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一不小心把男主掰弯了[穿书]——猫有两条命

时间:2019-04-15 09:05:27  作者:猫有两条命

 

 
 
 
一不小心把男主掰弯了[穿书]
作者:猫有两条命
 
文案:
纯情臆想攻&诱受~甜甜甜~
《江山》是一部主角被虐了八千章后,光速烂尾的无cp虐文,里面有三个变态,每天花式盘算着让主角怎么死。
流年不利,钟雪穿成了三变态之一——主角梁端的男世子妃,一位好看有钱,内心却极度扭曲的炮灰,还带了个补充烂尾剧情的系统,且与主角体感共通,简言之,就是主角受伤,他跟着一起疼。
钟雪QAQ:端哥,我会好好呵护你的!
为了避免被黑化后的主角一剑捅死的悲剧,钟雪决定努力培养自己跟主角的感情,天凉了加件衣,下雨了送把伞,当然,如果需要,寂寞了还可以暖个床。
但可惜,主角虽然长得好身材棒,样样都是钟雪的菜,却是个笔直的直男,爱情目测是培养不出来了。那就退而求其次,当不了真夫夫,就当好兄弟叭。
上药,陪跪,挡刀,还兼职卖萌暖床,钟雪穷尽浑身解数,试图挽回自己全能好兄弟的形象,但貌似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把主角掰弯了,还给他养出个爱戳人屁股的毛病……
钟雪:“端哥,你要摸就撒开了摸,一直戳算什么男人→_→”
梁端:“你在勾引我?”
钟雪:“你敞着胸口压在我身上,手还摸着我的屁股,义正言辞的说我勾引你,良心不会痛吗?”
又名《抛弃白月光后,我跟主角HE了》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雪,梁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烂尾虐文
 
《江山》,是一部主角前期惨爆,黑化后一路开金手指复仇虐渣的某点“爽”文。
  连载期间数据不怎么样,评论区却是骂声一片。
 
  【这已经是第八千章了!男主还没虐完,到底在磨叽啥?】
 
  【说好的爽文,你就给我看这个?是我拿不动刀了,还是作者你节操飘了?】
 
  【我孩子都从胚胎长到一米二了,男主还特么没逆袭,难不成文案上“复仇虐渣”四个字是近年流行的装饰花纹?】
 
  千呼万唤,男主终于开始了复仇之路,然,一本比裹脚布还长的千万字复仇爽文虐了八千章之后,在第八千零一章猝然完结……
 
  钟少非看着末章末尾的——“全文完”三个字,百感交集,就像撸啊撸的时候突然萎了一样。
 
  身心不畅的钟少非忿忿叉掉页面,冲了个澡上床睡觉。
 
  然后……他被人摸醒了?!!
 
  “你谁啊?”钟少非震惊的看着身下半|裸的男人。
 
  “钟少爷,您今晚好凶啊。”男人扭捏道。
 
  【哔——宿主身份确认100%,成功绑定角色钟雪。】
 
  钟雪???
 
  这不就是……《江山》男主的变态男妃吗?!
 
  《江山》还有个别名儿,叫《灰少年与三个变态的狗血日常》。
 
  灰少年指男主梁端,身为王府独子,却百般不受待见,人上人的出身活出了人下人的悲催,身边还有三个整天作妖的变态——养父梁文清;皇帝周寰;男妃钟雪。
 
  梁端是瑞成公主与南疆质子私通生下的孩子,事情败露之后,皇帝恐其外扬,有损皇威,下令赐死二人。
 
  瑞成公主是梁文清的白月光,行刑前被梁文清暗中救下,养在王府密室。
 
  当时公主已有身孕,怀胎十月后,好不容易生下梁端,却难产而亡。
 
  自此,原本就厌恶梁端的梁文清更是对其恨之入骨,可碍于公主临终嘱托,梁文清想杀又杀不了,只能变着花样折磨他:裸背鞭笞、雪地罚跪、炭中取物等等,只要死不了,无所不用其极。
 
  皇帝得知原委,更是添油加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赐给他一个男妃。
 
  这个男妃就是钟雪,京城首富独子,四美之首,但却是个变态人渣,经常给男主吃各种牌子的毒|药,并且在郊外养了一院子男宠,关键他养了还不碰!!!
 
  流年不利,穿书都赶不上好角色,而且直接穿到捉奸现场是什么鬼?
 
  《江山》第八千零一章节选——
 
  【梁端怒目,唰的拔出长剑,将床榻上的奸夫淫夫一齐捅成对穿,血污顺着剑锋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
 
  钟少非第一次看到这段,自动脑补出了串化掉的糖葫芦,没憋住噗嗤了下,但现在,他死活也笑不出来了。
 
  趁男主还没来,跑为上策。
 
  他把男人推开,抓起衣服就往身上穿,里衣刚穿一半,又被男人扭着身子剥了下来:“钟少爷,您今日可是立誓要办了奴家的。”
 
  钟少非一边掰他的手一边飞快道:“办不了,快松手。”
 
  男人摸着钟少非胸口:“少爷~”
 
  “我特么对着你举不起来啊。”钟少非都快哭了,赶紧撕掉胸口那只咸猪手。
 
  刚套上鞋子,门就咣当一声,被人踹开。
 
  一位身形欣长、黑衣黑扇的男子出现在门口,傲慢的看着正半蹲穿鞋的钟雪,一双睡凤眼迷离中透着淡漠,睫毛尖儿缀着盈盈烛光,碎金一样,眨眼间闪烁出流光溢彩,皮肤还奶白奶白的,好看极了,但……
 
  此刻来此,除了梁端还能有谁?
 
  钟少非整了整散乱的头发:“端端……啊不,世子,您听我解释……”目光一错,看见梁端身边长剑半出的小侍卫,虎躯一颤。
 
  梁端冲小侍卫打了个眼色,露出的半截剑身安然缩回鞘内。
 
  “你想怎么解释?说你们俩什么都没发生?”梁端好整以暇的展扇,扫了眼床上半裸的男人,冷笑道,“你觉得我会信?”
 
  钟雪无言,心说我三番五次给你下毒,你信我才是脑子进水。
 
  刚穿过来就死,体验简直不要太差!
 
  钟雪后背渗出一层冷汗,胸口也是凉飕飕的。
 
  梁端目光森森,饶有所思的沉默一阵后,冲家将招手:“世子妃带回别院,床上那个……先随便找个地方关起来。”
 
  原以为必死无疑的钟雪闻言,惊诧道:“你不杀我?”
 
  梁端顿步,扭头冷冰冰道:“你很想死?”
 
  钟雪连忙摇手说不,尾音不落,就被两名家将一左一右架了出去,两脚悬空。
 
  原本寂静的夜空被一声哭喊撕开:“大哥,我两腿双全,可以不飘着走……艹!你们耳朵塞驴毛了?快把我放下,我胳膊要断了!”
 
  此刻早过宵禁,街头巷尾空无一人,只有一辆四角挂灯的马车在不疾不徐的穿行。
 
  车内,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对坐,笼中烛火忽明忽暗。
 
  “你抖什么?”梁端皱眉。
 
  正值倒春寒,却只穿了一件雪色单衣的钟雪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冷。”
 
  梁端看了看马车一角的空火炉,淡淡哦了声。
 
  这就完了?钟雪眼睛圆睁,好歹把你身上的袍子借给我啊!
 
  钟雪合掌哈了口气,又搓了两下,没话找话:“刚才那事儿是个意外。”
 
  梁端拽了拽大氅领口:“然后呢?”
 
  钟雪举手发誓:“我跟床上那位是清白的,你别误会。”
 
  梁端眼睛半眯,漠然道:“关我何事?”
 
  钟雪:“……”这是你的绿帽儿!
 
  但如果梁端真的不在意,那也就没理由杀自己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钟雪一时不知从何开心起,脑子一热,手脚就不听使唤,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人丢下了马车。
 
  车夫一惊,缰绳险些脱手。
 
  一名跟随梁端多年的家将奇道:“世子您怎么手滑把人推下去了!”
 
  “我、故、意、的!”车内传来一声冷喝,“回府!”
 
  马车在两队家将的守卫下乘夜而去。
 
  钟雪瑟缩了一下,远远看见车里又飞出一块不明物体:“这么喜欢扔东西,怎么不把自己扔了!”
 
  马车很快便消失在巷口,钟雪捡起那件被遗弃的大氅:“我不就一时激动拽了下,至于扔掉?这得是多恶心我啊?”
 
  【恭喜宿主,获得物品——“大氅”,可以用来保暖。】
 
  一道性冷淡的机械音在脑中响起。以钟雪十年网文经验,很快反应过来:“你是系统?”
 
  【不然还能是鬼?】
 
  这个系统貌似脾气不太好,但有总比没有好。
 
  【系统:《江山》的作者挂羊头卖狗肉,选择了“爽文”标签,却虐的死去活来,严重影响阅读体验,你的任务就是将主角黑化后的剧情补充完整,让《江山》变成一本合格的复仇虐渣爽文。在此期间,本系统将在权限内尽可能为宿主提供帮助,但我劝你别指望我太多。至于金手指,系统本身配备了商店,不过恕我直言,你一件都买不起。】
 
  钟雪:“……”
 
  【友情提示,本系统具有部分OOC限制。】
 
  钟雪心蹿嗓子眼:“该不会包括那方面吧?”
 
  原主钟雪也是基佬,但是个攻。
 
  【系统冷笑:你真是个小skr,不过不是包括那方面,是只有那方面。】
 
  “那万一OOC呢?”
 
  【系统呵呵:你会被当场日死。】
 
  钟雪裹着大氅,凌乱了。
 
  【系统:你别一脸死了爹娘的表情,不跟人上床不就行了。而且我们统界都是有节操的,特地为你开启了一项新数值——形象值,无上限,用途多元化,具体不再赘述。该数值与主角情绪挂钩,初始值为0,与主角社交过程中,只要主角因宿主出现正面情绪,都可以加点。反之,若主角出现负面情绪,将会扣除一定形象值,形象值一旦为负,宿主将会被立刻传送回原世界。形象值到达50点,就可以哔——(电波声)解除OOC。】
 
  钟雪脑子一炸:“凸(艹皿艹 ),什么破信号?”
 
  【系统:刚升完级,还不是很稳定。】
 
  钟雪翻了个白眼,整个人缩进大氅里,蓦地嗅到一股药味儿,旋即,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像被利器划了一道。
 
  他把手伸进里衣,油皮都没破。
 
  扶墙走了两步,痛觉更甚,最后直接摁着小腹跪倒在地。
 
  【系统:共感程序导入完成。】
 
  钟雪在地上疼的打滚,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这个,共感程序,什么鬼?”
 
  【系统:就是主角受伤,你跟着一起疼。声明,共感度我只开了百分之五十,所以你应该谢谢我。】
 
  百分之五十就这种程度,梁端当时怎么没疼死?
 
  两分钟后,钟雪腹部的痛感骤然减轻,几乎难以察觉。
 
  钟雪坐在地上,揉了揉小腹:“不疼了欸!”
 
  【系统:刚才只是选取主角最近一次受伤的数据做的测试,测试成功,“共感功能”正式启动。】
 
  最近一次的话,钟雪想了想,应该是梁端与梁王摊牌那次。
 
  当时,梁王刺了梁端一剑。这一剑是全文的转折点,自那往后,梁端便开始了篇幅一章的复仇虐渣之路,先是撞破奸情手刃原主,后是大漠围杀梁王,并争权夺势,耍尽阴谋诡计夺取大周江山,一统天下。
 
  但也是那一剑,将当年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彻底杀死了。
 
  王府别院,书房。
 
  “禀世子,咱们走后,世子妃捡起了您故意留下的大氅。”
 
  “那件大氅药味儿太大,是我不想要扔掉的!”梁端透过桌案上的烛光,恶狠狠的瞪着家将。
 
  家将连忙改口:“是是是,那大氅不仅药味儿太大,还破旧开了线,您自然是要扔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