都把这当作是个故事听罢了
  一辆驴车飞奔进了村子里,在了一栋破破烂烂的房子前停了下来…陆泽和田汉把车上人抬到床上,田大嫂则是飞奔着去叫张大夫过来。没一会儿,就见一个老头气喘吁吁的被田大嫂拉了过来,看见床上人的情况,摆了摆手:“怎么看起来不像是村里的人,不是村里的人我不救,免得沾染什么是非。”
  “张大夫,这人确实是我们在路上捡的,不过你就帮帮忙,给看看吧。”陆泽心中着急,语气更是恳求了几分。张大夫脸上略有犹豫,陆泽赶忙拿出来几文钱递到张大夫手上,又摆脱道:“张大夫你就救救他吧,诊治费给您加倍。”
  “这样老夫就试一试吧。”张大夫把铜钱收到荷包里,捋了捋胡须:“不过他受伤太重,要是医不活可别怪我。”
  张大夫随后把手搭在了少年的脉搏上,几息的时间,张大夫就松开了少年的手腕,从拿过来的布包里面拿出来一瓶膏药:“放心,没有伤到致命的地方,你先把这膏药给他涂上,我一会儿给你开两个方子,一个磨成泥,敷在伤口上再拿棉布包一下,能加速伤口愈合,另一份是补血用的,熬成药汤喝下就行了。”
  “是是。”陆泽赶忙答应道,接过膏药就想要往上抹,但是却被田大嫂半路劫过去,田大嫂打开膏药盒子说道:“你们手上没个轻重,万一更严重了怎么办,你赶紧去城里买药,一会儿药房就要关了。”
  陆泽听罢就赶忙跑了出去
 
 
第二章 
  等到陆泽拿着药房抓好的药赶回来的时候,屋子里面就只剩田大嫂和少年两个人了,少年还没有醒,盖着薄被躺在床上,一副虚弱的样子…田大嫂就站起身来:“你回来了这人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着,我就先回去了做饭,估摸着你今天也没时间做饭,一会儿我让你大哥给你端碗饭过来。”
  陆泽视线盯着躺着的少年,点了点头:“谢谢嫂子了。”田大嫂叹了口气走出了门陆泽从旁边拉了个板凳坐在床边,细细欣赏着少年的外貌…
  眉眼清秀,鼻翼挺直,头发看起来是田大嫂擦过了,此刻看起来柔顺了许多…对了,伤口,伤口,也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了陆泽虽然着急但是动作还是很轻的掀开被子,少年的胸口缠着棉布,刚上过药,草药的香味盖过了血腥的气息陆泽吊着的心放下了一些,重新将被子给少年盖好…想要把少年的手塞进被子里的时候,陆泽才发现少年的手虽然白皙,但是手指的部位却有些薄茧,陆泽皱了皱眉头,明明看少年的样子应该像是富贵人家的人才对,可是富贵人家的人受伤怎么可能会有薄茧
  少年身体也是不正常的瘦弱,有点像是经常吃不饱的样子,陆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虽然自己在十岁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不过却有隔壁的田大哥经常照顾自己,大哥娶了田大嫂回来之后,自己就更加不用担心平常的吃饭问题
  说起来陆泽的父亲来历也很奇妙,陆泽的父亲本身不是这福安村的人,而是一个想要考取功名的书生,科举路上偶然路过福安村,被陆泽的母亲吸引,陆泽父亲以最快速度向陆泽母亲的家里提出了提亲的请求陆泽母亲家看陆泽父亲是个读书人,也没有过多刁难,只是要求陆泽父亲留在福安村好好过日子,陆泽父亲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两人在一起没多久就有了陆泽,只不过可惜啊,两人都是短命的人,陆泽十岁的时候,两人一起去世了
  距离双亲过世已经过了八年,陆泽对这些也已经看的很淡了,他现在的想法就是过好自己的日子,至于娶不娶媳妇,房子怎么样都不是很在意不过现在,陆泽看了看霉迹斑斑的墙面,破旧的木门,漆黑的屋顶,又看了眼床上躺着的精致少年,也许…自己是该重建一下屋子了
  陆泽正发呆,田汉就从门外走了进来,边走边叫道:“小泽,我来给你送饭了。”
  陆泽回过神来对着田汉“嘘”了一下,田汉脚步停了一下:“他不是昏迷着吗,又不是睡着了,咋地还不能吵着了…”田汉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不过动作和声音却还是降了下来
  田汉把饭放到桌子上:“把饭给你搁这儿了,对了,我还从村头韩家帮你买了一两杏花酒,韩家的闺女也大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陆泽无语的看着田汉:“大哥,之前不都见过面了吗,我们没可能的。”
  田汉脸上不赞同的说道:“什么可能没可能的,我看你们两个之后不是还经常一起聊天…”
  “大哥,我们只是朋友罢了。行了行了,大哥,你快回去吧,嫂子估计还等着你吃饭呢…”陆泽脸上有点无奈的说道,田汉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给他介绍对象这点怎么都改不掉,从自己十六岁到现在两年,相亲都相了十几回,每一回来相亲的女子都是刚到她家门口看到他的房子就产生了离开的想法
  陆泽是觉得没什么,不过按照田汉的说法,不找个女人,往近了说,你怎么解决你生理上的事情,往远了说,你没有个儿子未来谁照顾你…对于这两点,并没有构成说服陆泽的理由,他想找个自己真的有感觉的人,而不是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子,所以到现在陆泽的伴侣还是只有自己的右手…田汉看百般劝说没有用,就干脆放弃劝说,直接拉着陆泽去相亲…
  田汉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戳了戳陆泽的额头:“你小子现在学会赶你哥走了是不是!唉,孽子啊,孽子啊!”
  陆泽无语的看着一边悲春伤秋望着星空一边离开的田汉,算了,估计大哥又是看了什么画册抽疯了,改天该给大嫂说说控制下大哥看的画册了
  陆泽迅速的解决掉了晚饭,把空碗放到桌子上,重新坐回到板凳上看着少年发呆
  渐渐的,夜深了,陆泽站起身吹灭蜡烛,为了避免不小心碰到少年的伤口,陆泽干脆直接将席子铺到地上,又从柜子里面抱了床被子打了个地铺
  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升起,村子中想起了阵阵鸡鸣,公鸡带着母鸡和一群小鸡在鸡舍里面悠闲的散着步陆泽从地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转过头看到少年还没有醒来,捏了捏昨晚有些落枕的脖子,稍微舒服了一些之后就站起身,将被褥收进了柜子里秋日的清晨,缸里的水还有些冰凉,陆泽拿凉水泼到脸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一边准备早饭,一边架起锅将冰水加热到舒适的温度…
  陆泽拿了块儿毛巾用温水浸湿之后,就坐到床边,给少年擦了擦脸手指滑过少年白皙的脸颊和精致的眉眼,心里面想着也不知道是哪个心狠手辣的人想要杀了少年…陆泽低下头,将毛巾在温水中重新洗了下,再抬起头发现少年已经睁开了眼睛,有些惊恐的看着自己…
  陆泽露出一个平易近人的笑容,语气温柔的问道:“你醒了?身体感觉还好吗?”
  但是没想到少年身体瑟缩了一下,撑着身体就想要下床,最里面不停的说道:“不要,不要打我,我现在就去干活,去干活…”少年的动作有些着急,不小心又撕裂了原本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丝丝血迹从白色的棉布中渗透出来因为疼痛,少年的手一滑,要不是陆泽一直在旁边看着,差点就要摔到地上
 
 
第三章 
  陆泽抱住少年,让少年重新轻轻躺到床上看到腹部的白色棉布上的红迹,陆泽赶忙揭开纱布,好在伤口没有撕裂的很大,陆泽拿过来桌上放的药膏,食指剜了一点,轻轻的抹在伤口的位置…尽管动作已经是十分的轻,但是少年还是倒吸了两口凉气,小声的教道:“疼…疼…”声音中都带着些哭腔陆泽听到心中颤了一下,手上的力量又轻了许多…
  把纱布重新给少年包好,陆泽看向少年,少年的眼角似乎有些水汽,陆泽更加心疼了起来陆泽看少年似乎好受了许多,但是看向自己的目光依旧有些怯怯的陆泽刚刚抬起手,就看到少年一副害怕的样子,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陆泽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少年的头,就站起身走到了灶前,给少年盛了碗刚煮好的米粥…
  递给少年的时候,少年却不敢接过…陆泽说道:“这是给你吃的,快点吃吧…”
  少年有些惊讶,这才伸出手接过碗,小心的喝了一口,又抬眸偷偷看了眼陆泽的表情,看陆泽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放心的吃了起来少年吃完之后,陆泽就直接将碗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看向少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摇了摇头…陆泽眉头略微皱了皱,就看到少年的身体又是抖了一下陆泽又问道:“那你记得你从哪来的吗?”少年依旧是摇了摇头…就在什么都毫无进展的时候,田大嫂因为担心少年就过来看看,陆泽简单的说了一下少年的情况,田大嫂的眉头也拧在了一起:“我去叫张大夫再来看看。”
  张大夫到了之后,坐到床边,正准备把脉,没想到少年害怕的往里面躲了躲,看向三人的眼神全是畏惧,嘴里面又开始念叨着“不要打我,不要,不要”…
  张大夫站起身:“这怎么回事?”
  陆泽眼底带着些担忧的神色:“估计是他之前收到过虐待才会这样,张大夫你不要介意…”
  张大夫眉头略微皱了皱,随后就转过身的说道:“不用看了,这人就是之前被虐待,导致的神智不健全,简单而言就是疯了,没有治的办法。”
  陆泽拦住想要离开的张大夫说道:“张大夫,真是对不起,您就再试试吧…”陆泽赶忙从柜子中拿出来一两银子递到张大夫的手上,又从荷包中掏出来一点碎银递到张大夫的手上:“张大夫,这是昨天的银子还没给你呢,还有这些就权当是我们给您的一点谢礼,您就再试试看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