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死神大佬(玄幻灵异)——顾之君

时间:2019-04-15 09:04:43  作者:顾之君

   《死神大佬》作者:顾之君

  文案:
  谢白是个死神,连厉鬼见到他都白着脸哆嗦,敬畏鞠躬:“死神大人!”
  然而。
  这位死神大人极其钟爱混到人类堆里玩儿,装怕鬼的小可怜,纤瘦清秀的少年,怯怯地站在那发抖。
  他抖,厉鬼也抖。
  死神拧眉:你这业务能力不行,不够吓人。
  厉鬼可怜吧唧:大人,求您放过我吧……
  大佬皮皮虾死神受X高冷寡言护妻狂魔攻
  PS:主角是死神大佬,鬼不是他小弟,就是在成为他小弟的路上,皮皮虾搞笑风,恐怖不起来。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白,阚云泽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死神
  人类都很好奇死后会怎样,但只有死了,才能知道,死了的人当然也没办法说出来,这也就成了一件非常神秘的事。
  由于对于死亡的敬畏,人类编出了各种神话传说,死了的人有灵魂,会上天堂或者下地狱,诸如此类的说法。
  而其中,自然也有负责引导鬼魂去投胎转世的神明,俗称死神,鬼差,地狱使者等。
  听起来,这些神都很厉害的样子。但实际上又是如何呢?
  神,没有死的概念,不像人类只有几十年的寿命,他们可以存在难以估量的时长。这意味着什么?
  全年无休的工作,没有薪酬,没有六险一金,没房没车,就是一直不停地引魂。
  在这样高压的工作环境下,死神精神没出问题已是大幸,慢慢冒出些独特的兴趣或爱好,多么正常。
  比如比拼一下谁女装最好看。
  比如要求一群厉鬼表演喜剧。
  比如混入人类嘤嘤嘤,考察哪只鬼小弟不够吓人。
  ***
  “啊——啊啊啊!!!”
  一道尖细锐利的惨叫声骤然响起,几乎是瞬间穿透了整条走廊,把正在上晚自习的学生们吓得不轻。
  众人都忍不住转头,和身边的同学讨论。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好恐怖啊……好像是从厕所那边传来的。”
  “何倩她们刚才不是出去了吗?好像就是去厕所了,该不会看到什么了吧……”
  “别吓我,也就蟑螂,蜘蛛之类的而已吧?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嘛……”
  大家都在胡乱猜测,会联想到鬼,当然是因为这段时间校园贴吧上很火的女鬼传闻,不止一个人说见到了鬼,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不管信不信都会忍不住害怕。所以反驳的人说话也没什么底气,语气虚,更像在努力说服自己。
  班长出去看情况,将两个女生带了回来,何倩几乎是被另一个女生扶着回来的,脸色惨白,手脚哆嗦,乍一眼看过去,在灯光下居然有点像鬼。
  有人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何倩显然被吓得不轻,嘴唇毫无血色,连话都说不完整,还是另一个女生帮忙说的,她的表情也瘆得慌,“何倩她、看到水龙头里流出了血,拖把桶里还有个人头……”
  这下全班人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安静得诡异,似乎发出点声响,就会引来什么可怕的东西。
  “呵。”
  有人冷笑一声,是个油头粉面的男生,不屑地撇嘴,“开什么玩笑?恶作剧也找点别的啊,说得这么假。你们女生就是这样,随便一点虫子就能哇哇鬼叫。”
  “喂!刘鸿!你他妈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扶着何倩的女生怒道。
  刘鸿却耸肩,不以为然,“为什么不能说?你相信她撞鬼了?你看见了吗?而且照恐怖片里演的,她这会早就……”
  “刘鸿!”班长也忍不住出声呵斥,说:“你说得太过了,何倩她很害怕。”
  “那班长你相信她说的?水龙头里有血?一颗头?是我听过最土的鬼故事了,顶多吓小学生而已吧。”
  班长沉默一瞬,确实他不相信,但作为班长他有必要协调班里的问题。
  班长没评论事情的真假,只拍了下何倩的肩,说:“你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宿舍休息。”
  “不……”何倩反应剧烈地反驳,声音如重感冒般沙哑,她的手死死抓住了身边女生的胳膊,用力到骨节泛白。
  “我要跟大家待在一起。”
  平常大家都巴不得能逃晚自习,她现在却十分惊恐,根本不敢离开有光的地方。
  恐惧的氛围很容易蔓延,即便是刚才嘲讽女生大惊小怪的刘鸿,脸色也变得难看了些。
  他不耐烦地啧嘴,发泄心里的暴躁不安,用力地踹了下椅子。他原本是想像往常一样上一半自习,在团学考勤后就溜掉的,但现在,被两个女生搞得他都不太敢走了。
  这时,刘鸿一转头,发现班上一个男生正看着他,隐含探究的冷冰冰目光,让人浑身难受,他脸色一沉,顿时高傲嫌弃地瞪了回去,“看什么看?!滚!”
  谢白没有理会,只是轻轻扯了下唇角,撑着下巴,状似看起了课本。
  那个叫何倩的女生见鬼,当然是真的,学校就建在曾经的坟场上,游荡的鬼魂当然很多,只是一般无冤无仇,鬼魂都不会随意取人性命。鬼飘荡在人间,也是有规则束缚的,他们大多死后神智浑浑噩噩,全凭着一股执念,机缘巧合下才能成为厉鬼,拥有强大的力量。
  何倩没犯下什么重罪,自然不会有报应。反倒是旁边一直暴躁反驳的这个男生,浑身裹着一层明显的黑气,阴气森森,完全就是被恶鬼盯上了。
  谢白笑了一下,表情冷淡。
  “你怕鬼吗?”
  谢白旁边的男生突然小声地问了这么一句。这人也是他的舍友陈志,准确的来说,是他现在借用的这个人类身体的舍友。
  谢白沉吟,半点了下头,“……有点吧。”
  自以为是,太蠢,太丑的鬼,他都不太喜欢。
  “其实吧,我觉得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没什么好怕的,你觉得是不是?”陈志表情坚定,却不着痕迹的悄悄挪屁股朝谢白贴近了些,好像这样能比较有安全感。
  问死神这个问题?
  谢白只好沉默,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更何况,他来人间就是为了引魂,巴不得能见鬼。只可惜,新鬼胆子都比较小,不会在扎堆的活人面前出现,生气太足了,就会专门挑落单的人吓。他现在正愁着怎么在一所面积不小的高校里,把一只躲在犄角旮旯里的胆小鬼揪出来呢。
  滴答。
  滴答——滴答!
  雨滴砸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很快的,越发密集,争先恐后似的,狂风从黑暗里袭来,像是夹裹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冲进这个教室。
  雨,夜,冰冷和黑暗粘稠地融合在一起,不自觉就产生了一种渗人的感觉。
  班长说了两句,让大家别说话。窃窃私语少了,教室变得很安静,突然也显得空旷起来,一片死寂,空气都好像变得凝滞,慢慢多了几分诡异。
  偏偏这时,头顶的灯管突然滋滋作响,闪烁了两下,短暂的黑暗,看不清东西让人更加恐慌。
  胆小的女生已经吓得低声尖叫了,瑟缩着肩膀,声音隐隐带了一丝哭腔。
  声音很小,但教室异常寂静,一点都不妨碍谢白听得清楚。
  确实,这很有恐怖片里的气氛,该冒出什么鬼怪的感觉,雨声淅淅沥沥,灯光的闪烁,瞬间的黑暗更是加重了这种恐惧的心理,步步逼近,颇为折磨人。
  但一般按照套路,这只是吓人的前奏,制造不安紧张的氛围,让人的心不自觉提起来,屏住呼吸,真正吓人的情节应该酝酿到后期才会猛地爆发。
  谢白这么想着,很从容地拧开瓶盖喝水,却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打脸,他不经意间转头看向窗外,毫无防备的对上了一张肿胀发白的脸。
  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在初冬的雨夜里,却只穿着脏污的短袖,眼窝极深,嘴唇黑紫,脖子上还有一道血淋淋的大裂口。
  关键这里是四楼,她就这么飘在半空中!
  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个活人。
  对视上的瞬间,女孩还很有礼貌,大概是从教养良好的家庭出来的。她看着谢白,慢慢地弯起嘴角,一下咧到了耳根处,血淋淋的皮肉层外翻,都能看到肌肉组织,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
  就好像在挥着手说——你好啊。
  谢白惊得一时没控制住,噗的一大口水喷了出来,直接扑湿了女鬼的整张脸,黑漆漆的头发黏在脸边,恐怖又狼狈。
  不是受到惊吓,是被丑到了。
  空气一下变得尴尬又寂静。
  谢白反应还算快,回过神之后,觉得自己对一个淑女做出如此失礼的事,实在太不应该。所以,他微扯唇角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就把剩下的大半瓶水,都一下泼出去,正对着女鬼的脸,帮她冲了个干净。
  雨水没把她淋成个落汤鸡,倒是被谢白促成了。一头乌黑的秀发,就变成了水草一样,乱糟糟地缠成团,耷拉着挂在头顶,女鬼一个激灵,从开始的愣神,眼神变得黑沉幽怨。
  “发生什么事……”旁边坐着的舍友听到动静,难得从游戏中分了丝神,抬头就要看过来。
  谢白僵住,想都不想,伸手就一掌拍在女鬼肩膀上,将她扇飞了。
  然后回头,对舍友露出一个茫然的歪头浅笑,“没什么事啊。”
  好像他真的什么都没干。
  舍友抬头得不够及时,就只是看见了一抹人形残影,在雨夜里模糊不清,但经过了丰富的脑补联想,更加让人战战兢兢,背后发毛。舍友不知脑海里想到了什么,猛地抖了一下。
  而教学楼外,被扇懵了勉强顿住身形浮在半空中的狼狈女鬼,表示很有话说。
  “……”我敲里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主角是死神大佬,鬼不是他小弟,就是在成为他小弟的路上,皮皮虾搞笑风,恐怖不起来。
  一开始是现实高校,后面进入单独的小世界。
  抱住泥萌啾咪一大口,求收藏求留言=3=
 
 
第2章 水鬼
  一个不安稳的晚自习就这么过去了,下课铃一响,学生们就纷纷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边走边聊着天,有人抱怨说大学怎么还要上晚自习,太不人道了。
  而何倩刚才的事,虽然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被吓到,但毕竟不是亲身经历,又有社会主义价值观照耀,大家还是不怎么相信的。
  顺着楼梯往下,一群学生稀稀拉拉的,到了二楼,走廊里一片漆黑,都是空教室没有安排课程,当然也不会浪费电开灯。望过去,黑黝黝的,仿佛走廊尽头张开了血盆大口,迫切地想要吞噬什么。
  男生爱玩,嘻嘻哈哈的,不知是谁用力推了谢白一把,将他推进了二楼的大门,让他踉跄着,陷进了黑暗之中。
  即便平时还算有胆子的人,突然被推到没有光亮的地方,也会措不及防的被吓一跳。黑暗代表着无法视物,谁知道背后是不是藏了什么可怕的鬼怪,无尽的想象就足够自己吓自己了。毕竟每天洗澡的时候站在花洒下,闭上眼,都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角落盯着自己,忍不住迅速睁眼。
  但谢白是谁?他又不是什么普通的正常人。
  他没急着跑回楼梯,而是四处张望,在搜寻着鬼的踪影,这么绝佳阴森的环境,不冒出只鬼来,真是对不起高校深夜的惊悚设定了。
  但跟他一起走的舍友陈志一看他不见了,立刻就转头找人,飞快地冲进去,又怂不拉几的一把抓住他冲出来,无条件挺兄弟,朝外面的人喊:“谁推老齐的?!”
  一时之间,大家闻声看过去,有些茫然,并没有人注意到。
  刘鸿嗤笑出声:“他自己站不稳摔进去,还要我们背锅吗?”
  陈志当然不信,一看他那表情,更是认准了他做的这事。
  刘鸿看谢白不顺眼,还真没否认,冷笑了一声,转身就嚣张地走了,那样子,气得陈志原地跳脚。
  而当事人谢白,反应却是最淡定的那个,甚至表情还有些可惜。因为没看到鬼。
  到了一楼,外面还在下着雨,细密的雨丝,被阴冷的夜风吹得倾斜,站得靠外面些,就算有屋檐遮着,也很快就会淋湿。
  陈志积极地凑过来,有点嘚瑟地说:“老齐,我有伞,一起走啊。”
  谢白没意见,点点头,就和他一起钻到了伞下,踏进雨幕。
  鬼也有强有弱,能控制自己的形态,选择在不在人前现形。这样的雨夜,阴气比平时要重,一些鬼怪会趁机出来,多吸几口增长鬼气。
  谢白从地府来的,阴气自然也是极重,就算他刻意收敛,也会不自觉地影响到周围的人。比如,这个怕鬼的舍友,视力会更好,这个视力自然针对的是鬼。
  两人挤在不算大的伞下面,一脚踩到水坑,溅起水花,路两边的树被风吹得飘摇,发出阴森的簌簌声,冰冷的雨丝刮在脸上,如冰锥一般。
  陈志眼神闪烁,缩着肩膀,偷偷瞄着周围,走路的样子跟做贼似的。
  教学楼在靠大门口的方向,回宿舍则要一路往上走,基本就是爬坡。学生们戏称过上课等同免费健身,每天来回还能爬山。
  路上还要经过一个面积不小的人工湖,从湖中央的石板桥过去。只是不知校方怎么想的,没有装护栏,好看是好看,但过湖的时候,人一多,站在边上的人总忍不住担心掉下去。
  谢白和陈志走在桥上。陈志明明怂,偏还要不停地往水里看,黑漆漆的水面,看不真切,宛如一潭死水,毫无波动。
  “喂……老齐,水里是不是有东西?”陈志声音发颤,撞了撞谢白的胳膊,指着刚才有动静荡开涟漪的水面。
  谢白顺着看过去,眯了眯眼。确实是有只水鬼,但他当然不会诚实地说出来。
  “哪儿?我怎么没看见,你眼花了吧?”
  连着几句话,说得熟练又自然,一点都没有伪装的感觉。
  陈志踌躇着,慢吞吞把视线收了回来,心里当然想相信谢白的话,真有点什么出现,他的心脏也承受不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